第十节 罗马也是一种马

作者墨武 全文字数 2799字
远方群山巍峨,连绵一片,颇为广博壮阔,天边红霞落日,给黛绿的群山染上一层淡红的衣裳。 萧布衣一眼望过去,心中赞叹不已,突然觉得天地之大,人类渺小,人群的争斗实在没有太多意义。 他对这里地势并不熟悉,终于勒马缓行,目光望向莫风和胖槐二人,有所期待的问,“这里你们来过没有?” 看到二人望向自己的眼神,萧布衣就知道问道于盲,没有想到胖槐却是大声道:“我知道这是哪里!” “这是哪里?”萧布衣颇为意外。 “这想必就是东突厥的于都今山。”胖槐洋洋自得。 “放屁,这里还没有出了长城,怎么会到于都今山?”莫风满是不屑。 萧布衣也想拿鞭子抽他,“这如果是于都今山,那我们今晚不如就去突厥牙帐拜会下始毕可汗?” 大家都笑了起来,突厥东西有两大牙帐,都是大汗居住的地方,相当于如今皇上居住的东都洛阳或者是西京长安。 西突厥此时的牙帐是在龟兹,北河一线,东突厥的大汗的牙帐就在于都今山附近。 众人虽然纵马疾驰了二百来里,可是毕竟没有到了黄河,也还未见到长城出塞,距离于都今山显然还有遥远的距离。 这里长城一线是从榆林到紫河,他们这刻是并行西行,不可能到了长城外遥远的于都今山。 胖槐是在开玩笑,萧布衣亦是如此。 胖槐搔头只是笑,“少当家,你问我们可算是缘木求鱼,要是中原,或许我们还知道一二,最近几年,这里已经是我们西进最远的距离。” “天要晚了。”莫风抬头看天,“布衣,今晚恐怕回不去了。” “那就再往前走走。”萧布衣不想放弃,如果此刻回去,显然半途而废,方圆百里他已经找遍,没有他认为理想的牧场。 萧布衣执著前行,众人都是摇头,知道这个少当家好说话,却是牛脾气,他认定的事情,别人很难改变。 众人马蹄再起,惊起不少雉鸡野兔,萧布衣伸手摘弓,‘崩’的一声,一只跳起的雉鸡已被贯穿脖颈,落在地上。 众人一愣,转瞬明白萧布衣的用意,他这时候打猎,用意就是准备晚饭,想要在附近过夜。 不等胖槐拍萧布衣的马屁,众人弓箭已经嗖嗖的射出。 转瞬的功夫,几人已经射杀了三四只兔子,七八只山鸡。 除了胖槐和莫风外,萧布衣还带来四个山寨的兄弟,都是年轻人,箭法不弱。 一个大眼浓眉的叫做周慕儒,四肢发达,更兼得胸肌健壮无比,往往被莫风使坏称作母乳。另外一个人瘦如箭,脑袋倒是和箭头一样,颇为不小,众人索性称他是箭头,到现在萧布衣还不知道他的大名是什么。 另外两个长相平常,都属于扔到人堆中找不到类型,一个叫做杨得志,总是郁郁寡欢不得志的样子,耳力奇佳,出行必备,上次打劫的时候,第一个听到肥羊的行踪。另外一个叫做阿锈,看起来营养不良,脸色如同铁锈一般。 花有别样红,人与人不同,七人长相各异,可是无一例外的都是使用弓箭好手,虽然都做不到萧布衣那么神准随意,好像闭着眼睛都能射中猎物,射杀兔子雉鸡倒是不在话下。 众人翻身下马,把猎物捡起挂在马鞍上,继续前行。 日头被山峰遮挡的时候,众人来到了山脚。望着巍峨的高山,众人都是面面相觑,心道难道要翻山越岭的过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牧场?
萧布衣却是目光如电,认真的找寻,发现一条羊径小路通向山里,拍马竟然向山里行去。 地势开始变化,由重重绿波变成了墨山褐石,曲径通幽,竟然无穷无尽。 虽然行了很远,地势却并非高起,这让萧布衣多少有些信心。 沿路危岩陡峭,剑刃般的屹立,鬼斧神工。众人慢慢进入一条长峡之中,竟然只能容一人一骑通过。 别人倒是没什么,胖槐又是忍不住的嘀咕,“莫风,这条路到底通向哪里?” 莫风也是惴惴,“鬼才知道。” 莫风才说有鬼,峡谷中突然幽风吹起,隐有呜咽,天色渐暗,山谷中更是早早的朦胧一片,望过去有些凄迷。 萧布衣突然勒马止步,众人都是一凛,低声问道:“少当家,怎么了?” 萧布衣脸色竟有喜意,“你们听?” “听什么?”众人都问。 萧布衣叹气,“其实你们应该多用用耳朵,少用用嘴才对,上帝给了我们两个耳朵,一张嘴,就是让我们少说多听。” “上帝是谁,这么厉害?我的耳朵和嘴只知道是爹妈给的。”胖槐倒是有疑必问。 萧布衣哭笑不得,“那上帝就是你爹。” “原来如此。”胖槐恍然大悟。 杨得志抑郁的无动于衷,箭头却是目光一动,“有水声。” 众人来了精神,优良牧场的水源不可或缺,水声代表不了有牧场所在,却最少有了希望。虽然天色将晚,却还是跟着萧布衣拍马前行。 长峡已尽,水声更隆。 等到众人出了峡谷,只听到有如惊涛拍岸的巨响,举目前望,不由都是愣在那里,目光中却有了激赏之意。 就算是胖槐都是长大了嘴巴,不能合拢。 前方豁然开朗,不远山崖处一条瀑布滚滚垂下,有如白龙入海,激起浪花朵朵,水雾弥漫。 山风一过,水气送爽,周身舒畅。 白龙般的瀑布冲下来后,盘踞起来,形成一个绿波凝碧的大湖,大湖方圆甚广,水位不变,想必有泄水的地方。 除了垂直瀑布之下数丈的位置湖水激荡,再远的位置竟然平如铜镜,山寨也有个大湖,却没有如此动人心魄的瀑布! “世外桃源不过如此。”萧布衣举目环望,觉得此地不宜养马,却适合隐居。 湖畔旁都是不知名的野花烂漫,绿草清幽,怪不得水气凉意中隐有幽香。 萧布衣翻身下马,牵到湖边饮水,人却四处走动,看到除来处一条长峡外,远处都像悬崖峭壁,再没有出路。 盘膝找个干地坐了下来,萧布衣笑道:“虽然没有找到牧场,此处胜过世外桃源,休息一晚再做打算,大家奔波劳碌一天,太过辛苦。” 众人看到他有些失望,还在体谅大伙,都是感动,纷纷劝慰道:“少当家,不用着急,大伙这些年都过去了,也不急于这几天,慢慢来,总有的找到好地方的时候。” “少当家,你不也说过,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我们这个牧场肯定也不是几天就能找到的。”胖槐也在宽慰萧布衣。 阿锈涩涩问道:“罗马是什么马?为什么是建不是养?” 胖槐挠挠头,“少当家说是很大的一种马,和东都差不多。” “放屁。”莫风骂道:“天下哪有那么大的马。”转瞬觉得有些不妥,望向萧布衣道:“少当家,我不是说你放屁,我是说胖槐。”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