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再不吃就晚了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4681字
余温斌的前女友战战兢兢走到蔡羽绾和这个有点眼熟的男人面前,渗出汗水的双指紧紧交织在一起,她这份当作寒假实践的工作是好朋友托关系介绍才得到的,来之不易的东西自然格外珍惜。 卜算子茶室的负责人是一个相貌清秀的气质女人,见到自己的下属被总裁叫去,以为出了问题的她生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赶紧走到叶无道身边,她刚才也看到酒店高管们跟在他身后视察酒店的情景,那么这个男人的身份之特殊就不言而喻,朝蔡羽绾试探性问道:“总裁,小伊做错了什么吗?她是刚来酒店卜算子茶室的实习生,很用心的一个女孩子。” 蔡羽绾没有说话,只是喝茶,颇有种“中澹闲洁,韵高致静”的味道,而这种高深莫测的意境也让这名负责人和那女孩更加忐忑。 “你男朋友还是不是那个叫昊康的浙大学生?”叶无道拇指和中指夹起那只瓷杯,轻轻摩挲旋转杯身。 女孩脸色一僵,表情更加云里雾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般迷糊起来,这个男人怎么知道自己男朋友的名字?而且还知道他是浙大学生?提到男朋友,她那张化妆很淡却较精致的脸庞有抹不自然的黯然神色。 “我还知道余温斌。”叶无道不再旋转两根手指间的瓷杯。 女孩绞尽脑汁记忆眼前这个男人,难道是昊康的朋友?父亲是杭州政府高级干部的昊康说不定能够接触这个层面的男人,可是从叶无道地神情来看,女孩不觉得他是昊康的那群“狐朋狗友”。 “真是很差的记性呢。看来女人一旦对爱情不忠,那么她的记性都要迅速减退。”叶无道轻笑道,算不上嘲讽,也算不上不屑。只是不冷不热地盯着这个女孩,以今天叶无道地地位和心态来说,跟一个幼稚的女孩斤斤计较太**份,他从蔡羽绾的赧颜中拿过她的茶杯,喝了一口,“这样不好。” 女孩脸色差到极点,她似乎记起当初在浙大湖畔跟余温斌正式提出分手的时候确实有一对青年男女在场,那宛如现代贵族的女人那句“背叛者恒被背叛之”就像是一个魔咒蚕食着她原本还有些许单纯的心灵,而那个男人的张狂许诺更是击中她软肋般让她不是滋味。 “狠起来就好,我答应过你三年内让全中国记住余温斌这个名字。我知道你当时一定觉得这很荒谬,觉得余温斌要是能名动全国那还不是天方夜谭,唉。女孩子怎么就不知道把爱情当作长线投资呢,执着于短线操作,那可是胸大无脑的举动,余温斌即使没有我,我想十年后的成就飞库也必然在那个所谓**地昊康之上。”叶无道笑道。看这个女孩的眼神只有惋惜,物质生活就如此吸引人?到了非要把爱情典当出卖给生活的地步? “你是叫叶无道吧?”女孩双手松开,竟然有种解脱地意味。终于敢抬起头望着这个坐在她面前的男人,她从刚才他跟总裁的那个亲昵动作中得到太多信息,当初那个惊世骇俗的承息现在看来非但不是笑话,而是预言。 “似乎你的记性比我想象地要好上那么一点点。”叶无道点点头,示意让那名茶室主管离开,现在的对话不是员工和上司之间的工作性质谈论,只是一点私人恩怨罢了。 “余温斌他现在还好吗?”女孩惨笑道,她只知道余温斌在上个学期便办了退学手续,退学。而不是休学,有种背水一战要么死要么成雄地感觉,知道余温斌个性的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她不喜欢这样的余温斌,决绝而冷酷。 “还好吧,即将接管虞美人酒店在内的浙江叶氏子集团和公司,也是,一个二十三岁的年轻人,就要掌握几十亿资产的大型集团,想不风光都不行,你说,余温斌现在好不好?”叶无道微笑道,大举任用青年是他也是神话集团的核心宗旨,垃圾摆在正确的位置上尚且是宝贝,更何况余温斌这样大局观极强地人才。 虞美人酒店,几十亿,二十三岁。 女孩很快捕获了叶无道这句话中的几个关键词,只是此刻的她再没有那种酸味,只是扯了扯嘴角,笑容比哭还难看,“其实我知道温斌会有出人头地的一天,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么快而已。” “也没有想到他能爬到这个高度吧。”一直沉默的蔡羽绾也大致清楚其中内幕,冷笑道。 女孩对蔡羽绾显然是带有崇拜和敬畏的,原本那种知道必死而无畏的心境再次忐忑起来,现在的杭州谁不把蔡羽绾的一举一动当作新闻焦点,她在浙大的讲座更是火爆到需要出动大批保安的地步。 “我叫黄伊,当然,对你和总裁来说我都是那种可有可无的角色,兴许一转身就会忘了我的名字,如果不是余温斌,恐怕我这辈子都只能远望你们了,呵呵,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我们是小人物。”女孩重重呼了口气,似乎想要把所有情绪都排出体外,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能鼓起勇气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言论。 其实她一直是乖巧婉约的女孩,除了那次背叛。 若非如此,余温斌也不会对她那般伤心欲绝,试问一个荡妇的薄情寡义能让多少男人真正痛彻心扉? “知道我是谁吗?”叶无道玩味道,眼神有点飘忽地望向窗外,他是谁?有太多的人想知道了,杨望真上将的外孙?银狐叶正凌的孙子?还是叶河图的儿子?又或者是神话集团的创始人?太子党的精神领袖?还是影子冷锋? 又或者,他只是慕容雪痕地男人? 黄伊显然很想知道叶无道的背景,只可惜这个虽然在浙大呼风唤雨但极其低调的男人像是入定般沉默不语,蔡羽绾柔声道:“我只知道他是我的男人。今天辉煌地他是,哪怕明天落魄,依然是,黄伊。都是女人,我送你一句话,我们女人这辈子不能奢求太多东西,能有份温暖的爱情已经是件很奢侈的事情,错过了一次,也就是错过了一生。” 泪流满面的黄伊望着语重心长的偶像,捂住嘴巴哽咽起来。 “女人不是把身体给了谁就是谁的女人的。”
叶无道说了一句看似很莫名其妙的话,但是这句话却让黄伊身体一震,最后蹲在地上痛哭起来,如当初何解语所猜测一样她确实跟后来的男朋友做过爱。只是最初那次是在那男人半强迫的情况下失去贞操,黄伊虽然到了大学开始懂得面包对爱情地重要,但如果不是被强行夺去第一次。兴许她跟余温斌还有可能。 “我明天就把辞职信交给主管。”黄伊站起来擦干眼泪道,虽然虞美人的工作机会十分宝贵,但她还没有异想天开到以为自己还能在这呆下去,虽然不知道叶无道的身份究竟是什么,但蔡羽绾这样地女强人都甘心做他的女人。可想而知他的恐怖。 “辞职?” 叶无道笑了笑,“你跟余温斌之间的事情跟你的工作没有半点关系,公是公。私是私。” 突然见到苟灵站在茶室门口望着自己,叶无道起身走过去。 “你应该下班了,辞职还是不辞职是你地事情,我想说的是只要你没有做危害集团利益的事情,我都没有开除你地理由,当然,杭州人才很多,你的离开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蔡羽绾看了看手表,望着那杯叶无道喝了一半的龙井茶。道:“你要怪就怪那个余温斌认识他吧。” 蔡羽绾望着黄伊的黯然背影,她自己何尝不是被叶无道近乎**地夺去贞操,只是不同的是,黄伊选择了一个显然令她不怎么幸福的男人,而她却误打误撞遇到飞库了自己的真命天子,虽然蔡羽绾爱得很累,很苦,但对于吃惯了冰冷生活带来坎坷和磨难的她来说,这份爱情值得她的付出。 即使再有一次贞操,蔡羽绾依然会献给那个从不把温柔和爱挂在嘴上地男人。 虞美人大酒店外停下一辆现代轿车,走下车的是两男一女,其中从驾驶席走下的赫然是抢走余温斌女朋友的那厮,西装笔挺,挺人模狗样,也是,这厮的老子毕竟在杭州政府算是前五把手,怎么的都算是个地方上的公子哥。 他打了个电话给黄伊,还没等接通他就见到梨花带雨的女朋友从酒店走出来,心惊的他第一时间就想到是不是有客人占了她便宜,生怕被戴了绿帽子的他赶紧走上前询问,黄伊抬头望着这张越来越冷漠的脸庞,苦笑着摇摇头道:“被我们总裁训了一顿而已。” 松了口气的他突然看到酒店外停下三辆崭新的黑色奔驰,第一辆车中走下三个男人,其中两个一看就知道是成功职业经理模样的男人一左一右走在一名青年身旁,把资料递给那个偏清瘦的青年,那份争分夺秒的敬业令人惊讶。 而后面两辆车中走下来的都是职业装扮的男女,浩浩荡荡一批人紧紧跟随在那三人背后。 那青年戴着一副精致的无框眼镜,书生气极浓郁,用专业术语评点工作的时候身旁两人频频点头,此刻的青年无疑是耀眼的,如同任何一名上位者,青年拥有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自信,脸色虽然有点工作过度的苍白,眼神却炯炯有神。 跟黄伊擦肩而过的时候这名青年依然没有抬头,只是跟下属探讨相关问题。 但是黄伊却呆滞当场,手中那只男朋友从连卡佛商场给她买的王五袋子帅落在地,神情复杂的她在男朋友的诧异眼神中缓缓捡起袋子,艰难前行。 即使有一天我瞎了,在你与我擦肩而过的时候,我依然能够知道你的走过。 因为,我已将你的味道烙印在内心深处。 黄伊和那青年几乎在同一时间转身,凝视对方。 这青年,便是决然从浙大退学加入神话集团进修的余温斌,如今的他已经即将成为神话在浙江的代言人,短时间内功成名就的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如此迅速地见到儿时恋人。 百感交集的余温斌不再看黄伊,曾经的誓言和年少都换作今日的成熟,叶无道让他懂得,男人唯有站在高处,才能一览众山小,瞥了眼旧情敌的那辆现代,再看看黄伊那似乎有点憔悴的容颜,余温斌嘴角轻轻勾起一个释然的弧度,扯了扯略飞库紧的领带,转身毅然前行。 “温斌!” 黄伊失去控制地朝那倔强背影喊道。 余温斌咬紧嘴唇,再不回首,在酒店服务员的热情带领下执着地踏进虞美人酒店。 他爱的,只是当初那个让他背着去上学的小女孩。 只可惜那个笑容纯澈的小女孩早已凋零在他的回忆中。 “有什么事情?”蔡羽绾询问回来重新坐下的叶无道。 “呵呵,没什么事情,那妮子想要自己逛逛杭州,怕耽误我们时间,一定要一个人玩。”叶无道笑道。 “这女孩不错,要不你把她给我,几年后肯定是个人才。”蔡羽绾笑道,虽然说有虞美人这块金子招牌令飞凤集团在杭州的人才招聘不再像当初那般举步维艰,但人才这东西毕竟是多多益善。 “她的未来已经决定了。”叶无道笑容平淡。 见叶无道这么回答蔡羽绾便不再多说,陪他静静坐在茶室中,望着大堂那支正在演奏《普安咒》的古典女子乐队,中国的,才是世界的,蔡羽绾就是要逆国际化而行,把中国最古典最民族的东西拿出来给所有人看,事实证明,她这次赌博极其成功。 “只要做到别人一提起杭州,就想到虞美人,那么虞美人才是真正的成功。”叶无道柔声道,轻轻握住蔡羽绾的手,看到黄伊就让他想起最初和蔡羽绾的情景,中国很多女人都习惯把性视作献身,无关乎错对,蔡羽绾这种传统女子也是如此,这让叶无道多半有点愧疚,但也仅仅是点到为止的愧疚而已,没有后悔。 “要不我们去杭州大厦吧?”蔡羽绾兴奋道,真说起来她来杭州这么久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购物过,现在叶无道在身边怎么可以浪费大好时机。 有种不祥预感的叶无道叹了口气,又是逛街,耸耸肩算是答应下来。 不过也是该见见李暮夕和李琳这对母女了。 尤其是暮夕丫头,再不吃就有点晚了。(淘太郎第一时间更新)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