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一惊一叹复一惧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3382字
“你知道我不喜欢你这样。”白阳炫这位被帝师柳云修视作“北方第一俊彦”的太子缓缓而行,语气淡漠,跟赫连兰陵这群死党拉开一段距离的白阳炫身边只有南宫风华,这对男女气质容貌都是那种让同性疯狂嫉妒让异性死心塌地追求的类型,走在路上想要没有回头率都是难事。 “我在呆你背后已经十年,整整十年。”南宫风华凄婉道,笑容惨淡。 女人把生命献给男人很可贵,但更可贵的是献出最绚烂的青春年华,尤其是一个最怕红颜白发的大美人。南宫风华双手交织在一起,她知道这个男人不喜欢牵绊,尤其是情感,纤细手指下意识抚摸着那串当年他送给她的琉理念珠,这也许是她现在唯一的温暖。 “你如果不愿意等,你可以放弃,一开始我就告诉你这个选择将一直有效,而且我说过,走的时候不要告诉我。”白阳炫对待感情似乎不仅有叶无道的冷酷,更有一份不羁的洒脱,叶无道即使固执,对待自己真正爱的女人是不可能说放手就放手,甚至可以说这位南方的黑道皇帝还是个十足的情种。 似乎早料到白阳炫会如此冷淡的南宫风华自嘲地叹了口气,悲哀?不是的,在选择爱上这个男人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注定一路坎坷,也不是麻木,而是一种对命的臣服,就如歌词所讲原以为伟大的是爱情,原来强悍的是命运。 “阳炫,你有爱过谁吗?”经历过无数沉浮的南宫风华不会稚嫩到为这种小女人地愁肠而破坏原本就不算融洽的氛围。 “爱?”白阳炫原本清澈似锋芒的眼神出现了片刻的惶然。 南宫风华随着沉默地白阳炫安静前行。抬头望着繁华大道上无比绚丽的霓虹灯,近乎奢侈的宽阔街道很容易让人觉得北京大,很大,非常大。大到任何一个人放在这座城市中都显得渺小,她回头看了看赫连兰陵这几个在北京太子党中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倨傲,自负,才华,却年轻,这就是这群男人的世界吧,他们拥有了很多,而且还会拥有更多。 行至**,白阳炫伫足远望那座英雄纪念碑。自言自语道:“最健忘的其实是历史本身。” 他随后转身凝视**上的那些大红灯笼,略带笑意,“曾经有人用一千万拍下一对灯笼。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挂在家门口,喜气。” “应该又是改革开放浪潮中暴发起来的家伙的滑稽行为吧,中国财富金字塔的顶端如果都是这种人,中国就没有未来。”南宫风华微笑道。她比很多女人都更能接触中国式地上流社会,也更能体会其中的荒唐可笑。 “那对灯笼当年就挂在我家门口。”白阳炫出人意料的轻笑起来,他仰视**地祥和神情令南宫风华一阵意乱情迷。这个手腕冷血头脑超群的邪恶男人总会在偶然间流露出很纯净的气质,这也是为什么南宫风华愿意等他一辈子的原因。 白阳炫这个久违的会心笑意也让赫连兰陵等人感到诧异,最近北京地一连串事情都不算好消息,他们很久没有见到太子如此的开心,几个男人环视这许久没有逛过的广场,心情也随之舒畅了许多,他们中许多人地长辈都属于那座英雄纪念碑,尤其是白阳炫。 这一代的荣华富贵,都需要某一代人的沉痛付出。也许是生命,或者尊严。 当你一味仇富的时候,不妨放弃这幼稚的想法,开始为你的下一代去拼搏。 “那我只能说这个人很有趣。”南宫风华可不会傻到以为一个简单的暴发户就能够把灯笼挂在白家,就算你用一亿买一对灯笼想要挂在白家大门上,都是痴人做梦而已,但南宫风华实在想不出什么样的人能做出这样有点不可理喻的事情。 “确实很有趣。” 白阳炫嘴角牵扯起一个愈加灿烂地笑容,似乎想起这个人他就能够开心起来,就如同热恋中的男女想到自己的情侣。收敛笑意,白阳炫轻轻侧脸,望着这个苦苦等候十年的女人,他终究不是没有情感的冷血动物,当一个女人为你付出十年光阴的时候,说不感动那绝对是自欺欺人,摸了摸她的头,“喜欢我,是不是很苦?” “不是喜欢,是爱。”南宫风华纠正道。 白阳炫笑了笑,远处一个犹豫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的年轻男子走上前,笑容僵硬地卑微道:“对不起,我刚刚来北京打工,但是把钱刚刚用完,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已经一天没有东西吃了,我想回老家,你能不能借点钱给我,我以后一定还你。”
真是庸俗的套路啊,如今这个社会赚钱最讲究的就是新意,这种被用滥的套路不要说白阳炫这种人,就连一般人都懒得理会,出乎南宫风华意料的是白阳炫只是很平静地让这个青年说完,然后伸出那只干净白皙的手扯了扯那身高级订制西装,道:“知道多少钱吗?” 那个纳闷的青年摇摇头,不知道这个看上去很有钱的同龄人有什么意图。 “没有地方住?天桥下,马路上,公圆里,哪里不是睡觉的地方?没地方吃?你去工地上说自己只求个三餐不要工资,谁不用你?”白阳炫面无表情道,“我确实有很多钱,多到你无法想像,但可惜的是,我这个人从不做慈善家。” 年轻人脸色显得很难看,想骂人却没有那个胆量,只能自认倒霉。 这个时候白阳炫朝赫连兰陵挥挥手,从这个赫连家族的第一继承人要了一张百元大钞,递给这位跟北京这座城市格格不入的年轻人,那身连白阳炫那套高级时装零头都不到的褶皱衬衫显得格外卑微。 当更不知道白阳炫意思的年轻人伸出手想要接那一百元的时候,白阳炫突然放手,那张钱飘落在地,年轻人赶紧蹲下去捡钱,白阳炫冷笑道:“我虽然不做慈善家,但喜欢用钱买别人的尊严。” 南宫风华脸色微变。 “所以,我用一百块买你的尊严,虽然很不值。”白阳炫俯视这个只顾着捡钱的青年,终于流露出那种彻骨的不屑。 望着那个捡到钱后并没有因为白阳炫这番话而震撼的麻木青年,随着白阳炫远去的南宫风华突然有种悲哀,很多穷人之所以永远只能是穷人,不在于智商比富人低,而在于这种人真正把自己当作了穷人,而且心安理得。 “想不想听那个人的故事?” 走出很远的白阳炫依然让赫连兰陵这群世家公子哥做个小跟班样地尾随,而南宫风华则极其难得的跟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太子党领袖“逛街”。不等南宫风华回答,白阳炫继续道:“真要说起来,这个人的故事比小说还要精彩,我不知道一个人要如何的强悍,才能如此沉重,他是我见过最完美的存在,几乎没有瑕疵,风华,你见过这样的人吗?” 南宫风华摇摇头,对她来说即使真有,那也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政治上前太子赵师道,黑道上帝师柳云修和青龙萧易辰,以及商业上国师赫连鲸绥和银狐叶正凌,这些人都是各自领域堪称典范的枭雄,但是我要说的这个人,却更加的特殊,他是那种能让你一惊后随之一敬然后一叹最后一惧的人。”白阳炫仰望着北京的天空,如今的时代,谁也无法在北京俯瞰众生。 “能让你如此评价,恐怕只能用怪物形容了。”南宫风华笑道。 都说一个男人需要仰视另一个男人的背影才能成熟,以前她以为白阳炫这样的人不需要这种背影,也许是白阳炫这些年令人眼花缭乱拍案叫绝的手段令她产生了他是万能的错觉,而忽略了他其实也是一个有稚嫩青涩岁月的人。 “风华,我不准你这么形容!”白阳炫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 几乎没有被他训斥过的南宫风华蓦然感到一股委屈,眼眶一红,不说话。 气氛迅速沉闷凝滞,白阳炫似乎也没有再说下去的兴趣,事实上跟他亲近如南宫风华也是第一次听说有这样一个人存在于他的世界。 一辆挂有京A3车牌的奔驰稳稳停在白阳炫附近几米处,走下一个原本应该已经死掉的人,这个人虽然脸色算不上红润,却没有那种大难不死的颓废和低沉,这京A8系列的车虽然不比京G6那么牛逼通天,却已经是京城部级领寻身份的标签,作为京城最权贵阶层的符号,外界有这样一个说法,独步长安街,平趟北京城!而且此人这辆车上还放有不少的证,可见他在北京混得确实不错,即使没有当初北京前首富李晓华那辆京AA888888那么夸张,也算是混明白了的上层***里的人物。 “太子。”他说话的时候神态自然,以超群才华取悦上位者,便不需要做出谄媚谦恭状,这是他的幸运,也是他的骄傲。 而他,就是风云企业和麒麟会的创建者,李凌峰!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