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大战五百回合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3735字
真是个只为一个男人颠倒众生的尤物。 叶无道凝视着眼前风韵撩人的燕清舞,另一只手由她的领口伸入,沿着那柔滑细腻的乳沟握住一只娇挺乳峰,动作很缓慢,就像是最优雅情调地品尝一道精美大餐,燕清舞的胸部属于那种黄金胸型,饱满,却丝毫不会下垂,很有弧度,握起来很舒服。 更何况燕清舞的光环实在太耀眼,就连叶无道有些时候都会有恍惚和刺眼,如果不是她能够善解人意地在恰当时刻表现出小女人一面,叶无道真的会望而却步,至少会少很多的情趣。拿出那只在她胸脯揩油的手,放在鼻子边上使劲嗅了一下,这个暧昧动作让燕清舞吐出叶无道的手指,撇过头面向墙壁,不愿见人。 “清舞,晚上我们睡哪里?”叶无道凑近燕清舞嬉皮笑脸道,双手紧紧环住她的腰。 “当然是四合院,你要是敢在这种地方沾花惹草,就不要进我的四合院,哼,门都没有,我是因为你才勉勉强强接受他们这样鬼混,可别以为我喜欢这样,总之,今天晚上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回四合院!”燕清舞拎着叶无道的耳朵严肃道。 “只要清舞回眸一笑,那么这***场所的六宫粉黛又有什么颜色呢?”叶无道抱着燕清舞笑道,有这么个大美人放在家中冷落跑到外面冒着得病的风险叫鸡,实在是非人类。 等到李镇平和司马玄卿他们玩得尽兴了,叶无道才提议就此结束,一帮人浩浩荡荡走出包厢。在走廊中迎面走来一个低着头的曼妙女孩,与第一排的徐远清和和王佛兵他们擦肩而过,再与李镇平和司马玄卿擦过,到叶无道身边地时候。袖口匕首顿现。 嘭! 这个想要刺杀叶无道的女人硬生生撞到墙壁上,颓然跌落。 轻轻搂着燕清舞的叶无道望着这个被赵宝鲲解决的刺客,似乎有点眼熟。 赵宝鲲收回那条耍出漂亮侧踢地腿,刚刚被崔淰懿打击的那股郁闷终于得到发泄,竟然敢暗算叶子哥,他走过去扯起那个女人的头发,强行抬起她的脸,狰狞道:“是不是活腻了?!” 看到这张脸,叶无道知道她就是麒麟会先前两次刺杀他的女人,加上这次就是第三次。难不成她真的以为自己是七擒孟获七纵尾获的诸葛大好人?蹲在死死盯着他的女孩面前,冷笑道:“给冒牌的李凌峰报仇?” 刚想要朝叶无道吐口水的她被赵宝鲲猛一扯长发,咚!头部剧烈撞击墙壁。强忍疼痛地她终于张嘴痛苦呻吟,泪水涌出眼眶,那张还带有稚嫩的精致脸颊充满绝望和仇恨,她终究不是强悍无匹的龙玥,没有她地那种超群天赋。她也不是吉灵,没有她的那种坚忍不拔,她只是一个被宠惯了的女孩而已。即使她在麒麟会已经算是高手。 “如果放了你,是不是要继续杀我,直到我死为止?”叶无道浅笑道,看着这张交织着恐惧和憎恨的稚嫩脸庞,眼神冰冷。 聪明如燕清舞很希望这个女孩摇头,或者说不,但可惜,这个被李凌峰称作“雪黛’的女孩赌气地说了“是”。 或者她并不知道这个结果意味着什么。 燕清舞轻轻叹息。 “宝鲲,动作干净点。”叶无道站起身。宣判了她地死刑。 王佛兵和司马玄卿这群男人见到这一幕后都很识趣地继续前行,分享秘密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而李镇平和徐远清则拦在走廊转弯口,杀人虽然希拉平常,但总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这个时候一个穿着很有职业女性味道地美女冲了过来,被李镇平技巧的拉住,她喊道:“叶无道,不要杀她,我求你了!求你了!” 林落燕,水麒麟。 叶无道示意李镇平放开她,林落燕跑到那个嘴角渗出血丝的女孩身边,蹲下去抱着她,抬头朝叶无道用一种放弃所有尊严的卑微姿态恳求道:“求你不要伤害她,叶无道,她不应该受到牵连的。” “留下她,来杀我?”叶无道嘲讽道。 “不会的,我向你保证!”林落燕那张冷艳的脸庞再没有在神话集团中的拒人千里,那是一种坚强外衣被狠狠撕破后的软弱。 “很久以前我就不相信女人地承诺了。”叶无道冷笑道,他的思绪飘向遥远的地中海,那一袭雪白教袍,那张圣洁的容颜,都像是一个巨大的讽刺,让他的眼神越来越冰冷,竟然有了连林落燕一起杀的**。 燕清舞轻轻皱眉,有点心痛。 凝视着他的伟岸背影,这种疼痛像是涟漪般席卷她的全身,很淡,很轻。 “傻孩子,不要瞎想。”似乎察觉到燕清舞心思的叶无道转身朝她露出一个淡泊的真诚微笑,拍了拍她的脸蛋。似乎被燕清舞柔情感染,叶无道的戾气淡化许多,风.语小说。转身面对着忐忑不安的林落燕,道:“你跟了我那么久,知道我的个性,说吧。”
“只要你不杀雪黛,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林落燕坚决道,她怀中的女孩拼命摇头。 她知道,利益,才是唯一能打动叶无道的东西。 “你以为你很有利用价值?”叶无道不屑道。 “只要你答应我不伤害雪黛,我就做你的女人。”林落燕悲哀道,叶无道那种眼神让她本已经冰冷麻木的心再次受到刺伤,低头望着这个泪流满面的女孩,心中酸涩而悲伤。 “你就这么自信你能让我看上眼,水麒麟?”叶无道再次蹲下去捏起林落燕的精致下巴。 “我现在只有我的身体可以出卖,你要么答应。要么连我和雪黛一起杀了。”林落燕闭上眼睛道,这种羞辱令她身体颤抖起来,那就像让她在男人面前一件一件脱光衣服般难堪,这种屈辱。比**上更刺痛。 “别忘了,你现在开始就是我地人了,记住了,管住她,如果再发生这种事情,我一样会杀。”叶无道起身道,这个时候苟灵也回到他身边。 望着渐渐远去的叶无道,林落燕摸着女孩的脑袋,柔声哽咽道:“雪黛,你怎么就这么傻呢。他是魔鬼啊,你不知道他的可怕,以后再也不要做傻事了。姐姐不想再失去你。” 跟在最后地苟灵回首,望着这对姐妹,眼神冷漠。 “天上人间给你的感觉如何?”叶无道坐上车后问燕清舞,他让赵宝鲲把苟灵送回家。 “比我想像中要好点。”燕清舞似乎有点累了,窝在位置上。 “确实。古代的妓院都分档次。”叶无道笑道,脱下外套盖在燕清舞身上。“其实,天上人间可以做得更好。”燕清舞慵懒道。窝在座位上的她侧向叶无道看他驾驶,不管他有空没空,都要拉他去故宫,长城,还有天坛,说实话,燕清舞这些地方都没有去过,一次都没有,土生土长在北京。而这些地方却一次都没有游览过,不能不说她的强大。 “怎么说?”叶无道好奇道。 “首先,就穿着来说,那几个穿着大红旗袍的司仪小姐真的是败笔,这打扮要看场合要顺其自然,在天上人间身着身着大红大紫的旗袍,曳土踏泥地走来走去,其举止神态总让人有‘身穿龙袍不像天子’的别扭感觉。其实真要古典,完全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比如批量‘生产’一批真正意义上的古典美人,这些女人可以从艺校或者美院中获得,至于手段和途径我就不说了,反正你们有地是办法,这批人接纳入天上人间后便接受半年到一年的专业培训,我知道你对苟灵的意思,这完全可以套用到所有俱乐部地‘女人’身上。” 燕清舞侃侃而谈,不理会叶无道的诧异,继续道:“每个女人在意进入天上人间就必须接受某种气质的培训,比如粗略分为婉约,妩媚,成熟,清纯,这四类又可以细分,比如婉约中分为纤弱和典雅,妩媚中分为风骚和冷傲,成熟分为气质和身体,女人只要有了气质,味道也就出来了。” “继续。”叶无道甚至停下车,专心听燕清舞的“演讲”。 “再就是关于俱乐部那些女人的福利问题,我不知道干这一行有没有竞争,或者竞争激烈不激烈,总之我地意思是每年拿出额外一笔资金作为她们的‘青春费’,等她们离开天上人间的时候发给她们,无故离开就没有权利获得这笔钱,我想这一行真正是所谓地吃青春饭吧?”燕清舞皱着眉头,似乎是陷入自己的思考中,自言自语道:“再就是天上人间向来在普通人眼中是比较神秘的存在,但是真正去的并不多,其实只要制造一起天上人间花魁爱上一个普通人然后私奔的轰动消息,这就足以让无数普通男人跃跃欲试,反正就是这方面的炒作要不遗余力,争取在巩固金字塔顶端消费群的同时把中产阶层的男人拉进来。” “第三,……” 接下来燕清舞毫不停滞地例举了大概近十条意见,等到燕清舞回神看向叶无道的时候,后者处于瞠目结舌地状态。 “怎么了?”燕清舞赧颜道,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 “你真是个天才。”叶无道感叹道。 燕清舞眼神有点黯然,她不喜欢这个词汇,有其不喜欢叶无道说这个词汇。 她为了他,真的愿意做任何事情,哪怕是犯罪。 “清舞真是个能替老公分忧解愁的好老婆。”知道犯了个小错的叶无道立马抱住她狠很亲了一下脸蛋。 “那怎么奖励我?”燕清舞嘻嘻笑道,媚眼如丝。 “今晚大战五百回合!”欲火焚身的叶无道猛然启动那辆阿斯顿马丁,闪电般飘向那个被燕清舞当作“家”的四合院。 “在哪里呢?”燕清舞腻声道。 “床上!”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