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太子一怒,群魔乱舞(含三章内容)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11141字
独孤皇琊:英国独孤家族第二顺位继承人皇琊伯爵,叶无道在世界各地执行暗杀计划时结识(最先在未完成的第二卷《旖旎猎艳之旅》中出现);战斗力隐藏,帝皇企业大公子,目前和萧破军赶至叶无道所在的KJ市进行他的第一次任务——彻底铲除S省的黑道势力。 司徒玥轩:神秘人物,性别模糊(被独孤皇琊称为祸国殃民的“美人”,与叶无道有暧昧的关系),目前在意大利解决与黑手党的事务,(实力绝对强悍)——第二卷关键人物 (这一章讲述叶无道暗地里的动作——让萧破军和最初的太子党核心成员重返S省,铲除一切异己!灭掉天堂酒吧只是拉开这场KJ市黑道势力抢夺话语权的序幕。叶无道出现在那个英雄会的地盘并且约见林傲沧等太子党新三巨头只是作出一个姿态——太子党到底是谁才是真正的领袖!哎,要是这么介绍还是不明白我就只能承认本人思维的太过跳跃了~有人说那些人如此轻视叶无道显得他很菜,汗~难道还要对这个从未蒙面的太子顶礼膜拜?他们加入太子党不像最先的核心成员,也许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而不是对叶无道这个太子的佩服;还有人说叶无道返回KJ市那些李玄黄那些核心成员不在显得儿戏,狂汗~需要这种虚伪的排场吗?需要在各个位置上卖力的他们千里迢迢来KJ市迎接叶无道?) 在通往S省KJ的一条高速公路上,有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让每一个驾驶者侧目。 有人说宝马750Li7系正命中了中国人对这类顶级豪华车的最大要求——够霸气!所以在沿海一些地区的能见度更是压过多年的宿敌奔驰S级。它先进的I-Drive控制、划时代的造型和简洁却蕴含品位的内饰让它的出现成了一种主人地位的显现,只是不菲的价格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而这条高速公路上一连有六辆宝马7系几乎在飙车,最前领路的是鲜红色的保时捷911,像一团火焰在公路上带起一阵阵热浪。 这到底算什么啊,一部保时捷跑车和六部宝马一共七部都是上百万的车子在你面前一一飞驰而过,那将是一种什么感受,郁闷?诧异?嫉妒? 如果有的话,原因只有一个,你只是一个凡人。 当它们停在长河市全国五十强企业之一的帝皇公司KJ市分公司帝皇大厦门口时,引起了一阵轰动,路人停下脚步想见见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人物值得这样的空前豪华的排场,甚至许多经过的车子都停了下来。 六辆宝马里的人几乎同步跨出车门,二十四个人全是清一色的黑色笔挺西装和黑色墨镜,强壮的身躯和冷冽的气势让围观的人感到一阵寒意,没有人会怀疑他们可以轻易将自己送进死亡。 不像打手和保镖,而像杀手。 帝皇大厦门口早就有人在那里等候,而且都是帝皇分公司的上层决策人员,这些原本习惯让别人等的高层今天也尝到了等别人的滋味。但是他们每一个人脸上没有一丝的不耐烦,有的只是惶恐和不安。 分公司的负责人刘启寰见到车队停下来,马上快步走到那辆保时捷旁边,小心翼翼的打开车门,弯身恭声道:“独孤少爷!” 从车里低头走出一个十**岁的邪美青年,及肩的长发散乱的随意挂在肩上,嘴角噙着一个轻蔑的笑意,一身国际服装大师亲手定做的白色西装与他的手下形成鲜明的对比,更加衬出他的孤傲不群。 “从今天起,我就是这里的主宰,绝对的主宰!父亲已经给了我先斩后奏的权力,所以我劝你以后少做小动作,你的帐我会慢慢跟你算的!”青年看也不看一眼不停擦着冷汗的他,径直朝门口走去。 这时车上走下一个人,还有些稚气未脱的脸,应该还在上高中,微微眯起眼睛,是在适应刺眼的阳光吧,慵懒散漫的气息,牛仔裤和拳皇T恤,与其他人极不合群的随意打扮,除了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和异常强健的体魄,没有人会认为他是一个合格的保镖。 当然这只是常人眼里的他,没有人会想到这么一身简单打扮的他为什么可以和那个高傲不可一世的独孤少爷坐一辆车。 不要忘了,他是从后车座走出来的! 那意味着,开车的是那个帝皇企业未来的接班人——独孤皇琊。 门口的那些白领女性见到刘启寰嘴里的独孤少爷时,眼睛都亮了,帅气邪美的外表,冷酷淡漠的表情,得体合身的名牌服饰,完全是完美的情人,现实中的白马王子! 她们几乎要兴奋的尖叫了,不行,必须保持淑女的样子,否则会吓跑王子的。 令她们失望的是独孤皇琊根本没有低下他高傲的头颅,让这些像是古代等待君王临幸的女人沮丧不已。 帝皇大厦顶层,一间豪华到奢侈的办公室, 独孤皇琊放肆地将脚交叉放在办公桌上,双手抱胸,一付老子天下第一的表情。 他看前面那些人的眼神其实和看畜生没什么两样,从小就受世界最高等教育和家族最先进培训的他有着和爷爷一样高贵的血统,还有一样从骨子里头出来的贵族气质。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家族里,他比他的中国父亲更有话语权。 那个散漫随意的少年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呈现一片繁荣景象的KJ市,原本看什么都无所谓的他脸上浮现出一丝残酷的味道。 “我真没有想到除了太子还有你这样会打的家伙,相当初我碰上太子的时候可是没有少吃苦头。”独孤皇琊笑道,“听说两年前你将太子党的内部事务全盘交给那个叫什么林傲沧的小子,自己跑去找太子,可是后面我遇到太子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你啊。” 凝视着窗外景象的少年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没有说话,他不是话多的人,一般来说,他用拳头说话的时间要远远多于用嘴巴说话的时间。 他的热情只是相对于一个人的,那个在S省创造了一个黑道奇迹的传奇人物,那个被人恭恭敬敬称为“太子”的人,一个值得他用命去保护的男人。 “哎,没有那只死狐狸管,不用看那张祸国殃民的罪恶嘴脸,心情就是好啊!”独孤皇琊惬意道,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能让他这种不可一世到极点的家伙头痛的人不是怪兽就是神仙了。 “不过我怀疑司徒玥轩那家伙是不是真的男人,长着一张比美女还美女的脸,本天才还真没见过这么有气质的怪物,要是女人就完美了!有些时候我想我是不是可以接受一个男人,谁说美人一定是女人呢!” “我想他如果知道你这种龌龊的念头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会杀了你!而我只需要帮你收尸就行了。” 就是心如止水的少年想到那个人也是一阵感慨,“只有太子才有这个魅力让那种人为太子党效力!我想没多久他就可以解决意大利西西里岛与黑手党的恩怨,到时候还真不知道谁是那个家伙的对手,太子有他还真是如虎添翼啊。” “天高皇帝远,这里可是我的地盘,他还能把握怎么样?他还能飞来不成,没有他坐镇意大利太子也不会放心,问题就在于这只狐狸最在意太子了,他是不会让太子有一点后顾之忧的,怎么有时间和我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呢?” “反正来的时候他让我告诉你孙猴子是怎么也逃不出佛掌心的!” “靠!你不早说?老大~~~” 独孤皇琊的俊脸马上垮了下去,“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他还说只要保护好太子不让他受到一点伤害,他就可以给你最大的自由,你爸爸方面他会给你搞定!” “呜呜呜……实在是太好了,多亏托太子的福啊!跟太子混果然是我这个天才最英明的决定!” 好一招先给大棒再给胡罗卜,独孤皇琊被治得服服帖帖的。 “除了我和你,这次我们到底来了多少人?你对外宣称与暗地里早已经被吞并的仙剑堂谈判,我可是第一次接受太子的任务,不想太平淡太轻松,那样显得我这个天才太平庸!”独孤皇琊收起他的玩世不恭正容道。 “这次来的人数够你玩的了!太子党在外的核心成员今天有好几位都要到场,我要让所有人知道对太子不敬会有怎样的下场。今晚太子要一举踏平KJ市的黑帮势力!我的日组战虎堂已经全部准备完毕,太子说今晚他要去英雄会的一个酒吧,我想英雄会的好日子也到头了,至于其他的垃圾就交给我们了。”少年淡淡道。 “真热闹啊!本天才高贵的血液又开始沸腾了,真得很期待能和太子并肩作战啊,那将是我——英国独孤家族第二顺位继承人皇琊伯爵的至高荣誉!” 几乎没人敢正视他眼中近似疯狂的炽热! “是挺热闹的。”高大少年原本眯起的眼睛突然睁开,爆发出眩目的光彩,同样令人不敢正视。 ————————优雅优秀优异的分割线———————— 我得则利,彼得亦利者,《孙子兵法》谓之争地。 KJ市便是这样一个黑道各派必争之地,繁荣的经济、优越的地理位置、快速流动的人口……这些都是既是KJ市现代化的象征和保障,也是各种犯罪的温床。 天堂酒吧在夜晚的蛊惑、酒精的刺激和热舞的诱惑下呈现出狂野的一面,每个人都处于疯狂的状态。 在这里几乎都是一些在刀口讨生活的人,过得了今天并不意味着可以见到后天的太阳,也许明天躺在血泊里的就是自己。他们的生活可以浓缩为四个字——砍人,被砍!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这对于他们来说便是最有诗意的句子,他们需要实实在在地发泄自己的**,要们通过酒精,要么女人的身体或者毒品! 天堂酒吧就是这样一个为他们提供发泄的最佳场所,这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不准闹事,只准享乐!在一群亡命之徒面前闹事,当然不是一个正常人会干的。如果不是正常人的话就难说了,不过至少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不正常的人。 这时一辆价值三百多万的凯迪拉克跑车在极其嚣张的连闯七次红灯后停在天堂酒吧门口,只不过后面还跟着几辆愤怒的警车,当他们看到天堂酒吧的招牌时,灰溜溜地熄掉警灯开走了。 车上走下两个青少年,前面的人白色西装白色皮鞋,领带松开挂在衣服外面,双手插在裤袋里,令人嫉妒的俊美脸庞上挂着邪邪的笑容,用膝盖想也知道这个看上去比他车子还嚣张的家伙是个富家二世子,标准的纨绔子弟! 后面的魁梧少年懒散随意的打扮,一脸的无所谓,双手交叉放在脑勺上,不停的打哈欠。 感觉上就像是一只老虎,一只还在沉睡但随时可以醒来噬人的猛虎! “帅哥,需要姐姐来安慰你躁动的心灵吗?”一个浓妆艳抹的丰满女子像水蛇般贴着独孤皇琊,涂满鲜红色指甲油的手不停挑逗着他。 “我不需要,我可是社会主义好青年!不过我知道谁需要。”独孤皇琊笑道。 “谁?他吗?”穿着火爆的女子看了看独孤皇琊背后的萧破军,虽说没有身旁这个阔少帅气英俊,但很有男人味。 “昨天我经过屠宰场的时候见到笼子里的那头公猪蛮需要的!”独孤皇琊放肆的狂笑,厌恶地一把推开女子,大步跨入酒吧。 本少爷玩惯了明星大腕,像你这种货色给我端洗脚水我都不肯。 萧破军根本就没有理会他们,抬头看了一眼“天堂酒吧”这个招牌,这个每年给斧头帮带来近千万收入的地方,天堂?我萧破军今天会把它变成地狱的! 两人刚走进酒吧,就有一个人飞扑了过来,“虎老大,想死我了!” 独孤皇琊看也不看,身形向后稍稍一顿,一个弹腿朝那人射了过去,“砰”的一声,那人便像炮弹一样飞了出去,最后几乎是在地面上滑行的身体在撞翻三张桌子后终于煞住了车。 在目瞪口呆中那个倒霉的家伙竟然没有事般爬了起来,朝那些被撞翻桌子一脸怒容的人挤出一堆绝对虚伪的笑容,“不好意思,太激动了!呵呵呵!” 还真是只蟑螂啊,这种打击也可以安然无恙! “小子,你找死啊!撞翻老子的桌子溅了老子一身酒水说句对不起就想了事?”一个满脸横肉的大块头拎着身高不到一米六的蟑螂老兄的领子狠声道。 “可是我没有钱啊,不像大哥你,像我这样的就是去当牛郎也没人要,现在的日子难混啊!”那只蟑螂嬉皮笑脸道,丝毫没有犯错的觉悟。 独孤皇琊和萧破军两个人坐上酒台,要了一瓶人头马,独孤皇琊这个罪魁祸首看好戏地看着耍贫的那个小个子,没有一点担心的表情。 “竟然是这种败类,真是丢太子党的脸啊!应该是你们日组的人吧?”独孤皇琊优雅地喝了一口酒嘲笑道。 “没钱?老子要你的命!” “要我的名?嘿嘿嘿,就怕你没有命要我的命!”原先一脸猥琐的小个子突然变得狰狞,几乎被提在半空的他右脚猛地踢向那个大汉的胸口,不仅挣脱了对方的大手,而且借这个力道在空中翻了两个跟头,以一个夸张的姿势落地,朝观众鞠了一躬。 被踢中胸口的大汉跌倒在地上,狼狈的喘着气,胸口传来一阵剧痛,没想到那跟蚂蚱腿一样的腿会有这么大的力道。 围观的人一起起哄,唯恐天下不乱。 鞠完躬的他抬头时露出一个残忍的冷笑,矮小的他迸发出巨大的气势。他开始动了,以惊人的速度向那个还呆在地上的家伙跑去,突然双足一蹬,身形暴起,像一只猎鹰捕食兔子般扑向那人。 只是一张椅子在这个时候朝空中的他砸去,他不得不改变目标,在空中左手一拳击中这张破坏他好事的飞来横物,椅子在空中碎开后砸坏了好几盏灯。 没想到他落地时还有一张椅子从他后面直冲向他,无法躲避的他被砸飞出去老远,像风筝般跌入一群人中,再一次撞翻两张桌子,良久没有动静。 那个坐在地上的人站起来,拍拍两个走道他身边的人的肩膀,得意道:“干得不错!以后就跟着我铁九混!”
“老虎,都被欺负成这样了,你还不替你小弟出口气?我可不想太子为这件事大动肝火!” 萧破军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显然还没有动手的打算。 正当所有人都认为那个小子已经不行了的时候,他却缓缓从一堆椅子和破酒瓶中站了起来,脸上仍然是无所谓的样子,只是嘴角渗出一丝血丝。 他死死盯着那个叫铁九的人,用舌头添去那丝血迹,眼神阴冷,“小样,棺材准备好了没有?小天王我很久没有这么狼狈了,没想到今天会在阴沟里翻船,你们要为此付出代价!惨重的代价!” “上!给我灭了他!谁灭了他我给他一万!”铁九嘶声道,心里的不安愈加浓重,感觉自己想是被一头凶残的野兽盯上了,这家伙难道真的是蟑螂吗?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马上有四个人朝那个矮子杀了过去。 自称小天王的他嘴角泛起不屑的冷笑,身形乍动,朝迎面杀来的人冲了过去。这是一个有点滑稽的场面,一个小孩子般的人要独挑一群看似高大威猛强壮魁梧的壮汉! 最前面的人一直拳攻向他面门,他头一歪,飞快前进的身形不停,以可以吓死职业短跑运动员的速度与那个人擦肩而过,第二、三个人几乎是同时攻出一拳,他两腿一曲贴着臀部,头往后一仰,从两个人间的空隙滑行穿过。 最后面的人目瞪口呆地就那么看着他穿过两人的防守后,在他面前奇迹般的一跃而起在他头顶翻了个跟头直扑目标——铁九! 超越想象力的抗击打能力,不可思议的惊人速度!两个字,怪物! “又是一个外星生物!还真是小看他了,不愧是太子党四野兽之一!”独孤皇琊哈哈一笑,一口喝光杯子里的酒。 他在铁九面前一个急刹车,露出一个冰冷彻骨的笑容,“想灭了我?我早就说过你没有命要我的命!” 他右手一把握住铁九的脖子,缓缓上提,几乎有两百斤的人竟然被他瘦小的胳膊提在半空中,“老子撞翻你的桌子是你的荣幸,你***给你脸不要脸,这不是犯贱吗?” 他手上的力道逐渐加大,铁九的脸色开始呈现恐怖的紫色,铁九的双手紧紧抓住他的手,像是溺水的人想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只是现在神志已经有点不清醒的铁九忘了正是这只手将他渐渐送入死亡的大门。 他的眼神残忍的更加炽热,左手狠狠击向正在死亡线上徘徊的铁九的腹部,可怜的铁九无意识地吐着鲜血,开始翻白眼。 这血腥残酷的画面令全场轰动,有惊慌,有恐惧,还有恶心。 “有血液沸腾的感觉,这酒的味道比平时更有深度了,我喜欢!”独孤皇琊眯起的长眸冷冷注视着那些悄悄的逐渐靠近小个子的麒麟会成员,身上的气息开始转变,由轻浮变为高贵阴险的冰冷。 萧破军从裤管里拿出一把与手臂同长的锋利短刀,舌头轻轻添过刀身,像在亲吻自己爱人的肌肤。 地狱的大门我萧破军开始为你们打开! ———————悲哀的分割线———————————— 令在场所有人不由自主生出恐怖的小个子的手依然掐着已经是奄奄一息的铁九的脖子,看着差不多是出气多于进气的铁九,他脸上的兴奋表情诡异而阴森,一些舞女和女招待已经吓得尖叫不已。 他的左手在铁九的腹部从开始到现在猛烈撞击了不下百次,铁九吐出的鲜血沾满他的整只手臂。 “老子我玩也玩够了!送佛送到西,已经到了奈何桥,我不死蛤蟆就再送你最后一程吧!” 他左手五指并拢,飞快朝铁九腹部插去,铁九喉咙发出一声沉闷痛苦的叫喊,只见小个子左手几乎整只手臂毫无阻碍的**铁九的腹部,鲜血顺着他的手臂不停流下,令人作呕。 “这样的场面真的比电影里那些所谓的经典镜头具有观赏性多了!当然,少儿不宜,要不是怕吓坏小孩子,否则我拍下来那去卖一定很有市场,唉,我还真是一个很有社会责任感的好商人呢!” 独孤皇琊摇晃着酒杯一脸虚伪的叹息,“唐突佳人啊!” 他身后柜台里的一个女服务员已经蹲在地上呕吐,其他的女性都躲在角落看着那在只有恐怖电影里才会出现的血腥镜头一起剧烈抖索。一个领班模样的男子悄悄打了一个电话,小心翼翼的擦了把冷汗,***,第一天上班就碰到这种事,自己没做什么缺德的事啊,只不过奸杀了一个不识相的女学生罢了,报应这么快就来了? 小个子把尸体一把甩出,转头看着围着他的十多个人,露出一个神经质的笑容,从口袋里拿出两把三十公分左右的匕首,在手心转了几圈,作出一个李连杰惯用的动作,“来吧!这么点虾米,老子一个人就可以搞定了!” 那些人明显对他很有戒心,被他这个动作吓得不约而同的向后一退,小个子哈哈一笑,趁势而进,一个闪身就已经到了一个人面前,“可怜的家伙,就拿你先开刀吧!” 那个人突然发现自己手里竟然没有任何可以足以抗衡那两把匕首的东西,在慌张中只觉得自己的喉咙一凉,一股液体从自己的脖子喷涌而出,便再也没有任何感受,世界变得一片漆黑,仿佛没有尽头,没有出路。 生命消逝得是这么没有价值,没有谁会记住你,没有谁会心痛你,也没有谁会感谢你。 也许只有那白发苍苍的父母,那嗷嗷待哺的儿子,那在门口守望的妻子…… “垃圾!”小个子咒骂一句,飞身旋转朝另一个目标冲去,手中的匕首像是在替死神发出深情而致命的呼唤,人类的鲜血在上面绘成一个唯美而精致的图腾。 生命在他和他的匕首面前是卑微的, 一文不值! 因为这个时候他就是收割生命的死神! 这个时候酒吧里的人差不多已经走光,没有人愿意面对那样一个怪物,因为面对的代价是生命! 他闯入人群,如虎入羊群,势不可挡。手起匕首落,便会有一柱鲜血迸发。他瘦小的身体在这个时候很好的发挥了优势,像泥鳅一样滑来滑去,根本就没有人能够给他足以影响他攻击力的打击。 他像穿针引线般在剩下的十多个人身上留下一道道醒目的血痕,除了第一个人他要收到震慑作用不得不干净利落的杀掉外,余下的人就像在陪他玩一个死亡游戏的玩偶。 他停下来用舌头舔干净新鲜的血迹,斜眼看着那群几乎崩溃的斧头帮的打手,冷笑道:“干什么不好,一定要进斧头帮,要怪就怪你们老大惹了他绝对不该惹的人!连累你们这群倒霉的废物!” 他看了一眼那具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尸体,道:“放心,我这个人一向对别人很公平,你们很快就会和他一样的,这样一来在黄泉路上也不会寂寞,是不是应该感激我这么为你们着想啊?” “啊!”一个忍受不了这种恐惧的压迫,竟然拿起一把椅子主动朝小个子冲了过去,当恐惧达到顶点就会转换为愤怒,真正的愤怒。这愤怒让他忘记了双方实力的悬殊,忘记了刚才对方是怎么样戏弄自己十多个人的。 现在的他只想结束这场恶梦,哪怕要付出自己的性命。 小个子在他冲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一个旋转怪异的转到刚与自己擦身而过的那个人背后,两把匕首毫无悬念的从那人背后刺入对方的心脏,那个姿势原本应该是情侣间的拥抱,在这个时候显得更加诡异和可笑。 其他的人开始没有头的苍蝇没命似的逃窜,能离这个恶魔远一尺也好。 屠杀真正的开始! 这绝对是一场一边倒的大屠杀, 一个头颅飞离自己的主人后掉到一张桌子上,瞪大的眼睛似乎还在问着为什么,一个躲在桌子下面的家伙爬起来就发现一个流着猩红血液的人头在和自己对视,两眼翻白,又晕回桌底。 一只断手被砍飞到一个晕倒在地的舞女的胸部上,生前想干的事没想到要死后才能实现。 “第九个!”一个人倒在桌子上,口正对着一个酒杯,马上酒杯里就盛满了他的血液,红的眩目。 “第十个!” …… “第十七个!” 唯一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负隅顽抗的人拿起椅子挡在头顶,“咔嚓”一声,椅子被劈成两半朝两边飞去,匕首依然直直朝他砍去,寒光一闪,一道从眉心到嘴巴的红色血线在他脸上出现,慢慢的血线扩大,不断有鲜血流出。 当那个人颓然倒在地上的时候,脸上仍是不敢置信的神色,同前面的十七个人一样是死不瞑目。 “小姐,再帮我拿瓶酒!”独孤皇琊朝那个呕吐完捂住耳朵睁大眼睛看着他的美丽女服务员灿然一笑,“放心,我们不杀女人,尤其是美女!尤其是本天才,保护美女是我的神圣职责!” 女服务员战战兢兢地递给他一瓶酒,不敢看柜台外面的景象,因为刚才一个飞进柜台的脑袋和不时传来的哀号告诉她外面正在发生着什么,眼前这个青年虽然看上去像个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英俊得不像人类,但有那样的同伴应该也不会是个好惹的主吧,一不小心把自己先奸后杀就完了。 小个子环视一周,再一次神经质的狂笑,“操,这么快就干完了?虎老大,不好意思,没你的份了!”当他看想门口时,眼睛里的兴奋再一次燃烧到顶点,“***,今天的苍蝇还真多!虎老大,上吊也得让人喘口气吧,我先喝几口酒,反正今天不喝也是浪费!” 他飞身一跃,跳到柜台上,自己拿起一瓶酒就开始想和白开水般猛灌。 三十多个麒麟会的成员听说有人敢在天堂酒吧闹事,马上开车子提着割纸刀气势汹汹的赶了过来。 他们不知道自己正在走向地狱的门口。 萧破军提着那把短刀走向门口,凌厉骇人的眼神,沉着稳健的步伐,泛着寒意的冷笑,原先懒散的随意迫散而去,现在的他犹如嗜血的杀神气势惊人,让人忘记他的年纪。 “你是哪个道上混的,不知道这里是斧头……”对方一个还不太了解情况的人朝萧破军大声嚷嚷道。 “下辈子别再跟错人了!”萧破军打断他的话冷冷抛下一句,眼中的怜悯愈发浓重。 刀光乍起,华丽而璀璨。 为首的那个人被萧破军庞大的刀势砍飞出去,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便没有了动静。 猛虎要嗜人了,这才是他的本性,凶残,渴望血液的绽放。 动作比刚才的那个小个子更加直接,刀势大开大阖有如长江直泻无人可挡,没有一丝得多余,每一份力量都用得恰到好处,许多人都是连刀带人一起被击飞,下场只有一个——刀断人忘! 死亡的盛宴开始进入主题, 生命的温度渐渐被黑暗偷走, 地狱的大门真的已经打开! 萧破军在身上不痛不痒的被砍了三刀后,三十多个家伙全部躺在了地上,看到明天的太阳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一件太奢侈的事了。 只是萧破军还留下了一个活口,一个神志已经被吓得恍惚的家伙,萧破军给了躺在血泊和残肢断臂里的那个人一脚,“有手机吗,再叫几十个人过来,我还没砍够!” “能将死亡之舞蹈演绎得如此绚烂的人除了太子外,你是我独孤皇琊最认可的人,砍翻了三十多个还说没过瘾的也就你这只在太子党里破坏力最强的‘战虎’了!” 独孤皇琊两根手指夹着酒杯噙着邪邪的笑意,缓慢而优雅地向那个被萧破军惊人攻击力吓坏的人走去,在他面前蹲下,“来,喝口酒压压惊,打个电话我就可以留你一条命!” 那人颤抖的喝光酒杯里的酒,按照独孤皇琊所说的打了一个电话。 当斧头帮第二批人马赶到时,萧破军正抱着短刀斜靠在门口。 二十六个人,二十四分钟,萧破军这只ZJ省黑道威名盖天的“战虎”以不到一分钟一条人命的速度解决了这批生力军。 没有任何的悬念,结果早已经注定。 他们的生命只是增加萧破军在黑道威望的砝码罢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价值。 “你们走吧,以后别让我在斧头帮见到你们!”独孤皇琊对那个女服务员和男打手道。 那两人相互搀扶着走出这个叫“天堂酒吧”却是一个真实的地狱的地方,有一种梦幻的感觉,两人最后在一个街角拥抱着放声大哭。 小个子举起一张桌子朝酒柜砸去,转身的时候甩开打火机,点上烟,一个甩手将手中的打火机抛向柜台,马上燃起一团火焰,愈燃愈烈。 打开停在外面的凯迪拉克跑车车门,萧破军带着一脸的疲惫坐在后座,“虎老大,你没事吧?”身为太子当四小天王之一的小个子关心地问道。 “放心,死不了!” 萧破军淡淡道,自己没有哪次战斗后是需要别人扶着的。 唯一的那次,是一个人背着他走出战场的,那个人,别人叫他S省黑道的太子!那一次,太子为了他,被足足砍了二十九刀,刀刀见骨!在四百多人的包围圈中,是太子一个人将他放在自己肩上告诉他要并肩作战! 他发誓,这辈子他“战虎”萧破军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太子! 除非那个人能从他的尸体上踩过! “去斧头帮总部,这只不过还是个开头罢了!战虎堂应该已经下手了。” 萧破军闭上眼淡淡说道,冰冷的气息让人再一次感受到他的惊人气势。 太子,就让我来为你开辟出一片大大的疆土! —————————— (文笔过于华丽,空洞没有实质内容,呵呵,这个问题我一定下苦功夫解决!) 因为要准备VIP章节,更新变得这么慢,愧对江东父老和广大色狼同胞~(VIP章节已经搞定一万五千字,三章,偷笑中~)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ahref=http://nirhara.com/showbook.asp?bl_id=46151target=_blank>《无良皇帝》</a>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