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灵犀一醒(以及暂停更新声明,详见本章末尾)

作者阿菩 全文字数 3091字
宙河之内,时间洪流变得无比混乱,哪怕是阿赖耶识状态下的秦征在这等宙变乱流中也变得狼狈不堪,就在此时,一股重整秩序的力量在宙河荡开,秦征循着力量的源头找去,就看到一把宝剑正以极大威势,逆时间洪流而行。 在宝剑的引领下,其周围的星尘也开始逆流,一开始只是一小股,最后这种逆行越演越烈,竟然变成了一种趋势。 蓦地秦征想起玲珑塔中记载过有关的两个词:宇空、宙逆! 对于《尸子》,云笈派的众祖师还有不少注释与评论,但对“宇空”和“宙逆”,玲珑塔的碑文上,就只剩下这两个名词。 秦征初窥大道,阿赖耶识状态并不稳定,加之他力量的恢复,是靠“生生造化之息”强行催复,受了陆宗念一剑之后很快就蜕化,复成思量之识。 逆宙之洪流再催,秦征的思量之识左右逃窜,但陆宗念对时间洪流的掌控力远非沈莫怀可比,时间星辰很快就将秦征困住,其魂识被宙河淹没后,魂体因时间而产生了奇妙变化。 方才沈莫怀是劈开时觉,加快宙河的顺势流淌,而现在陆宗念却是逆催宙河,秦征的生命立刻倒逆。 御花园中,湛若离芙颈稍转,她和陆宗念虽然鸳梦难圆,但凤凰双剑的契合度与对彼此的了解当世没有第二对人物可与比拟,陆宗念逆宙之剑一动,湛若离便知他要逼出对手的本来面目。 时间洪流顺势催行固然可以加速敌人衰亡,逆势倒逼亦能使人回到未生之时——人的一辈子,生是起点,死是终点,但生之前、死之后却又相同——未生之时,同样是死。 秦征只道陆宗念是要取自己性命了,否则沈莫怀既出宙河,陆宗念再要将他带出宙河已不费吹飞之力,他心中发苦:“之前我已有两番暗示,但陆先生终究不相信我。” 他性子激烈,就算面对陆宗念也是宁战而死也不愿束手就擒。于魂力不足的情况下,仍然自爆思量,强行与逆宙洪流星辰相抗。 两力一撞,秦征的魂力终究不敌宙尘星流的时光之力,只是他最后的反抗,亦使陆宗念对逆宙之剑的控制失去了精准度,本来若是一逆一日,或者一逆一年,昨日之秦征或去年之秦征一现,陆宗念便可知他究竟是谁,现在却是一逆一生。 陆宗念待到察觉,收势已经不及,心中略悔,李太后却是精神一振。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李陵容可不信秦征是一个“毫无来历”之人,就算今生毫无来历,前世也必有大因缘,否则不可能有这般深的悟性,有这般强的气运。 逆宙之剑下,秦征的前生场景在宙河之中化作一瞬之光。 湛若离睁开了宇之眼,李太后暗作心之聆,都要看这个撼动六道、独抗一国的大高手,前生前世究竟是何来历。 却见天苍苍而地远,海茫茫而生烟。 一片洪荒旷野之中,千里渺茫,山岳萧瑟。 三大高手心中骇异,一般来说,普通人以二三十年为一代,六七十年为一生,轮回纵有耽搁亦不过百年,可眼前这个世界,可不是数十年前、一二百年前,那恐怕是数千年以前的洪荒时代! 星芒隐隐,云雾环绕,水火交迸的可怕余波余焰中,一根修补后仍有残缺痕迹的天柱位于天地边缘,天倾西北,地陷东南,虚空之中,似有五色神石闪耀,填补着曾经破碎的虚空。 “怎么会这样!”三人同时惊讶,又同时想道:“此人究竟是谁!” 天地之间,不见一人,只有一个声音从久远的时空彼端传了过来,撕心裂肺:“风儿……风儿!我不要你死!我不许你死!就算把天翻过来,就算把地转过来,就算把世界再造一次,我也要你活回来!” 那声音宏亮旷古绝今,深邃通天彻地,诸神惊赞,众鬼骇惶,哪怕是九凤之鸣,与之相比竟也不值一哂,震得陆、湛、李三人心耳发聋。 御花园内,陆叶儿在这一声呼喊之后,眼神彻底宁定,陆思儿终于睡了过去。 “爹!”陆叶儿发出了心言:“求求你别杀他!别杀他!”一道灵识冲入,印向陆宗念脑海,陆叶儿与秦征交往之画面瞬息而过:两人相遇于空谷、秦征救陆叶儿于深山、双剑联手于桃源、陆叶儿救秦征于地底、彼此濡沫于京口……
一桩一桩,如动画掠过,陆宗念在过去一年中奔波万里,心思都放在为了给女儿争取一线生机上,江湖上就算发生了什么巨变他听说后也是过耳便算,除秦征冲击天都峰一事用了心思外,其它事情都未作深思,却万万料不到女儿竟然早已深陷这场天下风波之中。 陆宗念本是深情之人,诸般画面掠过后,哪里还会不明白秦征拼死冲入这场婚礼的缘由?再一想当年湛若离持剑杀入皇宫的过往,更是刺到了他内心深处的痛处,转眼间泪流满面。 他罕见地处于如此失衡状态之中,法首若在此,李太后若动手,一招就取了他性命,湛若离不知陆宗念究竟看到了什么,凤眼如剑,气机笼罩全场。 陆宗念终究是大宗师修为,只恍惚了一弹指间就立刻恢复,断了情感干扰,稳住心神,他与陆老夫人不同,既明白了秦征与女儿之间的情感,此刻便是自己性命不保也要保住秦征,宙河之中活人剑再控时间之河,撤了宙逆,消解加速,断了时觉,诸法散尽,陆宗念连呕了七八口血,秦征的魂识也已摇摇欲毁。 陆叶儿将秦征之魂识抱在怀中,以灵犀决将之笼住,以自己的念力滋润秦征的魂体,秦征的心房对陆叶儿是完全开放,在陆叶儿怀中无比安然,任由陆叶儿借他意念,搜索天地间游散的紫气,以卫秦征之魂识。 秦征魂魄虽然稍稍稳定,但陆叶儿心知他损耗过重,若不赶紧回归本体,细加调养,日后必有大患。 陆叶儿醒转之后发生的事情,只有李太后猜出了七八分,连湛若离都看不明白,其他人更是茫然,只是见新娘子忽然闯入,跟着陆宗念呕血,新娘子手引紫气,凝聚成型,跟着抱着那团紫气,双目含泪向陆宗念跪了下去。 陆宗念已明白女儿的心思,此刻他哪里还顾得上别的?指了指宫外道:“去吧。” 陆叶儿眼看父亲脸色苍白,显然伤得不轻,身为女儿本当侍奉,但此刻秦征的事情更是不能耽搁,两行泪水登时滚了下来,又磕了一个头,跟着转身,御剑而起,飞向宫外。 谢石双眉一扬,陆宗念沉声喝道:“谢兄!”谢石身形为之一顿。 一时之间,无论宫廷侍卫还是六道暗将,无人胆敢妄动。 湛若离虽然看不明白这后半场之事情,但她也无心过问,一声冷笑,携了沈莫怀,转身消失。 至此新娘离去,新郎消失,不久前才繁花似锦烈火烹油的御花园登时变得空空荡荡,一场牵动东南、天下注目的婚礼便不欢而散。 本卷完,请关注下一卷《逆天运》 ———————————————— 关于在起点暂停更新声明。 本书的写作手法一直和起点的主流写法保持一定的距离,不可能在起点大火起来也在我预料之中,所以我一开始就没有入v的打算,不过居然还有这么多读者一路跟着不离不弃,真是让我又惶恐又感动。 现在寄灵只剩下最后一卷了。按照原本的计划,是今年农历年前后写完,这个进度应该是可以保证的,不过八月出了个小小的“惊喜”,于我是喜,于看官们恐怕是有点惊了——寄灵的影视版权卖出去了。 根据和制片方的协议,网上的连载必须暂停。所以从这一章开始,寄灵在起点不再连载。不过为了不负老读者的厚爱,我会在群里继续保持每周三章的节奏,继续更新,群号是13554535,希望不会被屏蔽掉。群里的更新,大家看看就好,喜欢的就讨论几句,我很喜欢看大家的讨论,尽管大多时候我都潜水,但你们的每一句评论吐槽我都仔细琢磨的,所有指出bug的,我在稿子里都有进行修改。至于盗贴的朋友,麻烦就不要跟来了,谢谢。 码字不易,有了这份合同,至少能养我三年,明年我应该就有足够的精力开新书了。 谢谢大家一路的追随与厚爱,阿菩百拜。 ^_^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