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吃人不吐骨头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3383字
莲花社区是G省局级以上官员干部的住宅区,蔡羽绾的父亲蔡刚正虽然从原先的省政法副委书记的位置上退下来做了政协副主席,但在莲花社区仍然算是极有能量的老干部,谁都知道G省一向有广府派、客家派和外省派的政治划分,能够在几个派系都如鱼得水的官员,蔡刚正算一个。 本来G省政府也准备给杨凝冰分一套房子在莲花社区,只是杨凝冰住惯了紫枫别墅,把这个名额让给了一名在教育事业上鞠躬尽瘁一辈子的教师,叶无道开车来到莲花社区,结果在门口被门卫拦下来,他有点郁闷自己为什么没有驾驶老妈的那辆车, 给蔡羽绾打了个电话结果没有人接听,无奈之下只好让如今在太子党中耀武扬威的蔡桧喊出来,这厮仗着自己是蔡羽绾的哥哥,在G省俨然一副小霸王的姿态,只不过小人物自有小人物的圆滑精明,跟港澳商人混得很熟,也给太子党带来不少切实利益,叶无道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个当初把妹妹“出卖”给叶无道的蔡桧一听是太子要去他家,像个疯子一样冲出家门,以惊人的速度狂奔到叶无道面前,看到斜靠车门抽烟的叶无道,给那两个看贼一样盯着叶无道的保安一人就是一腿,口中咒骂道:“不长眼的东西,拦谁不好,要拦太子!平时芝麻点大的官经过怎么就跟哈巴狗一样恨不得趴下来给他们皮鞋上的灰尘舔掉?!” 教训完那两个被一阵拳打脚踢打懵掉的小区保安,蔡桧谄媚地走到叶无道面前,谦卑道:“太子,狗眼看人低。你要是觉得还不够,我让人收拾他们。”如今成为太子地准“姐夫”,当初被迫进入太子党的蔡桧身份随着叶无道在南方的一统天下和北方的风波四起而水惩船高,很多时候别说是市级区级干部。就连省级官员都要有求于这个原本不成半点气候地蔡家纨绔子弟。 别的蔡桧兴许不懂,但做走狗,必须要忠心,这一点,蔡桧牢记在心。 叶无道摇摇头,这个蔡桧,还真是符合任何一本小说中反面角色的形象,狐假虎威,外强中干,欺软怕硬。不过这种小弟也有他的好处。毕竟人家把他的妹妹都送给了自己,叶无道示意他上车,在蔡桧的指引下来到那幢涂成砖红色的别墅。原来蔡羽绾早已经去杭州处理酒店的事务。 从孤儿院把蔡羽绾领养的蔡刚正是一个略微发福的老人,脸色红润,跟蔡桧倒是几分神似,早早站在门口等着叶无道这位大贵人地大驾光临,还特意让司机把占着别墅院子停车位的那辆奥迪开走。等叶无道把车停在别墅内,蔡刚正眯起眼睛细细打量起这个三四年没有见过的叶家公子,以前每年叶无道生日叶家别墅都要邀请G省政要商人。蔡刚正自然见过叶无道这位当年令他觉得除了傲气和轻狂就再没有其它品质地杨家外孙。 “蔡老的这股子精神气还跟当年一样足啊,让我们这些做晚辈的确实汗颜。”叶无道一下车就走到蔡刚正面前热络道,紫枫别墅每年举办宴会的时候叶河图都懒得出席,就躲在书房跟同样没啥兴致的儿子讲解G省政事和商界趣闻,当然报酬是叶无道收到地那些红包都进了他的兜里,不过因此叶无道对这个被自家老头评价为“不刚不正,将墙头草这门艺术做到极致”的蔡刚正印象颇深。 蔡刚正一愣,硬是没有想到这个如今在南方黑道和商界皆是如日中天地太子会跟他这么客气,原先他甚至已经做好热脸贴冷**的最坏准备。但微微讶异的神情一闪而逝便堆起找不到破绽的和蔼笑容,顺水推舟道:“我老喽,哪有你们年轻人朝气勃勃,G省以后还是要靠小叶这样有志向有魄力的年轻人啊!” 蔡桧似乎对太子的热情有点无法接受,有点摸不着头脑的跟着这两个人走进别墅,他觉得自己的老头官说小确实不小,在G省也算是前十把手的人物,但真说大,跟苏家老头子比起来算什么?即使太子地母亲也是无比强势的杨省长,更不要说功勋彪炳的成都杨上将,感情这个太子真把妹妹当作自己的女人而不是玩玩就算了,想到这个地方,蔡桧得意洋洋地搓了搓手,这样最好,只要太子对妹妹的宠幸一日不减,那他就有机会爬得更高走得更远。 蔡桧的母亲周英是个极势利的女人,G省官场素有传闻只要你敢送礼她就敢收,但蔡刚正能安然无恙四平八稳地走到今天,明白人都清楚这个“贤内助”不简子,周英见到上层***中神话和奇迹漫天飞的叶无道,眼神立马精神起来,拉着叶无道就坐下,又是水果又是茶水,那样子让你觉得自己是不是她失散多年的儿子。
“小叶,呵呵,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 见叶无道笑着摇头,蔡刚正语重心长道:“我也知道羽绾这孩子喜欢你,我这个做爸爸的,没有其它要求,只希望你能够以后好好待她,羽绾不容易,一个女孩子家,又那么好强,唉,这么些年,哪里肯要家里半点帮忙。” “蔡伯父放心,我不会让羽绾受苦的。” 本以为蔡刚正要拿蔡羽绾当作交易砝码的叶无道看到他总算是说了真心话,此刻笑容才没有那般礼节性,跟蔡刚正这么客气,无非他是将蔡羽绾从灾难中拉出火坑的人,若非如此,一个在政界日薄西山的省政协主任,上不了大台面。 蔡桧老老实实呆在蔡刚正身边,平时他是一个月都懒得回趟家,这次刚好回家求老头在某个项目上点头,恰好碰到叶无道的登门拜访,喜出望外的他开始寻思着如何在那群死党面前炫耀。 “我们家小桧他有今天,也多亏小叶的在旁指点,说实话,小桧从小就被他妈惯坏了,我以为死之前是肯定看不到他有出息的一天了。”蔡刚正感慨道,虽然今天儿子回趟家只是要他开个后门,可这比起以前闯祸后蔡桧求他让他擦**要好上无数倍了,至少现在的蔡桧在G省也算是有头有脸的“成功男人”,他这个做爸的,出门也有颜面。 “是块宝,只要稍微利用就会成器,如果自己不争气,再怎么帮也是白费。”叶无道客套道,他可是一直信奉哪怕你是条狗我也能让你爬上一个被万人膜拜的位置。 “小叶这话实在。”蔡刚正像是吃了蜜一样心里甜滋滋,叶无道说自己的儿子是块宝,那可比无数人虚伪地称赞蔡桧更让他浑身舒坦。 “什么小叶小叶的,叫太子!”蔡桧不高兴道,他从小到大就没把这个老头放在眼里。 内心忍俊不禁的叶无道表面上还是瞪了一眼蔡桧,朝尴尬的蔡刚正道:“蔡伯父叫我小叶就是了,要不然见外。” 周英点点头,这话说得就有味道了,再看看自己男人那会意的神情,知道以后在广府派和客家派中都极有份量的蔡家注定要彻底向杨省长靠拢了,原本周英的意思是跟老狐狸苏老头走近一点跟杨凝冰稍微拉开距离,因为这次杨凝冰进入中央党校进修谁都知道她在G省呆不久了,但今天叶无道的出现,让周英吃了一颗定心丸,因为她清楚政治上还是长线投资来得长远和明智。 中国有个很明显的官场潜规则就是省市地区的高级干部在60或65岁以后往往调往相应级别的人大、政协担任领导职务,俗称退居二线。如此一来这群在各自位置上把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老人就成为一群极敏感和特殊的群体,若他们退下来后就真的安心享受天伦之乐倒还好,若还觉得自己老骥伏枥还可以发光发热,那对新一届的政府班子来说无疑是很头痛的事情,对派系林立的G省来说更是如此。 60岁左右是官员的一个坎,能否进入中央就成为一名省高级干部政治生命是否长久的关键,可惜的是蔡刚正并没有越过这个坎,卸任省政法副书记后担任政协副主席就是证明,但苏老爷子在G省苦心经营十年,通过几乎完美的制衡术将盘根交错派系复杂的G省掌握在手中,但这不代表G省就是苏老爷子的一言堂,而且随着杨凝冰的上位,一个原本不存在的敏感问题也浮出水面,跟官场不倒翁苏老爷子?还是跟鲤鱼跳龙门的杨凝冰? 因为苏老爷子跟杨家的渊源,这个问题确实看似有点荒谬,但是不是真的滑稽,也就只有身处G省中心的官员心知肚明。 如此一来,蔡刚正就成为一大批举棋不定高级官员的指向标。 叶无道看似无意地抓住了关键点,是巧合,还是故意? 蔡刚正喝茶的时候瞄了眼这个神色和善的英伟青年,再看看身边的勉强算是成材的儿子,暗叹,儿子啊儿子,所以你只能是他的跟班,人家之所以给我这个老头好脸色,那可是因为他吃定我这个老头接下来几乎决定未来G省格局的一步棋了。 杨凝冰啊杨凝冰,你的这个儿子还真是吃人都不吐骨头。(总算帮大家把更新在第一时间弄出来了,大家看完砸票哈)淘太郎笔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