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蝴蝶再美,终究飞不过沧海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3525字
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质朴而平实,却道出了亘古不变的辛酸。 收拾完本就干净的房间,箫音涵回到餐桌坐下,桌上除了她面前的筷子,还有两双,只是她知道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她弟弟不会来,而那个男人更没有可能出现。只是她没有半点失落,环视这间宽敞的三室两厅,她知道一个人必须知足,三年前她还只是一个以为一辈子永远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为了弟弟,捡过垃圾卖过废铁,什么样的苦头没有尝过,什么样的辛酸苦辣没有被咽下。 今天是她的生日,弟弟萧破军据说身处港澳处理太子党南下的事务,她不后悔弟弟把命交给那个男人,箫音淋觉得他们姐弟欠下叶无道太多,那个笑容邪恶而温暖的男人如同烙印在她的灵魂深处不可磨灭。 箫音涵正准备动筷的时候,传来开门声,讶异抬头,看到风尘仆仆的弟弟快步走进来,原本满脸煞气的萧破军看到姐姐那张不算太漂亮却极宁静的脸庞,咧开嘴憨憨笑了笑,挠挠头不好意思道:“姐,赶得急,来不及给你带生日礼物了,回头补上。” “要什么生日礼物,记不记得你小的时候怎么说的,你说要大起来就要让姐姐住大房子,天天有肉吃,你现在不都实现了,姐姐就没有奢望了,只要你争气,不要给太子丢脸。” 箫音淋看到这个弟弟伸手就要去抓菜,轻轻瞪了他一眼,“去洗手。” 太子党的第一天王,强悍如魔的南方第一战将。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乖乖去厨房洗手,然后一**坐下来狼吞虎咽,如今身高逼近一米九地他虽然年龄不大,却在数百次的血腥搏杀中孕育出惊人的气势。没杀过人和杀过人的不一样,杀过人地和杀人破百的,又是截然不同的境界区别。 “破军,你是不是也该找个女朋友了。”箫音淋微笑道,轻轻给萧破军夹菜,后悔没有烧几个萧破军爱吃的荤菜,原本怕自己一个人吃浪费就没有敢做。虽然现在她的生活条件由穷入富,但节俭的习惯却是一辈子都不会丢弃。 萧破军一阵胆寒,连忙摆手,郁闷道:“姐。你就省点力气吧,我可不想找女朋友,浪费时间。太子也说过女人是男人最大的英雄冢。” 箫音涵轻轻捂住嘴巴,笑着叹气,摇摇头道:“尽跟他学些不好的东西,还跟姐咬文嚼字起来。” 萧破军知道一有事情抬出太子准没错,他知道这个姐姐固执的很。但只要涉及到太子她就会妥协和让步,扫荡一般将桌上那些姐姐下厨的饭菜一一解决,偷偷看几眼托着腮帮凝视自己地姐姐。萧破军那冰冷的心境也柔和许多,只有在这里,他才是普通的人,双手不需要沾染血腥,睡梦中不需要渴望杀戳。 门铃响起,萧破军心生警惕,但神色仍然不变,缓缓起身,走到门口地时候浑身肌肉已经绷到能够发出致命一击后仍有余力防御的微妙程度。开门后却发现是一个怎么都不可能出现的男人,恭敬道:“太子。” 这次叶无道没有带上苟灵,只是把她留在只有刘清儿的叶家紫枫别墅,看到这位战功彪炳的太子党天王之首,叶无道一阵欣慰,当初选择将他送去接受地狱训练是最佳地选择,如今的萧破军即使对上虎榜高手也绝对有拥有一战的资本。 见到萧破军欲言又止地样子,叶无道拍拍他的肩膀,知道他是在愧疚太子党南下港澳的进展缓慢,道:“今天不说那些扫兴的事情。” “太子你是来亲自处理香港和澳门那批废柴?”萧破军忐忑问道,虽然太子无所谓的样子,可他心里清楚喜欢闪电战的太子只是不喜欢把感情放在脸上,太子党精锐部队几乎倾巢南下却所获有限,而相对薄弱的北上部队却斩获惊人的战果,几乎是势如破竹地一路北上,所向披糜! 叶无道摇摇头,看到干净的地板,本想直接走进去地他赶紧把鞋子脱下来,箫音涵听到叶无道声音的第一时间就小跑到门口,见叶无道要换鞋,她赶紧蹲下去给叶无道挑了双暖和的棉鞋,不等叶无道婉言拒绝,已经帮叶无道穿上那双她在秋天就做好的棉鞋。 “只是给你姐姐过生日而已,没有其它事情,有你在,我没什么不放心的。”叶无道柔声道,看着蹲在地上帮他穿鞋的箫音淋,胸中有种亲情般的暖意,他就是把箫音涵当作姐姐看待的,从来都是。 穿着棉鞋走进房间,叶无道发现比起上次添置不少充满心思的小玩意,佛曰一沙一世界,一树一菩提,这房间里放了不少陋石坊如观音灯、弥勒书夹的佛教摆设,精致的禅意居家小摆件,无论大小,摆在房间里,都令冬季房间洋溢一种暖暖禅意。
“你要是喜欢这类小东西,我可以帮你从北京带点回来。”叶无道笑道。 不奢望他会出现的箫音涵满怀幸福,轻轻茬了点头,东西倒是其次,只要知道他因为自己惦记着什么就足够了。看了看餐桌上被萧破军清理干净的盘子,她歉意道:“要不我马上再烧几个菜,很快的。如果不够的话,我让破军去超市买,反正小区门口就是华联超市。” “如果不烦的话,我陪你去买菜吧。让破军买酒去。”叶无道笑道,“我晚上反正没什么事情,走走也好,虽然中午飞机上下来就没有吃东西,但还忍得住。” 箫音淋犹豫了下点了点头,带上钱就跟叶无道和萧破军出门,在华联超市中萧破军独自去买酒,而叶无道则跟着箫音涵买菜。两人犹如般配的小两口新婚伊始,惹来附近不少欧巴桑和老人的善意眼神,毕竟一个能够陪老婆买菜的男人即使没有出息,也不会是坏人。 叶无道看着细心挑菜地箫音淋。望着她那越看越有味道的清秀容颜,有点感慨,这样的女人,即使老了,也会像自己的外婆林鹿鸣那般宁静致远淡雅随意吧。想到那些佛教家居小件,叶无道蓦然想起熟谙佛道地那个女人,一个身家极有可能达到400亿这样一个天文数字的女人!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箫音淋提着几样蔬菜浅笑盈盈地望着叶无道。 叶无道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从箫音淋手中抢过蔬菜,两人走向卖鱼肉荤食的地方。箫音涵挑鱼的时候,问道:“你喜欢吃什么鱼,鳜鱼还是鲫鱼?鲫鱼冬天肉嫩。而且鲫鱼汤也不错,破军小的时候最喜欢。” “只要是你烧的,都成。” 叶无道柔声道,现在世道真是变了,精于饭菜的都成了男人。而女人似乎为了证明自己翻身做了主人则一个个对厨房敬而远之,所以像韩韵、箫音涵这样既漂亮又会下厨并且烧一手好菜的女人是越来越少了。 “不行,你必须要说样你最爱吃的。”箫音淋微笑道。并不打算放过含糊其辞的叶无道。 “那就买牛蛙吧,来个酱爆牛蛙,中不?”叶无道思考了下摸着下巴道。 “中!”箫音涵笑容灿烂道,被叶无道不同寻常地言语逗乐,虽然整个省有,种关于叶无道的传闻,但对箫音涵来说,眼前站着的男人才是最真实地,就像她面对已经居于万人之上的弟弟萧破军,即使知道他那双手浸染无数的鲜血。但在她眼中,萧破军永远是那个捡到两个馒头会把两个馒头都给她的好弟弟。 站在远处的萧破军静静望着姐姐那幸福如夏花灿烂地笑容,只有满足,只要姐姐笑,替太子杀光天下人又如何?! 回到房子,箫音淋便去厨房重新做饭烧菜,对于萧破军来说刚才那么点饭菜根本就是打牙祭,所以这次饭菜的份量都特别足,叶无道也确实没有过问半点关于香港澳门的事情,真正地上位者就如刘邦,不需要事事躬亲,谁敢说阿斗的昏庸跟诸葛亮的鞠躬尽瘁没有半点联系? 吃着箫音淋的饭菜,跟萧破军酣畅淋漓的干杯,叶无道这顿饭吃得极为舒畅,酒足饭饱后喝了杯箫音淋亲手泡的大红袍,叶无道这才懒洋洋地跟这对姐弟告别,开车直奔蔡羽绾家,说好了要去他们家拜年,不能毁约。 抽了根烟,叶无道望着熟悉的城市熟悉的街道,将烟头弹出窗外, 箫音淋是那种心底温暖而浅亮的女人,一点阳光就可以照亮无数地日子,而他,却注定在漫长的黑暗中艰难前行。 他希望她能够平静而恬淡的生活下去,一直到老。 萧破军望着安静捧着一本泛黄古书的姐姐,许久才开口道:“姐,你是不是喜欢太子?” 箫音淋轻轻放下那书,理了理额头略微凌乱的青丝,微笑道:“为什么这么问。” 萧破军盯着姐姐,道:“因为姐你只有见到太子的时候,才会这么开心。” “喜欢他又如何?” 箫音淋笑容很淡,犹如她的处世,仍由窗外花开花落云卷云舒,重新拿起那本书,道:“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说出来的,而且,喜欢一个人同样不需要日日呆在一起,甚至不需要那个人知道你喜欢他。” “这样不好。”沉默了半天的萧破军叹息道。 箫音淋站起来,望着窗外,微笑道:“有什么办法呢,蝴蝶再美,终究飞不过沧海.”(淘太郎上传更新)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