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只是她的老公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3822字
中国商业***里的人都清楚G省的碧桂圆在当初还是市长的杨凝冰大力扶持下迅速成为省龙头企业之一,而随着年初在香港公开招股和上市,集资达到130亿港元,巨大规模创下内地房产企业IPO的最高纪录,而上市后公司最大股东杨妍徽也凭借将近700亿的天文数字身价超过张茵一跃成为内地新首富! 杨妍徽,也就是杨国强的二女儿。 女儿的钱,自然是老子给的。 中国首富李嘉诚曾经笑言中国商人中最有大智若愚风范的就是杨国强。 这其中杨凝冰的努力居功至伟,甚至有传闻说碧桂圆的杨氏家族根本就是成都军区杨家的旁支,对于知情者当然一笑置之,虽然都姓杨,但杨国强和杨凝冰家族确实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 “杨省长有空就去我们北京商会看看,现在G省经济已经隐然全面超越上海,我们也想沾点光,加强下南北方的合作,对了,这是我的名片,鄙人王纪德,纪律的纪,道德的德。”王纪德殷勤道,赶紧把名片递给这位顶着中央委员头衔的年轻省部级干部。 “大家要是没有要紧的事就坐吧,我也刚好有几个项目想跟北京商圈的朋友谈下,既然王会长在这里,那我就跟王会长聊聊。”杨凝冰放下那叠资料,为了G省的发展她从来不肯错过任何一个机会,论跟台商和港商的熟悉程度,她几乎能够媲美当初在珠海创造无数奇迹的王祈农,而且杨凝冰这次赴京也确实有跟北方商界接洽的意图。 王纪德很感激杨凝冰的这个举动。她是不是真的要跟北京商会联络倒是其次,而是她这样做无疑给他们一个很大的台阶下,要不然按照杨国强的脾气自己就得灰溜溜的哑巴吃黄连,招呼自己带来的这帮京商坐下,除了叶无道,廖璧和赵宝鲲以及苟灵都主动让出位置。 杨国强的神情很快恢复到那种憨憨的状态,跟叶无道的视线偶然的交汇后也是很快转移。 而众多京商则开始揣测起叶无道的身份,杨国强,杨凝冰那都是站在各自领域金字塔顶端的大人物,而这个青年呢?是否值得结交?如何结交?都是他们思考的问题,在中国做生意归根究底就是做人脉做关系,你把这道题目做透了,就等于跟出题目的女老师上了床,还怕没有高分? “北京富人很多。”叶无道只是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 “哪里哪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王纪德只能整点客套的言辞,“在杨省长的带领下,G省继续05年的生猛势头,在06年一举占领中国大陆福布斯榜百富中的19个席位,已经是我们北京的三倍喽。” “我可听说北京高企房价可比上海都烧钱,而且你们全国第一的私家车保有量也不是虚的,你们北京商人就是喜欢玩低调。什么商人最有恃无恐?官商!什么地方的官最大最多,北京!所以,北京的官商最有钱,而且多属于见不得人的钱。”杨国强双手环胸,一点都没有把王纪德的客套当回事,这番话简直就是把北京城太多的地下富豪都骂了进去。 叶无道没有想到这个“法师”还真有点一针见血的功力。只是这样说是不是未免太过张扬太过狂妄?这似乎和外界的传闻噩很有出入,按照道理说根据方才的表现这个杨国强不应该是如此咄咄逼人才是。 “天下熙攘,皆为利来往嘛。”杨凝冰有意无意说了句圆场的话,原本再度尴尬的氛围再次解冻。 “杨省长说的是,杨省长说的是啊。”王纪德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谄媚笑道,身旁那群京商也因为杨凝冰对商人趋利天性的起码认可而放宽了心,他们确实想要搭上杨凝冰这条G省经济大船,但如果杨凝冰太苛刻古板太循规蹈矩,这样的生意怎么做? 杨国强则小声嘀咕了下,叶无道根据他的口型,知道这位大叔说了个词语,狗屎。 还真是个无良大叔啊。 叶无道顿时了然,感情老妈和这个杨国强在唱双簧呢,由杨国强来演黑脸,杨凝冰来演红脸,一来二去,这帮京商自然对杨凝冰感激倍增。 北京大多数富人是低调的,这大概与北京讲究深厚蕴藉、含而不露的历史文化传统有关,见惯了政治上的枪打出头鸟,想不吸取教训都难,而且哪一任所谓的首富不是麻烦缠身? 只是不能怪这群底蕴不浅的京商在杨凝冰和杨国强面前直不起腰,只是这两个人太耀眼,在绝对的强势面前,所有的算计伎俩都显得滑稽可笑。 此刻大厅走进一个英俊到女人都嫉妒的青年,稍长披肩的头发用雪白丝巾扎起,如果仅从背面看绝对是位令男人疯狂的中性美女,但很可惜,他是男人! 他手中还牵着一个粉嫩精灵的小女孩,扑闪的大葡萄眸子瞄来瞄去,而她手中则拖拽着一条半死不活的蜥蜴,方才经过门口旋转门的时候女孩走得太快,可怜的蜥蜴就被夹在当中没有出来,最后它愣是被这小孩使劲拉了出去,在大厅中溜冰一样滑出去十多米,最后撞到一只三四米高的大花瓶底座,最后晃头晃脑的蹒跚起来,令人钦佩其无比顽强的恐怖生命力。
“阴阳人!”赵宝鲲不屑道,他对这种长得娘娘腔的男人最鄙视,尤其是这个跟在京城太子**后面的赫连兰陵! 廖璧斜眼瞥着这个赫连兰陵,心里猥琐寻思着把这个家伙当小白脸养着似乎很不错。 “老师~” 那个女孩自然是温家的温沁清,也只有她的宠物能如此小强。在赫连兰陵的指路下她见到正低头喝咖啡的叶无道,马上屁颠屁颠跑到叶无道跟前,也无视周围诧异的眼神,甜甜喊了句老师。 “你怎么来了?”叶无道把这妮子拉到自己身边,摸了摸她那两条极有个性的朝天小辩子。 “她说想你了,所以我就找到你。”赫连兰陵眯起那双桃花眸子微笑道。 赫连兰陵的出现引发了不小地轰动。因为他的公开身份除了是北京的太子“近臣”,更是中国金融俱乐部的副主席,跟管逸雪是死对头,而且谁都知道他背后的那位老人,赫连兰陵跟叶无道的“热络”令这群最讲究关系的京商更加好奇。 当然,这个被赵宝鲲看不顺眼的美男还有个身份就是长安俱乐部的荣誉会员,当然档次要比王纪德这位北京商会会长还要高那么点,所以当场许多京商都立马站起来跟这位大红人打招呼,杨国强依然横刀立马般坐在那里,只是眼神多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杨省长好。”赫连兰陵极其真诚的给杨凝冰问好。[天堂之吻手打] 杨凝冰和善的点点头,年轻人,再有才华,都必须有点礼貌。这样才更能从竞争的同龄人和掌握话语权的老一辈中脱颖而出。 “太子让我带话给你,那一脚他肯定会还你。”赫连兰陵转头朝叶无道坏坏笑道。 “随时恭候。”叶无道耸耸肩道。 那群堪称狐狸的京商顿时懵了,难道这个青年不仅跟两个杨有关系,还跟太子又如此亲密的牵连?! 浅笑的杨凝冰这一刻才亮出叶无道的身份,道:“这就是犬子,叶无道。” 叶无道! 原本脸部肌肉逐渐放松下来的王纪德一口把咖啡喷了出来,要怪就只能怪叶无道长得太不像杨凝冰,而且他一直都没有表现出与在京城张扬举止相匹配的言行。从这帮京商见到他到现在叶无道根本就没有怎么动静,只是安静听,安静想。 “杨家,叶无道。”王纪德喃喃道,笑容苦涩,原本见到杨凝冰就有很大的心理阴影,现在碰到更头痛的魔王级别的公子哥叶无道,别提心里是啥滋味了。 杨家,叶无道!这句话如同一块大石头压在这群京商的胸口,几乎窒息。 二十年前那场如今仍然讳莫如深的紫禁城风波。 如今沸沸扬扬的钓鱼台风波,都跟“叶”有关。 想曹操曹操就到。 一个像是没有睡醒的中年男子晃荡进北京饭店,伟岸的身躯跟慵懒的神情构成巨大的反差,嘴角那抹玩世不恭的笑意更是明白告诉别人我就是标准的纨绔子弟,见到杨凝冰和叶无道后,这个男人的眸子中洋溢起淡柔的温情,嘴角的弧度也随之柔和许多。 原本想拿起资料文件的杨凝冰收回手,捧起那杯咖啡,浅浅喝了一口,不苦。 这个男人,当然是叶河图。 “叶大哥!”杨国强终于第一次流露出炙热的激动神情,站起身径直走到叶河图面前,几乎说不出话来。 “女儿结婚这么大的事也不通知下,怎么?怕我给不起红包啊?再说了我没钱,你可以先借我点嘛。”叶河图拍了拍杨国强这位商界叱诧风云二十年的法师的肩膀,笑容散漫,言语也是极为无赖。 赵宝鲲和廖璧两人立马把咖啡喷到对方身上,丫的有这么无良的大叔嘛,连红包都要新娘的老子付钱。 “这位是?”狼狈的王纪德擦拭完嘴角后忐忑问道。 “你不配知道的。”赫连兰陵摇头微笑道,谈不上嘲讽王纪德,语气平静到骇人。 所有人都愕然。 “他是我家老头子。”叶无道叹了口气道,自己要不是被他熏陶成这德行,说不定也能算半个社会主义好青年。 叶无道的爹,自然是姓叶。 王纪德等几个五十来岁的京商神情一僵,手中的咖啡杯不约而同的坠落,清脆而震慑。 他们已经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了。 他们甚至都不敢正视这位如今貌似人畜无害无比纨绔的中年男人,只是低着头,慌忙的擦拭桌子。 杨凝冰正想礼节性地介绍叶河图,叶河图眼神醉人地笑道:“我是凝冰的老公。” 我只是杨凝冰的男人,仅此而已。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