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父爱如山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3630字
叶无道的神情波澜不惊,他知道韩点将不同意把韩韵交给他才是正常的,这位老人要是毫无波折的将女儿送出去那才叫做怪事,做人做到韩点将这种境界,可能会因为叶无道显赫背景而忽略一切问题吗?显然不会,而麻烦就在于叶无道背负太多对婚姻致命的东西。 “你不生气?”韩点将问道,这盘棋终究是他输了两目,将棋子放入盒中。 叶无道摇摇头,望着脸色猛然苍白的韩韵,眼中只有怜惜和愧疚。 “无道,知道这下棋的九种境界吗?”韩点将就像是没有拒绝叶无道一般心平气和问道,端起茶杯缓缓品茗,人到了他这个年纪,想要冲动都没有那个**了。 叶无道摇头,说不失落肯定是自欺欺人,虽然知道韩点将不会轻易松口,但还是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直截了当地否定。 “《棋经十三篇中说最高曰入神,其次曰坐照,再次为具体,四曰通幽,五曰用智,六曰小巧,七曰斗力,八曰若愚,九曰守拙。这也是围棋九段的渊源,无道,你说你达到哪个境界了?”韩点将视线停留在黯然垂首的女儿身上,轻轻叹息,不是他古板迂腐,只是婚姻不同于恋爱,恋爱一个人付出还能够维持,婚姻却不行。 “具体。”叶无道思索道。 “此品能够身兼众人长处,算是海纳百川了。”韩点将欣慰道,再看看眼前这个能够跟自己对弈的素年,仅仅一个优秀是无法形容他的。韩点将见过太多年少轻狂天赋异禀的学生,很多辉煌了,很多黯淡了,但谁都没有眼前地叶无道那么耀眼。 叶无道沉默。似乎在思考如何能够出其不意地说服韩老。 山穷水尽之时,便要剑走偏锋。 “我去做饭。”周黎打破略微沉闷的氛围,起身准备去厨房。 “妈,今天还是我做吧。”眼眶微微湿润的韩韵强颜欢笑道,似乎并不介意的外表丝毫掩饰不住那刻骨地落寞无助。 “伯母,我陪小韵去。”叶无道跟着韩韵进入厨房,那对双胞胎本来也想去凑热闹,却被韩雅拉住,望着叶无道这个原本极有可能成为自己妹夫的男人的伟岸背影,她略微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了。 “点将。这样好吗?”周黎担忧道,知女莫若母啊,韩韵心中的痛她如何不能感受。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是嫌叶无道太花心才不答应这门婚事?”韩点将苦笑道。将茶杯放下,揉了揉揉太阳**,那对小双胞胎很体贴地给她们的外公捶打起来。 “父亲是怕叶无道惹是生非,把小韵牵扯进去?”韩雅似乎找到了答案,叶无道闹出的钓鱼台风波她这种不谙政治的边缘人物都开始有所耳闻。如果真如外界传闻,叶无道这个男人可就真的有点无法无天了。 “你们也许不清楚,叶无道除了是商界元老叶正凌的孙子。还是成都杨望真上将地外孙,还有个隐秘的身份是太子,小雅,你知道北京城里的太子吧,但你肯定不知道南方有个能够跟他分庭抗礼地太子,这个人,就是叶无道。” 韩点将拍拍妻子周黎的手,示意她不要紧张,惋惜道:“你们也见过一些关于黑帮的电影吧。或者听说过类意大利似黑手党这种地下王朝,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你们眼前刚才这个跟我下棋的素年,是如今中国南方地下王朝地第一人,唉,我韩点将阅人无数,本以为已经很看重他,仍然是独独看轻了他啊!” 韩雅捂住嘴巴说不出话来,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呵呵,也许你们觉得是我这个老头怕叶无道跟政府起冲突后我不好做人,是吧?”韩点将一下子点破韩雅的心思,后者尴尬地吐了下舌头。 “是啊,黑社会,尤其是中国的黑帮,在强大地国家机器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叶无道在南方再强大再只手遮天,也难免沦为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场。”韩点将自言自语道,随即笑容苦涩,“但这依然不是我不答应韵儿跟他在一起的理由。” 跟韩点将大半辈子相处下来的周黎此刻露出会意的表情。 厨房中,韩韵并没有叶无道预想中的偷偷哭泣,只是默默地做饭炒菜,对厨房很反感的叶无道也做些类似淘米洗菜的事情,两个人都不说话,但谁都清楚双方地心思,既然说对不起毫无意义,那就不要说了。 叶无道早就领教过韩韵的精湛厨艺,而且说实话所谓的满汉全席或者欧洲贵族的聚餐在他看来根本就比不上这种家常小菜,韩家上下虽然每人都有不同的心情,但这顿饭依然融洽,有两个小活宝做开心果,韩韵也释怀一些,脸色也略微红润。 韩点将是博古通今的当代大儒,而叶无道则博闻强志,两人在一起自然有说不完的话题,韩韵像个小妻子般给叶无道盛饭夹菜,周黎看到叶无道那无所顾忌的吃饭模样,忍俊不禁,这孩子,怎么看都不像南方黑道霸主的样子嘛。
“英国诺丁汉大学得到了一笔1000万英镑的奖金,学校立即决定以5万英镑的年薪从世界各地引进200名优秀人才。而这笔钱要是到了我们中国高校,第一个用途极有可能就是拿来盖雄伟的行政大楼来添置华而不实的实验室,这就是我们教育界的悲哀,我们的路还很长很长啊!”韩点将有感而发道。 “其实看一所学校的底蕴和将来,就要看其图书馆和行政楼的对比就能大致知道。”叶无道 道笑道,“在杭州的时候,见过下沙高教圆区地浙江工商大学。那个行政楼据说花了一两亿,啧啧,这钱兴许是没地方花了,而图书馆则寒碜的紧。” 一座学校最大的悲哀莫过于。行政楼像个花枝招展的婊子在那里卖弄风骚,而素妆朴实地图书馆则无人问津。 “也不能全部否定,任何事情都需要有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剑桥哈佛都不是几十年就能一蹴而就,我们有再多的不满,也必须走下去。浙江工商大学我曾经考察过,不像你说的那么一无是处。”韩韵终于开口,既然谈到教育这个她的本行,她自然也是有数不尽的感慨牢骚和期望。 叶无道点点头,继续埋头消灭饭菜。 周黎嘴角含笑。还好,这个孩子虽然有骨子滔天傲气和自负,但还没有大男子主义到要让韵儿言听计从。 “呵呵。我在中国活了一辈子,有两点深刻的体会,就是一,放屁容易说话难;二,当狗容易做人难。”韩点将喝了口老酒。红光满面,说话也没有平时的严肃。 “有你这么跟晚辈说话的嘛!”周黎无奈道。 “这有什么关系,又没有外人。” 韩点将开怀笑道。“我们中国啊,数千年下来从来不缺沉默的大多数,因为面对真理所需要地勇气并不亚于面对屠刀和枪口,其实沉默并非在任何情况下都是金,比如文革中遇罗克对‘血统论’的质疑和批判,真理只有在禁忌的时候说出来才有意义。” “确实,沉默很多时候表现出来地都是无知、怯弱,在罪恶面前,它更是经常扮演帮凶的角色。”叶无道很喜欢现在韩点将的论点。更对他的胃口。 “说得好!” 韩点将拍案道,“一个人可以活得很渺小、很卑微,但是他心里就是不能没有尊严!” 叶无道重重点头,深以为然。 “有机会跟你聊聊中国的教育事业,我也想听听你地见解和建议啊。”韩点将笑道。 “我也有很多问题想要跟韩老请教。”在韩点将面前叶无道喜欢把自己放到学生的位置上。 一顿饭不温不火地吃完,叶无道因为接到一个电话只能告辞,韩点将执意要把他送出门,叶无道也不好阻拦。 “无道,我送你一个词,八风不动,你回去可以慢慢想想,这种境界在围棋上虽然不是位列九品,却被吴清源老人颇为推崇,很多人下棋都是沉迷其中攻城掠地勾心斗角,但别忘了,能在谈笑风生间樯橹灰飞烟灭,这才是大镜,无道,你的路还很长,我不希望你误入歧途。”韩点将语重心长道。 “有时间再陪韩老下棋。”叶无道挠挠头笑道,年轻地人不应该在老人面前故作城府,那其实很幼稚。 “好的。”韩点将答应道。 叶无道即将上车的时候转身道:“韩老,我知道韩韵的身体不好,以后中药我帮她煎就是了,我对中药有了解。” 韩点将愣了一下,等到叶无道上车后,笑容愈发祥和,一旁的韩雅竟然发现父亲的眼睛竟然有点湿润,她这辈子见过父亲如此只有两次,一次是他在北大校长退休的时候,一次是当年邓公去世的时候。 “小韵,跟无道说声,就说我答应了。”韩点将摸着韩韵的头柔声道。 由震惊到疑惑再到惊喜地韩韵哭着抱着父亲,泪水终于流淌下来。 周黎掏出手帕擦拭了下眼角,她知道为什么当初韩点将为什么不同意把女儿交给叶无道,因为他这个当父亲的怕自己的女儿没有人照顾,韩韵其实从小身体就不好,需要喝大量的中药来培元固本。 做父亲的,其实并不想自己的女儿跟着女婿飞黄腾达或者鸡犬升天,也不是怕自己的女婿连累自己的生活,他想的,只是有个能够代他帮女儿煎中药的男人罢了,仅此而已。 父爱,是我们每个人一辈子都还不清的债。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