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迅雷不及掩耳(上)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3384字
那座赵师道和京城新太子党初次交锋的欧式哥特风格别墅中,所有南下锻炼以便获取政治资本的青年再次聚在一起,唯一不同的就是身边的漂亮女孩换了。 江南自古美女如云,如今却有人抱怨在路上根本就寻觅不到美女地芳踪,其实细一考虑就会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如今虽说不像古时女子要讲究待字闺中,甚至能够在镁光灯下高调上镜,但细一思量,那些在大路上肯抛头露面的有几个是有姿色的?现今有些姿色的女人上街不是坐在款爷的名车里,就是流连在大型名品购物广场,那些地方都不是普通百姓能去的地方,所以现在想见一个美女,除了机缘,要么只有去杂志和电视上看去了。 但这只是说的普通人,要是你有了钱,注明,这有钱不是一万两万,而是翻个数十倍,上百倍,那么你就会发现,你身边和美女会立时多了起来。现在上海和杭州不少白领阶层的女人就有一种特殊业务,被人包养几天然后就拿钱分手,如此一来她们甚至可以计算每次上街每次牵手每次上床的费用。 姚胖子一脸急躁的坐在那里,身边的那个江南女孩脸上有些红肿,不敢哭,只是满腹委屈的半跪在地上,琢磨着刚才自己是哪里得罪了这个几日来对自己还算不错的少爷。她经过高级中介人挑选来服侍这个据说身份特殊的胖子,这几天下来珠宝首饰确实没有不买,每天一套的顶尖名牌服饰确实让她们艺术学院地同学羡慕不已。如此一来,原本剥掉身份就是一头蠢猪的姚尚坤也就在她眼中变得高大威猛了,只是今天开始这个胖子就有点反常,总是神经质的喃喃自语,让她提心吊胆的不能安心。 庞耀辉、林曦等人都眼神玩味的看着姚胖子的表情,这打女人的事情对姚胖子来说再正常不过了,不过今天姚胖子打女人可是有些邪了。 这个叫陶菲儿的女孩对姚胖子地确侍候的很好,皮肤水灵,那双妩媚动人的桃花眼总是能够不经意撩动男人的魂魄,但不知道为什么姚胖子正和她聊的欢,就猛然出手打了她一个耳光。 “自诩天下第一情圣的胖子怎么忍心辣手摧花,要知道南方美女可不能和我们北国泥做地女人相提并论,她们是水做的,打坏了就是暴殄天物。” 庞耀辉揶揄道,摇晃着手中酒杯。最近这段时间确实无趣,杨凝冰似乎已经“关照”过他们所处部门的一把手,现在他们几乎空闲的发霉。经过前段时间地风波后他们家里的人都警告他们不要轻举妄动,所以现在就是一种僵持状态。他们知道这仅仅是杨凝冰制造暴风雨前地宁静。 “少在这里**巴巴,老子今天不爽,你们不要惹我。”神色狰狞的姚尚坤一反平时弥勒笑态,就像是一头暴躁的野兽。 庞耀辉摇晃的酒杯微微凝滞了一下,嘴角笑意依然,只是眼神凌厉。 “出了什么事情?”燕少冷冷道。 姚尚坤看到燕少那付深沉表情,伏在他身上的美女也有些惊恐的望着他,害怕他对自己也做出无法预料的事情,都说伴君如伴虎,这些京城来的少爷们也比老虎好不到哪里。几天相处下来她们都清楚这几个家伙的家庭背景很不简单。 手指感觉到身下美女皮肤上涌动着地寒意,燕少淡然微笑,轻轻的拍了拍她裸露的背部,示意她不要害怕,女人要用思想去征服,而不是用身体。 “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突然眼皮跳得厉害,我不喜欢这种感觉。燕少,你说会不会和赵中将有关?”乱了心神的姚尚坤无奈道,对待眼前这个燕家的同龄人,从小他就害怕,这种从小就植入骨髓地畏惧,大了以后就越来越明显了。 “哦,”燕少眉头一皱,轻描淡写道:“敌不动我不动。” 宁震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敌若动我先动。” 听到“赵中将”这个词汇,有个安安静静的女孩低下头,眸子里闪过一抹异色。 “思思,有没有喜欢我?”庞耀辉抚摸着身旁女孩的脸颊,如果不是家里早就帮自己定亲,他真的想聚个南方女孩做老婆。 “喜欢。”叫思思的女孩甜甜道。 “那爱不爱?”庞耀辉得寸进尺道,心中暗想你要是敢说爱就给老子立马滚蛋。 “鱼对水说:在你一生中,我是第几条鱼?水说:你不是在水中的第一条鱼,可却是我心中的第一条。我不鱼,你也不是水,我们都不是彼此生命中的第一个……”
庞耀辉身旁的女孩到底有南方女孩的灵气,眸子滴溜溜一转,婉约道:“可是你是我第一个想嫁的人。” 所有男人都鼓掌表扬这个女孩的玲珑心思。 “为什么?”庞耀辉继续问道。 “因为你有钱。”女孩甜美笑道,没有半分做作,不愧是艺术学院的高材生,半真半假的演技超群,让人生不起半点反感。 饶是冷漠如燕少也不禁叫绝,庞耀辉自然是十分高兴,感觉自己压不过身旁这群人,自己的女人就给自己争了一口气。如此对比,那个被家族钦定的未过门媳妇根本就没有这种心思和情调。 “那还不向菲儿说一声,你看她委屈的样子,学习不好不是错,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就是你的错了,不知道怜香惜玉还自诩情圣就是大错特错了!”庞耀辉随手推了一下自己的金丝眼镜,面带微笑的说道。 “眼镜崽,就你***知道怜香惜玉,你也好不到哪去,看看你身下的思思,丫的还不是后庭花都被你唱烂了。”姚胖子对燕少是毕恭毕敬,毕竟燕少的政治官场智慧和家庭背景都在太子党中鹤立鸡群,而对庞耀辉可就没有那么好的脸色了,要想让他们这群桀骜不驯的家伙敬重谁,那比让他们做社会主义三好青年还要难。庞耀辉和姚尚坤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吵嘴打架不过是像吃饭一样平常,倒也没有影响两人朋党的关系。 其实双方都心知肚明,只要对方的老爷子一天不下台,他们就能够做一天的朋友。 众人附和了一阵怪笑,庞耀辉身下的女孩脸也臊的通红,“就是我唱了一宿后庭花也不会打人的。”庞耀辉看着身下的女孩邪笑道:“打她也不用手啊,我会用另外的一种方式教训她了。如果说我是北京山顶洞人,你就是丫的类人猿,境界自然有所不同。” 一阵怪笑更加连续的响起,经过这一闹就是姚胖子也有些心里好受些了,拉起跪着的女孩,姚胖子没有说什么,只是将他那张大嘴直挺挺的凑了上去,一声暴响,狠狠的亲了一下。 陶菲儿猝不及防的被他咬了一口,虽然有些疼痛,但也知道自己没有事情了,含笑坐在他的腿上,用后背不住的讨好似的揉着他的上身,要真的能够抓住这次机会,嫁入豪门的她就真的是麻雀变凤凰了。 燕少身旁那个始终宁静如水的女孩。。。 一阵不合时宜的电话铃声打饶了室内的春色,姚胖子不耐烦的推开还在给他吹箫的女孩,晃动着肥胖的身体把身旁的手机拿起,看了看号码微微笑了笑,对着看向他的燕少无奈道:“我那老妈又有指示了,唉,每天都有一两个钟头训话。” “谁不知道你妈恨不得帮你干完所有事情,你丫就是一个没有断奶的孩子。 庞耀辉自然不会放过每个能够打击胖子的机会。 燕少微微点头,这个姚胖子的老妈很是娇宠这个唯一的儿子这次要不是姚。。。 不过在姚胖子听到电话的一刻,燕少发现,他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 “老妈,我怎么哭了?”姚胖子心急的大声嚷嚷着,看的出来,是有事情发生了。为人极端小气的姚胖子虽然向来六亲不认,但是对这个老妈却是打心眼的在意,谁要是敢稍微让他老妈不顺心,他真的会拿刀砍人。 “什么,爸出事了?!” 姚胖子脑门上的汗随着他的声音下来了,说话的声音也有些颤抖,仿佛一下软了下来,坐在沙发上的肥胖的身子也向后重重的倚去。“老妈,你可不要开玩笑吓唬我。什么,今天早上的事情,好我知道了。”姚胖子急声说道,声音中的颤抖愈发明显,脸色也瞬间变得灰突突的,脸上的油光也消失不少。 燕光看着他,琢磨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客厅内的众人也停止了活动,带着疑问的看着他,室内一阵寂静,只剩下姚胖子不停的对着电话追问。 一股凝滞的沉闷氛围笼罩着所有太子党成员,一种不祥油然而生,在赵师道来过没有几天就出现这种状况,是不是太巧了? 燕少眉头紧皱拿着茶杯的手也有一点颤抖,冷清的眸子破天荒的出现一抹愤怒。 赵师道,你的动作好快啊。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