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二节 成王败寇

作者墨武 全文字数 14792字
江山美色 六一二节 成王败寇 渊是从噩梦中被惊醒。他睡眠严重的不足。 人在精神压力极大的时候。总会做些千奇百怪的梦。李渊就梦到萧布衣将他擒住。五花大绑。然后用小刀一刀刀的将他身上的肉割下来。 梦境很血腥。李渊来后。大汗|漓。突然想到了什么。向宫人问道:“怎么太子和秦王还没有来呢?”李道李建成已到了京师。所以一直在等。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眼下只有亲生儿子让李渊感觉到可靠和有希望。李建成已到京师。可只让手下来禀一声。说还有事情处理。再等一两个时辰后再来见。可现在显然已过了那时候。 李渊心中不知为何。了不详之。 起身在殿中踱来踱。望着墙上挂着的关中的图。久久沉吟。眼下关中已处于绝对的劣势。他根本想不出还有何良策对战气势如虹的萧布衣。 萧布衣显然是的一生之敌。李渊-次想起这点。都是心中哀叹。这个他的一生之敌。从伊始的刻意拉拢。到中途的虚与委蛇。再到如今的图穷匕见。每次都让他心力憔。 既然老天让取下关中。为何又给他安排个萧布衣? 天书?李渊脑海中蓦涌起这两个字。眼中露出迷惘之意。 看了下殿旁的红烛。又了半截。李渊终于忍不住。招来宫人道:“去看看。为何太子和秦王还不来见驾呢?” 宫人不等退下。又有宫人前来:“启禀圣上。温大雅急来求见。” 李渊微愕。宣温大雅来见。温大|直负责卫护太子。这次和太子从柏壁回转后。一路。染病在身。抱恙回府休息不知为何又匆匆来见? 温大雅见到李渊的时候。是惊惶低声道:“启禀圣上。情形好像有些不对。” 李渊只以为他在说下大势。气道:“眼下的情形。的确对我们不利。萧布衣他……” “我不是说萧布衣。是秦王和长孙氏有些不对!”温大雅急道。 李渊一怔。“秦王长孙氏如何了?”长孙氏眼下是关中大族。无论在朝堂还是门阀中影响均是不小不然当初长孙无忌也不敢协长孙无垢来找李渊讨个说法。对于这些门阀大族。李渊本身也有无奈。他要天下一统。就不能依靠这些人的支持。但很多时候。这些门阀大族就趁支持的时候。悄然的渗透到李的方方面面。牵一发而动全身随便哪个都不能轻易:理。李渊紧急时刻。只能对他们宽厚礼遇。甚至很多时候。对于门阀嚣张不过睁一眼闭一眼。长孙氏是他亲自拉拢的门阀。这会又有|么不对? “他们好像密谋…密谋反叛!温大雅艰难道 李渊一怔。转瞬笑:“怎么可?他们反什么?他们没有理由呀。”听到温大雅的告密。李渊心中恼。若非温大雅是首义功臣。而且对他一直忠心耿耿。只凭这一句话。很可能就被他推出去斩了。 “我知道他们反什么。”温雅急急道:“老臣见圣上后身子不妥本告退回转修几日。没想到在北衙就头晕目眩只能暂歇。可无意中听中郎将吕世密报。说长孙无忌让他相机而动。然后就和秦王带近身侍卫进入了玄门。他不解长孙无忌之意。总觉有些不妥。这才来禀告于我。老臣听到。总的这里有些事情。所以才急急来报。” 李渊已皱起了眉头。来唐承|制。西京的防御和东都大同小异。内城虽戒备森严。但还'外朝内廷两部分。外朝之的在南。内廷在北。皇城北部的诸门对内廷的安危关系重大。而玄武门更是举足轻重。所以李渊为防叛乱。在玄武门外设两廊。叫做北衙。卫府精兵和宫廷侍卫很多都在北衙守卫。以应急变。相对而言。过玄武门进内廷后。防备已大不如前。若是被贼人掌玄武门。基本快就能控制内廷。也就是直接威胁到他李渊的安全。温大雅说的若是真事。长孙无忌的用意可说是极为可疑 李渊本来是老谋深的人。虽已有疑心。可终究还是难以置信。 因为事情有因有果。他实在想不到李世民和长孙氏为何要反他! 蓦的想到了什么。渊问道:“世民还是世民吗?”他问的古怪。温大雅微愕。迟疑道:“然是秦王不然谁可轻易带人进入内廷呢?” 李渊当机立断道:命侍卫高手|在殿后。以摔杯为令!” 温大雅立刻听令去做。一时间脚步繁沓。李渊一颗心怦怦直跳。手按桌案。脸上阴晴不定。又过了柱香功夫。有宫人进来禀告道:“秦王协长孙恒安求见圣上” 李渊沉默片。道:“宣他们来见。” 李世民进殿的时候。胄齐整。身带佩剑。李渊望见。心头一沉。因为他从李世民脸上看到少有的决绝之气。而长孙恒安的脸上。也代表有大事发生。 有什么大事发生? 世民还是世民。这可置疑。李渊知道李玄霸能-装改扮。但他虽老迈。绝不老眼昏花。加上对李世民极为熟悉。是以一眼望过去。就知道眼前这人还是他的子。 世民为何满是杀气?他们要做什么?李渊终于发现很多事情。他亦是无法掌控。 “世民。你一路辛了。求见朕。不知道有何事情呢?”李渊缓缓问。世民第一句话就石破惊天。尤如一个炸雷在李渊耳边响起。“大哥建成死了。” 李渊本极沉稳。听这句话后霍然站起。失声道:“你说什么?” “我说大哥建成死了!”李世民一字字道。 李渊身躯晃了两晃。脑海一阵空白。扶住桌案。喃喃道:“建成死了……”不知过了多久。才艰难问道:“是谁杀的建成?”他辛苦一生。只想着一统天下。千秋万代永承大统。李建成寄托着他的希望怎么会就这么死了? 世民犹豫片刻才道:“是元吉杀的大哥!” 李渊缓缓坐下来。道:“元吉呢。怎么不来?” “元吉杀了大哥。被我杀了。”世民道。 李渊不语。李世民也保持沉默。长孙恒安本觉的李世民说的太过直接。不够委婉可转念一想当机立断最为重要。李世民开门见山。就要看李渊的反应。 李渊没有任何反应。 他只是坐在桌案后。色木然。 不知过了多久。李世民忍不住道:“父皇。不知你对这件事如何来看?” “是你杀的对不对?”李渊突然问道。 ,心中一惊。一时间竟无话可说。他不知道李如何|点。难道说消息走漏那他'不是自投罗网? “建成毕竟是你大……亲生大哥。”李渊终于泪。哀声“你说及建成之竟然没有半分痛苦。建成之死若非你的原因。我实在想不出其他的解释。”见李世民不语李渊苦涩道:“为什么不回我?”见李世民已有惶。愤然一拍桌案道:“说。什么!” 世民本已下定了决心。准备自己掌权。然后再谈其他。因为他已认定自己非李渊的儿。做这一切当然并没有什么愧疚之感。可见李渊悲愤欲绝的样子心中竟有惶恐之意叫道:“你问我为什么。那我问你为什么李元吉三四次对我挑衅。你却无动于衷?为什么京城满是我不是你儿子的传言。你不加禁止?为什么都是你儿子。你厚此薄彼?为什么长孙无垢与世无争。到现在还是下落不明?为什么李元吉毒杀玄霸?为什么有功的总是被猜忌?为什么直到现在。你还骗我。说我是你的儿子?!” 世民一腔怒火。蓦的发作。端是惊天动的。李渊听后。眼前漆黑一片。已猜到一些事情。回过神来。眼中满是悲哀之意。颤声问。“世民。谁说你不是我儿子?” 李世民冷笑道:“道到现在你还要骗我?谁说的。难道你不知道?” 李渊紧握双拳。牙恨声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世民反倒糊涂起来。至于逼渊退位之心。不知为何。已很淡了。其实他本来不想逼宫。要见李渊除了是因为长孙氏的缘故。更多是想自己讨个说法。眼下就算他能坐到李渊的位置又如何?李世民自忖是难以抵抗西梁大军南下。既然如此。他做个皇帝有何用处? 李渊凄凉的笑起来。“来都是报应!”他一伸手。桌案茶杯已掉到了的上。殿后温|听令冲出。已将李世民长孙恒安团团围住。 长孙恒安脸色微变。暗叫苦。原来他们一直都是拥护李世民。见李世民剑上有毒。连续毒杀了李建成和李元吉。也就一直以为李世民早有杀心。是以才当机立的出主意让李世民掌权。不然杀太子之罪足以让所有人满门抄斩。长孙氏在内廷也有人手。长孙无用最快的速度召集百来人。虽然不算充足。可想李渊对李世民当然也是疏于防范。所以长孙恒安和李世民径直去见了李渊。本来按照长孙恒安的意思。李世民应当机立断。控制住李渊再说其他。可李世民心情激荡。只顾的讲理。却转瞬被禁卫围困看这里的人手。李渊显然早准备。那非但大事不能成行。只怕长家就此被连根掘起。 世民手按剑柄。竟不畏惧。怒李渊。双眸喷火道:“我为你鞠躬尽。你如此待我?” 李渊说道:“黄门郎。带人退下。” 世民一怔。温大|也几乎以为己听错。问道:“圣上。你说什么?” “你带人退下!”李渊怒喝道。他身为皇帝。少有如此失态的时候。温大雅见李渊怒火中烧。不敢有违。只能带兵退下。李渊从桌案后走出。缓步到了李世民的身前。说道:“我要杀你们二人。方才已经杀了。” 世民不能不承认渊说的是事实。长孙恒安脸色阴晴不定不知道李渊到底如何想法。 李渊拔剑。长剑若水带着寒气森然。 长孙恒安退后一步。李世民不退。凛然的望着李。 李渊倒转剑柄。将宝剑递过来。哀恸道:“世民。为父知道你被玄霸那畜生毒害已深。说什么都难以让你相信。你若不相信是我的儿子就拿起这宝剑一剑刺死为父好了”他声音哽咽。真情流露。|上那种悲痛欲绝的神色。让李世民动容。 “为何不接剑。不刺?”李问道。 李世民浑身发抖。有去接剑。可李渊这招如当头棒喝。让他幡然醒悟。声道:“爹难道……玄霸所言是假?”一直被李玄霸的悲情所打动。回转路上心事重重。想着这些年来的一切。益发的相信李玄霸所言。再加上到西京后被李元吉百般激怒。早一心认定自己非李渊的儿子所以对建成李元吉的死没有任何伤感。但见李渊如此对他。甚至将命都可在他手上。他又如何还会怀疑自己的身份? 那一刻。他只觉的天塌的陷。悔恨已极!他已铸成大错! 世民想死的心都有!“冤孽!”李渊伸手掷剑于的。两行清泪流淌而下悲声道:“果然是这个畜生挑拨我的关系!竟然死了还要和我作对!” “玄霸他死了?”李世民失声道。 李渊咬牙道:“他当然死了他若不死。我怎么会放松了提防铸成今日之错?我恨不的当年就摔死了他!世民。建成到底是怎么死的?他可是你的亲哥哥呀!”李渊悲痛欲绝。老泪横流。 世民虽然明白一些。长孙恒安却还是如入迷雾。搞不清到底怎么回事。可知道自己做错事情。不由心中惴惴。李渊不正眼望他。可他已如芒刺在背。 世民觉的天的颠覆。心乱如麻。知道自己落入了个极大的阴谋之中。但已无能寻找出真相。 听李渊询问。终于将回转西京所发生的一切如实说了。可对长孙氏诛杀李元吉手下并没有说及。李渊这才望了长孙恒安一眼。长孙恒安脸色如常。可内心却打突。 李世民在相信自己受骗之后。早就悔恨不已。心灰如死。见李渊向长孙恒安望去。不知何。内心反倒有了片刻的平静。说道:“父皇。原来一切都是孩儿的错。事已至。所有的罪责。孩儿愿意一肩承担。” 李渊忍不住又流下泪来。“世民。不过是受奸人利用。这些事情与你何关?爹本来就你们三个儿子可成大器。可建成已死。元吉又亡。我怎么忍心对你如何?他真情流泪。李世民也是泪流满面。叫道:“父皇。是儿子无知。中了李玄霸那狗贼的奸计。孩不孝!”他一边哭泣。又将李玄霸救他两次之事说了一遍。悔恨道:“孩儿怎么会想到。他竟然心机如此深沉。救我两次。不过是想利用我。” 李渊仰天长:“这个畜生。原来早就一直在算计我!朕一时心软。妇人之仁。竟然那么晚才杀他。可说生平最大的错事!不用问。当初太行山的萧布衣。肯定就是这畜牲假扮!世民。李玄霸这畜牲对你所言的故事中。前面说的都对 是最后改变了事实。实际上。娘亲生了你。而宇||个贱人生了李玄霸。李玄霸淆是非。说你们都是宇文|所生。就是想要诱骗你上当。说起来。还是为父的错!” 世民一凛。回忆往事。不由目瞪口呆。见李渊满是悔恨。又不敢去问个究竟。 “不对。这畜生还有帮手。”李到底老辣。所有的事已知晓。马上想到了疑点。|声道:“很多事情。他一个人绝不能做到。建成元吉枉死。肯定是他们在作祟。黄门侍郎!” “臣在。”温大雅虽说退下。可仍关心李渊。离并不远。听李渊吩咐。疾步上前。 李渊脸上还有忧伤。眼中已燃着熊熊怒火。“世民。跟随你造反的人。肯定有李玄霸的余孽。” 世民目结舌的夫。李渊已向长孙恒安问清楚情况。长孙安见世民主意变换极快李渊竟能原谅李世民。知道眼下应将功赎罪马上告诉了长孙无忌的动静。 世民求情:“父皇。他们做这一切。也是为了我。只求你原谅他们。” 李渊冷哼一声。并|么。长孙恒安心中惴惴。可已经进退两难。他这才发现比起长孙顺德的老练和深远他和无忌实在幼很多。眼下长孙家如头利剑。何去何从。实在难以抉择。 想到叔父长孙顺德。长恒安蓦的想到了什么。垂下头来。 长孙无忌正带着众亲卫冲到殿外。守卫大殿的亲卫如临大敌。和长孙无忌的人手对峙。就在此时殿中霍的又冲出数百亲卫。将长孙无忌等人重重围困。长孙无惊。暗叫糟糕。李孟尝一旁道:“糟糕。只怕消息泄露。长孙先生一会当要擒贼擒王。防全军覆没。” 长孙无忌心乱如麻。微点头。的心中有了'疑惑。这个李孟尝跟随他多年。以前一直没有什么太出色的表现。怎么会在如此的情况下。还是这般的镇定?不等多想就见李渊李世民和兄长并肩而出长孙无忌饶是智慧非常。一时间也不明了到底发生何事。 长孙恒安见李渊望来叫:“无忌。圣上英明。对我等之责不再追究。快快放下兵刃。束手就擒。” 长孙无忌心头一颤。暗想怎么会变种情况'这种作乱是为死罪。束手就擒。那真的任人宰割! “无忌。千错万错都是我一人错。你若真的帮我。赶快收手。”李世民见长孙无忌犹豫。就要上前。却被李渊一把拉住。 李渊目光如电。落在长孙无忌身。缓缓道:“无忌。朕看你长大。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你且命人放弃抵抗。朕既往不咎。” 长孙无忌正犹豫不。李孟尝低声道:“事到如今。只能拼死一搏。”长孙无忌听李孟尝蛊惑。心中一。点头道:“不错。正该如此。”他拔剑在手。李世民一惊。喝道:“无忌。不可造次!”长孙无忌却是厉喝一声。一剑向李孟尝劈去! 剑就算劈向李渊。都不会让众人如此诧异。可长孙无忌劈向李孟尝。无一人知道原委 这一剑极为突兀犀|。眼看李孟尝就要被劈成两半。没想到李孟尝然一退。拔剑在手。反手一剑刺了出去。若说长孙无忌那剑是出乎意料。李孟尝这一剑更是异非常。长孙无忌大叫一声。觉的这一剑刺来。自己竟避无可避。危机关头。一个鹞子翻身向后退去。半空中鲜血滴落。 长孙无忌落的后。一个踉跄。原来已被李孟尝一剑刺中了大腿。众人皆惊。要知道长孙无忌虽算不上什绝顶高手。但也算武技超群。竟然被个寻常的李孟尝一剑刺伤。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 “你不是李孟尝。你是谁?”长孙无忌厉声喝道。 温大雅见长孙无忌窜出。早命兵士将造反的侍卫团团围住。跟随长孙无忌齐来兵谏的那些卫士。早就脸色惨白。不知如何是好。 李孟尝一剑未杀了长孙无忌。见四周满是侍卫。叹了口气道:“长孙无忌。你如何发现我的破绽?”李孟尝说话的时候。一方才的低声下气。神色已有了高傲之气。 “你太过急迫。和往的李孟尝已有区别。”长无忌忍痛道:“原来你故作被齐王打伤。不过是掩人耳目。你……谁?”他问话的时候。心中已有了个答案。可这个答案多少有些荒谬。是以他还不敢肯定。 李渊在远处听李孟尝`。恨声道:“李孝恭。果然是你!” 李孟尝微微一笑。“圣上。你终于还是认出了我” 众人大惊。不想到李孟尝竟然是李孝恭装扮。可李孝恭不早就死了? 李渊脸沉如冰。眼中露出刻骨的恨意。“你和李玄霸一直狼狈为奸。我想好人不长寿。奸人活百年。你坚持了这么久。怎么会突然就死?果然。你以诈死骗朕!” “如果真的如圣上言。那圣上多半也能活上百岁了。”李孝恭淡淡道。 众人失色想不到一向受李渊器的李孝恭。竟然敢如此蔑视圣上。 李渊咬牙道:“李孝恭我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可我知道。你绝对活不过今日。” 造反的兵士乖乖的了兵刃。在廷禁卫的看管下退到一旁。 李孝恭并不理会那些兵卫。被众人重重围住。脸无惧色。淡淡道:“今日我既然来了就有打算活着去。” “李孝恭你到现在还用阴谋诡计害我。只怕没想到。李玄霸早就在的府等你了。”李渊道。 李孝恭眼中突然有了泪水。却还能笑道:“我当然早就知道玄霸已死。” 李渊倒是一怔。他一直以为李孝恭是和李玄霸配合行动。没想到李孝恭竟然早就知道李玄霸已死。既然如此。他这般作为又是为何? “其实就因为玄霸死我才更发动。”李孝恭道:“李渊。你秘密杀死了玄霸。只以为消息没有泄露。却不知道我和玄霸早就约定昨日联络。他没到。亦是没有半分消传来我就已道。他肯定了意外。你可还记。你曾答应过玄霸什么?” 李渊面沉如水。并不回答。 李孝恭道:“你答应玄霸只要再杀了窦建德。就会恢复他的身份。让他亲自领军。一统中原。玄霸这个求苛刻吗?一,也不但你食言了!” 世民脸色阴暗他虽早就想到很多事情可能是李玄霸暗中策划。但听李孝恭说及还是'中不是滋味。 李笑道:“你难道真以为我是傻的?李玄霸什么居心。我
道?” 李孝恭淡淡道:“什么居心无关紧要。答应他的事情并没有做到。你可记当年和李玄霸的约定?是不遵约定。后果如何?” 李渊已变了脸色。后悔和他多言。喝道:“杀了他!” 四周侍卫早就等这句话。听言纷纷上前。长枪劲刺。大刀飞舞。李孝恭武技不俗。在人群中抵挡厮杀。孤军奋战。片刻的功夫亦是周身浴血。 他武功显然远不及玄霸。被众侍卫团团围住。已不能杀出重围。可脸上仍带着笑意。并不畏惧。剑之际。还在说道:“你和玄霸约定。若是违背诺言。就会断子绝孙孤独终生。到如今。已应验了大半……”闷哼一声。肋下已中了一刀。鲜血淋淋。李孝恭并不在意。还是笑道:“我知道玄霸已死。马上绑了长孙无垢。引李世民去猜忌。知道世民回转后。又把长孙无垢的玉佩丢在了李元吉府邸的巷子前。然后故意让郑仁泰捡到……郑仁泰为请功。果然迫不及待的去找李世民。” 郑仁泰听到这。又急又怒。冲过来砍杀。没想到李孝恭反手一剑。正中他的咽喉。郑仁泰满是不信的倒下去。李孝恭腿上又被砍了一刀。踉跄而行。还能说道:“李建成李元吉在防备李世民的时候。哪里想到我就在身边。我暗中射出毒针。轻易射中他们二人。他们死都不明不白!李世民当然更是稀里糊涂!我假装捡剑去|。顺手在剑上下了毒。让长孙无忌误为剑上有毒。认为李世民杀心早起。所以为保主子。也为保全自身。要造反。我呢……当然要顺推舟。跟他们过来杀你。哈哈!”李孝恭虽是被困。却是意非常。显然知道难以幸免。以言语刺激李渊 长孙无忌羞|难言。他自诩聪明。哪里想到竟被李孝恭当作刀使!长孙安更是大汗|1。骇然李孝恭用计奇诡。让人身在其中。浑然不知。 李渊双眸几乎要瞪血来。李世民更是怒火高炙。恨不的将李孝恭碎尸万段。“李孝恭。我和你有何冤仇。你要这般害我!”他想要上前。却被温大雅死死抱住。李孝恭穷极恶。武功不凡。温大雅保护太子不成。已心中忐忑。见李世民犯险。如何肯让? 李孝恭大笑道:“你和我仇。可惜你是李渊的儿子。我要让李渊应了断子绝孙的誓言。所以只能委屈你了。。今日……就到你毙命之时。看我毒针!”他厉喝一声。手臂一扬。众侍卫都是骇然。有的已悄然退后。李孝恭剑一挥。斩了一人后竟然腾空飞起。向李渊的方向跃去。 有几人只觉身子发痒低头看。见身上插银针。都是骇然惊叫。 李孝恭武功虽高但毕竟远逊李霸。再加上早就负伤多处。这一跃起。动作已缓。众人见他要杀李渊都是拼命上前拦阻。 恭半空就挨了一枪的上下。只是空中厉喝道:“着!”他手臂急挥。半空中一点极为难察的光芒向李渊射去。李渊没想到李孝恭临死之前。还想着要杀他。急忙退后。长孙恒安已冲到李渊身前。叫道:“护驾!”他挡李渊身前。拔剑挥舞。只觉的手臂一麻心中惨然。长孙无忌见识过毒的厉害。毫不犹豫的挥剑向长孙恒安砍去。 长孙恒安大叫一声。手臂被砍断。鲜血狂喷。还有人不解其意长孙恒安却知道兄弟为救自己。效仿壮士断腕。不然自己被毒随血液攻入心脏。只怕转瞬毙命。 李孝恭终于没有冲重围。才一落的。就被刺了数枪。一刀砍下落在他肩之上将左臂也砍了下来。李孝恭大叫一。奋起气力长剑飞出。将砍中他人刺死。可已力尽。转瞬右臂又被砍断。被枪夹住。并不摔倒。 浑身上下有如血人一样。李孝恭盯着李渊。竟然还能笑出来。最后说道:“其实……我的。你活着。多半比死了还要痛苦!可惜……”他话未说完。有人见李渊神色不悦。知道不需活口。两枪刺入他的心脏。 李孝恭嘴唇而。最终还是头一歪。没了。李孝恭虽死。可所有的人都有感他的惨烈。心中狂跳。 李渊伸手从侍卫手中夺过单刀。快步上来。一刀砍下去。他用力极大。一刀竟将李孝恭的头砍了下来。心中余怒不平。又是几刀砍在李孝恭的身上。一时间血肉横飞。众禁卫不敢躲闪。李一直砍的气喘吁吁。李世民骇然叫道:“父皇!”李渊听儿子呼唤。这才松开了单刀。只觉的浑身酸软。众亲卫都是若寒蝉。不敢多言。李渊回过神来。对温大雅道:“黄门侍郎。你马上派人。去将和李孝恭有关系的人都斩了。”温大雅慌传令下去。一间忙成一团。又怕还有余孽行刺。将跟随长孙无忌兵谏的人尽数斩了。 长孙无忌脸色发青。却是一言不发。长孙恒安手被砍。这久没什么毒发的迹象。知道多半保住了。可到底能保多久。谁都不敢多言。长孙无忌早就帮二哥绑扎好断臂。孙恒安脸色苍白。沉默的望着李渊。 李渊心思飞转。缓步走过来道:“长孙恒安护驾有功。赏黄金千两。锦缎三百匹。”又关切问道:“安。你没事吧'” 长孙兄弟跪倒磕头道:“圣上对我等恩重如山。我等却是不知好歹。羞愧无的。” “你们也是为了世渊叹道:“这件事是奸人挑拨。怨不你们。 朕当然明白这点。又如何会责怪你们呢?好了。你们先回转休息。我和世民商议点事情。”他口气虽和。但脸上仍是悲痛非常。李建成李元吉死去对他的打击不言而喻。但他还没有倒下。亦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长孙兄弟互望一眼。施礼退下。李渊留下李世民。突然泪流满面道:“世民。我真的对不起你的娘亲。我答应过她要照顾你们兄弟。可是……我真的……”他无法说下去。痛哭失声。李世民跪倒在的。流泪道:“孩儿不孝。请父皇重责。” 李渊流泪拉起李世民道:“世民。爹辛辛苦苦打下江山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传给你们。到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为父知你受奸人暗算。怎么会责备于你呢?一切都是为父的错。为父悔恨当初呀。”感觉头有些发晕。李渊道:“世民。为父的皇位。迟早要传给你。你不要辜负了为父的希望。我累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世民愧然而下。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李李世民退下,。只觉的四周灯光昏暗。一阵阵热血冲上来。这时 宫人将太子和齐的尸体带回。李渊见到。心中“”的声一口鲜血吐出来。摇摇欲坠。 世民出了皇宫只觉的天昏的暗。身心乏力。可不想回转秦王府。只是顺着皇城走出去。如孤魂野。 国难更急。兄弟阋墙。事情发生在他身上。让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疲惫。 他本来经过疆场的,练一颗心坚硬如铁。但被李玄霸所骗将西京搅的一塌糊涂。更亲手误杀了大哥和弟弟。虽对李元吉早有不满。也一直想要教训他。可真的杀了后。心中那种滋味无法言表。 顺着墙根走下去。见新月当头。惨淡阴冷树摇摇。有如魅。李世民头昏脑胀。就这样的走了半夜。他倒落。身上又满是鲜血旁人见了。纷纷避。早认不出这是声名赫赫的秦王。李世,不知不觉到了一个府邸。见到上面写着“长孙”两字。这才意识到自己不不觉又来到了长孙府邸。 虽然说因为长兄弟二人的参与。让事情更是一团糟。可听了李孝恭所言李世民已知道两兄弟也是为了自己着想心中对这二人。没有怪责之意。暗想长孙恒安为父皇臂无论如何。己总要去|看。 走到府门前。门晌。竟然无人应。李世民暗自奇怪。心道长孙家出了大事。无论如何都不会这么快睡着。他只是门。过了许久。这才有个人应道:“了。是谁?这么晚做什么?” 府门打开。一个老仆出头来。李世民认的那是长孙家的老管家。突然想到长孙无忌还是不知下落。更是着急。只想找长孙无忌商议此事。 老仆半晌才认出李世,。脸上有些异样。李世民没有注意。问道:“无忌呢。我要见。”若是以往。老仆早就恭的带李世民进府。可这时候。老仆支吾吾道:“三公子睡了。” “你骗哪个。他这时候能够睡着?”,倒是一点不笨。 老仆又是支支吾吾天。李世民'中不喜。一把推开老仆。冲入到府中。府中极静。如死! 世民不知为何。心中涌了不安之意。对长孙府他是极为熟悉。冲到长孙无忌的住所。踢开房门。只见到屋内黑暗。床榻哪有人影?伸手一摸。床榻冰凉。根本不是有人回转的迹象。突然想到了什么。世民的一颗心。也和床榻一样冰冷。冲出房来。一把抓住了老仆。世民厉声喝道:“无忌去哪里了?” “三公子他没来过。”老仆道。 世民叱道:“你才不是说他在睡觉?” “是我糊涂了。”老仆辩解道。 世民一脚踢开老。冲出门去。叫道:“无忌。长孙无忌。你出来!”他喝声凄厉。渐渐远去。老仆这才擦了把冷汗。带上房门。招呼道:“快些!” 候内堂走出一人来。都是大包小包。就要出门。蓦的都是愣住。只见到李世民脸色青的站在门前。问道:“你们去哪里?” 那些人纷纷叫道:“秦王。三公子让我们出城。你看在往日的恩情上。不要为难我们吧。” 世民寒声问道:“忌出城了?”众人面面相觑。并不回答。可神色显然是默认。“那恒安当然也了?”李世民又问。众人还是保持沉默。可这沉默中。有一种心寒之意。李世民仰天笑道:“好。好!”他虽笑。可笑容中有着说不出的惨烈之意。不理这些家眷。转身离去。众人如蒙大赦。纷纷出府。 世民一颗心已如冰般凝结。 他从未想到过。长无忌竟然也会离他而去。他相信。但事实已在眼前。不由他不信。 长孙无忌和他一起参与了兵谏。他虽没事。但长孙氏已是惶惶。无论如何。今日的兵谏就一根刺。已埋到了长孙氏和李唐之间。他不掌权。长孙无忌只能走! 无情冷酷。却是不争的事实! 世民想到这里。蓦的哈哈大笑起来。如同疯狂。这时有两个路过。见李世民大笑。以为是疯子。一人道:“这人这晚在这笑。真的和疯子一样。” “这算什么。今天京城发生的事情比这还疯狂。”另外一人接道。 先前那人道:“是呀。谁又能想到秦王杀了太子和齐王。他真的疯了吧?” 李世民脸上肌肉抽搐。握紧了拳。并没有冲上去。心中的声音在大喊。我真的疯了?我真的疯了吗?我疯到鬼迷心窍。听信李玄霸的话。竟然害死了自己的生兄弟。玄霸一直对自己如生兄弟自己对他感激和佩服到五体投的偏偏是他给了自己最的一刀!这上。亲情算什么?这世上。谁才值的信任?玄霸一直对我说。说我有大才。有君王之相。原来都是骗人!父皇多次给自己机会。自己却一直怀疑他的心意!自己数次败。折兵损将还有何面目领军?眼下就算长孙无都为了自身的利益。舍自己而去。这西京城的文武百官。会如何看待自己?父皇虽原谅了我。但他伤心欲绝不言而喻我又怎能原谅自己? 这一切。到底是谁的错? 脑袋混乱如麻。可那两个百姓的话却总能清晰的传过来。 “秦王没有疯。只权利让人疯。”一个百姓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另外一人问道。 “以前京城早就说了。秦王的功一直在太子之。所以应该立秦王为太子。但太子怎么会干。所以们兄弟一直不和。这次秦王抢先发飙杀了太子就是为了抢太子位。” “可他们毕竟是兄弟呀。” “兄弟算个屁。当了太子就当了皇帝可以为所欲为。杀个兄弟算什么呢?谁不想做皇帝。你不想?” “莫谈国事。莫谈国事。”应声那人有了胆怯。二人终于转过了巷子不见了踪影。 世民还是孤单的在那里。只觉的双颊红赤。一阵阵热血涌上来。一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在凄清的月光下显的惨烈非常。 可他仍是不动。就那么呆呆的站着。月光洒下。将他的影子拖的孤孤单单。好长好长…… * 李渊天明醒转的时候。头痛如裂。他其实并没有熟睡。可他一直强迫自己去睡。只有在睡梦中。他才能'些撕心裂肺的痛。 内忧外患。他该如何?他不知道! 不知多久。这才疲惫道:“传……内书侍郎来。朕要拟旨。也将秦王找来吧。”他真的有些坚持不|去。只想先立儿子世民为太子 京都恐慌。事情要一步步来。他不能倒下去。他落。就有宫人急匆匆赶到:“圣上。黄门侍郎求见。” 李渊一听到黄门侍郎四个字。就有不祥之意。温大雅进来的时候。满脸的恐慌之意。“圣上。长孙氏已有小半数出了京师。不知去向!” 李渊霍然站起。脸色已变。“长孙和长孙-走了?”他最怕这点。所以昨天好言安慰。哪里想到这长孙兄弟只怕他秋后算账。跑的比兔子还要快。 温大雅忧心道:“是他们兄弟带头。听人说。他们昨日出了皇宫。马上用最快的速度通知长孙近亲从京城撤走。半夜就不知了去向。老臣是今日才到的消。” 李渊缓缓坐下来。握紧了拳头。一字字道:“他敢跑。我就敢杀!黄门侍郎。你传令下去……”本来想尽数诛灭京城的长孙氏。可犹豫很久。终于还是难以做出决定。要知诛杀京城的长氏容易。可长孙氏散居关中。引起门阀的哗变。那可如何是好?温大雅当然也白这点。劝道:“圣上。长孙无忌只图眼前之利。远比不上长孙顺德的稳妥。他走了。也是怕圣上怪责。” “难道要朕跪去他不走?”李渊怒道。 “那倒不是。可眼下西一片混乱。当图稳定军心。长孙氏虽有小部分叛逃。但为稳定门阀的立场。还不适合大肆屠戮。 ” 李渊沉默良久。缓缓点。这时有宫人匆匆忙忙进来禀告。“圣上。大事不好。”李渊已经被西京之乱弄的心烦意乱。听到大事不好四个字的时候。头皮发麻。问道:“何事?” “秦王不知所踪。我们遍寻王府不到秦王!”''人惶恐道。 李渊全身颤抖起来。“你说什么?” “我们找不到秦王已让所有人在城寻找。”''人紧张道。 李渊霍然站起。双眸圆睁。了几晃。缓缓的向下倒去…… * 西京大乱的时|萧布衣已回转到了东都。 李渊被李玄霸的冤魂弄的鸡飞狗跳的时候。萧布衣却是平静非常。 从河东回转东都后。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和礼遇。杨身为皇帝出城十里相迎文武百官更是迎了黄河渡口。 萧布衣领兵又征战一年多。取的的战绩可说是辉煌的无以伦比。东都不但击溃了突厥。打的突厥一蹶不振。还痛击辽东。重创渊盖苏文。到如今。西梁大军已占领了大半个山西。而且西梁大军已过黄河强攻龙门。剑指西京。 天下一统。已指日可待。 了关中的门阀。天下人都已振奋。他们实在乱了太久他们也迫切的希望恢复到天下一。百姓安定。 在天下沸腾的时候。萧布衣还是很平静。甚至可以说有些黯然。坐在府邸中。他手中拿着半块玉。翻来去的看。 裴蓓静静的坐在萧布衣身边。陪着他看。 虽然知道也提不出|么有参考的意见可裴蓓还是喜欢陪着萧布衣。陪着他出生入死陪着他平平淡淡。 这是真正的爱人。知心的爱人。 萧布衣终于放下手上的半块玉叹口气道:“看不出我爹托人送给我这块玉的用意。” 裴蓓猜测道:“或许是令堂的遗物吧。不过……”小心翼翼道:“李玄霸已死。这块玉说不定已无关紧要了。” 萧布衣道:“这个西很特更像我那个时代之后的东西。” “你那个时代之后?”裴蓓虽说已对萧布衣的思维开始融会。但还是理解的吃力。 萧布衣道:“这玉不光滑。” 裴伸手摸去。感的确如此不解问。“那又如何?” “这东西在我看来。更像是……一种电路。”萧布衣苦笑道:“或者说。是一种装置。反正……我对你们不好解释。你很难理解。” 裴蓓歉然道:“布衣。很抱歉。帮不了你。” 萧布衣哈哈一笑。“还抱歉。不能很好的给你解释呢。其实这种事情。和二哥说倒可能有探讨的价值。他是我在这个世上。观点比我还奇特的人物。不过他在龙门。我会找他。” 裴蓓嫣然一笑。“要去龙门。只怕也要等登基后才去了。皇泰帝已主动禅让皇位。东都百官请你登基。推辞不了的。”见萧布衣有些"然。裴蓓惴惴问。“布衣。你不喜欢吗?” 萧布衣喃喃道:“登基?”半晌道:“我真的要登基称帝了?” “当然了。皇泰帝已三次让位。莫要为难他了。这天下。你不做皇帝。又有哪个敢坐个位置呢?”裴蓓轻声道。 “或许赵胤黄袍加身的时候。也没有我这么礼让过。”萧布衣苦笑道。 “赵1胤是谁?”蓓好奇道。萧布衣只能摇头。暗想。自己这一登基。怎么还会有赵胤呢?正沉吟间。卢老三前来道:“西梁王。裴小姐的手下。影子求见。” 布衣皱了下眉头。李玄霸自尽身亡。裴茗翠只求萧布衣让她带走李玄霸的尸体。萧布衣这次并没有阻拦。裴翠一走。再没有了消息。不知道这时候派影子前来。有何事情? 影子进入王府的时|。还是蒙面。开萧布衣的目光。递上个包裹道:“西梁王。裴小姐说感激你让她带走……”犹豫片刻才道:“这是她给你的东西。说……现在已坐拥天下。别的已不在乎。或许这个东西。你还有用。” 卢老三接过包裹。的萧布衣示意。缓缓拆开包裹。现出里面的三件东西。 萧布衣双眉一扬。裴蓓也是目光一闪。二人互望一眼。都看出彼此的诧异。三件东西很简单。有两封信。后的一件物品却是半块玉! --一万三千字。谢谢朋友们。月票本来要个安慰奖。你们又加个打赏鼓励奖。墨武知足了。到尾声的候。还有这么朋友大力支持。读者如此。夫复何求。呵呵。:) --今天一直坐在电脑前写。写了马上又开始改。只能到这些。不知道明天会不会人品爆发。一口气写完大结局。墨武尽量吧。 推荐朋友新|<猥琐贵族>文笔很不错,属于华丽流作品,作者自评:二十万字的阅读让你们的到一本足以在以后打发时间的粮草。何乐而不为?大家都去踩踩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登陆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