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 赫连琉璃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3419字
这是一个**充斥灵魂的年代,充足的物质让我们安逸,流行的泛滥,情感和语言的苍白晦暗,让豪放,婉约成为已逝的背景。黯然回首间,钢筋水泥的丛林,市井巷陌的攘攘冠盖,使暗香疏影早已成为沧海桑田,还有谁肯闲情雅致的栏杆拍遍,欲说还休? 于是我们总在叹息世路难行,叹息良辰美景虚设,却有谁忍把浮名换作浅吟低唱,笑饮不敌疾风的浊酒一杯?太多的事非功过“剪不断,理还乱”,足以让我们彷徨不知所终,哪里还能用诚挚的感情表达出无以伦比的穿透力,让人回味? 拎着大包小袋走出G省的奢侈品圣地清水大楼,萧聆音不知疲倦的继续扫荡了附近几家高档商场,很快谢绝送货的她就没有丝毫余地,她意态阑珊的走在人群中,根本不在意周围人的视线和存在,她其实并不喜欢在公共场合露面,更不要说这样的疯狂购物,只是她也不清楚自己现在的心态,也许只有不停的刷卡和下意识的购买才有真实感。 “阿姨,我和爷爷有两天没有吃饭了,你能不能借我点钱,我想让爷爷不挨饿,我长大后一定还你!” 一个五岁小女孩怯生生扯了扯一位穿着貂皮大衣的时髦妇女,那个女人尖刀小女孩的模样后惊呼一声,腻在身旁一个金表金戒指金项链的男人身边,心疼衣服,咒骂道:“小瘪三,知道我这件衣服多少钱吗?你一辈子都还不起!” 小女孩确实很脏。在清冷的冬季中那单薄破旧的衣服根本不能够御寒,僵硬的小手长满冻疮,有几个手指甚至裂开露出血肉,乌青的嘴唇和苍白的脸色都证明她真的不是那种被无良父母逼得出来装可怜骗钱的孩子,而她身后有个垂垂老矣的白发老头浑浑噩噩的盘坐在地上,同样**裸的显示出贫富的巨大悬殊。 生活的天堂和地狱,是如此融合。 眼眶盈满泪水的小女孩咬着嘴唇正视那两个充满鄙夷眼神的人,幼小的她已经见过太多人情冷暖和世俗白眼,这个冬天,真的好漫长,春天,也许,永远都不会来了。 那个生怕别人不知道是款爷的男子阴笑道:“你要是给我磕三个头,并且说你自己是个杂种,我就给你十块钱,怎么样?” 那女人拧了一把他,桃花眼中充满不乐意。恍然大悟的男人马上道:“五块钱。我给你五块钱,要知道五块钱可以买十多个馒头了。” 小女孩回头看了看自己的爷爷,那双最让人不忍的眸子中地眼泪终于还是流了下来,就要在她下跪磕头地时候那个似乎就要走到生命尽头的老人颤声道:“琉璃,我们就算饿死,也不吃嗟来之食,你要是下跪,就不要认我这个爷爷!我们郝连家没有下跪的孬种!” “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衣服。”小女孩抹了把脸礼貌道,泪水的痕迹触目惊心。 “杂种,你真地不跪?”那个男人似乎感到女孩这样不识好歹在自己的女人面前很没有面子,脸色都有些狰狞。 “不跪。爷爷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我虽然不是男孩,但爷爷说除了那个恩人,谁都不能跪!”小女孩稚嫩的声音引起一片周围人群的哗然。 一直沉没的萧聆音凝望着那双清澈的眸子,在看看周围麻木甚至有趣的观众,没有谁肯施舍,没有谁肯帮助,没有谁是救世主,在他们这群带着面具地人当中,纯朴的赤子之心早就被生活的阴暗侵蚀骀尽了。萧聆音在听到小女孩那句“谁都不能跪后”,眼睛情不自禁有些湿润,把一只奢华袋子扔到那对男女面前,冰冷道:“我这件值十件你身上的衣服,没钱就不要用这种方式摆阔!” “老子就算把清水大楼所有的衣服都买下来都可以,臭婊子,你行吗?”那男人打肿脸充胖子道,见到萧聆音的穿着和气质他说这话相当的心虚,但是一个人的虚荣就和谎话一样会如同滚雪球般越滚越大,尤其是在女人面前,最尤其是在漂亮的女人面前。 “哦,是这样啊,你去把衣服全部买下来,我顺便把清水大楼买下来,走吧。” 本来就像有口气憋在胸中的萧聆音终于找到发泄的出口,尤其是“婊子”这个不堪入耳的字眼,让她本就冰冷的神情愈加威严森寒,试想就连银狐叶正凌这样的老狐狸对她都是三分礼敬,一般人谁敢如此辱骂萧聆音?她冷眼瞧着那个骑虎难下的男人忧郁和惊慌的尴尬神情,不屑道:“孬种,不是个爷们!”
萧聆音走到小女孩面前蹲下,把那个总价值几十万的名贵衣服和鞋子随意放在地上,抚摸着那冰凉的脸蛋,怜惜道:“我带你和你爷爷去吃饭。” 小女孩露出一抹稀罕的雀跃,但是她仍然小心翼翼的砖头望了望那个老人,老人浑浊的叹了口气,轻轻摇头。 萧聆音朝那位老人微笑道:“我这是借钱给你们,不是施舍,这钱需要还,而且一分钱都不能少,十年,或者二十年,我可以等,有没有利息都无所谓。” 老人怔怔注视着面前这位绝代风华的陌生女人,干裂的嘴角微微翘起,颤颤巍巍站起身,走到女孩面前,道:“琉璃,和姐姐说谢谢,这份恩情我们日后一定要还,如果爷爷这辈子不能还,那就你来还,清楚没有?” “谢谢姐姐!” 小女孩乖巧的甜甜一笑,并没有农村孩子的腼腆和羞涩,骨子里还有种大家风范,那双眸子更是漂亮璀璨。 附近就有一家肯得基,萧聆音牵着小女孩裂开的小手,而小女孩则牵着老人干枯如老树皮的手,一行三人在频频侧目中在温暖的肯得基找到一个位置,萧聆音仅仅把那些袋子放在桌子上就已经堆满整张桌子,后来她干脆把那些在她看来就是垃圾的衣物鞋子放到地上,径直走去把所有肯得基套餐都点了一份,也许是肯得基经理清楚萧聆音这份架势所蕴含的底蕴,十分客气的亲自帮她打点一切,最后整个肯得基的顾客都把视线聚焦在这奇怪的三个人身上。 “放心吃吧。”萧聆音不理睬周围的震惊表情,注视着有点忐忑的女孩柔声道。 老人沧桑的脸庞露出复杂的情感,悲哀、感激、欣慰,还有满足,他看着眼神征询他意见的小女孩,轻轻点点头,低头,悄悄哽咽,自己苦不要紧,连累这么小的孩子,就算豁达如他也难以释怀。 “很苦是不是?”萧聆音抚摸着狼吞虎咽的小女孩脑袋,充满常人难见的柔情,和商场上的铁腕截然不同。 “不苦!”满嘴是油的小女孩使劲摇头道,“和爷爷在一起,我不怕!” “这样想就好,你爷爷说的对,对谁都不能下跪,也不能随便的欠人东西。”坚强的萧聆音也有些哽咽。 “这些东西也都是我借给你的,记住,我是个商人,这样做为的是获得更大的回报,所以你以后要努力生活,不要让我的这笔投资失败。”萧聆音眼神真诚,没有半点怜悯,只有一种期望,最后有点自嘲道:“我还没有投资失败过呢,所以你要加油哦,努力让爷爷过上好生活。” 萧聆音就这样空手走出肯得基,她要拿出几百万实在太简单了,但是她没有,因为她知道那是对小女孩和老人的侮辱,而且她一直认为,生活需要自己坚强的蹒跚,而不是施舍! 老人望着萧聆音的背影,眼神深邃,轻轻道:“琉璃,做人最要紧的就是知足,还有懂得付出,这些东西都是最宝贵的东西,你还小,很多东西只有经历了一些事情以后才会真正的明白,这个姐姐今天所做的都是发自内心,不是那种潜意识中带有居高临下怜悯的施舍,能这样做本身就是一种大恩了,毕竟,她是这么多年第二个尊重我的人。” 小女孩似懂非懂,道:“那这些东西怎么办,要还给她吗?” 老人摇摇头,落寞道:“还给她就是对她的不尊重了,自尊不是自卑,你有信心以后十倍百倍的把东西还给这个姐姐吗?” 小女孩使劲点头,老人欣慰道:“那就是了,那就坦然收下,唉,这么多年,就是苦了你,要怪就怪做爷爷的……” 女孩拼命摇头,老人微笑道:“知道琉璃听话,不说这个了,慢慢吃,不要噎着。” 郝连琉璃,很好听的名字呢。 萧聆音独自走在繁华的街道上,突然在街道中央停下来,呆呆望着川流不息的人群,最后竟然蹲在地上哽咽起来。 她,哪里有资格怜悯别人呢。 萧聆音浑圆的肩膀轻微颤抖,背影是那样的落寞。 “原来在最爱的人死后,活着的人是靠着回忆继续爱着的。 所以不要以为为爱的人死就是爱, 若真的爱,就为爱的人活着,活到很老很老。” 一个充满磁性的温柔嗓音突然在萧聆音耳畔响起,带着熟悉的体温轻轻抱住颤抖的她,在人群中旁若无人。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