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两笔老帐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3390字
我只是杨凝冰的老公。 这就意味着叶河图并不是二十年前那个一袭白衣制造紫禁城风波的男人,如今的他只是站在杨凝冰背后的男人而已。 可是对很多北京人来说,一朝被蛇咬尚且十年爬井绳,如果这条蛇真实出现,那种震撼不言而喻。 叶河图心安理得坐着杨国强让给他的位置,让这位神秘而低调的商界法师站在他身后坐个跟班,杨凝冰见到顿时冰冻到极点的氛围,也有点无奈,看着这群京商如屡薄冰的谦恭姿态,她心里不由得百感交集。 “听说现在北京有很多貌似很牛B的俱乐部,比如长安俱乐部、京城俱乐部什么的?”叶河图身体微微后倾,小声询问杨国强。 “嗯,确实貌似很牛B的样子。”杨国强憨汗笑道,不知道是真讽刺还是暗挖苦。 几位北京大俱乐部成员脸色都极为尴尬,杨凝冰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和京商闹僵,也不想杨国强因此和这群人脉深远的北京油条结下梁子,生意就是如此,不成仁义在,要闹得谁都下不了台,是大忌。 瞪了眼叶河图,杨凝冰不得不担负起打圆场的重任,“王会长,我们省准备举办一个南北方经济峰会,希望到时候你能够带更多的北京朋友出席。” “一定一定。”王纪德在叶河图出现后就没有抬起过头,只是语音颤抖着使劲点头。 “国强,我们去那边,和你说点事情。”叶河图也知道只要自己在场,即使他声明了自己的立场,这群不入眼的京商也不敢跟凝冰正经谈事。 杨国强跟着叶河图来到咖啡厅临窗的角落,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无聊的叶无道站起身给廖璧和赵宝鲲一个眼神,三人在叶河图附近一张桌子旁坐下,温家小妮子也吵着闹着跟在叶无道**后面。那只小强般的蜥蜴在桌子下艰难的蹒跚前行。 “叶大哥,无道这孩子不错。”杨国其哪个掏出一根烟,似乎觉得档次不够,由于着要不要递给叶河图。 “过强啊,这抽烟,烟的价格不是关键,最关键的要看是谁递给你的。” 叶河图笑着接过杨国强手中地那根利群,放在鼻子上闻了闻,然后跟杨国强要了根火柴,很悠闲自得地点燃。顺便也给杨国强手中的烟点着,杨国强对奉若神明的叶河图的话素来都是言听计从,只顾着憨笑点头,叶河图无奈地笑笑,这个杨国强,这么多年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吐了个烟圈,道:“你女儿都中国首富了,我这个兔崽子才折腾出一个神话集团,不能比的。” “叶大哥,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女二的钱是我给的,无道这孩子的钱可是自己挣的,要说如果叶大哥你要把钱给无道,那还不世界首富了啊!”杨国强赶紧澄清到。 “所以人都说你不苟言笑,我看你你还真是有点冷幽默的天赋。”叶河图摇头大笑道,“我现在连私房钱,听说有三匹汗血宝马进入中国,正寻思着是不是跟你借点钱呢。” “那是叶大哥不想做赚钱这种俗事。”杨国强毫不由于道,“我杨国强地钱,就是叶大哥,叶大哥说要,尽管拿去就是了,没有叶大哥。杨国强会有今天?!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卖番薯呢!” “跟你说多少次了。即使是朋友,也不要推心置腹。”叶河图双手夹着那根烟,视线始终停留在远处的杨凝冰身上。 杨国强不说话,安静抽烟。他这辈子不跪天不跪地,只跪父母。 还有就是跪叶河图! “那群人似乎很怕杨叔叔耶?!没道理啊,记得小的时候这个无良大叔就知道揩油占便宜,还没有一点长辈风度地欺负我们。”廖璧**着手中的银戒疑惑道。 “哪个成都军区的年轻一代不对杨叔叔恨之入骨,小的时候都不知道被他卖了多少次,廖璧你还记不记得那次他让你去戳破你爸妈的避孕套?”赵宝鲲咬牙切齿道,不止廖璧被整得可怜兮兮,他更是背上无数的黑锅。 廖璧像只发怒的小猫一样张牙舞爪,一提起这件事情她就火大。 “这个大叔这么无耻啊?”温沁清小嘴张得老大,扯了扯叶无道地袖子,水灵眸子滚圆滚圆,另外一只手指了指叶河图,“他是你的爸爸?”叶无道苦笑着点点头。 把温沁清抱到大腿上,一见到这妮子就会想到成都军区跟着外婆的赫连琉璃和在美国的孔雀,听老头说琉璃这孩子也要来趟北京,就是不知道跟眼前这个同样姓赫连的家伙有没有隐藏关联。
瞥了瞥跟法师相谈甚欢地叶河图,叶无道不禁感慨,碰到这样的老爸真不知道是该直接找根树上吊还是放鞭炮庆祝。 “无道,你跟淰懿到底怎么回事情啊?”廖璧好奇问道,崔淰懿虽然在北京疾恶如仇是出了名的,但怎么都跟远在南方的叶子哥扯上恩怨关系吧。 “知道崔彪不?”赵宝鲲笑容猥琐,翘起二郎腿。 “那厮谁没听说过啊,当初我刚到北京第一时间就想找他,要不是看在淰懿姐的面子上,怎么都要会一会这个跟宝宝齐名的家伙。”廖璧咧开嘴笑了笑,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 “嘿嘿,这厮是被一群欲求不满的娘们车仑女干致死的!”赵宝鲲低声奸笑道。 “宝宝!” 叶无道皱眉道,温沁清这孩子也在场,他可不希望她过早接触这种肮脏的事情。斜眼看了眼陷入沉思地赫连兰陵,叶无道隐约有了丝杀机,崔彪这件事情说大不算太大,但说小也绝对不小,被白阳铉抓在手中,始终是颗危险地定时炸弹。 赵宝鲲嘿嘿一笑,老老实实喝咖啡,也只有叶子哥才能想出那样“惨无人道惊世骇俗”的点子来折磨人,崔彪好歹也是北方一任务,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赵宝鲲想不爽都不行。低头的那一瞬间,他望向赫连兰陵地眼神有抹叶无道都没有察觉的残忍,如果叶无道看见了,就会知道那是野兽看已经死去猎物才有的眼神。 “可怜的家伙。” 温沁清很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似乎在哀悼崔彪的凄凉下场,“看来不光在北京不能装B,在别的地方也一样不能装B啊!” 廖璧和赵宝鲲面面相觑,这是个什么怪胎小孩?! 见怪不怪的叶无道和赫连兰陵眼神有一刹那的交汇,随即弹开。 叶无道胸有成竹的杀机和赫连兰陵老身在在的从容构成一幅诡异的画面。 “叶先生,很荣幸能在这里见到你,一直都想知道传说中的人物是不是跟我想象的一样。”赫连兰陵这个时候走到叶河图跟前,语调清缓,不急不慢,似乎要压抑内心的真实情感,盯着斜眼瞄了他一眼的叶河图,对叶河图的漫不经心并不觉得受到侮辱,“我叫赫连兰陵。” 原本不以为然的叶河图听到“赫连”的时候,玩味的眼神愈加玩味,轻轻哦了一声,说了几遍“赫连”,突然露出一个灿烂到有点冷酷的笑容,“不知道赫连鲸绥这些年有没有一点点的悔恨,如果没有的话,恐怕我得敲打敲打他了,毕竟人老了,记性会不太好使,必须有人给他提个醒。你叫赫连兰陵是吧,就跟你爷爷说我有两笔帐要跟他讨还。” 赫连兰陵原本自信的脸色顿时有点苍白,叶河图说要索帐,那自然不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大丈夫当与险境中谋生,愈战愈勇。 不知道为什么,赫连兰陵想起大爷爷当初那个黯然的苍老背影,想起许多这位老人对他的谆谆教导。 想到此初,赫连兰陵迅速恢复了平静,汹涌的心境逐渐平缓下来。 叶河图只是安静看着赫连兰陵的内心一切,对他来说,赫连兰陵这种璞玉虽然经过世家大族的雕琢,但终究是没有经历过生死磨砺的年轻人,哪个枭雄没有经历过几次**女神青睐的大难不死,方能称雄,方能称王? “说错了,一笔帐是我的,还有一笔是我儿子的。”叶河图耸耸肩道,望着这位赫连家族的翘楚,“你也算不错的了,只可惜跟错了主子,一条狗要想咬人咬得没有后顾之忧,知道该怎么做吗?” “跟着一位有潜力的主子。”赫连兰陵恭敬道。 “呵呵,我这么比喻你不会生气吧?”叶河图很无辜道,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这个比喻有点尖酸。 “其实退一步说,败了又何妨。” 叶河图叹息着说了一句觉得颓丧的话,似乎在给赫连兰陵一个忠告,又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自嘲。 “赫连家族。” 叶无道手指缓缓敲击桌面,华夏经济联盟七大家族之一,赫连神机,赫连琉璃,赫连鲸绥,赫连兰陵。 琉璃到京的那一刻起,就是赫连家族还债的时候。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