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前景光明

作者墨武 全文字数 2674字
望着众人期许的目光,萧布衣知道得拿出点本事出来,不然不要说年轻一代不服,就算焦作和石敢当这些人以后都有芥蒂。 无论做什么,齐心最重要,不然只是内部消耗,就会让你疲于奔命。 好在让他取天下对他而言是个难题,可是让他养马,那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如果说是马源,不问可知,”萧布衣说道:“草原那面马力强悍,不可多得。昨天抢回来的十几匹战马虽然不起眼,可是已经比我们山寨的胜过一筹,现在只差去草原那面寻求马种。如果有上好马种,这里三不管地带,地势开阔,大可以寻觅一处养马谷地,自己繁衍马匹,源源不绝,这才是长远之道。” “山寨不行吗?”薛布仁问。 “不行。”萧布衣摇头,“此处退却方便,却是不好坚守,我们养马是长远之道,肯定要固守一处,不能轻易让人来到。” 看到众人都是面面相觑,萧布衣有所不解,“怎么,我说错了什么?” 薛布仁叹息一声,“你没有说错,但是你说的比我们想的要远很多,我和你爹只是考虑从突厥找到些部落疏通,然后买马去中原买卖,可是你的打算好像更好。” 萧布衣看到众人有些崇拜的目光,不由好笑。他是个马术师,可是涉猎的范围相当广泛,而且对马这种人类最好的朋友有着深切的喜爱。所有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是轻车驾熟,反倒没有从生意买卖的角度来考虑。 “买马还要钱财,可是养马只要经验和草就行。”薛布仁越说越激动,“像布衣这样的做法,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自己养马的打算显然更好。” “不过自身养马需要最少三年准备时间。”萧布衣提醒道:“从母马受孕到生出幼马,可以征战,至少要三年的时候,不过我们可以采用梯队交叉繁殖的方法,三年后才会源源不绝的产出战马。所以如果从长远打算的话,当然选择适合养马的场地,自己发展为主。不过要从近期考虑,要想打开市场和做出品牌……” “打开市场什么意思?”胖槐忍不住的问,“还有少当家,品牌又是什么意思?” 众人都在倾听萧布衣的分析,觉得大有道理,这个少当家不但打劫有一套,看起来养马做生意也是头头是道。 在听到他说市场品牌的时候,众人其实都是有些茫然,想着他说话的含义。只有胖槐和莫风两人跟着萧布衣久了,知道少当家自从大病一场后,好像神仙做梦点醒一样,不时的冒出点新鲜的词语,难以理解。所以胖槐不耻上问,懒的多想,索性径直问了出来。 萧布衣这才想起,自己不知不觉的引用他那个时代的营销语言,这里可能有集市,也和市场差不多的本意,但是引申义却是有很大的区别,至于什么品牌,更是让他们费解。到了隋代已经几个月,他基本算是融入了这个社会,说话口气,日长习惯也是尽量模仿,但是思维却是根深蒂固,所以他说到兴起的时候,还会时不时的会以他那个时代的口吻论述。 不过好在萧大鹏只要他这个儿子,不管他这个儿子胡言乱语,宽容对待,倒让他能有适应的机会。 认真想了下,萧布衣这才想了一番措辞,“其实我们可以把需求战马的买家想像成一块大饼,我们贩马的人就是吃饼的人,这个大饼就是所谓的市场。” 他说的简单,这些人都是粗人,频频点头,“原来如此。”
对于萧布衣异样,老子萧大鹏其实有些担忧,不然当初也不会请来驱鬼的道士。但是看到他言语正常,也就并不多想。寨主老子既然没有什么疑惑,其余的人就算有什么疑惑,也只会烂到肚子里面。 “可是这大饼的分量毕竟有限。”萧布衣尽量让自己说的更加简单明了,“吃饼的人却是越来越多,我们当然不是第一个贩马,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贩马的人。众所周知,如今朝廷包括中原义军的马匹来源有几种,一种是外域贡马,另外是俘获的战马,另外两种就是集市买卖,最后一种就是中原本地自养的马匹。” “少当家说众所周知,你知道吗?”胖槐忍不住的问莫风。 “鬼才知道。”莫风摇头,“我只知道我们骑的马有的是官马,有的是抢来的。” “那少当家怎么说众所周知?”胖槐凝思苦想,不得其法。 “那个众多半是说他一个人的意思。”莫风只能如此解释。 胖槐有些恍然,“原来如此,少当家说话就是与众不同,发人深思。” 萧布衣听到二人的窃窃私语,不由的好笑。 按理说,他到了山寨几个多月,不会知道这些事情,因为他除了打劫就是按照自己的方法练刀护身,又如何知道马匹来源。 只是庆幸的是,他对历史没有太深的研究,却对各个朝代的名马来源有所涉猎,这才能说出这番见地。不过名马虽然在史书上有所记载,但是贩马却没有什么名人记载下来,自古以来,很多朝代都是重农轻商,隋代就是其中的一个,短命的来不及记载或者是不屑记载也是情理之中。 让他汗颜的是,他这一番普通的归纳总结已经让薛布仁连连点头,“少当家足不出户,却能知晓天下大势,实在算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其实以少当家的见识和本领,不必贩马,就算一争天下我都觉得大有可为。” 众人竟然都是点头,萧布衣却有些头痛,他若是不知道历史,只是听到薛布仁说的几句话,再想到张须陀的威风八面,一时意气心动,加入中原逐鹿也是大有可能。 可是来到这里几月,他已经明白虽然事在人为,却是事不可为。以他这点浅薄的本领,混个温饱倒是大有可能,贸然的加入反王的行列,当炮灰那是大有可能,因为他萧布衣从未在史书出现过。 不再讨论造反的问题,萧布衣又回到老路,“贡马是名马,但是显然只有王侯公卿才能乘坐,俘获的战马却是偶然为之,真正要抢吃这块买家大饼的当然是互市买卖,还是中原官马,当然我想,像我们一样想要养马为业的人,已经大有人在。” 众人都是点头,萧布衣接下说道:“突厥人虽然凶残,可是他们的马种的确是傲视天下,如果要是获取战马,他们当然是所有人的第一买家,我们要抢他们的生意,除了从价格交易方便的角度来考虑,还要争取养出良马名马,这才能吸引别人的眼球,嗯,是注意。我们要不不做,要做就做最好的贩马人。到时候天下大乱,战马供不应求,我们不用求人,让他们来求我们,那是大大的风光,何有颜面无存之说?” 萧布衣一番言辞下来,就算是焦作都是怦然心动。大隋重农轻商,做买卖的向来都是低贱,他们本是官兵,突然转行贩马,难免有些不算情愿,可是听到萧布衣的慷慨陈词,又觉得前景变的光明,大有可为!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