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超级赌徒(下)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2305字
“哦上帝,这个拉斯韦加斯的流氓又来了,难道他不知道照顾下我这样心脏不好的基督徒吗?”一名美国的大赌客在胸口画着十字架感叹道。 “拉斯韦加斯的流氓?这个家伙是谁?”一名南美洲的赌客欣赏完青年的干净手法后疑惑道。 “这是个连撒旦都不想见到的魔鬼,因为他能让你输的以后都不想赌博,哦,天啊,这个家伙在拉斯韦加斯247家赌场赢了大大小小上千场,胜率是96%,就算是世界第一赌王谢尔登阿德尔森的资产增长率也没有他这么恐怖吧。”美国赌客望着那个青年的孤傲背影,努了努嘴,“前提是他收下那些他不屑一顾战利品。” “哦哦哦,我想起来了,今年卜?月在拉城一年一度的扑克赌王大赛,那个一战成名的就是他?”南美洲的赌客震惊道,要不是赌场不能够带手机和照相机,他早就跑过去和这个震撼全球赌场的神秘人物合影了。这场大赛最吸引全世界的莫过于压轴戏——从7月7日开始的无上限德州大梭哈,这一届参选赛手每人必须交10万美元换取筹码,然后直到所有的筹码集中到一个人手中为止,今年报名的人数高达6000多人,也就是说奖金池中最少有6亿美金! “只用了一年时间就跻身世界十大赌王之列,上帝一定欠他钱。哦,怪不得他的绰号叫撒旦地信徒。” …… 浑然不将旁观者放在心上的年轻人站了起来,看着同样面白如纸的荷官珍妮说:“喜欢吗?喜欢就都送你。” 拍一拍手,看也不看一眼。只在面前堆积在桌子上的如山一般地筹码中拿了一个,就离开了桌子。如果是在情场,这种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风范恐怕要迷倒一大片女人了。 价值至少是一千两百万美元的筹码,这个年轻人看都不看,只拿了一个走,剩下的全都送给了荷官珍妮,这让珍妮一颗心再也无法跳得规则,虽然在这葡京赌场见惯了钱如流水般的三十分钟河东三十分钟河西,但是像这个男人如此挥霍还是头一次。 “难,难道他喜欢我?”珍妮摸摸红得发烫的脸。她虽然知道自己有葡京未来之花的美名,但也不至于使一个陌生男子话都没说几句。就送她八千六百万。当然,她也知道,那些受到打赏的赌场人员是会受到赌场的一点甜头,但绝大部分筹码是要收回的。 而她哪里知道,那个现在早已拿着一个筹码去赌轮盘地超级赌徒,向来玩得就是这种死地后生的刺激。哪怕站在他面前地是头老母猪,他也会不屑一顾地把钱统统送出去。赌场的钱对他来说。无非左手出,右手进,始终都是囊中之物,比放保险柜都安全。 “这个算牌客能把葡京头号荷官乔亚逼到这份上,还真是不简单,不愧是新上位的赌王,在气势上就赢了,我们澳门方面恐怕没有谁能制住他了,真是无聊。” 赌场总监室里。一位总经理模样的华贵女子望着屏幕墙上的年轻人,神情自若,甚至带有一点点不屑。那是一张精致无比的脸蛋儿。一副金边眼镜,轻轻架在小巧的鼻子上,眼镜下又黑又长地睫毛,无声发散着智慧的光芒,“就我所知,目前关于二十一点如何赢牌的技巧,有不下十种之多,但真正实用的,就一种,算牌。”
身后的保镖没有人敢插嘴,似乎习惯这名女子的强势。 “去,查查他的来头。” “是。”旁边有人领命而去,不多时,答案给出,“涅斯古,葡萄牙人,出生在首都里斯本的贫民区约布斯,现是世界超一流赌徒,最佳战绩,虽然今年才在拉斯韦加斯真正出名,但其实十八岁便横扫欧洲第一赌场摩纳哥的蒙蒂卡罗赌场,曾经在三天之内连续挑翻西欧赌后卡蒂丝和世界排名十一地亚洲赌王李顾桐。目前,虽然他这次没有打破两年前那位中国青年在拉城创下的记录,但是这个记录随时都会被涅斯古刷新,赌界一致看好这个后生可畏的次世代。” 轻轻点一点头,这个葡京赌场地新上任CasinoManager,(赌场经理),她负责赌场的日常运作,兼顾赌桌及角子老虎机两大部门。一只手放在小巧的下巴上,睫毛一眨一眨,望着屏幕墙上不多时,就又赢了一堆筹码的涅斯古,嘴角一翘,微笑就流出。 这个年纪就能做上这个需要八面玲珑的位置,不简单。 “你们走吧,放心,这个人不是来砸场子的。”这个人,应该是在等人。这样一个有品位的赌徒在等的人,有理由让人期待。 “是。” 闻讯赶来的赌场SecurityManger(保安经理)退了出去,带着门外手下一干保安人员,又重新去了各自的位置,对她的敬畏并不是流于表面。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观察,SecurityManger发现,那个赌技一流的赌棍,每次赢光了太面前的,就会不屑一顾的送与当值荷官,然后只取一枚筹码,扬长而去。 所到之处,渐渐受到了整个赌场的赌徒帝王式的膜拜。跟着这个人,无论是谁都会沾一点光的。SecurityManger看到这里,不禁对那个小巧精致的女人心生佩服。CasinoManager不愧是CasinoManager,以她小小年级就当上了CasinoManager,她的心智绝对能够看出任何一个人的潜藏的心里。 而此刻,这个葡京赌场的CasinoManager,饶有兴趣的观察着这个时间排名挤进前十的超级赌徒,注视着簇拥在他身边的各种人,但那个要等的,却似乎始终没有路面。 赌场中,涅斯古寂寞无聊地赢着一堆一堆无聊的筹码,然后一次又一次不屑一顾地打赏出去,就是没有遇见让他能够真正动用精力对战的对手,把玩着手中永远都是最后一块的筹码,眯起眼睛望着门口方向,叹了口气,当年如果不是你将我践踏得无地自容,我就没有今天呢,神秘的东方男子!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