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五节 风声(大结局)

作者墨武 全文字数 7456字
年后! 时光飞逝,岁月穿梭,太平七年! 大梁国立国七年,不但一统天下,而且平定突厥,征服辽东。 萧布衣坐在宫中,看着一只羊,正在发呆。 很多宫宫人都不知道宫中为何要养一只羊,他们不敢问。圣上不要说养一只羊,就算养一只老虎在宫殿,他们都是管不着。 不过他们也知道,圣上绝不会在殿中养一只老虎的,他们从未见过这么和善的圣上。萧布衣当上皇帝后,七年中广开言路,虚心依旧,到今四海朝拜,政通人和。国内平徭赋,仓.实,法令行,君子咸乐其生,小人各安其业,强无凌弱,众不暴寡,人物殷阜,朝野欢娱! 太平七年的盛况,早已不下当年隋文帝那时候的开皇之治! 中原恢复之快,超过太多人的想象。 在动久后,百姓思安,在天下平定后,爆发出难以置信的新意。 东都是为天下之中,更是勃勃生机,旺非常。 萧布衣今日处理完政事后,又回到宫中,就一直盯着半年前养起的一只羊。百官已知道这件事,可不知道萧布衣到底什么毛病,又无从纳言,毕竟圣上养羊总比圣上对朝政放羊要好。 裴蓓、蒙陈雪携手而来,见萧布衣发呆,互相使了个眼色。裴蓓道:“自从某人弹琴一曲,绕梁三日,又回了华山后,我们的夫君就闷闷不乐。” “他当年答应人家,陪人家牧马放羊,到今羊毛看不到,只能养羊解忧了。”蒙陈雪撅嘴道:“看来我们老了,丑了,夫君宁愿看羊,也想看我们了。” 萧布衣听言哈哈一笑,长身而起,在二脸颊各吻一口,“此言差矣,在朕眼中,的两位貌美如花,沉鱼落雁的妃子越长越漂亮,怎么会老?” 二听萧布衣夸奖,见夫君风趣不减,都是心中窃喜。 萧布衣问道:“巧兮呢,怎么没有跟你们一起呢?” 裴蓓掩嘴一笑道:“她……又有了,某人政事勤奋,这事很勤奋。” 萧布衣老脸通红,“又有了?” “是呀,巧兮一直发愁没有身孕,哪里想到长大后,年生了两男一女了。”蒙陈雪开心道:“她又有了身孕,很是开心,让我们瞒着你,怕你说她生多了。” “怎么会嫌多。”萧布衣摇头道:“这个巧兮,总是这般小心翼翼,怎么说她都不能改。好的,我去看看,不然也太不像话了。” 萧布衣倒是说走就走,二望着他的背影,都是叹口气。蒙陈雪道:“夫君就是这样,喜欢一个人,总喜欢埋在心底,从不勉强。” “我只以为他当了皇帝后,会慢慢改变,可看起来,他对我们还和以前一样恩爱。有夫如此,我们真的幸运呀。”裴蓓感慨道:“可裴小姐还在华山,影子要照看裴小姐,夫君不会勉强,是以一直闷闷不乐。徐将军已平定辽东,名扬天下,有事没事都要去看看裴小姐,总无法赢小姐的一颗心。唉……徐绩不成不要紧,倒让影子无法抽身,害的夫君郁闷。” “我倒觉得……不像姐姐说的那样……夫君他是养羊抱怨,因为他觉得政事枯燥,感觉自己和羊一样。”蒙陈雪道:“要知道,他以前纵横阖,天下无敌,那种事情当然比整日处理政事要有趣的多。再说……他很想思楠!” 萧布衣没有听到二所言,已到了巧兮休憩的宫殿前。巧兮见到萧布衣前来看望,喜意上涌,萧布衣知道自己怀了身孕,又是娇羞无限。 萧布衣忍不住的疼爱,暗想巧兮这些年,竟然还是娇羞不减,倒也少见。不过她终于生子,也算是放下了最大的心事。 萧布衣却有心事。 可他的心事,却不想对三来讲,又和巧兮调笑几句,这才想要离开,袁巧兮突然叫住萧布衣道:“圣上。” “何事?”萧布衣见袁巧兮眼中泪,皱眉问,“是谁欺负你?告诉朕!” 袁巧兮慌忙摇头,“她们怎么会欺负我,疼我还来不及。我能嫁给圣上,真的是苍天的赐予。可是……你打听到若兮姐的下落了吗?我向爹爹问了几次,他都说不知道。我只怕……她在受苦。” 萧布衣也是皱眉道:“这个嘛……朕已经派人去找,可真的找不到。巧兮,我给你赔罪,不好?” 袁巧兮眼泪掉下来,握住萧布衣的手,“圣上,巧兮不敢。我知道你已经尽力,我却还要麻烦你,应该是我向你赔礼才对。” 萧布衣亲吻了袁巧兮一口,“你我夫妇一体,很多事情,不用放在心上,了,你专心静养,我先去转转。” 袁巧兮笑道:“又去找李将军吗?你似乎和他有着说不完的话题。” 萧布衣微微一笑,“聪明的巧兮,一猜就中。”他的确是要找李靖谈谈,因为在这个世上,只有李靖才会和他探讨那些稀奇古怪的理论。他这些年来,已让李靖接受了破碎时空的概念,心中暗自得意。 出了宫中,孙少方来见,低声道:“圣上,你让我查袁若兮的下落,有了些眉目。” “怎么样?”萧布衣精神一震。 他对袁若兮一直都没什么感觉,寻找袁若兮,不过是为了袁巧兮的缘故。 “听人说,袁若兮被袁岚抓回来一次,重重责打。但她实在倔强,又偷跑了出去,就算袁岚都是再也找寻不到。有人说,曾经在鄱阳湖左近,见过林士弘身边有一女子,二人均是落魄。林士弘当年水战没有被烧死,虽一直伺机反叛,但近两年已下落不明,或许……他们放弃了,或许,他们都死了。” 萧布衣心中有丝悲哀,可一闪而过,点头道:“好的,尽量去找吧,这事情不要告诉给皇后。他们就算死了,也不要走漏消息,明白吗?” 孙少方应道:“卑职明白。圣上要出宫?” “微服,李将军那里!” “卑职也想去那喝酒,李将军酿制的酒独一份,只有圣上有机会喝。我上次喝一次,念不忘,还请圣上让我去沾沾光。”孙少方腆着脸笑道。 “没上没下。”萧布衣呵斥一句,见孙少方的可怜样,笑道:“准了,换身衣服,不要让百认出来。” 孙少方大喜,和萧布衣换便装出行。:二人都是带着斗笠,遮着半边脸,做贼一样的出了内城,守城侍卫认出圣上,不以 一路放行。 等出了内城,孙少方这才叹口气道:“圣上,你这皇帝做的可真累,做贼一样。”孙少方和萧布衣出生入死,虽萧布衣身为皇帝,可和他还是关系极好,出言也不忌讳。 萧布衣道:“我一方面怕扰乱百,另外一方面怕大臣见到,说我不务正业。” “你也怕大臣?”孙少方目舌道。 萧布衣撇撇嘴,“怎么不怕,个个都和唐僧一样,整天在我耳边唠叨。我是明君,怎么能不听呢?” 孙少方已知道唐僧是哪个,偷笑道:“你现在可是个暗君。” “大胆,竟然出言辱骂圣上,罚你明天去鄱阳湖找林士弘去。”萧布衣脸色一扳。 孙少方半假半真道:“那不如罚我去慈济庵吧。” “去看无忧吗?”萧布衣收敛了笑容,“她看破红尘,竟然出家,实在让我想不到。” “或许经过了生死,都能看开些。”孙少方叹口气:“我师父临死前就惦记着,我总不能不管。其实……她也是个可怜的女子。” 萧布衣沉默起来,孙少方见萧布衣不语,低声道:“她得道信大师点醒,出家为尼,道信大师说是佛缘呢?” 萧布衣问,“道信呢,还在洛阳吗?” “他和弟子弘忍又周游天下去了。”孙少方道:“半个月前就走了,他不让打扰圣上。说见就是不见,不见就是见。 ” 萧布衣点点头,“你也很有佛缘。” 孙少方苦着一张脸,“圣上总不想让我出家吧?” 萧布衣微微一笑,目光却落在了远处市集两人的身上。站着的那人正拉着一个百道:“这位客官,你看你身带凶兆,定会有两个大波。” 那个百将信将疑问道:“有哪两个大波呢?” “这个嘛……当然要请客官坐下来,让我师父给你看个全相了。只要二十文钱,不过五个芶布李包子的价钱,就能让你逢凶化吉,机不可失呀。” 百姓被那人说动,终于坐下来看相。 孙少方远远见到,说道:“圣上,这个袁天罡看相到底准不准呢?我总觉淳风那小子坑蒙拐骗,他师父也不见得是准的。” “准就是不准,不准就是准了。”萧布衣不知为何,蓦地想起张角的事情,不知该如何形容这师二人。他一统天下后,太平道先前已被斩杀的差不多,这七年后,早就销声匿迹。萧布衣知道这师二人和王远知都和太平道有关,他大哥和父亲萧大鹏何尝不是和太平道有关呢?虬髯客、萧大鹏和他已经很久不见,一想到这里,萧布衣已心软。见师二人还是贫困依旧,对孙少方道:“过几天看看……给李淳风找个差事吧。” “那袁天罡怎么排呢?”孙少方问。 “袁天罡应该志不在为官,说不定给他官也会推辞不就。”萧布衣沉吟道:“他们师不分彼此,给李淳风一个官做,就差不多了。” “卑职记下了,过几日就去安排。”孙少方应道。 见到袁天罡师,萧布衣马上想起了王远知和昆仑,问道:“对了,我一直说请孙思邈、王远知来洛阳一叙,王远知今年才到,孙思邈有什么消息吗?”
“孙思邈隐居巴蜀的鹤鸣山,听说在修炼无上仙丹,果成行的话,服用后可长生不老,可一直没有成功,所以也就推辞不来洛阳。真是好笑,这世上怎么会有长生不老药呢?都说孙思邈是药王,睿智非常,没想到也行此愚蠢的事情。”孙少方道。 萧布衣哂然一笑,也不多说。心道,你看着当然是愚蠢,可我看这个孙思邈真的是大智慧。要知道孙思邈身为昆仑,见天下大定,为避萧布衣猜忌,这才扬言炼就仙丹,只为让萧布衣知道他的避世意图了。 二人走走谈谈,终于到了李靖的府邸的巷子前。 李靖眼下虽贵为卫国公,可府邸一直坚持不换,还是住在以前的那个稍显破烂的老宅子里。 未进府邸,就听到红拂女的声响起,“买三送一,李将军的鼓风机惊喜价了。一次购买五个,还能获李靖的亲笔签名一个,极具收藏价值,限量销售了。” 很多坊都道:“我们买一个是为了生火方便,买那么多鼓风机烧房子呀?李家子,你把这鼓风机便宜点卖,比什么都强!” 萧布衣一听,哑然失笑,暗想自己前几日才和李靖讨论自己那个时代的营策略,没想到李靖告诉了红拂女,红拂竟然立刻用在了这里。挡住脸,侧着身子挤进了李家大宅,在门后无玉,房门不倒。萧布衣进了李宅后,轻车熟路,|快去了后院。果不其然,李靖正坐在后院树荫下,眯着眼睛,望着天空,似醒非醒。 听到脚步声,李靖说道:“把柴房的酒顺手拿来。” 孙少方马上去了房,不一会拿来一坛酒,萧布衣已坐到李靖的面前,摸出桌案下的海碗。三人倒是默契,孙少方马上满酒,也给自己满了碗,端着酒笑道:“我去一旁品滋味去。” 孙少方知趣的退下,李靖慢慢的喝着酒,望着天空道:“布衣,你今天有心事?” 萧布衣不解问,“我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你怎么知道我有心事?” “你就是不说话,我才知道你有心事。”李靖转过头道:“按理说,现在天下平定,你应该开心才对。前几年平突厥,其实世绩、苏定方和程咬金都是功劳赫赫,他们都可堪大任,是以平定辽东,已根本不用我这个老将出手。 “辽东自作孽,渊盖苏文和辽东王意见不和,相斗之下导致实力大减,这才让我们一举平定,划为大梁的版图。可是……天下隐患还有,西突厥仍是对中原虎视眈眈,高昌最近亦是有所举动,打江山不容易,守住也不容易呀。”萧布衣叹道。 “急什么?”李靖淡淡道:“做事切忌急劲,守住至关重要,就算你打下诺大的江山,真的能千秋万代不倒吗?” 萧布衣若有所思,缓缓点头道:“二哥,你说的极好。(更多新章节请到、可是真有征战,还是需要你出马。” 李靖苦笑道:“你以为我真的很喜欢带兵作战吗?我作战,只为了不领军,到现在,我累了,很多事情,交给别人去处理吧。布衣,你也莫要急于求成。杨广前车之鉴,要记在心头。” 萧布衣抿了口酒,突然问 好久没有见到大哥了,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呢?” 李靖也露出惘然之意,半晌才道:“布衣,你也知道,大哥、昆仑他们,还是怕你顾忌,所以昆仑隐居不出,而大哥……前段时间他倒是捎了封信给我。” “信上说什么?”萧布衣问道。 “他说,他最近看中了海外的数十个岛屿,准备召集些人手,一个个的打下来。”李靖道。 萧布衣沉默良久,将碗中之酒一饮而尽,说道:“好的,我知道了……二哥,你休息吧。”他起身要走,李靖突然叫道:“布衣。” “二哥,你还有事吗?” “我记得和你讨论破碎时空的时候,你说过,生能尽欢,死而无憾。”李靖道:“其实我听到你的理论后,才感觉到还有另外一个天空。但无论有多少空间,无论时间过去多少年,你想念一次,有时候就会一生想念。你到了哪个空间,过了多少年,回想起来,还是会有遗憾。” “二哥,你究竟想要说什么?”萧布衣问。 李靖望着萧布衣的双眸,良久才道:“思楠为你好,是个女子,你难道……真觉得……她是不解心?” 萧布衣沉默不语,李靖又道:“或许你真的觉得……你的面子,|是重要?”见萧布衣仍是沉默,李靖叹口气,摇摇头道:“我不管有多少空间,只知道要珍惜眼前。好了,你自己考虑吧。” 李靖闭上了双眸,坐在躺椅上,扭头望向那湛蓝的天! 萧布衣立在那里良久,这才缓步走出李宅,孙少方早迎了上来,见萧布衣悒悒不乐,小心问道:“西梁王,现在去哪里?” 萧布衣霍然抬头,眼中已闪过了坚毅之色,说道:“去辽东!” ** 辽东已归大梁,被萧布衣划郡整治。东都的天蔚蓝,辽东郡亦如此。 关河萧索,千里清秋。今年花红,更胜去年,可今年憔悴,怎忍凝眸? 思楠人在庭院,正望向身前的娘亲。 多年的风霜,并没有在思楠的脸上留下刻痕,只是思楠的一双清澈的眼眸,多了分秋的萧索。蓝天白云,微风轻拂,拂不醒眼前的娘亲,可思楠还是在守候。 她在守候着亲,也在守候着寂寞。 足足七年,她无怨无悔。 道路是她来选择,就会坚持走下去。自从她出剑的那一刻,她就想到了今日的结局。若说她还有个希望,那只是想让娘亲清醒,认出以前的那个楠楠。 她素来要求并不多。现在她已有了|大的进步,最少娘亲见到后,不再排斥,不再反抗尖叫,已知足。 虽娘亲没有养,她并不是个(恨的人,不然当初也不会为李玄霸求情。她的心,海底针般,少有人能明了。 - 天上星,亮晶晶,不如楠儿的亮眼睛…… 天上月,明又亮,不如娘亲的一颗心…… 容突然又唱了起来,唱着那七年来,唱了几千遍的歌谣。思楠眼角已有泪光,跟着亲轻声唱道:“天上月,明又亮,不如娘亲的一颗心……” 容突然摇头道:“不对,不对。” 思楠一颗心砰砰大跳,七年来头一次听到亲反对,颤声问道:“娘,有什么不对?” 容道:“应该是,天上月,明又亮,不如女儿的一颗心……” 思楠眼中盈泪,微笑道:“女儿是谁呢?” “女儿是楠楠。” “楠楠是谁呢?” “楠楠是女儿。” 容翻来覆去的只说这两句话,思楠问不出究竟,心中失落,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容妃见到思楠落泪,脸上竟然有了关之意,问道:“你为什么哭?有人欺负你?告诉我,我会像对楠儿一样的保护你!”容妃虽还未清醒,可七年的相处,已让她开始接受眼前这个陌生的人。 “我想见他!可是我不能见他!”思楠哽咽道。 “他是谁?”容妃竟然条理分明的问。 “我不想离开他!可我不能不离开他!”思楠泣声道。多年的忧伤,化作这一朝的泪水,滚滚而下,“娘亲,我真的不想离开他。” “可你为什么要离开他?”容妃问道。 思楠扑到母亲腿上,哽咽道:“他是个男人,我不想他父子远离,我不想他杀了兄弟,我不想让他背负本不属于自己的重担。我知道骨肉离的苦,何会他重蹈覆辙?可最要的是,我是思楠!思楠像陈宣华,陈宣华是祸国殃民的女人。他要当明君,他对我说过,他要做个皇帝,陈宣华和姐姐因为爱个男人,都没有下场,美丽的女人,总祸水,或许我们一家人,一辈子都会不得善终,爱我们的人亦是如此。我怎么能因为爱他,而害了他?我见到他的时候就告诉自己,一定要离开他!我告诉自己,那一剑刺下去,再不相见,可娘呀,我真的想……好想见到他!” 泪滂沱,倾斜而下,思楠多年伤心,风敲秋韵。她已下定决心,只着一次,过后不但不要哭,而且不要想。可正痛哭中,容妃清晰道:“你想见他,他就来了!” 思楠心头一颤,已听到身后衣袂飘摆之声。霍然回头,已见到一双含泪的眼,刀削的眉,还有那脸上七年牵挂,无可排遣的相思。 思楠怔住,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她无数次梦中见到萧布衣来寻,可总是梦破灯烬,空留余恨。 萧布衣来到辽东? 萧布衣到了她的眼前? 那梦中依稀的面孔变的清晰明朗,萧布衣上前一步,忍住泪水,只能说出两个字,“思楠……” 思念难以遏制,喜悦无限,思楠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情感,飞身扑到萧布衣的怀中,泣声道:“你还欠我一个愿望。” 萧布衣泪水沾襟,只能紧紧的搂住那日夜想念的人,喃喃说道:“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完成你的愿望,不然我这江山,总有遗憾。” 思楠眼中泪,嘴角带笑,心中五味交集,终于坚定的说道:“我只要此生,和你不再分离!” 《全文完》 ----- 江山全文完,或许过一两天会写个后记吧。鞠躬感谢朋友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阅!)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