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醋海兴波

极乐篮球风暴 624 作者荆墨1 全文字数 2774字
戈锋将那对优越感很强的公爵父子教训了一顿,迈着轻快的八爷步,神清气爽地回到自家门前。 刚进门,一道冷电似的剑光扑面袭来,伴随着一声娇叱:“哪里来的小毛贼,竟敢大清早地随便擅闯私人住宅?” 戈锋向后一个虎跳,避开了来剑,微笑道:“小蝉,你不会连我都不认识了吧?” 关若蝉一身劲装,面罩寒霜,冷冷说道:“你是谁?大清早的来干吗?” 戈锋叹了一口气,这种情形早料到了,自从和大家住在一起以来,他还从来没有夜不归宿过,这次的确是他有点过火了。 听到戈锋说话的声音,欧阳浅影和车恩汐双双抢了出来,满脸喜色,一声“哥哥”刚出口,随即脸色一沉,转过脸去不睬他。 戈锋笑道:“影影,恩汐,早上好啊。”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台阶,伸臂便想去搂两个女孩,车恩汐还没什么反应,任他搂住,只是没有作声,但是欧阳浅影平时在家中极为矜持,从不和他当众亲热,轻轻地闪了开去,蹙眉说道:“你干什么?在外面还没玩够啊?” 欧阳浅影这么一说,车恩汐也轻轻地从他怀中挣了出来,说道:“这下你可真让我们生气了,看看怎么办吧。” 这时关若蝉也从门外倒提剑走进大厅,也不看戈锋,自顾自地抓起一瓶运动饮料猛灌,看她香汗淋漓的模样,一早上没少运动,估计一边练剑一边想着戈锋和雪芙伦娜的脸,拼命地劈刺砍削,以消心头醋意吧。 戈锋挠头苦笑,看来情况比他想象中的还严重,一向乖巧的女孩们吃起醋来,竟然威力如此巨大,都说齐人之福不好享,他总算是第一次领略到了。 他和四个女孩相处久了,知道女人发火,一向是没道理可讲的,即使他低声下气地恳求,她们也会找出诸般理由刁难,索性不去管她们,“啊吆”一声,扶住了腰部,脸上神情痛苦异常。 这是他小时候和欧阳浅影在一起时练就的绝招,小丫头有时候会耍耍小性子,怎么哄也哄不好,戈锋就会装作头痛脚痛之类的,吸引小丫头的注意力,小丫头对虽然有些小性子,但对他的关心更甚,所以每当这个时候就完全忘记了自己还在生气,转过头来对他嘘寒问暖,一场风波便就此消了。 此刻戈锋故技重施,虽然欧阳浅影明知他八成是装的,但关心则乱,还是忍不住俯过身来,柔声问道:“哥,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戈锋指着自己的腰,呲牙道:“腰估计是扭了一下,疼得要命。” 这下三个女孩都慌神了,本来还觉得有些蹊跷的关若蝉也忍不住凑了过来,关切地抚摸他的腰,三双温软的小手在他腰上摸来摸去,弄得戈锋酥痒不已,直想大笑出声,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笑,所以拼命忍住。 马上就要和杜克大学进行决赛了,戈锋是北卡的超级王牌,他的健康是教堂山人关心的头等大事,谁也不希望在这个节骨眼上,戈锋身上出现一丁点儿伤病,一旦戈锋缺席决赛,北卡是绝对没有胜算的。 因此每个女孩都非常着紧,她们是篮球皇帝的女人,享受着无上的尊敬,但是同时也肩负保护亚洲飞人健康的重任,因此谁也不敢马虎。 关若蝉和车恩汐还没想太多,但欧阳浅影是过来人了,第一反应就是戈锋在和雪芙伦娜整夜“运动”的时候弄地太激烈,所以扭伤了腰部,不由恨恨地说道:“雪芙伦娜这个丫头怎地这么不知轻重啊?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居然这么疯狂?弄伤了哥哥怎么办,她担得起这么责任吗?”
关若蝉和车恩汐都是未经人事的处女,闻言觉得诧异,同时问道:“雪芙伦娜?是她把哥哥弄伤的?怎么会?” 欧阳浅影不便解释地太清楚,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没有搭话。 戈锋先是一怔,随即明白欧阳浅影说的是什么意思,不由脸上一热,心想影影的想象力还真够丰富的,昨夜战况是很“激烈”没错,但还远远没有篮球场上那么惨烈,根本对他的腰部造不成什么威胁,亏这丫头想得出来。 他正色说道:“你想太多了,我的腰只是稍微扭伤了一下,原因是刚刚和人打了一架,不是因为别的。” “打架?”三个女孩同时抬头,一脸惊讶,以她们对戈锋的了解,他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会和别人打架的莽夫,一般人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他若出手那自然是有理由的。 戈锋说道:“昨天篮球队和啦啦队的人在酒吧庆祝,我多喝了点酒,因此忘记给家里打电话了,迷迷糊糊地去了雪芙伦娜家,你们猜我碰上谁了?” 三个女孩同时问道:“谁?”心里都有点酸酸的,哼,坏哥哥还是去了那丫头家,她就那么有魅力吗? 戈锋嘴角浮现一抹嘲弄的微笑,说道:“我居然碰上了雪芙伦娜的父亲和哥哥,说是什么驻美大使,英国公爵的。” 然后他就将格兰特父子如何富贵逼人,如何不把篮球和中国人放在眼里,他心里动怒,如何用关若蝉的太极剑将大卫.格兰特男爵教训一顿的经过说了,自然略去了和雪芙伦娜的亲热戏不提。 三个女孩听得时而咬牙切齿,时而大大解恨,对于雪芙伦娜的贵族出身,她们一向也没什么压力,因为中韩两国也没什么所谓“贵族”与“平民”的区分,那已经是封建社会的事情了,所以她们对所谓“贵族”云云都不怎么感冒,三个人中,欧阳浅影虽然出身富豪之家,但是从小过惯了苦日子,没有任何骄奢之气,关若蝉是中产之家,更加明白自立的道理,车恩汐家是韩国大户,但是也没有夸张到“贵族”的境界,因此对于这个向来感觉无所谓,她们都认为住着繁华的宫殿,铺着波斯地毯,端着高脚杯,品味悠闲地品味白兰地的人,不一定就真正高贵了,真正的高贵,是灵魂的高贵,品行的高洁。 所以对于那些上层社会的人那种歧视“平民”的心里,向来深恶痛绝,此刻听到戈锋说了在雪芙伦娜家里受到的轻视,全部都义愤填膺。 “很了不起吗?他们大概觉得哥哥配不上他家女儿吧,嘿嘿,我还觉得他家女儿配不上我家哥哥呢。”欧阳浅影率先发火。 关若蝉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会了点微末的剑术,就敢四处嚣张,遇到真正的高手,早晚得让人废了。” 车恩汐气呼呼地说道:“还好雪芙伦娜跟他家里人不一样,否则我才不愿意跟她交朋友,贵族有什么了不起?” 戈锋看到自己成功地转移了美女们的注意力,笑道:“没关系,反正贵族自古以来就是这个德性,坐井观天,夜郎自大,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各位美女也不要再发牢骚了,搞得好像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一样,没意思。你们的小手真是灵丹妙药哇,就这么揉几揉,我的腰就好了。嘻嘻,有没有早餐啊?我饿了。” 车恩汐忙道:“当然有早餐,给你专门做的。”蹦蹦跳跳去厨房取了。 戈锋趁机将欧阳浅影和关若蝉一左一右地揽在怀中,在二人脸颊上各亲一口。 二女同时瞪了他一眼,嗔道:“讨厌啦。”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