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5901字
酒吧好像生来就与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灯红酒绿的都市夜空已逐渐离不开酒吧,钢铁森林中的都市人更离不开酒吧,而北京是全国城市中酒吧最多的一个地方,北京的酒吧不像上海的细腻伤感和广州的热闹繁杂,有种铁板琵琶跟红牙玉板结合的异样粗犷。 看着坐在吧台外的虎妞跟赵宝鲲拼酒,一旁的叶无道只是很悠闲地小口小口喝酒,人与人的差别就是如此,普通人喝酒只会想着这两种啤酒的口感差别,而叶无道则是在思考这燕京跟雪花的啤酒大战的最终走向,李镇平则在和他的未婚妻发短信,徐远清想起当初在成都天上人间烟花灿烂下的那张熟悉容颜,明知道不是她,却是如此的相似,仰头喝光一瓶酒,继续独自灌酒。 “学生不少。”李镇平发完短信后感慨道,身为上海市委秘书长的他自然没有少跟精神文明建设文件接触,也有不少是关于青少年道德文化的文件,所以就有点感触。 “这跟高校恋爱一样,都属于一群没有经济能力的人,却偏偏养活了大群人。”叶无道耸耸肩道。 “如果杨姨去上海的话倒真有趣了。”李镇平玩笑道,上海帮迅速式微意味着这原本被视作最顽固的地方诸侯阵地破开了缺口,此刻大洗牌之际如果杨凝冰踏足上海,不得不说是相当玩味的政治事件,但不说李老不答应,就算是苏存毅也不会点头,毕竟那样太险。政治上不管你如何才华惊艳背景深厚,最要不得的就是冒险激进。 叶无道摇摇头,零概率事件而已。 “青帮的事情……”李镇平不知道该不该出口,毕竟政府对待黑帮地态度从来就没有什么悬念。作为上海的老牌黑帮,素帮在这段时间没有少捅漏子,如果没有制衡的素帮接下来依然是麻烦不断,政府必然不再保持沉默。 “动荡之后肯定是平稳,接下来素帮就要步入正轨,不会给政府添乱子,即使真添乱子了,也不会让政府下不了台。”叶无道并没有把话说死,事实上如今的上海已经是素帮一家坐大地局面,也折腾不出大事件。 李镇平点点头。其实真说起来有了这个叶子一手掌握的景帮,他在上海也就方便了许多。 哪个做官的没有点暗箱操作,唯一的区别就是你的手腕如何而已。 “有事情你就找张展风。只要你不是让他跳进黄浦江,我想没有什么时候他不去办。”叶无道意味深长道。 李镇平嘴角勾起一抹会心的笑意,就等这句话呢。 “叶子以后往不往我们这条路走?”徐远清终于开口,虽然灌了不少酒,但头脑依然绝对清醒。他从来都是一个懂得克制**的男人,他这一点最被那群盯着他们这一代人的长辈所欣赏。 “难说,但唯一肯定是目前不会。”叶无道有意无意望着身边安静如秋水般坐在他身边的苟灵。不知道为什么想起叶家别墅里那个同样执着的女孩,刘清儿,一个如小草般执着地女孩。 执着的女人似乎比自信的女人还要有味道呢。 叶无道跟徐远清碰了下酒瓶,一口气喝光,舞池中群魔乱舞地景象和震耳欲聋的疯狂音乐令他格外的安静,愈是嘈杂,他的心境就越平稳,这跟他在愈是险境愈是冷静是一样的,接过苟灵递过来地另一瓶酒。叶无道望着舞池中一道头发曼长几乎及腰的背影,不经意间想到将轩辕送给他的叶隐知心。 是该跟“老情人”叙叙旧了,怎么算都已经欠下她两个人情了。 “呵呵,如果叶子做官,那就不仅仅是红顶商人这么简单喽。”李镇平大笑道,毕竟这个叶子还有一个太子地身份,加上神话集团总裁,那就是三重身份了。 “我们干一瓶吧!”叶无道提议道。 “耶!”跟赵宝鲲拼酒近乎疯掉的廖璧一听叶无道要干,马上兴奋得从位置上跳起来。 “你也来瓶吧,以后你那行不会喝酒怎么行。”举起酒瓶后叶无道发现苟灵只是沉默着微笑看着他们,那逐渐成熟起来的超脱的气质,令她有了种以前绝对没有的味道,对世界的冰冷,对自己的残忍,还有孤独的凄美,叶无道这次是他递给她东西。 而赵宝鲲这三个男人也都是笑意和善,叶子的女人,他们自然怎么都要给面子地,而原本对苟灵充满敌意的廖璧在软磨硬缠从赵宝鲲那里知道一点她的悲惨遭遇后,态度也转变许多, 苟灵神色激动地接过那瓶酒,她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徐远清这个***已经开始接受她,徐远清他们是谁?即使放在北京城,他们也算是能量惊人的公子哥,这群原本就有资格眼高于顶的人,此刻却跟自己干酒,苟灵不禁望了望身边这个眼神温暖而迷离的男人,猛地仰首,苦涩的酒液刺激着她的味蕾和喉咙,低头抹去嘴角啤酒的她眼睛里闪过一抹决绝。 我要往上爬,不管付出任何代价! 这个时候接到一个电话的叶无道走出酒吧,在酒吧外拐角一个昏暗的路灯下蹲着点燃一根烟,听到那清冷刻骨的久违熟悉声音,东方冷羽,一个量化计算情感的恐怖女人,掌握太子党核心情报的凤凰。 听到对方那依然不温不火不带感情的紧急汇报,原本轻松的叶无道逐渐皱起眉头,说了句“知道了:就挂掉电话,这个秘密消息不算好不算坏,大伯叶少天的第二个私生子被孔雀私底下灭口。吐了个烟圈,叶无道叹了口气。这种事情实在不好处理,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毕竟当一个人强大到能够制定规则的时候,所谓的道德。就是狗屎,飞库淘太郎上传更新也许就孔雀一个人来说她还不是这种强者,但如果联系到她地背景呢,叶无道闭上眼睛,突然感觉有点累,叶家复杂的内部和孔雀恐怖的成长,都令他有种无法掌控的不安。 似乎想起什么,叶无道眉宇间那份沉重也清淡了几分,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苏州地女子,属水。灵动而温婉,一如宋词“梨花初带夜月,海棠半含朝雨”。 跟随做外交官的父亲来北京的秦雨此刻呆在高中同学的房间发呆。放下那本纯英文的厚重名著,她抱起一只蓝色泰迪熊哀声叹息,这让她那个寒假来北京陪男朋友的女同学很好奇,她跟秦雨算得上是闺中密友,自然清楚这位浙大校花的优秀。看到秦雨那“怨妇”般的幽怨神情,调笑道:“雨雨,是不是想你男人了?你到现在都还没有告诉你男人是谁呢。嘿嘿,该不会是怕我把你男人抢了去吧。” 秦雨抱着小熊躺在床上仰望天花板,懒得说话,政治世家出身的苏惜水,被国内传媒焦点关注的建筑奇才上官明月,哪一个不是璀璨夺目,原本自信地她第一次如此的不自信,他这样的男人又怎么可能缺少完美地女人呢。 “雨雨,到底怎么了啊。成天到晚闷闷不乐的,这样你会憋坏的。”秦雨的死党担忧道,她感觉秦雨到北京这些天似乎就没有怎么笑过,这可不是她印象中那个自信阳光的秦雨。 “青素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秦雨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这句话,脱口而出。 “该不会是你失恋了吧?”那女孩惊讶道,她比起秦雨地清瘦要丰满一点,属于很有肉感的漂亮女孩,加上有一米七几的身高,加上身上地名牌服饰,很容易吸引雄性牲口们的视线。 “去你的!” 秦雨忍不住笑道,推了下乌鸦嘴的死党,“我现在都怀疑自己有没有恋爱呢。” 过年的时候给叶无道发过祝福短信,到了北京后她又给他发了短信,但是都如石沉大海般毫无音信。
也许正如书上所说,容易伤害别人和自己的,总是对距离的边缘模糊不清的人。 只可惜深陷其中的秦雨没有后悔地机会,而且她也不想去后悔。 清灵的《Herewithoutyou》手机铃声响起,打不起精神的秦雨也不看号码就接听,听到对方那略微沙哑的温醇嗓音后,飞库淘太郎上传更新就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绽放令她死党诧异的光彩,而秦雨那格外温柔的近乎呢喃的甜美声音,更是让秦雨的同学感到不可思议。 “耶!”挂掉电话的秦雨做了个胜利的手势,把那只泰迪熊抛向空中。 “咋了,这么幸福?”秦雨的这个死党叫丁绍云,父亲是苏南某集团的董事长,这套在观唐中式宅院的别墅就是他专门跟北京那个明星情妇幽会的地方,这些事情丁绍云不是一点都不知情,只是身处她这样的家庭,见过太多这样的事情,早就麻木了。 “我男朋友约我出去呢!”秦雨像个小女人娇羞道,捡起那只刚才被抛弃的泰迪熊抱在胸口, “他也是北京人?”丁绍云吃惊道,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其实这其中她还有点恋爱中女生的私心,那就是她现任男朋友的老爸在北京是国家发改委某司的副司长,这也是为什么他父亲答应她来北京见男朋友父亲的重要原因,这个副司长固然在北京不算太算个人物,但要是去趟苏南,绝对份量十足,所以丁绍云想在秦雨这个神秘男友面前炫耀下她的男朋友。 秦雨摇摇头,说实话她只知道他是沿海某省的人,再除了一个名字,她还真不知道叶无道的其它情况,对于叶无道当初在台湾神秘出现在慕容别墅陷入恋爱的她也没有深究,本就单纯的她更没有在意父亲从台湾回来后的沉默寡言。 “那他家是干什么地?”丁绍云习惯性问道,从小她就在父母的耳濡目染下学会了怎样选择有价值的人际交往,这倒不能说是她势利。从小的教育就是如此。 “不知道耶。”秦雨皱起眉头,她本就不是那种对爱情太理性地女孩,虽然她是东南赛区学生辩论赛的冠军,虽然她是浙大英语能够媲美叶无道的学生。虽然她是叶无道踏入浙大见到的第一个美女。 “你就等着被卖了还帮他数钱吧,而且还是那种数得特别欢的傻妞!”丁绍云伸出手指在秦雨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大笑道。 “我愿意。” 秦雨柔腻笑道,突然抓住丁绍云的手,满脸焦急,“他还在等我呢,不行,我得抓紧去长安酒吧。” “长安酒吧?那里我很熟悉,我男朋友的一个朋友就在那个酒吧做DJ,不介意我拉一批人去宰你男朋友吧?得,就这么说了。都把我们的校花骗到手了,怎么可以小气那么点钱!”丁绍云丝毫不给秦雨回绝的机会,其实她是怕秦雨这么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在北京酒吧过夜生活会被占便宜。当然她也很想见见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地家伙。 “不行,我必须先打电话问问看。”秦雨嘟着嘴巴道,忙不迭地怯生生打了个电话给叶无道,结果换来叶无道温暖的应许,这又是让秦雨一阵甜蜜。而这场景也让丁绍云一阵无奈,秦雨这妮子这回铁定是无药可救了。 丁绍云的这个叫余航地男朋友海拔不错,跟秦雨介绍的时候说是中央财经的大四学生。而且是校篮球队的首席前锋,这个各方面条件貌似都不错的青年带了几对情侣过来,不过这些素年家中条件都不错,飞库淘太郎上传更新都是自己开车过来,余航开地是一辆崭新的帕萨特,丁绍云跟秦雨坐进余航的这辆车后他就开始自来熟地跟浙大校花热络起来。 整颗心都牵挂在叶无道身上地秦雨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应酬着,也大约知道这个余航据他自己说是个民间炒股高手,不管如何这辆车就是他自己买的,这一点让秦雨比较认同。而余航那几个朋友的家庭也都是非富即贵。 当然,余航嘴中所谓的层面跟秦雨并不知道底细的叶无道那个***中的公子哥比起来,恐怕要差一点点。 应该不是一点点而已。 当秦雨看到那个蹲在酒吧外面街灯下抽烟等她的男人,心中溢出一股暖流,满腹的委屈都一扫而空,心中只顾着自责为什么自己方才出门化妆时间太长,打开车门就朝满地烟头地他跑去,来了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胖了点哦。”叶无道抱着这个浅浅淡淡的女孩,在她耳畔呢喃。 “嗯。”秦雨拼命汲取着叶无道的体温,现在她只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仅此而已,再不做其它思考。 丁绍云细细打量起眼前这个胆敢抱着秦雨不放的男人,身高通过,样貌通过,气质通过,只是就不知道他的家世如何,不知道配不配得上秦雨,秦雨的父母好歹都是外交官,也是极有面子的职业,不过看起来这个男人似乎并不太富有。 丁绍云这样的女孩也许不懂,真正的上位者,对于外在的东西反而淡了。 这就像百万富翁和亿万富翁的境界差别。 叶无道跟余航这批人见面互相介绍的时候只是微笑着点点头,然后就带他们进入长安酒吧,这让余航和他的那些朋友有点不满,只不过随着他们见到完全被官场锻炼出上位者气息的李镇平和徐远清,他们才意识到这个始终对秦雨笑容温醇的男人似乎背景并不太简单,等到去了趟洗手间的赵宝鲲回到吧台跟他们打招呼,他们才有足够的觉悟重新打量被赵宝鲲喊做叶子哥的叶无道。 北京人都讲究***,也就是说看重你身边的人物背景和后台。 余航他们就算瞎了,也感觉得出来从头到脚这身比他们所有人加起来都要昂贵的行头赵宝鲲很不简单,飞库淘太郎上传更新因为赵宝鲲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骄傲令他们感到了自卑。余航的一个朋友吴晓波扯了扯喝闷酒的余航,瞥了瞥赵宝鲲问道:“干什么的?” 余航无精打采道:“不清楚。” “要不我们去二楼找个地方,这里太吵。”吴晓波提议道,他身边的女朋友显然不太能能接受如此喧嚣的场合。 叶无道倒是无所谓去不去二楼,所以在余航那个在酒吧当DJ的朋友安排下浩浩荡荡一行人去了二楼,这里明显要比一楼最靠近无耻的吧台安静许多,这个时候代替秦雨作为两批人中间人的丁绍云开始真正介绍,跟叶无道一样,李镇平这帮人都只是不咸不淡地报出名字,而余航这批人则恨不得把自己老子的职位让所有人知道。 “要不要下去?”坐在外面靠栏杆的叶无道拍拍秦雨的小手提议道。 秦雨轻轻摇头,她还是第一次来这种酒吧,更不要说去舞池蹦迪。 “余航你是在中央财经上学?”叶无道自然清楚宝宝镇平他们的冷淡会刺激余航这批小公子哥的神经,毕竟是秦雨的朋友,他也不想太不近人情,虽然说这批年轻人对他们来说确实太幼稚太简单,毫无利用价值可言。 余航骄傲地点点头,中央财经那可是财富的摇篮,如果还有点背景,那毕业以后不怕没钱挥霍。 “要不要叫点人过来?”叶无道朝徐远清问了问,原先没有想到秦雨会带一批人过来,如果前面保龄球馆的那几个家伙真过来,事情就有点棘手。 “我打个电话?”徐远清询问道。 “算了,屁大的事情就不麻烦你叔叔了,几只蚂蚱也折腾不出什么事情。”叶无道摇头笑道。 说曹操曹操很快就到,事实上这几只蚂蚱确实折腾出了让叶无道也有点意外的事情。(飞库淘太郎上传更新)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