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零章 王者破军(下)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3581字
城西河北省第三高山莫干峰,清晨,渐弱的飘零雪花在日光照射下显得十分晶莹剔透,一行人沿着蜿蜒而上的青石板小路缓缓而行,两位白发苍苍的老者,阅尽沧无敌龙手打整理桑的脸庞,肃杀而威严。 两个老人一者儒雅一者豪放,身上穿着精致唐装,随行的还有几位中年人和两位青年,或者城府深沉,或者气概霸道,显然都非常人。只有最后一个中年男人显得有点“鸡立鹤群”,他在这群人面前就像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没有半点气势可言,伛偻着,细眯起眼睛,昏昏欲睡。 这些人中赫然有已经和叶无道碰面的帝师柳云修! 龙帮的新任龙主,北方炎帝龙主,掌管龙帮在北方的一切事务,权势彪炳。 “问天,现在南方的局势如何?”自有一股清雅气质的老者微笑道,不温不热,恬淡无争。他便是北方前任龙主柳沧野,也就是柳云修的父亲,虎父无犬子,智慧冠绝当世的柳云修确实不辱帝师之名。 “波澜不惊,不需操心。”轩辕龙主傲问天淡淡道,同样没有半点感情波动。 “是吗,后辈怎么听说太子党如今不仅一统大陆南方,还要把手伸向港澳台,甚至我们北方呢?”一个青年冷笑道,眉宇间杀气充盈,颇是桀骜不驯。 此话一出,柳沧野微微摇头,而柳云修则喝斥道:“轮不到你说话!” 那被训斥的青年冷哼一声,嘀咕着表示不满,虽然不把这个南方来的神秘老头放在眼里,他对杀人从来不出手不见血的柳云修还算存有相当的敬畏。 轩辕龙主身旁地一位中年人暗藏杀机地冷冷一瞥,已经有了浓郁杀意,若非柳云修有意无意的退后半步,刚好破坏他的最佳攻击路径,他早就出手将这个敢挑衅轩辕龙主的后辈击杀。 “再过二十年你都没有资格和我说话,要是十年前,你现在已经被人抬回家办理后事了。” 傲问天眉毛轻轻一挑,冷冷道:“你的父亲就是葵花会朱紫阳吧,我提刀杀人的时候他还戴着尿布随地拉屎!不要以为我不清楚你们在上海和浙江等地干地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三天之内不全部撤出南方,不要想我留下一个活口给你们!” “问天,我小孩子生什么气。” 柳沧野看了一眼相貌英俊打扮时尚地葵花会少主,有点失望。年轻气盛过于骄横,锋芒太露而不知收敛,肯定难成大器,除非云修能够把他的这股蛮横好好磨练磨练,心思瞬间从这个无关紧要的青年身上转移到老友,“孙猴子再猖狂,总归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太子党就一个叶无道算得上气候,不足惧不足惧。若非如此,我也不会答应你这么放着疯狂扩张地太子党不管。呵呵,我也知道你其实根本无所谓太子党怎么折腾,你希望的就是你这个干无敌龙手打整理孙子的个人成长吧。问天啊问天,得孙如此,人生也就满足了。” 傲问天露出一抹百年难见的笑容,欣慰道:“老学究,嫉妒了吧。不要以为自己有个儿子就压我一头,我还有这个孙子呢。哈哈,痛快,当浮一大白。我这个干孙子比他爸还有趣,顽固如你,也一定喜欢。” “我确实对他有几分欣赏,不过龙帮另外那两个可不这么认为,还有长老会对太子党也颇有意见。总之,我就保持中立。” 柳沧野走进半山腰的一个亭子坐下,望着被雪覆盖的城市景象,眼神孤寂:“要是星辰在,这次日本人不仅仅是注定要铩羽而归,恐怕能留全尸都是不容易了。唉,龙魄部队最近被政府调走,军刀部队自然也没有可能插手。龙魂部队又没有半点消息,这场仗就算胜,也是伤痕累累。到时候太子党就由云修来应付吧,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十年而已。我早就退出江湖是非了,到时候问天你不要插手才好。” “那是自然,云修,只要我地孙子不死,随你怎么整太子党,我绝对不过问你们之间的恩怨。” 傲问天微笑道:“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头,我孙子要是出了事,可不是怪伯伯不念旧情。我就这么个孙子,谁敢杀,我就杀谁。” “小侄会小心把握,伯伯放心。”柳云修淡笑道。 “听说你们北方第一战将被我孙子整死了?”傲问天笑眯眯问道,满是得意。 “筋脉俱断,战死。”柳云修神色不变淡淡道。 “哦?那叶无道岂不是拥有虎榜的实力了。年纪轻轻就有这种造诣,不错不错。”已经淡漠江湖几年的柳沧野吃惊道。
“还听说我们龙使曹天鼎被这个小兔崽子硬生生的砍下一只手?”傲问天豪放笑道,丝毫没有因为曹天鼎是龙帮的三大龙使之一而有所顾忌。 龙帮素来讲究实力,所以青龙萧易辰不管如何离经叛道,都是龙帮的龙魂人物,是龙帮地一大脊柱! “是。” 柳云修再怎么能忍,想到自己的第一战将曹天鼎被废掉,脸上羞愤交织,神情复杂。 那名原本一直不屑太子党和叶无道的葵花会少主脸色瞬间苍白,心神狂乱,将一名位列龙榜的超级高手砍掉一只手!那需要多么恐怖的实力?他的狂傲并非仅仅因为他是葵花会的少主,更因为是和原北方第一战将伯仲之间的高手,换句话说,他现在就是北方的黑道第一战将,也有人说他十年后便可跻身虎榜,这一切都是他自负的来源。但是叶无道不可理喻的强大轻轻的戳破他那井底之蛙的盲目。 “奇迹,奇迹!第二个萧易辰!如此一来,中国何惧梵蒂冈教廷!两名神榜高手,加上这个准神榜高手,哈哈哈,有趣有趣!” 饶是历经岁月沧桑地柳沧野听到这个消息也是震惊万分,不过令人奇怪地是他并不是担心,相反十分欣喜,对着傲问天道:“好你个傲问天,这种事情也不知道早点告诉我。如此一来,我就没有什么好担心了。修儿和这个孩子一战,谁赢了谁就是中国黑道的皇帝!” 柳沧野突然住口,望了一眼还处于呆滞状态的葵花会少主。傲问天轻轻作了一个杀的手势,柳沧野微微犹豫了一下就点了点头。 除了这个还不知道已经惹来杀身之祸的青年,其他人都是柳沧野和傲问天的心腹,自然不会泄漏这件连龙帮其他两位龙主都不能知道地事情。 柳云修叹了一口气,朱飞扬,要怪就怪自己碰到轩辕龙主吧。 “听说你要带一个人给我看,怎么还没有来?”柳沧野问道。 “上面。”傲问天指了指山顶,神秘微笑。 “看你能玩出什么把戏。”柳沧野起身走上石板路。 那个不起眼的中年人回味着曹天鼎被人砍掉一只手地震撼,悄然露出一个嗜血的笑意。 叶无道,三个字,烙入脑海。 莫干峰山巅,一个青年面向山脚城市傲然而立,寒风刺骨,他却是只穿了件T恤,诡异至极。 “就是他了吧。”映入眼帘的青年让柳沧野一阵点头,有点意思。 “你可不要以为云修已经稳操胜券,你再算无遗策也有失策的一天。如今地太子党早已非昔日的那帮乌合之众,而且那小子还有连我都不清楚的秘密王牌,到时候输了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傲问天每次提到有关叶无道这个干孙子的事情都有点洋洋得意,说话都带着点可爱的孩子气。 “怪不得我的宝贝女儿会中意他,英雄出少年,呵呵,我们都老了。问天,要不你给做做媒?我女儿可绝对不差,修儿都没有少吃她苦头。” 柳沧野半玩笑半认真道:“如此一来,我们都是亲家了,皇帝谁坐,还不都是我们家?” “我试试看。” 傲问天强忍住笑意,我这个孙子对女人可是很有一套,先不管能不能打败你这个儿子,先收点利息,把你女儿给糟蹋了。 由此可见,这个轩辕龙主地无耻确实和叶无道如出一辙,不愧是一对活宝爷孙。 “他是谁?”柳沧野好奇问道。 “他是谁不重要。” 傲问天望着那个魁梧青年的背影,自豪道:“关键在于,他是一台纯粹的杀人机器!” 稍稍停顿了一下,傲问天补充道:“杀伤力绝对超出所有人的想象。”他瞥了一眼朱飞扬,淡淡道:“你不是那个什么北方第一战将吗,打败了这个人才算是货真价实的北方黑道第一人。去吧,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斤两。” 朱飞扬冷笑不已,缓缓走向那个青年,傲慢道:“我要动手了,死的时候不要说我偷袭。” 突然,胸口一阵冰凉,朱飞扬感到一种撒心裂肺的疼痛贯穿胸腔,温热和冰冷交织,几乎让他麻木。 除了傲问天,所有人包括那个昏昏然地中年人都大吃一惊,被眼前情况震撼的无以复加。 朱飞扬的胸部被一只肌肉近乎完美的手臂洞穿。 悍然的穿透胸口! 力道,速度,角度,都近乎完美。 朱飞扬涣散的眼睛最后模糊看到的是一张冷酷的脸和一双野性的眸子。 生命的最后他还听到了那个家伙一句话。 “太子党,萧破军!”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