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诛杀教廷(中)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2486字
一阵水声,自浴室里传出,惊醒有点恍惚的叶无道,娜迦族的女人,就如同意大利赤弥叶族和北欧冰帝狼族的男人一样危险。 叶无道再看时,门里那张香艳的美女裸背图已然消失。直起身来,叶无道抄着两手,悠悠走进门去。 凝视着地毯上的紫色玫瑰内衣和内裤,鼻端似乎萦绕着妖艳女人淡淡的芳香,叶无道转过头去,侧眼只见浴室里水气氤氲,依莎贝尔的背影越发显得飘渺,引人遐思。 无声走过去,伫立半朦胧的玻璃门前,叶无道平心静气地欣赏着依莎贝尔沐浴。腰盈盈一握,臀浑圆上翘,肤如凝脂,发如金丝。叶无道轻笑道:“谁说这不是一个天生的尤物呢,一道疤,一道疤能够证明什么,证明白璧微瑕最可贵?” 笑意在嘴角翘起,美色当前,岂有错过之理?轻轻一推门,门开了,潮湿的水气自门里扑出,与叶无道拥了个满怀。 伊莎贝瑞自然知道有人进了门来,但她没有回身,只是站在莲蓬头下,用水狠狠洗刷着脸颊。 这道伤痕代表着什么,对女人来说,不仅仅是一种美中不足吧,叶无道想到这个眼神也有点柔和,就像他对萧聆音所说谁没有过去?对娜迦族的她来说,这道疤也许就承载着过去的灾难,叶无道用眼睛**着这位神秘来历的女人,啧啧。经常锻炼地女人就是匀称,而且这种协调很有味道,这样的身体协调性绝对是一般女人难以媲美的,那还不是想做什么姿势就什么姿势! 一阵悉悉梭梭的声音过后。浴室里又多了一个健美地**,这具身体,根本就和完美无瑕无缘,大小纵横的伤疤触目惊心。 男人,就是伤疤刻出来的。 伊莎贝瑞知道叶无道的存在,但她就是不回头。 手无声伸过来,温柔地握住那只狠狠**着脸颊的玉手手腕。 “够了。” 话不多,就两个字,但是不容任何人抗拒。 伊莎贝瑞挑起眼来,望着凝视她的那双眸子。眼神忧郁而迷乱,却仍是不再说一句话。 她那湿漉漉的眼神。直令人心头微微一颤。叶无道伸出另一只手去,轻抚着那记刀疤,眼中充满怜惜:“只要你肯,我可以为你十倍奉还那个伤害你的人。” 伊莎贝瑞依然无语,但迷乱的眼神,忽然变得冷漠,骇然一闪。她挣脱叶无道的束缚,就象是不认识叶无道一样,头也不回,走出浴室。 一地水渍蔓延,最后在床边汇聚成两个脚印。 伊莎贝瑞走到床边,霍然回首,望着尚在浴室里地叶无道突然娇媚一笑,仰面倒在床上。 从叶无道这个角度望去,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伊莎贝瑞翘起双腿。在她头上方打开。两条修长的大腿,就象宋玉那登徒子好色赋中所说,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美物天成,双腿间地桃源地,更是美仑美奂,美不胜收。 撩人的呻吟声,随着纤细修长的手指进进出出,而越来越杂乱无章。 浑浊的鼻息,喉咙间饥渴的嘶吼,使得床上横陈的依莎贝尔,在叶无道心中生出一分错觉。在叶无道眼中,床榻之上,分明是一头妖艳的母狮,世间普通地俗物,根本就满足不了它的渴求,凡人就是她眼中的祭品,一旦沦陷就会被吞食。
叶无道脚步轻挪,也带着一身水迹走到伊莎贝瑞的床头。 伊莎贝瑞双眼迷离,望着床头的叶无道,红唇微启,呻吟不止。伸出手去,似在邀请,又似在诱惑。 微笑邪恶地浮起,叶无道忽然拖来一把椅子,盘起一条腿来,在床头绅士一般坐下。 如此一场视觉盛宴,焉能轻易错过? 伊莎贝瑞见叶无道做出如此举动,心头没来由一阵兴奋,似乎回到那间破旧的房间,在这个邪恶的男人的注视下纤细手指进去频率更急,腰胯摆动更频繁,更加夸张。 “啊……”随着鼻翼翕张,歇斯底里的喊叫声,激越地回荡在宽敞房间里。那叫声,足令任何一个正常男人血脉贲张。两只眼睛也完全张开,伊莎贝瑞淫糜眼神肆无忌惮地望着床头一身完美肌肉地**男人,她已经开始浮想联翩,这个如魔鬼般的男人似乎已经开始用秋风扫落叶的威武雄风,湿润她地下体,那种瞬间在云霄,瞬间在地狱的晕眩,顿时让伊莎贝瑞找到了比往常舒服百倍的快感,男人,原来可以让自己获取这种快感。 找来一杯水,叶无道若无其事地喝了一口,冰凉的液体经过口腔、食道,落入胃中。 杯中的水,却有着不易察觉的涟漪。 “啊——!”依莎贝尔一声长吟,双脚脚尖忽然绷直,一股灼热的暖流脱体而出,在双股间一泻汪洋。 咬着杯子,双掌轻拍示意。杯子后的眸子,是一眼的坏笑。 已经披起一件浴巾的叶无道将水一饮而尽,道:“似乎你不需要男人?” “可是你需要女人。” 伊莎贝瑞眼神挑逗,轻轻瘫软在叶无道的身上,妖艳的嘴唇从胸膛一直往下滑,腹部,最后带着湿润的温暖含住那叶无道火热的坚挺,灵巧如蛇的丁香小舌肆意舔舐着男人的象征,极富技巧的吞吐,时不时抬头带着女奴的媚意仰视叶无道,给男人一种纯粹的征服快感。 叶无道托着腮帮帝王般俯视这个伺候自己的女人,享受着那种无与伦比的刺激,因为他知道,这个女人也许在下一秒就会刺杀自己!一把抓起伊莎贝瑞的及腰青丝,神色狰狞而邪恶,另一只手狠狠揉捏她的丰满胸部,温柔?恐怕她最鄙视不屑的就是这种玩意儿吧。 果然,这个女人十分享受的呻吟起来,媚态尤胜刚才。 叶无道突然推开身下扭摆出惊人曲线的妖精,淡淡道:“去把你们郁金香的其他人叫我,今晚有点有趣的事情要你们做。” 不敢置信的伊莎贝瑞凝视了眼前这个男人几秒钟后,将狼狈和不甘很好掩饰起来,无所谓的起身穿衣,这个卑鄙无耻的男人! 叶无道心安理得的让这个女人帮他穿好衣服,心中冷笑,这么点手段也想让我晕头转向,恐怕有点异想天开。 “晚上有行动?”伊莎贝瑞笑容依然,丝毫没有刚才被羞辱的不满。 叶无道给了她一个呆滞和崩溃的答案——“诛杀教廷,干掉异端裁判所的黄金大祭祀!”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