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四章 出人意料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2322字
自从科举制这项被称作是中国第五大发明的制度诞生以来,有种人就成为敏感人群,他们就是监考官,这群人很容易依靠所谓的提拔人才来培植亲信党羽,到如今虽然科举已废,但义务教育盛起,试问哪所著名学府的校长不是在商界政坛左右逢源? 而韩点将,这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担任过北大清华和人大三所学府校长的教育部副部长,无意更是中国数以万计的校长中的绝对的佼佼者,更重要的是他本人的两袖清风和学识渊博,也令他倍受世人敬重。 谁有这样的老人作岳父都是种巨大压力,叶无道也不例外。 终于在韩韵的撮合下他和韩家约定时间见面,两手空空的叶无道按响门铃后,开门很快就打开,那对可爱的双胞胎一左一右拥着微微忐忑的叶无道走进韩家,这架势让韩雅忍俊不禁,看来孩子这一关过了。 韩点将依然跟当初参加浙大开学典礼一样清瘦精神,兴许是钻研佛道的缘故,浑身上下散发一种豁达宁静的气息,他见到叶无道近来,就给这个曾经在浙大陪自己下了一盘棋的青年倒了一杯水。 韩韵的母亲周黎则一脸安详欣慰地端详着这个未来女婿,虽然没有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那么夸张,但她对叶无道的第一印象相当不错,作外交官地她知道一个人如何穿着才是真正地得体。倒不是周黎是个嫌贫爱富的庸俗女人。只是出身书香门第豪门大家从小就受准贵族熏陶的她习惯了幽雅,简单来说就是叶无道的气质让她满意。 “无道,要不陪我这个老头下盘棋?”韩点将微笑道,他看叶无道的延伸,清澈而祥和。 叶无道轻轻点头,给了身旁韩韵一个从容的问小,对他来说下棋最能宁静致远,,下了这盘棋后他的心境也就真的平稳下来,由此可见韩老的处世智慧。 那对双胞胎很可爱的主动将围棋和棋盒搬出来。叶无道拍了拍这两个小妮子的脑袋,他们很一致的露出灿烂笑容,这个场景令周黎尤为高兴,能让孩子喜欢的男人,多半坏不到哪里去,她不是没有听说过这个准女婿在北京闹出的风波以及他的众多绯闻,只是她相信眼见为实。 “这围棋啊。让棋子不让棋术,让先不让棋局,很有意思。”韩点将率先执黑落子后开怀笑道,跟棋力相当的人下棋对于棋痴来说无意是人生一大美事。 “韩老曾经在浙大对我说的那番话,让我思考了很久。” 叶无道玷起一枚清凉的棋子,略微思考后落下,两人棋盘上的对弈讲究运筹帷幄,但很容易因为沉醉那种手掌千军万马的快意而一心干戈杀伐。这就使得博弈的最终结果只有一人赢一人输,落子后叶无道抬头望着微笑不语的老人。道:“围棋有输有赢是天理,但仅仅为了输赢而去落子布局,便犯了大忌,现实中更是如此。” “我只是抛砖引玉而已,你如果是不可雕琢的朽木,我就算再努力不可能让你成大器。呵呵,无道,其实大道理谁都懂。关键就看你是不是真的能落实到行动中去,而且这行动又有讲究,不但有行百里者半九十。还有功亏一篑这一说法,这做人拉。那有那么容易哦。”韩点将摇头笑道,他从来不怀疑叶无道的悟性,一个人做人圆滑还是憨厚,是奸雄还是英雄,都能从这棋盘纵横十六道地黑白世界上看透,叶无道无意是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
“虽然顿悟需要渐悟,但若没有人点破,很多人都可能放不下那一点执着,堪不破那一层玄机。”叶无道谦虚道,他自己再老成城府,也不敢托大说比韩点将这样经理过几十年风雨的老人懂生活。 “话是这么说的。”韩点将下子很快,几乎能够媲美叶无道的落子如飞。 “韩老,我不明白的是太多的事情我反复思索后都会回到原点,似乎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无意义,这让我很失望,比如这做人,奸猾一世博取荣华也好,憨厚老实糊涂一生有罢,到头来也是一具枯骨,所以苦也好,乐也罢,似乎都令人提不起兴趣。”叶无道神情认真道:“韩老,你说我们这一生拼命追求,在真正的智者和隐者看来,是不是都很可笑?” “无道,我问你,世人诽我谤我笑我侮我辱我,我该如何处之?”韩点将大笑道。 “我自泰然处之,待十年后看谁笑谁!”叶无道轻笑道。 “错了,无道,应该是待百年后再看谁笑谁,这人啊的一生,是盖棺方能定论地。”韩点将摇头道,喝着韩韵亲手泡的茶水,神情极为舒畅,跟妙人下棋,并且有清茶品尝,人生也就到极致了。 韩雅虽然知道叶无道在同龄人中的鹤立鸡群,但还没有想到他有能够跟父亲在围棋上旗鼓相当的悍然实力,韩点将的围棋造诣在北京这个***是出了名地,当年邓公在世的时候就喜欢拉着他进中南海下棋,颇有古代天子近臣的味道,韩点将在政治上的能量可见一斑。 叶无道越下越快,而韩点将则越下越慢。 周黎这个时候递给叶无道一个削好的雪梨,韩韵轻声娇笑道:“妈,你这样可不对,明显在陷害无道嘛,让他分心。” 周黎点了一下韩韵的额头,笑到:“你这个妮子,还没有嫁出去呢,就这么胳膊肘往外拐了?” 叶无道接过雪梨狠狠咬了一口,朝周黎这位气质雍容的未来丈母娘笑了笑,此刻的他哪有半点黑道上大杀四方的铁血无情,根本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婿。 韩雅凝视着这个锋芒内敛的男人,根本不觉得他只是一个大学生,她这个年纪的女人不再像个懵懵懂懂的少女那般追求男孩的外貌,而是感觉男人的那种内在底蕴,是否能让自己依靠。韩韵则美滋滋地看着心上人跟自己的父亲对弈,一个女人最大幸福莫过于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能够融洽相处了吧。 就在韩韵韩雅甚至周黎都以为大事已经定下来的时候,清点目数的韩点将突然抬起头,看着叶无道,遗憾道:“你很优秀,但是,我不能把女儿嫁给你。”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