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幕后的女人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3466字
燕清舞被叶无道的痞子流战术彻底打败,开怀地捧腹大笑,燕家所有人见到这一幕后兴许都会对叶无道的糟糕第一印象有所改观,叶无道小的时候喜欢在女性面前扮演小丑和流氓,如今虽然收敛很多,却将这一行业艺术化和品味化了。 女娲居的茶很不错,其中燕清舞要的武夷山大红袍味道很正,而对龙井茶颇有研究的叶无道对那杯梅峰龙井也挑剔不出什么,据说女娲居泡茶用的泉水都是从深山老林中提取,用心到这个份上自然生意火爆。 走出女娲居,燕清舞挽着叶无道的手臂行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意态闲适,或许人真的最容易被身边最亲近的人同化和感染,燕清舞以往最憎恶“悠闲的生活”,喜欢对生活的每一个步骤都做出精密计算,喝茶、饮食和睡眠都有相应的时间限制,而跟叶无道深入接触后便不再信奉苛刻的严谨,学会了放松,习惯了昔日所不齿的“堕落”,她想做只慵懒的小猫,在冬日的阳光下依偎在他的怀抱,汲取温暖。 “天上人间的事情解决了没有? ”燕清舞自然洞悉叶无道要吞并天上人间俱乐部背后的野心,虽然不清楚叶无道太子党的那个神秘星组,却能猜出叶无道已经在中国南方建立相当程度的关系网络,如果能够整合南北方的人脉脉络,这注定是一股惊世骇俗的潜在力量。 这其中,天上人间就是一枚起过渡性作用的关键棋子。 “还没有,不过我想天上人间那个背后的香港人应该也要浮出水面了。”叶无道拉着燕清舞走到一个烤祟肉地摊位面前。要了一只祟腿和十串祟肉,让因为有洁癖而从没有沾过这类食物的燕清舞一阵头痛。 “你就不怕他们用非正常手段对付你?”燕清舞那双纤柔小手调皮地伸进叶无道的袖口,烤祟肉带来的烟味让她有点吃不消。 “武力解决?这个正是我希望地,这样反而更直接更干脆。反正我的太子党正好南下进攻香港黑道,什么时候攻下了就顺便来个‘屠城’,把看不顺眼的、装B扮?的,跟我唱反调的,全部清理掉!”叶无道笑容有点诡异,血腥,那种压抑下的黑暗气质宛如鬼魅般浮现。 “你倒是酣畅淋漓。”燕清舞无奈道,他这种人看上去就像是二话不说砍死秀才的蛮兵,其实更是个充满心机的刁兵,而且还是个经历过无数次战场洗礼的老兵,为了生存爆发出来的实力绝对能让对手颤栗。 “清舞。这叫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具体人物具体对待,太多所谓地精明人都小聪明过了头。都过度的忌讳玉石俱焚两败俱伤,一个个奢望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操,别人都是傻子啊,难道还真能像YY小说中那样王八之气一放就收下无数小说中那样王八之气一放就收下无数小弟?!”叶无道不屑道。语气十分轻蔑,看到燕清舞听到他讲脏话而轻轻皱起了黛眉,他摸了摸鼻子,嘿嘿干笑,有点不好意思。 “中国人确实都很精明,就个体来说都具有十分强大的生命力,所以现在遍地是风生水起地中国商人,但是具有大智慧的中国人永远都是少部分,中国人很奇怪,把对规则的破坏当作荣耀,而德国、美国这些西方国家则恰好相反。” 燕清舞感慨道,看着叶无道接过那一捧烤熟的祟肉串狂啃。她对他的吃相实在不敢恭维,虽然对这种路边食物没有什么兴趣,可看到叶无道那么卖力,燕清舞也有点垂涎,要他给她吃一口,接过当她张开嘴巴准备吃那片羊肉地时候,叶无道就将那串肉往后拖一段距离,燕清舞再咬,他再拖,最后被一旁憨厚摊主善意笑话的燕清舞一赌气,一把抢过叶无道的那只祟腿狠狠咬起来。 “清舞,听说你有个小爷爷就在中央党校当教授!"叶无道宠溺地掏出蓝色藏花绣图手巾帮燕清舞擦拭油腻嘴角,望着她那冷艳性感地嘴唇,有种舔她的**冲动。 “我小爷爷喜欢下棋,他有个有趣的规定,学院中谁能下棋赢了他,那么那个学生的成绩评比就会被加分,所以中央党校中很多人都去学下围棋了。”燕清舞微笑道,似乎看穿叶无道的心思,踮起脚跟在叶无道脸上亲了一口,亲昵而娇媚。 “中央党校果然盛产有趣的妙人。”叶无道想到当初在韩家见到的那个燕姓老头,心思百转。 “有个人,你必须认识,有机会我帮你介绍。”燕清舞接过那块编织精美的手巾,温柔如贤妻反过来给叶无道擦拭油渍,想到他肆无忌惮的吃相,她不禁莞尔,寻常男人在女人面前吃东西都是尽量地优雅绅士,他倒好,跟那种从深山中跑出来的神农架野人一样饥不择食。
“是江干戈吧。”叶无道会心笑道,这不难猜,燕清舞同样是明珠学院的学生,说不准跟江干戈还是同班。 “你这也能猜出来?”燕清舞讶异道。 “那是,你老公我料事如神,掐指一算也就知道是何方神圣能够让你这么看重了。”叶无道大笑道。 燕清舞对这个脸皮厚到不可救药境界的家伙只能无语,刚要说些江干戈的事情,只见街角拐弯处彪出一辆绚丽的红色法拉利,如旋风般冲向他们,然后一个华丽的甩尾漂移到他们面前一米距离的地方,燕清舞甚至能够清晰感受到漂移那一刻车轮与地面的剧烈摩擦。 彪悍的技术! 跑车中坐着一 一位全身上下通红的女人,很漂亮的女人,一袭只有极少数女人才能穿出味道的大红旗袍,一双一眼就能看出是定做的纤细高跟鞋,这样的装扮跟方才那华丽到死的甩尾极不相符。 她笑容诡异,眼神玩味地盯着神色依然自若的叶无道。 妖魅的女人! 这是燕清舞对这个女人的第一感觉。 “怎么,在香港输给我不服气,要来北京找我单挑?”叶无道笑容很放肆,这个女人就是在香港跟他飙车的地狱犬之挽歌,也就是那位在英国鼎鼎有名的世界级顶尖杀手,作为独孤家族的仆人,从小就跟随那位神秘的独孤小姐。 “输了就是输了,没有必要不服气。”地狱犬之挽歌托着腮帮轻笑道,凝视着叶无道的冷峻脸庞,“猜猜看,我找你有什么目的。” “没兴趣。”叶无道懒散道,根本就不鸟这个女人,双手握住燕清舞有点冰凉的素手,眼神温柔。 没有丝毫怒气的女人只是玩味地盯着这对气质超群的情侣,最后把视线停留在叶无道身上,也不再兜***,干脆道:“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我暂时负责中国大陆天上人间俱乐部的所有事务。” “你?”叶无道似乎有些无法接受。 燕清舞则饶有兴致地期待接下来的好戏,她发现她越来越沉醉叶无道对事待人的手腕和准则,邪恶、龌龊、冷血等等所有负面词汇都可以拿来形容他,但是偏偏让你无法否认他的做法最有效率。 燕清舞这种思想境界的人懂得,这就叫作直指佛心。 “独孤皇岈让我代他向你问好,他说会尽快处理完英国事务赶回中国大陆。”女人大笑道,猖狂却不让人反感。淑女?对她来说就是整一狗屎的玩意。 “貌似有点复杂。”叶无道耸耸肩道,既然跟独孤皇岈有关,那就断了他要来类似“杀人灭口,之类非常手段的念头,独孤皇岈这么做,自然是表明这个女人不能动,或者说暂时不能动。 “你有时间就去趟天上人间,随时都可以。”地狱犬之挽歌收敛笑意,扔下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驾车扬长而去,这辆改装过的法拉利动力恐怖,瞬间飘出去老远,就算叶无道也未必会在北京如此跋扈的飙车。 “大吃一惊了吧?”燕清舞幸灾乐祸道。 “嗯,这个结果确实有点诡异。”叶无道摸了摸下巴思索道,难道说这个女人是独孤家族的成员,如果是这样,那独孤家族未免有点太夸张了,竟然将触须延伸到中国的核心城市。 因为叶无道的车子还停在女娲居,两个人只能再走回女娲居,路上燕清舞顺便给叶无道讲了许多江干戈的事迹,虽然她也不知晓这个从小学开始到高中都是同班的家伙什么来头,却知道他几乎没有朋友,乖僻到连老师都懒得理睬,跟燕清舞截然不同,江干戈在精神心理领域、市场行政管理和国家战略等宏观方面相当精通。 燕清舞跟江干戈有点惺惺相惜的味道,算是看对方都比较顺眼,这对极度自负的双方来说都算很特殊的存在,燕清舞既然想要一心从政,就会百分之两百的利用身边一切行政资源。 叶无道打开车门,燕清舞略微歉意道:“那我先回家了。” “回家?”叶无道眉毛一挑。 “怎么了?”燕清舞疑惑道,继而想到在小旅店被迫看黄片的那一夜,脸色顿时绯红,娇艳动人。 叶无道搂紧燕清舞的纤弱蛮腰,轻咬着她的雪嫩耳珠,邪气笑道:“今晚先把生米煮成熟饭了。”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