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作者墨武 全文字数 2781字
萧大鹏听到儿子的慷慨陈词,抚髯微笑,老怀弥慰。 薛布仁本来以为自己苦口婆心的劝服众人,已经大有功劳,听到萧布衣一番言辞,竟然让众人群情耸动,更是佩服,“少当家,本来我还想和寨主打理一切,既然你的主意高明,似乎成竹在胸,不如你来说说以后怎么做。” 萧布衣目光投向萧大鹏,看到他缓缓点头,不再推搪,“按照我刚才的分析,养马切忌急功近利,我们要从长远,中期,短期三个方面的发展来考虑。首先,赖三联系买家当然势在必行。” 赖三点头,应了一声。 黑猫白猫,抓到耗子的就是好猫,虽然赖三老油条一个,可见到萧布衣说的头头是道,面子上也算服他。 “其次,我们要寻找一处养马的所在,这个地方必须偏僻,隐秘,常人难及,草嫩水美,地势开阔,易于驰骋自然不消多说,”萧布衣侃侃而谈,意兴飞扬,“易守难攻也是很重要一点。我想从今日开始,大伙都劳累些,四处开拔,寻找需要的场地。” 说到这里的萧布衣有些感喟,这个时代虽然落后,可实在有着太多未经开垦的土地,如果在他那个时代,找这种地方并不容易,可是到了这里,并非难事! 众人连连点头,静静倾听。 “再次,我们要去草原寻找优秀的马种,顺便收购适龄马匹,暂时应付眼下的局面。”萧布衣当仁不让,“选马肯定我去,只是突厥兵凶狠残忍……” “这个布衣不用担心。”薛布仁显然也有过研究,“如今突厥分为东西两块,以游牧为主,和我们打交道的是东突厥。他们居无定所,中间夹杂众多部落,却是貌合神离。中原到草原贩马的人不少,危险当然也有,不过只要和当地的部落酋长打好交道,应该大有可为。我和寨主商量,准备找些这方面的人手,最好是本地人来试探路线。” “既然如此,我们还等什么。”萧布衣笑了起来,“那我们兵分三路,赖三寻找买家,我和莫风胖槐他们寻找牧场,就由几位当家先联系突厥方面,各位意下如何?” 众人都是点头,认为萧布衣建议大为合理。 萧布衣走出聚义厅的时候,见到萧大鹏跟在身后,放缓了脚步,见到他犹犹豫豫,索性站住等候。 “布衣。”萧大鹏干咳一声走了过来,“养马是重要,可是为父老了,也想抱个孙子。” 萧布衣为人不笨,可也半晌才明白萧大鹏的意思,这才想起自己本来是想和父亲商量一下,要让山寨放了韩雪,只是没有想到父亲这么的迫不及待,如此一来,反倒让他不好说什么。 “听莫风说,你的房间昨晚没有什么动静?”萧大鹏看到萧布衣脸上发热,重重的拍拍萧布衣的肩头,“是否女人不听话?” “她很听话。”萧布衣只能顺着萧大鹏的意思,恨不得掐死莫风。 “哦。”萧大鹏笑笑,“我知道你肯定觉得为父管的有点宽,只是听说女人长的还不错,如今在山寨,女人真的比好马要少,你要好好看管才好。” “多谢老爹。”萧布衣有些郁闷,知道老爹点醒自己什么。 自己本来应该入乡随俗,昨晚表现看来斯文的不像土匪,而像状元。 老爹晚上显然不放心他这个儿子,这才找人听房,僧多肉少,好不容易有了个好女人,老寨主当然希望儿子不要错过,能马上生个孙子下来那是更好。 望着萧布衣远去的背景,萧大鹏目光转动,不知道想着什么。
等到回转身来的时候,发现薛布仁就在身后,萧大鹏吓了一跳,“薛老弟,你怎么和鬼一样?” “大哥难道不觉得布衣改变了很多?”薛布仁倒是开门见山。 萧大鹏摸摸胡子,脸上露出宽慰的笑容,“是祖上庇佑,这才让布衣转危为安。薛老弟,你觉得今天布衣说的怎么样,我本来也是心中没底,听这小子一说,倒觉得大有可为,布衣突然会养马,这肯定也是祖上的意思。” “布衣说的头头是道,单论贩马,那是没有任何问题。”薛布仁听起来话中有话。 萧大鹏果然皱了下眉头,“薛老弟你想说什么?” 薛布仁叹息一口气,“大哥,布衣要是浑浑噩噩,我也绝对不会旧事重提。可是他大病一场后,换个人一样。你说萧家祖上庇佑,我却觉得是萧家祖上显灵,想让萧家重振旗鼓,这才假手布衣……” “不要说了。”萧大鹏低声说了句,四下望了一眼,有些谨慎。 “事隔多年,大哥还是如此谨慎,其实焦作他们说的未尝不是道理……”薛布仁显然不肯放弃。 萧大鹏的大手已经重重的拍在薛布仁的肩头,“薛老弟,你当然知道我给儿子起名布衣是什么意思!” 薛布仁一愣,半晌才道:“我知道大哥只想让布衣这孩子做个平常人,这才起名布衣。” “你说的不错。”萧大鹏叹息一声,“就算贵为王侯,又能如何?还不是伴君伴虎,朝不保夕!薛老弟,我知道你志向远大,屈居在山寨有些不甘,你若想走,我绝不留你,可是萧家的事情,我不想再提。” “大哥……”薛布仁叫了一声,见到萧大鹏脸色决绝,只好道:“大哥言重了,布衣若是想取天下,我定当竭尽全力,可布衣若是贩马,我也不说二话。” “如此最好。”萧大鹏望了一眼四周,这才吩咐道:“薛老弟,以后这件事情提也不要再提,尤其是在布衣的面前。” 薛布仁缓缓点头,脸上却有了一丝无奈。 萧布衣回转木屋后,见到韩雪坐在床上,蹙眉沉思,那股忧虑竟然别有风味。 萧布衣不能否认韩雪长的的确不错,比起他那个时代的美女,更胜在天然典雅。 看她玉容不展,轻蹙蛾眉,萧布衣有些替她发愁,这倒是真应了一句,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只是这位成为压寨夫人倒是迫不得已。 韩雪抬头望见是他,低低的说了一声,“少当家。” “对了,你是哪里人,你说的什么族人又是怎么回事?”萧布衣突然想到昨天韩雪所说的族人,难道她竟然也算突厥人? 韩雪心中涌起一丝希望,昨晚她只是略微提及,看到萧布衣毫不起劲,也没有细说。今日萧布衣提起,难道事情有了转机? “少当家,我其实不是中原人。”韩雪左思右想,终于决定实情相告。 “哦,听你说话倒是听不出。”萧布衣有些诧异,因为从韩雪的衣着看起来,和他们没有什么两样。 这里民间说话倒是随意,没有太多的之乎者也,来到几个月,萧布衣的融入倒是不成问题,但是据他所知,突厥人的语言好像和这里完全不同。 “其实我只能算是半个突厥人。”韩雪脸上一丝伤感,“当初文帝在位,启民可汗也在世的时候,可汗时常入朝进贡称臣,迁居京城居住的突厥人也不在少数。我父辈因为仰慕华夏文化,娶了中原的女人,又最早的迁居西京,所以我说话和你们没什么两样。”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