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枭雄和枭雄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3430字
中国很大,所以中国的***很多,从日渐西山的帝王术到风糜一时厚黑学再到风头渐起的权术论,其实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地被生活拖拽进一个个帮派林立的大小***,即使纯洁干净如学校这座象牙塔,小如寝室都有妙趣横生的勾心斗角,更不要说恢宏如北京这样的帝王之都。 执掌新太子党的白阳炫,身后依次尾随着赫连家族的代表赫连兰陵,苏南孙关镜,中纪委的蒲原机,还有就是当初跟赫连兰陵以及周笑陵一起争夺中国金融俱乐部主席的李凌峰,除了燕东琉和化名林徽的诸葛琅骏,以及身为北方总商会会长的周笑陵,这届太子党的核心成员几乎都已经到齐。 “凌峰,你有多久没有这么狼狈了?”白阳炫打趣道,他从第一次见到李凌峰就知道这个人能爬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他跟清高自负的燕东琉不同,也跟家世渊源的林徽不一样,李凌峰骨子里就有种睥睨天下站在顶点的野心,这一点,他不喜欢,却很欣赏。 “十年。”李凌峰平静道,麒麟会这座北方黑道大厦的瞬间崩塌,令人见识到南方太子党的彪悍,随着龙帮与日本黑道联盟的落下帷幕,叶无道率领的太子党也真正浮出水面,露出那狰狞的面孔。 “黑道上我们已经没有能够威胁叶无道的棋子和资源,你有没有把握重创神话集团?”白阳炫依然闲庭信步,走到人民大会堂外面的时候,脚步放缓,凝视着国徽。陷入沉思。 “有。东方集团的何封涯是我的恩师,近期全面接管集团地何解语又跟叶无道有情感上的纠葛,所以到时候跟神话集团的死战并不是我们风云企业一股,而跟叶无道为了那个婊子反目的李楷泽也表示会支持这场经济大战。神话集团地酒店、动漫、房地产和电子等四大支柱产业下的十三个子领域都将受到我们的攻击,而神话近期也在融资上市,我跟不少跟神话有关系的投资机构都通了话,即使有管逸雪作后盾,我也有信心把这个南方经济界的神话彻底打破!”李凌峰点头道,语气缓慢而沉稳,没有年轻人的那种意气风发,却有历经风雨的淡定。 “代价不小吧。”赫连兰陵会意笑道,风险投资商可都是一群真正吸血的蚂蝗,一旦有机会不把你吸个精光是决不罢休的。 “就算重新白手起家。我也要赢。”李凌峰淡淡道,这个决心不容置疑。在情场上他输的一败涂地,在黑道上他更是被叶无道整得像条丧家之犬。所以在商业上他强烈地自尊让他不能再输,他一定要扳回这一局! “其实,退一步想,神话集团垮了,也没有太大意义。叶无道不缺钱,他之所以创建神话集团就是要证明给叶家那只老狐狸看,或者说给整个持有怀疑态度的叶家董事会看。事实上,今天被你,凌峰,还有表面上的何封涯地东方集团以及小超人的香港科讯集团,更有连你们都不熟悉的华夏经济联盟,事实上叶无道早就胜了,即使在跟李凌你斗的这个小棋盘输了,他依然赢了大棋盘上的这局棋,而叶家一旦真正认可了他这个继承人。那个时候地叶无道才真正算是商场的巨鳄,说到底,你们都是被算计的棋子而已。”白阳炫微笑道,向孙关境要了根中南海,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却没有点燃。 李凌峰沉默不语,不是他看不透,只是以隐忍著称地他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三年前那个被自己**于掌心的纨绔子弟如今竟然肆意横行,这种落差让李凌峰愤怒,女人,天下,他都眼睁睁看着从自己手中逝去,这种痛,痛彻心扉。 “李凌峰,你要是能说动周笑陵出马,你可能会不至于一败涂地,叶无道的手段我这个旁观者很清楚,你这个局中人已经失去理智了。”赫连兰陵落井下石道,对于这种现象孙关境他们都已经司空见惯,白阳炫也乐意见到自己的手下相互制衡,很多人不清楚白阳炫为什么会不统一整个京城太子党,有人说是他没有这个魄力,但明眼人知道是白阳炫暂时不想越过一条界限,一条也许让中央忌讳的底限。 “赫连兰陵,不要忘了,现在我握有更多的筹码,这场背水一战,叶无道固然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但输的同样未必是我!”李凌峰有点怒气道,赫连兰陵说到的这个周笑陵跟李凌峰一样是太子党里的两个异类,他们都是草根出身依靠自身惊人地才华爬到如今的位置,而跟燕东琉他们走得更近的周笑陵则没有少给李凌峰小鞋穿。
“女人,凌峰啊凌峰,商场上最不可信的就是女人,何解语这个女人我感觉不可靠,你要是把赌注放在她身上,我不看好你这场赌局。” 白阳炫摇头道,越接近那座英雄纪念碑,他的步伐就越凝滞,“至于李楷泽,你更不要对这个人抱有希望,弄不好他是跟叶无道给你唱了出苦肉计。” 李凌峰脸色顿时难看至极。 “他曾经告诉我,男人一旦被女人牵绊,那天下就黯然失色,凌峰,韩韵这个女人固然不错,但不值得你赔你今天的所有,别忘了,你除了是情场失意的男人,还是曾经的北方黑道领袖人物,还是风云企业的创始人。”白阳炫叹息道,隔着一条街再次凝望伫立在夜色中的英雄纪念碑,在人民大会堂外那名卫警的错愕视线下径直越过栏杆走向它,夜幕中,仿佛能聆听它那悲壮的叹息和呐喊,李凌峰等人也随之走入广场。 南宫风华望着细细咀嚼白阳炫那番话的李凌峰,有些怅然,强悍如他面对那个青年也是如此捉襟见肘,由此可见那个南方杨家青年的恐怖,都说看一个男人的实力就看他的对手,那么足见这个跟自己同为温家家教的叶家公子非同寻常。 “叶无道这个人城府很深,你可别先乱了阵脚。”南宫风华小声善意提醒道。 “知道,谢谢南宫小姐。”李凌峰略微感激道,他们这个***中的人虽然谁都知道白阳炫没有给南宫风华这位出淤泥而不染的女人半点名分,但他们都打心底把她当作是他们的大嫂。 南宫风华笑着摇摇头,望着白阳炫清瘦的背影,她的神色也清冷下来,这个英俊的男人,拥有今天万人之上的荣耀,除了他自己的付出,还有他在六四风波中为了邓公而去世父亲,他两个在越战中壮烈牺牲的叔叔,还有他那个在刚刚结婚不久就死在解放战争中的爷爷。 所以,白家一门,俱是寡妇! 白家今天所赢得的一切尊重,当之无愧。 “一叶浮萍归大海。”一个玩味的清亮嗓音在英雄纪念碑那一侧响起。 一群人缓缓而至,为首的赫然是叶无道! 紧随其后的是燕清舞,这位刚刚丧父却异常坚强的燕家女人。 然后是赵宝鲲这个跟着叶无道名扬北京城的混世魔王,接着便是李镇平和徐远清。 两帮人竟然在这种地方不期而遇,不能不说有种被命运肆意摆放的感觉。 “果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呢。” 白阳炫见到叶无道后并没有丝毫的慌张,相反有种释然的味道,当赫连兰陵和南宫风华等人下意识停下脚步的时候,只有他依然向前踏出三步,傲然面对眼神阴冷的叶无道。 白阳炫对叶无道。 燕清舞对南宫风华。 赵宝鲲,李镇平和徐远清对赫连兰陵、李凌峰、蒲原机和孙关境。 还真是貌似势均力敌的两个豪华阵容。 “南宫风华。”叶无道笑了笑,恍然,释然。 南宫风华绝美的容颜遮掩不住那抹歉意和愧疚,这出白阳炫设计的美人计,一开始就注定毫无悬念。 “怎么,不怕我现在就干掉你?”叶无道微微侧过视线,盯着眼前这个身为亚洲十大威胁之一的难缠人物,就是这个家伙,让赵师道安心把太子党交了出去,也正是这个家伙,让北方一大群非常俊彦心甘情愿地替他卖命,还是他约束着京城那么多类似崔彪这样桀骜不驯的公子哥,而且这个他,还让他在双子岛屿上见识了一回黑色血腥的伏击。 这种人,处之而后快! “不怕。” 白阳炫笑容蓦然灿烂起来,“是真的不怕。” “京城太子党。” 叶无道默念几遍这个逐渐被越来越多普通人熟知的词汇,嘴角翘起一个绝对不算善意的弧度。 “知道这里埋葬着都是什么人吗?”白阳炫无视叶无道的冰冷敌意,转身仰头,看着那几个大字。 “英雄。”此刻站在碑下,叶无道也收敛了那份暴戾和慵懒,做坏人,也需要有自己的底线。 “而站在碑外,活着的我们呢?”白阳炫继续问道。 叶无道沉默不语。 “枭雄。” 白阳炫眯起眼睛道,北方的大风吹乱他的头发,如标枪般伫立在碑下的他别有一股浩然正气。 “所以我们活着。”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