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秘密会晤(下)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4731字
叶无道将萧聆音抱上楼走进房间,把她轻轻放在柔软大床上,掉头紧闭眼睛打算默默承受的女人,躺在她身边,轻轻抚摸着大美女胸前乳治中那枚篆刻有太阳神以及赫拉斯之眼作为连接同时又饰有黄金流苏的埃及琥珀吊坠,微笑道:"现在的男人,或者有钱却不帅,或者帅但没有钱,或者又帅又有钱但对感情不专一,或者既有钱又帅又专一却不喜欢异性,你说要是一个男人真具备了所有优点,会不会让女人觉得压力?" 萧聆音似乎打定主意不理身边这个邪恶的家伙,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论迎合或者抗拒都会给他带来快感和成就感,只有沉默和安静才能把他的征服感降到最低。 叶无道单手撑着头,另一只手覆在那傲人的玉女峰上,弹性十足,雪嫩的肌肤,深陷的乳沟,都悄无声息的散发粉色诱惑,"要不要我给你讲个笑话?" "哼!"萧聆音还是不理睬,转身后却正好被叶无道从背后搂住,两人的曲线完美无缝的契合,带给萧聆音异样的刺激。 "这是一个日本男人的遗书,相当具有代表性!" 叶无道自言自语道:"男人跟一个寡妇结了婚,男人自己有一个已成年的女儿。接下来男人的父亲跟男人的妻子的女儿结了婚。于是男人的女儿就成了男人的继母,男人父亲成了男人女婿。两年后男人妻子为男人无敌龙手打7整8理生了个儿子,他是男人后母同母异父地弟弟,儿子管男人叫爸爸,男人管男人儿子叫舅舅。男人女儿又为男人的父亲生了一个儿子。她是男人的弟弟,但他又必须得管男人叫外公。同时是男人妻子地丈夫,男人妻子即男人后母地母亲是男人的外婆,所以男人是男人自己的外公……于是男人想到了死,在富士山上的樱花下。" "恶心!" 萧聆音终于被叶无道的"强大"打败,她在对待日本人的态度上倒是和叶无道极其相似,不绝对不定全部日本人,但绝对是超级理性的"愤青",能够在经济上主张制裁日本。 "专家说如果**的整个过程是2小时,技巧正确的话,女性有可能高达20到30次**!你有没有想法?"感受着萧聆音圆润臀部地叶无道暧昧道。 "变态!色情狂!"萧聆音脸颊飞起一抹绯红,这个无耻的败类,她几乎要绝望了,现在她甚至希望叶无道早点把"那件事情"办了,早死早超升,不需要这么在耻辱和羞愤中苦苦煎熬。 "说说看,你为什么来中国吧,如果结果我满意,今天就放过你。"叶无道双手握住萧聆音那对令无数男人想入非非地36D双峰,黑色眸子竟然瞬间没有了一丝**。 "近几年叶氏遇到了很多瓶颈,中国区的九个叶氏集团也被迫放慢发展速度。其中MP3和液晶电视两个产业几乎已经毫无盈利可言,按照道理说我们比十年磨一的韩国LG集团以及疯狂扩张的三星企业都要适应中国大陆,为什么就是没有能力天花板限制呢?你的神话集团为什么在电子科技、网络游戏、房地产和影视业都能有无敌龙手打整理同时的飞速进步,不要跟我说什么人才比我丰富,神话的前身就是叶氏子集团。我们随便一家集团的人才都绝对是领域中首屈一指的。"萧聆音忿忿道。 "你啊,和我爷爷一样,虽然管理智慧超群,但是自身都有一个以克服地缺点。"叶无道强行萧聆音身体转过来,搂在怀里,温玉在怀的舒畅感觉让他心境十分祥和,不禁感叹女人的身体果然是男人最好的港湾。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近段时期都在禁欲,临近年终,小姨和蔡羽绾都工作繁忙,而苏惜水都窝在爷爷家里,叶无道再嚣张,也不敢在苏老爷子的眼皮底下欺负惜水。 "怎么说?"谈论到工作,萧聆音便没有了那么多反感和拘谨。 "成功地上位者是不是都会有自己鲜明的个性烙印?"叶无道反问道,眸子里充溢着诡计得逞的得意,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将两人的身体贴得更紧。 "这个当然!"萧聆音点头道,女人执着认真的时候魅力自言自语最惊人,这个时候的萧聆音便拥有摧枯拉朽的强大气质。 "这样一来你们这些上位者就有从骨子里有种不可避免的优越感,或者说骄傲,你觉得自己能够卑躬屈膝的云和别人变生意吗?答案很显然,是否定的。" 既然是盟友,叶无道自然希望萧聆音能够在叶家董事会内部靠业绩赢取更多的话语权,他继续道:"对于中国所有的企业来说,与政府的关系都是一道必答题,无论专业大小,也无论企业家本身的政治身份高低或者有无,联想柳传志多年前也曾说过:'我把70%的时间都用在了企业的外部环境上'整整70%啊,你再看看叶氏集团,恐怕最多就是10%吧,或者更少!" 看到萧聆音陷入沉思,叶无道手指轻轻滑过她的水灵脸颊,柔声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有一个当上将的外公、一个当副省长的老妈神话集团就不需要过政府这一关了?恰恰相反!我有80%的时间都在营造自己的经济关系网,太子党有一个最神秘的星组俱乐部,鱼龙混杂,我近期都在和其中成员的长辈进行洽谈为。而G省政府我也不敢有丝毫马虎。萧聆音啊萧聆音,不肯低姿态的叶氏集团固然拥有大陆最顶尖的职员,但是却被政府这个环节拖了后腿,这道题你执掌中华区叶氏企业以来,分数是不及格!" 萧聆音神色赧颜,被这么教训还是第一次,不过她却心服口服,和政府人员过多应酬在她看来确实是不光彩的"旁门左道"。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叶无道刮了一下萧聆音地鼻子笑道。 虽然从心底憎恶这个与自己已经是同一条船上的男人,但萧聆音无法否认这个衔金钥匙出世、属于花花公子类的枭雄,在很多方面都要超出常人太多了,尤其是他这种无意间地笑容,很具有杀伤力。他地笑,笑到古稀花发也没有沧桑感,还是要释放骨子里天生的风流不羁,但是他的眼神,即使如此年轻,却依然仿佛承载着最沉重的忧伤。 看着萧聆音保持沉默,叶无道叹了口气,放开她正面躺着。凝望头顶的水晶吊灯,"在你们小资们眼里,这里的确是一座相当精神匮乏的地在,没有星巴克,没有SOGO,没有FRLDAY,没有马克西姆,没有香格里拉,没有……总之,一切精致的氤氲着浓厚小资情调真是一动不动呢。小资的咖啡不敌大街小巷地粥、汤和凉茶;小资的牛排不敌乡土记忆的湛江鸡清远鸡清平鸡和生猛的海鲜河鲜蛇虫鸟雀;小资的家具不敌历史悠久的各种红木酸枝花梨木,怎么,很失望吧。本来想带你出去玩玩的,后来想想还是算了,我妈妈赋予这座城市腾飞的经济,却也不能赋予它丰富凝重的文化内涵。" 萧聆音终于悄悄转过头,凝视这张很有味道地男人侧脸,对于她这样的成熟女人来说,男人英俊帅气与否已经无所谓,她更在意的是男人身上的感觉,或者说暧昧点就是韵味,可以不帅,但是能够让你难以释怀。 她终于主动提问,叹息道:"你懂爱情吗?" 叶无道闭上眼睛,露出一个轻柔没有半点锋芒的笑意,"小地时候,我问我爸爸,什么是爱情,我那个比我还要玩世不恭游戏生活的爸爸难得正经的给了我一个答案。" "1岁时,和她出生在一座城市,是邻居;5岁时,中秋拿着一块月饼去找这位邻家小妹,想与她分享,不料她仅仅是对月饼一见钟情,抓过我拿月饼的手,连手带月饼一通暴咬。10岁时,为了替她从大胖手中抢回发夹,向庞然大物发起自杀性冲锋,虽然满身落下伤痕,却终于抢回四分之一发夹,欢天喜地送到她家时,却被小妹的妈妈痛哭了一顿。20岁,第一次和青梅竹马的她接吻,却磕到了牙齿。35岁生日这天,满身疲惫地回到家,家里漆黑一片,急急忙忙四处寻找螺丝刀,准备去修理保险,不料发现身后站着妻子和儿子,手上端着蜡烛和生日蛋糕,很扫兴的样子。65岁,外孙女读补足了,老妻解放了,老两口终于可以坐在一起,太阳晕晕地照在我们头上,我们发现,不戴上老花镜的话,对方的脸是那样的陌生。70岁,冬夜,落雪的日子,老两口相拥在被窝里,忽然想起多年前秋日那次热吻,想再试一次,结果,松动的假牙使我们失去了一切兴致。80岁,坐在火炉前,火炉冰冷的火焰依稀照出妻子年轻时的容颜,想对她说:永远爱你。但医生说,她的心脏起搏器经不起任何刺激,于是,只有轻轻伸出枯树样的手,从她久旱土样的脸上,轻轻拭去泪迹。" 神情落寞的叶无道感怀道,"我爸说标准的爱情就是这样的,但是并非所有人都能够拥有这种平淡却幸福的爱情,爱情也许需要一辈子的默默守候。那个时候,我第一次觉得我这个爸爸很有父亲的味道,其实,我爱情观和他截然相反的,但他的的确确是第一个教我什么是真正爱情的人。" 被叶河图描述平淡爱情深深震撼的萧聆音脑海中浮现出那张慵懒的成熟男人脸庞,虽然模糊,但是味道和身边这个男人一样鲜明,你似乎无法知道他在笑什么,但他确实笑了,笑得很神秘,那种笑似乎什么者在笑,又似乎什么也没有笑,若隐若伏,隐藏着没有边界的诡异,似乎这个叶家最无能的中年男人比他最优秀的儿子还要让人看不透呢。 "啊,你要干什么,你不是说今天会放过我吗?!" "那是骗骗小孩子的,你该不会真的想念了吧?啧啧,柔软中富有弹性,堪称极品的胸部,还有这**,简直就是完美……" "变态!龌龊下流!!"被亵渎的亚洲商业女神近乎哽咽骂道。 "这是对我最大的恭维~"顿时**四起。 …… 就在叶无道细吻萧聆音已经**裸的身体准备提枪进入时,床头的手机铃声响起,这个铃声再次拯救几乎绝望的萧聆音,只可惜叶无道拿起手机后依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强行将萧聆音的两条修长无敌0龙手打整理**夹住自己那火烫的坚挺,粉嫩脸颊几乎可以滴出水来的她丝毫不敢动弹,因为这种最羞耻最暧昧的姿势下她怎么动都像是在主动求欢。 "谁呢?" 叶无道看着陌生的手机号码笑容玩味道,"让我猜猜看,有趣有趣。" "你和李楷泽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还嫌树敌不够?!"萧聆音一想到这个就来气,好不容易你能有个可以在关键时刻帮忙的兄弟,却弄得反目成仇。 "男人的事情,女人不要插手。" 叶无道拍了一下萧聆音的挺翘臀部,终于接起电话,淡淡道,"谁?" "燕家,龙华酒店,三点钟见面。"一个镇定沉稳的声音,萧聆音因为就半依偎在叶无道的怀抱,所以能够清楚的听到这个好听的嗓音。 "好。" 干脆的挂掉电话,神色冷酷的叶无道放开萧聆音,开始穿衣服。 "这个人是谁?"虽然不想问,但是女人的好奇天性压倒了萧聆音的理智。 叶无道穿好衣服就要走出房间的时候,淡淡道:"京城太子党,燕家公子,燕东琉!"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