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 打算

金闺记 260 作者梅青 全文字数 2397字
这些东西的来源倒不难想到。 在外面带兵打仗,会有横财倒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可他来下聘就带了这么多东西,让顾家的人怎么想?要知道顾钺还有一个长兄和好几个弟弟呢! “阿娘那里,我也给了这么多,可阿娘说了,我现在也老大不了小了,要存些私房,我又不懂这些,你收着就是了。礼单上只有一万两银子,我怕你觉得寒碜。” 他说话的时候,便露出洁白的牙齿,差点又让王琳芝失神,原来男子的牙也可以长得如此好看,声音也比上一次回来的时候好听,多了一份属于男子的味道。 反正是怎么看怎么好。 “一万两银子!那……”后面还有那么几个弟弟,顾家还拿得出来吗? 顾钺不由看着她笑了起来,“别担心,三叔和四叔都在打理庶务,我出生那几年买了十几座荒山,请了人种桂树,大约种了一两万株,如今已经长得和手臂一般粗细,一株桂枝差不能卖一千到三千两银子,还有梨树、枣树、柿子那些,又将山水拦了起来,修了坝,弄了河,冬季种小麦,夏季种水稻,一年亦可以收许多……还有别的,我也没注意听,你若感兴趣,改日我再和你细说。” 难怪前世顾家一直很有钱的样子,原来是这么来的! 见王琳芝不说话,他便又开口道:“这边要是手里紧张,你到时候就将东西留下来。” 这是在担心公主府以前被抄过家,家里没什么银子的事情了。 王琳芝不好解释太多,便笑道:“那我就全留下了。” 顾钺手一摆,“无妨,我又不是那等小气的人,我还这么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挣钱。这事侯爷也知道一点。” 这说的是长兴侯了,毕竟他的女儿嫁给了清阳公主的儿子,私下补贴儿子女婿也正常。可为什么是让顾钺带回来给她,然后由她再给家里?长兴侯直接给小薛氏岂不是更好? 顾钺见她一脸疑惑,只好说得更明白些,“这些是我带人去犬戎那里抢回来的,上交了八成,余下了两成。” 王琳芝总算隐隐约约懂了。 长兴侯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其实东西还是顾钺用性命换来的,长兴侯那边留了大头,顾钺只是得到了他应得的这一部分罢了,而现在他怕公主府这边进得少出得多,入不敷出,所以想办法补贴一部分,但又怕这边不肯接受,所以给他们找了一个理由出来。 就算清阳公主天天念经,这会儿也难免撑不住了,“噗”一声笑了起来,只觉得自己眼光真是太好了,人家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她这女婿比儿子对自己还关心呢! 就凭这两箱东西,这女婿她要定了! “交待膳房,多加两个菜,给二郎接风洗尘!”清阳公主交待李嬷嬷道。 虽然已经确定了李嬷嬷就是昌盛帝的人,但公主府从上到下,也没有将这件事说破,反倒是很多事不能那么随便了。 王琳芝院子里的金砖,也就用了两块,全是给了铁槛寺,实情也就家里在的三个女主人知道,连王惟一都不知道这件事,所以外面都认为清阳公主府现在过得非常穷。 不然赵柔也不会提出来,要用银子买玛瑙她们了。
可一时半会儿,要想给她们找几个人嫁了,还真是难事! 一想到这个问题,王琳芝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你有什么事,直接交给我办就是了,我办不好,还有阿兄呢。”顾钺有一种将她拉到怀里,替她抚平眉心的冲动。 王琳芝斜他一眼,“是玛瑙她们,赢了马球那几位。” 顾钺:“你不是有那么多的侍卫?她们要是看不中,你找大嫂帮忙不就是了。” 今天不过是送聘礼来,顾钺这个自来熟,已经将称呼全给换过来了,如今口中的嫂嫂,自然不会是顾桓所娶的魏氏,而是王慎远所娶的小薛氏是也。 王琳芝也懒得去纠正他,倒觉得他这主意不错。 毕竟是几个姑娘一辈子的终生大事,“我再考虑一下。” 所谓的考虑,是要和她们本人商量这个问题,可她和顾钺本就是未婚男女,她还不太习惯和他聊这样的问题,所以便含糊过去了。 有小丫头笑嘻嘻地到了门口,“我家老爷请顾二公子到外书房一叙。” 王琳芝这才惊觉,时间似乎太快了,她和顾钺还没有说上几句话呢! 自家老爹开口了,她自是不好再留他,“那你快过去吧,说不定家父有什么急事。” 顾钺又依依不舍地看了她好几眼,方站了起来,“你好好将养,什么事都不要想,都会过去的。” 王琳芝一愣,她想什么了? 是了,她最近在想顾钺封从五品的将军的事情,并且深感对不起顾钺! “你,你该不会是想要去南诏吧?”王琳芝激动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南诏不比其他地方,听说那里有许多人懂一些邪门左道,害人手段多得很,她这么喜欢他,自然不想他去南诏立什么军功,她只要长久的朝朝暮暮! 王琳芝足不出户,却时刻关注着朝堂上的变化,浮云阁最近递了不少消息过来,朝堂上的争论她多少也知道一些。 “你放心,等从南诏回来,我便卸甲归田,哪里也不去了。”他神情异常坚定地说道。 从他代长兴侯写折子这一天,他便预料到了后面的事,所以尽管知道王琳芝担心,他也不能画一张大饼给她,倒是老老实实告诉了她自己的打算。 “迟三年,快一年,你就放心好了。”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王琳芝虽然知道他前世从未败过,但这一世已经有好多事都变了,她担心因自己的介入,顾钺那边也会产生变数。 好男儿志在四方,就算喜欢他,王琳芝也明白,自己不能自私地将他强行绑在身边,不由朝他笑了笑,“家父那边有急事等着你呢!” 顾钺这才三步一回头的去了。 可他心里却想着,只怕是南诏的事皇上有了定论。 他渴望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虽然他也想哪里都不去,一直陪着自己心爱的人就好,可实际上却有太多阻碍横在他们中间。倒不如早做好打算。 昌盛帝已经给他赐了两次婚,可惜他都不喜欢,唯一喜欢的这一个,自然不能委屈了,所以立军功是必须的,然后才好开口求第三次赐婚。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