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跳进西湖冬泳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3378字
杭州有金玉两家玲珑,都属于杭城高档餐饮,不过比起飞凤产下G省的诗洛华奇水晶餐厅还是差了不止档次,陆金炎带着叶无道和蔡羽绾来到玉玲珑的时候,叶无道站在门口那幅春宫图前面看了半天,陆金炎和蔡羽绾两女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幸好这里的用餐环境被技巧地分割成一个个小天地,要不然整座餐厅都会用眼神鄙视他们。 知道叶无道身份后的陆金炎又不是傻子,还真能把这个剁一剁脚杭城兴许都要震上一震的叶家大少当作好友包养的小白脸?现在她对叶无道的每句话她都要细细揣摩一番,就差恨不得拿本笔记本给记下来。 “浙江的顶尖富人虽然没有我们G省多,但在全国也是前列,而且不像我们临近香港,你们虽然附近有个上海,但杭州大厦终究是有大优势的,不过唯一可惜的就是江浙富人多半私营出身,太精明,花钱不可能像北方人那样豪爽。”叶无道对玉玲珑的菜肴有点失望,有点鸡肋的感觉,精致有余品质不足,最大的感觉就是这盘子太大,都快可以用来炒菜用了。 “也是,听说以前江西人买车都是拎着一麻袋的钱去的。这和地域性格有关系吧,北方多豪客,南方多奸商,呵。”陆金炎心想要让别人把钱掏出来给你哪有那么简单,不过这话她是打死也不敢说的,她现在想着的是怎么样把叶无道这尊大菩萨好好供起来,其它的都是其次。 陆金炎不禁感叹,杭州这座庙太小。这位叶家大少这座菩萨太大了。 一顿饭吃得不温不火,跟陆金炎告别后叶无道和蔡羽绾来到西湖名品街,逛法拉利专卖店地时候叶无道玩笑说把那辆红色跑车搬走,蔡羽绾一个媚眼说好啊。骑虎难下的叶无道摊摊手厚颜无耻说等大爷身上有钱了再说,蔡羽绾不顾身后那群店员的诧异眼神说要不我帮你弄辆,你在杭州也需要辆车,说吧,你要啥牌子的,法拉利,兰博基尼,还是保时捷? 叶无道哈哈大笑,说,还是给我整辆法拉利吧。 蔡羽绾丝毫不犹豫。寻思着怎么用最快地速度帮他弄辆最酷的终极跑车,结果这厮却拿起专卖店内一辆法拉利模型,嬉皮笑脸着说。就这辆。 结果两个人就买了辆一百块的汽车模型走出专卖店,其中一年轻男店员满脸感慨说,我咋就没有这种女人捏,你看看那语气,“说吧。你要啥牌子的。”酷,够味,我女人要这样。我少活十年二十年都不是问题。 一年轻女店员吃味道:“就知道做小白脸,你有刚才那帅哥的样子吗你?!也不回去照照镜子,不怕把美女吓坏了啊?” 那男店员做仰慕状道:“偶像啊,刚才那男的绝对是小白脸中的高手高手高高手,有机会一定要跟他讨教下!” 他这番话惹来周围一阵白眼。 跟蔡羽绾挨个将专卖店逛过去的叶无道并没有见到眼前一亮的东西,对蔡羽绾来说东西倒是其次,只要有叶无道在身边,就算是去明珠小百货这种地方她也开心,两个人漫无目的地在西湖边上晃荡。享受着难得地悠闲时光,在哈根达斯坐下点了份套餐,这季节吃冰淇淋确实有点诡异,蔡羽绾和叶无道倒是吃得挺欢,她时不时抢过叶无道手中的那份,似乎最好吃的下一口永远在叶无道手中地冰淇淋上。 “羽绾,知道马斯洛需求理论吧?”叶无道此刻的心境格外平和,远离了暗流涌动的北京,他就像是卸下了最重的负担,虽然是暂时的。一松一弛,才是文武之道。 “嗯,这是一个合格商人必须掌握地基础理论。”蔡羽绾点点头,除了偶然几次在神话集团表现出来的惊艳商业天赋,叶无道始终都是以一种正宗地道膏梁子弟的姿态在她面前游戏人生,虽然她不介意,但她仍然希望想看到他令众人眼前一亮地情景,毕竟他是她托付一切的男人。 “那我跟你说下我老师当初所跟我阐述的他的见解,一家企业随着初期磨合的结束趋于稳定,就像如今的神话,员工的生存即温饱和安全即稳定这两个需求已经退居其次,尊重和自我价值的实现上升,对于外聘管理人员给予破格的尊重很重要,但有趣地是对于内部成长起来的管理成员,他们更看重的是公青,我的老师解释为一种中国式的‘非患寡,而患不均’的公平,怎么样,有趣吧?”叶无道站起来,拉着蔡羽绾走向西湖边,在一张椅子上坐下。
“‘非患寡,而患不均’,确实有趣。”蔡羽绾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温馨而满足,她知道自己越来越依赖这个男人了,她知道以前她自己不是这样的女人,那个时候的她独立,坚强,习惯面对生活中所有的困境,从孤儿院走出来的她毕竟有太多普通人所没有的特质。 “其实,我之所以那么重视神话集团的文化部就是这个原因,还有那么多精心制作的各种榜单,说白了,无非都是些不花钱就能留住人才的勾当。”叶无道笑容贼奸诈,将外套脱下来盖在蔡羽绾身上,在外人看来他似乎只是一个甩手掌柜,只是简单将集团极不负责任地交给陈影陵等人,但很多人却忽略了叶无道本身的商业眼光和底蕴,黑道上的辉煌和巅峰掩盖了他太多东西,所以碰到陈烽火和余温斌这样能产生共鸣的年轻人,他都会表现出难得的“平易近人”。 “你的成功梦幻得像是一部传奇小说,所以所有人都忽略了你对细节近乎苛刻的关注。”蔡羽绾一语中的,就像叶无道所说细节是魔鬼,太多俗人世人关注的都是某人的财富有多么令人艳羡,某人的权势多么显赫,但从来不知道静下心来思考到底这些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个位置的。 “既然否极会泰来,那么乐极当然会生悲。” 叶无道忽然冒出一句,但随即摇摇头,笑了笑,继续说道:“在逼良为娼和犹太效应的市场经济时代,企业之间的竞争归根结底是人的竞争,而人才竞争的胜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领导者的管人艺术。你也知道我一直在讲上者劳人,一直在讲,不停地讲,可真明白这个简单道理的,就算是精英荟萃的神话集团,又有几个?” “聪明人多半自以为是,这点不假,令人头痛。” 蔡羽绾感叹道,聪明人自以为是犯下的错才最让人哭笑不得,对于管理的难处和瓶颈她也是深有体会,“管人之所以被称为艺术,就因为这是一项极其费神的事情,在管理学上是没有一劳永逸这一说法的,因为没有谁能让一名领导者一夜之间精通各种管人之术,没有谁能让一名员工一夜之间从平庸走向优秀,这一点,陈影陵不例外,无道你也不能例外。” “实话,大实话。” 叶无道深表赞同,突然他用一种极暧昧的眼神望着蔡羽绾,看得蔡羽绾有点慌兮兮,忐忑以为自己样子有什么问题。叶无道俯身在她耳畔轻声道:“这么说起来管理可比**达到**难多了,毕竟**……” 饶是习惯了叶无道厚颜无耻的蔡羽绾也有点吃不消,轻轻推了一把这个皮厚到一定境界的男人,但让她大吃一惊的是他竟然莫名其妙地就咕哝咚地踉跄到了西湖岸边然后“很自然”地跌落,蔡羽绾确信深信坚信自己刚才这一推的力道绝对没有这么夸张,见叶无道落水的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最后一狠心就要跳水,天知道她是个地地道道的旱鸭子。 噗,水面突然冒出一个人头,朝蔡羽绾露出一张灿烂的笑脸,嬉皮笑脸道:“很久没有冬泳了,感觉不错。” 几乎要哭出来的蔡羽绾蹲在岸边哽咽起来,被吓坏的她赌气地把头埋在两膝间不看这个乱开玩笑的混蛋。 “怕什么,羽绾,记住,以后不是亲眼看见我被剁成十七八块,别轻易以为我死了。”叶无道轻松惬意地游到岸边,伸出手捏着蔡羽绾的温润脸颊,他的神情温柔而执着。 披着他那件外套的蔡羽绾望着这张异常坚定的俊逸脸庞,嗯了一声,使劲点头。 “以后我惹你生气了,你就让我跳西湖。” 浑身湿透的叶无道爬上岸笑着对蔡羽绾说道,若无其事的样子让周围无数原本准备表现下英雄气概的家伙咂舌,跟着蔡羽绾坐进那辆敞篷跑车,飙到虞美人酒店,换了身蔡羽绾帮他挑选的衣服,随后一起去了酒店内的酒吧,那里有个上海女子爵士乐队的演奏会,虞美人酒店经常举行类似这样的表演,也挖掘出了不少有潜力的新人。 “羽绾,以后你跟陆金炎保持适度的距离。”叶无道喝着鸡尾酒的时候淡淡道。 蔡羽绾点点头,不问为什么,他自然有他的道理。 陆金炎,叶无道喃喃自语,哼,华夏经济联盟出来的人还真是个个不俗啊! 去上海见了夏诗筠后,也就该去北方收官了。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