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悄然南下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2355字
宁禁城和陈烽火跟张展风那股太子党和青帮成员在河北的疆域上霸道纵横,原本第一黑帮葵花会在叶河图的那次大杀四方中就受到重创,素帮傀儡张展风这条疯狗的撕咬下更是被逼入绝境,而葵花会的朱泽江在承受先是大儿子朱飞扬被萧破军悍然杀掉(第四卷第四百六十章〈王者破军)、三百帮会骨干被神秘人物一杀殆尽以及最后老婆被张展风当着面先奸后杀再奸的接连打击后,终于选择了自杀,而他的小儿子朱正纯也就是这个被叶无道秒杀的可怜娃,本来心安理得接受葵花会残余帮众和老子几个漂亮情妇后想要东山再起,没有想到命运仍然是如此的不堪。 让宁禁城派人清理完毕酒吧外的战场,叶无道和那群战战兢兢的北京三流公子哥们不冷不热地喝酒蹦迪,余航这帮人虽然不清楚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个家伙能够安然无恙地坐在他们面前喝酒本身就足以说明很多事情。 李镇平和徐远清在十一点钟左右也相继回去,廖璧和赵宝鲲也玩累了直接回钓鱼台国宾馆,叶无道开车把秦雨送到观唐中式别墅,对房地产有特殊癖好的他很有兴趣地观察起这极有代表意义的新兴中式别墅群,丁绍云也乐得给叶无道这个身份神秘的男人做向导,而她的男朋友余航很早就被他支开。 这观唐显然以清制官式住宅为基础,丁绍云的那幢别墅属于观唐第二期的中式多庭院布局,价格自然是北京百姓几辈子都支付不起,秦雨和苟灵都安静跟在谈乱别墅布局的丁绍云和叶无道身后。 “你父亲在苏南是干什么地。”叶无道站在观唐公圆的湖畔。中国有钱人必须做的第一件事情,无外乎买房。 “化工企业,长阳重工,小企业。叶少肯定没有听说过。”丁绍云站在叶无道身边随他一同眺望远方,最初的震撼和敬畏都出奇地淡化,随之是一股心安,兴许不错家境确实将她培养出一种寻常女孩没有的气度。 “你父亲叫丁军昀吧。”叶无道笑道。 “叶少你怎么知道?!”丁绍云惊呼道,她还没有自大到以为一个家产仅仅是破亿的富翁能够如雷贯耳到让这个男人熟知。 “秘密。” 叶无道耸耸肩神秘道,露出一个灿烂笑容,神情随意,“你就不要叫我叶少了,生疏,我只是秦雨的男朋友。叫我名字就行。” 只要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起地球。 而叶无道这个太子党中最保密的星组,同样已经撬起大半个南方商界。 “还是叫你叶少我比较安心。”丁绍云嘻嘻笑道。纯真无邪的笑容背后藏着对男朋友对比之后的失落、对秦雨那份没办法遮掩的嫉妒、还有对叶无道的那份凛人风范的忐忑。 “你也知道了徐远清在江苏对外经贸厅工作,不妨给你父亲打声招呼,有时间去徐远清住地地方拜个年,就说是我的意思,徐远清这人看上去天下第一清官的样子。可我这个跟他穿一条开裆裤长大地人知道这家伙油滑着呢。”叶无道笑道,没必要跟一个女孩子装酷摆架子,更何况丁绍云是秦雨的朋友。而丁军昀也是他一枚棋子,虽然这枚棋子相当的可有可无。
如奉圣旨的丁绍云强压下内心的那股激动,极力平静地跟叶无道道了谢,一个充满油水和对江苏政界来说相当有前途地厅长兴许不算太惊世骇俗,但丁绍云绝对知道如此年轻就当上厅长意味着什么。 “你男朋友其实挺有趣的,炒股这东西我有几个朋友折腾得不错,你让他有机会给我打个电话,我介绍他几个。”叶无道对于朋友,从来不吝啬手中的资源。虽然余航他们只是秦雨朋友地朋友。 炒股,再出神入化,赚钱永远都多不过庄家。 这也是为什么叶无道看不起余航这种短线操作的原因。 此刻的丁绍云就像是飘在云端般幸福,她真像抱着秦雨狠狠亲两口,小雨雨实在是她的贵人,如此一来,她的父亲和男朋友都必然走上一个更高的台阶,那么将来呢?丁绍云侧脸偷偷看了下相貌清雅的叶无道,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才注意到他竟然是长得如此好看,为什么第一眼没有看出来呢,这就是所谓的气质吧,令人忽略他的容貌,这是男人和女人之间气质地区别。 “晚上早点睡,虽然我决定从浙大退学,但还有不少事情需要处理,开学的时候就能见面。”叶无道伸手轻柔将秦雨那条蓝白围巾围严实,浙江,随着杨凝冰极有可能的入主,叶无道必然与这块富裕的板块会有更加深入的接触。 秦雨嗯了一声,没有纠缠没有哀怨,只是温婉微笑,浅浅盈盈跟丁绍云走出几步后再嫣然回眸,朝叶无道挥挥手。 叶无道转身站在湖畔,半个钟头就在沉默中一闪而逝,身后的苟灵略微单薄的身体在风中微微战栗,没有半点怨言的女孩只是眼神坚毅地盯着那伟岸背影。 许久,叶无道终于吐出一句话,“苟灵,陪我去趟南方。” 爱一个人,不管那个人如何对自己,你都是会自爱的,如果没有,说明其实你爱的只有自己而已。 陈影陵最憎恶的就是那种把情感上的痛苦当作发泄理由的男人,所以他这么多年始终坚持一个人,即使在蔡羽绾选择叶无道后依然是孤独的清高,大年三十夜他只是给蔡羽绾打电话报了个平安就独自炒了几个小菜,一瓶酒,最后在阳台上抽了两包烟,看了一夜的烟花,清晨就开始埋头工作,对他来说这样很好。 从神话集团下班后陈影陵就回到叶无道送给他的公寓,公寓和公司,两点一线的生活,他洗了个澡,今天去神话集团房地产子公司的建筑工地视察,弄了一身灰尘,他虽然被誉为中国资本操作的曾经第一人,但其实他对实业的兴趣更大,这一点,他跟新兴财富新贵很不同,更像一个传统的中国企业家。 准备打开电脑看下股票行情,寻思着神话集团的上市步骤,门铃响起,有点纳闷的陈影陵走去开门,竟然看到一张打死他都想不到会出现的脸庞。 一张让他有砍人冲动的可恶脸庞!(淘太郎)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