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是来自外地的王八蛋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2474字
禅迦婆娑曾经对叶无道说过,生活中总有这样那样看似匪夷所思的偶然,以十分出其不意的方式凑合在一起,这就叫做命运。当叶无道见到那个女人走下悍马吉普的时候,对这句话深有感触,北京其实很大,但偏偏在命运的安排下竟然看似如此的渺小,小的似乎在任何地方都能见到想见和不想见的熟人。 崔淰懿 叶无道嘴角勾起一个暧昧的笑意,他见过太多拥有漂亮脸蛋的女人,但真正能够留有印象的却寥寥无几,原因就在于两个字:性格!清高如燕清舞,执着如蔡羽绾,骄傲如何解语,冷漠如叶隐知心,如果不是鲜明的个性,那么再美的女人也只是没有灵魂的精致玩偶,提不起男人真正的兴趣。 廖璧这个从来没有自己是女人的觉悟的妮子,见到崔淰懿就扑了上去,娇小的她和格外提拔苗条的崔淰懿构成了一幅极为诡异的画面,崔淰懿这位北京军界中的大红人脸色虽然见到廖璧的时候有所解冻,但瞥向叶无道的眼神却犹如刀锋,犹如看死人般。 粗线条的廖璧哪里发现这其中的暗流汹涌,只顾着雀跃,眯器的两条眸子像是月牙儿。 “臭娘们,你还敢出现在大爷面前?!” 赵宝鲲从喉咙深处低吼出野兽般的声音,那次在天上人间当着叶无道和北京军区首长大院那帮人被崔捻轶一个女人重击。这个奇耻大辱让他在嫖漂亮女明星的时候都没有太多的兴奋。 崔淰懿根本就没有把太多视线放在这个跟自己弟弟齐名的公子哥上,只是盯着依然笑意浅淡的叶无道,野兽知道什么样的对手能够对自己致命,知道该对什么样的人严加防备。 顿时懵了的廖璧眼神极其茫然无辜,跟不解地看看几乎要暴走的赵宝鲲,然后回头看看眼睛里有种熟悉杀机的崔淰懿,第一次见到她痛扁那个父亲据说是国务院副秘书长的太子党成员眼神便是如此,最后看见叶子哥那有点琢磨不透的笑意,她顿时有种悲哀,宝宝这么多年依然熟悉。但是从小崇拜的叶子哥似乎变了,那笑容背后有太多的东西她看不懂,也不想懂。 很识趣很失落地站在一边,低着头,双手十指交织,廖璧心里空落落的,这感觉就像多年后看到失恋情人跟别人的欢笑不是滋味。 “崔将军这么有空不在特种大队呆着,特意跑来来看我?”叶无道戏虐笑道。 “油嘴滑舌,真不知道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坐稳南方黑道。”崔淰懿失望道,摇摇头,满是不屑。 谁都能从这两辆车的价格和车牌看出不寻常,更不要说八面玲珑的北京饭店服务员,本想想上前迎接叶无道和崔捻轶的服务员一看到剑拔弩张的紧张氛围,马上决定老老实实呆在原地。这种层次位面的交手,他们这种虾米角色还不是上去找死?丫的挂有京a81的劳斯莱斯,还有辆挂军牌的悍马,操,就算是坐京AG6的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啊。 “别以为我不打女人!”赵宝鲲冷笑道。上前两步似乎想要在气势上压倒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娘们。 猛然,崔淰懿一个闪电弯腰,一个极其标准的肩扛。依靠自身挺拔稳健的身体将赵宝鲲将近两百斤的庞然身躯轰然背起,然后一个相当精彩华丽的过肩摔将措手不及的赵宝鲲丢了出去。
哐! 恰好重重砸在一辆刚刚开到北京饭店门口的奥迪车窗上,极富视觉冲击效果,简直就是动作片电影的经典桥段,看得那几个服务员和酒店入住客人目瞪口呆,乖乖,彪悍的女人!那辆奥迪A6恰好就是被劳斯莱斯“亲吻”**的那辆,车中本就憋了一肚子火的几个青年骂娘地钻出车,就要揍人。结果气焰嚣张的他们一见到崔淰懿那张冰冷的脸,一个个像是霜打的茄子,焉了下去。 廖璧张大嘴巴,不知道是该给崔淰懿欢呼,还是为赵宝鲲默哀,一一时间处于两难境地,一个是她刚认识的好朋友,一个是从小玩到大的死党,廖璧只能选择沉默。 她确实喜欢把所有复杂问题简单花,但不代表她没有脑子,一个没有智慧的女人是没有办法让廖承龙上将这样的老人绝望的。 那群公子哥顿时转移目标,崔淰懿这只有整个北京军区撑腰的母老虎不敢惹,可不代表他们不敢惹别人,而且见到赵宝鲲这样被崔淰懿蹂躏,他们第一时间就把叶无道他们的背景猜想拉下一大截,虽然据说廖璧这个家伙在地方军队很有来头,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她会是成都廖承龙上将的孙女。 这廖承龙虽没有成都军区总参谋长杨望真、军委副主席陈炳辉以及总参谋部副部长这“中国三虎将”那般闻名于军队,但他的资格在老一代军队元勋们逐个遗憾凋零后就凸显出来,在如今军队中将准将多如毛的和平时代,最能够在关键时刻掌握话语权的,廖上将算一个,这一点,甚至是几个资格较浅的中央军委都没有的“殊荣”。 党指挥枪杆子,这话是不错。 但莫忘了政府终究不是党,而枪除了保家卫国,还可以干很多事情。 幸运的是不管外界传闻军队如何**,但还有一大批撑起华夏脊梁的真正军人在默默耕耘,在为中国崛起而鞠躬尽瘁! “你丫挺的,哪里冒出来的王八蛋?!”其中一个穿着阿玛尼的青年指着叶无道吼道,音量倒是飙上去了,奈何被他指着的人并不鸟他,崔淰懿虽然口头上瞧不起叶无道,可仍然默哀眼前这个北京***里还算马马虎虎的公子哥,一个刚刚从江苏调入北京当副部级的爷爷,加上一个在团中央有点前途的父亲,能折腾的浪花,其实不大,如今真正本土的北京公子哥,都学会低刁了。 不是每个会说你丫的公子哥都是太子党成员的。 这个青年身后几个年轻男人则沉稳许多,仔细打量起有点高深莫测味道的叶无道。 北京饭店门口一辆保时捷中走下一个女人,脸色憔悴,但容颜冷艳而媚人,凹凸有致,该挺的地方绝对真才实料的壮观,该瘦的地方绝对没有半点多余,那双被金丝眼睛刻意遮掩去大半媚惑的桃花眸子能让男人不由自主的荡漾,绝对是熟女中的妙品。 她见到叶无倒的时候怔了一下,神情复杂的低头走进酒店。 叶无道那种慵懒的气息猛然褪去,玩味地盯着那道背影,道:“我是来自外地的王八蛋,具体点说,是成都军区,杨家!”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