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叶家并非尽奸雄(下)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3501字
司徒秋天可不讲究啥狗屁淑女风度,当初在首都机场跟赵宝鲲的第一次见面就赏了他一记精采绝伦的过肩摔,如果不是燕清舞及早出手,这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王八羔子兴许早就集体送医院了,至于廖璧这个煽风点火的丫头更是跃跃欲试,若非叶无道眼神制止,她铁定冲出去好好拾掇拾掇他们。 不过出乎叶无道他们意料的是那被打了个耳光的少女没有哭嚷着什么“我爸妈都没有打过我”之类的幼稚言语,而只是安静却怨恨地死盯着燕清舞,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而女人记仇,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泯灭。 “顾思骅,你丫不是很吊吗,说你是那个啥啥帮来着,哦,对,华青帮的,现在你要是能放倒这群狗男女,本少爷就承认你是倾城姐的亲戚,承认你是我们家的人,怎么样?”那个依然啃鸡腿的小胖子扭头,看了看那个始终观察叶无道的瘦小少年,语气满是不屑。 “华青帮?”叶无道哑然失笑,这个词汇他不陌生。谁都知道在司徒尚轩这位被誉为“神圣男人”的银色教父接管意大利黑手党之前,美国黑手党已经超越意大利黑手党许多,而华青帮这个以华人帮派为成员的美国黑道组织,跟上海青帮的关系就类似早先的意大利和美国黑手党,都属于后来者居上。 “你也知道华青帮?”那个似乎喜欢躲在背后的少年终于决定走出人群,身材清瘦,虽不至于骨瘦如柴。却绝不算壮实,但令人难以忘却的是他眼神地那种决绝,比那个少女更加狠辣和冷酷。 “听说过。” 叶无道伸出两根手指推了推一杯原本倒给那群兔崽子的红酒。示意这个少年拿走这杯酒,只不过那少年根本不为所动。叶无道笑着摇头,还怕这酒里下药不成,这些孩子还真是有趣的紧。这华青帮如今在美国势力不小,不过叶无道在美国执行任务地时候跟几个大佬有过不小的过节,他没有想到这孩子也是华青帮的成员,心道莫非如今世界黑帮年轻化都达到这个程度了? “说实话,其实我觉得你挺装B的。那被小胖子叫做顾思骅地少年眉毛一挑,脱离稚嫩的脸颊满是不屑冷笑。 “说说看理由。”叶无道顿时来了好奇心,司徒秋天倒是很有兴趣地准备欣赏这场极有可能是螳螂捕蝉的闹剧,她可不觉得北京目前还有哪个公子哥能够动一动叶无道。她在几个常去的俱乐部或者私人会所,所听到的最讳莫如深地就是对叶家大少点到即止的提及。 oP2U “北京如你这个年龄的公子哥我都认识,很可惜,没有你这号人物。”那少年掏出一副无框眼镜,轻轻戴上,竟然片刻就拥有了一股气势,或者说是一种胸有成竹的自负。他看了眼燕清舞,带着点鲜花插在牛粪上地可惜。道:“当然,我去记忆的都是有资格让我去记住的二世祖,对不起,你就算是个公子哥,也属于那种不入流的。” Mx “哦?你真的对北京城那么多狗屎少爷狗屁公子哥都了解其背景和底细?”叶无道托着腮帮,享受着燕清舞的揉捏。眯起眼睛,如果属实。那还真是个人才,不过这样的人才,在他手下多半只有夭折地命,叶无道看了眼那杯少年没有或者说不屑去碰的酒杯,“不要说厅局级,知道北京省部级有多少人吗?我只记得当初朱容基总理进行政府机构改革地时候,一口气就撤掉200个副部级干部,啧啧,你说你能记得住几个人?” “你似乎耳朵不怎么好使。” 那少年推了下镜框,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半低着头,有种人,即使在人群中,在关键时刻便会脱颖而出,很显然这个少年便属于这种人。那个带头的女孩此刻也开始用一种异样的眼神打量这个她原本看不起的家伙,至于那个小胖子,只是抱着看戏的态度静观其变。低着头地少年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语气格外阴冷,“副部级,对我来说确实不入流。” “装B。”叶无道忍俊不禁,因为他想起温沁清这小妮子说的那句“在北京莫装逼装逼被雷劈”的超级经典语句。 “装B的中文解释就是扮猪吃老虎,只不过张板桥那老头早就提醒过你们‘世间鼠辈,如何装得老虎?’,所以你这种虾米角色下次还是不要在北京乱走的好,不安全。”少年似乎把叶无道的镇静当作了故作姿态的虚伪,抬起头,有一抹兽性的残忍。 “郑板桥是谁?什么‘世间鼠辈,如何装得老虎’?”那个女孩皱眉道,她的普通话仔细一听便可以发现并不标准。
倾城姐姐,管他是谁,让顾思骅 这家伙解决了这群人再说,我们还要K歌呢。”那小胖子把鸡腿骨头随手丢在地上,用袖子擦了下满嘴是油的脸,觉得不尽兴,还扯过那阴冷少年的衣服,随意擦了把把,那少年脸庞有点微微的抽搐,但很快被掩饰过去。 “有趣有趣。”燕清舞轻笑道,这个少年虽然霸道了点,但说起话来却着实很有意思。 “那你准备怎么收拾我这个不入流不入你法眼的冒牌公子哥呢?”叶无道依然托着腮帮,笑得有点灿烂,他的脾气和定力确实比以前好太多了,可不代表他杀人比以前要手软,对影子来说,任何敌人都需要彻底毁灭,而不管这个站在对立面的敌人是八旬老者还是乳臭未干的孩子。 就在少年准备回答的时候,叶无道不冷不热淡淡抛出一句,“唐人街上蒋雄现在能走路吗?” 少年顾思骅眼皮一挑,心思急转。 华青帮在美国扎根已经百年以上,最初只是为了抵御美国极其畸形恐怖的种族歧视,而如今的华青帮则不仅在唐人街声名远播,更是连美国CIA和FBI都头痛不已,拥有东方神秘色彩的华青帮最近几年的动静不小,干下不少血案,其中叶无道所说的蒋雄本是华青帮在唐人街上的大佬,极有可能是下一任帮主的他手腕血腥,犯下命案无数,只是在去年被人硬生生一寸一寸敲断了双腿,当时的唐人街非华人是个个自危。 这个少年恰好认识这个蒋雄,而且很熟。 “有机会,你给我捎句话,就说我看好你,放心,你大致描绘下我的相貌他就知道是谁。因为他这辈子都恨不得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就算我化成灰,他也认得的。”叶无道微笑道,那种灿烂令人炫目,其实他真的是个很帅的家伙,只是那种邪美一直被他的气质压抑而已,将那杯原本给少年的红酒倒掉,似乎有点可惜。 “你是谁?!”少年沉声道,有种不详的预感。 “你太自以为是了。”燕清舞摇头道:“中国的公子哥并不只有北京才有,而在北京的公子哥未必就是北京人,你难道听不出他的南方口音吗?送你一句话,自恃才智者,终为才智害。” “走吧,趁我没改变主意。你还小,等你大了,再跟我玩玩。”叶无道重新靠在沙发上,钱柜总经理始终没有露面,可见这群孩子的来头足够份量,不过他现在没心情跟一群屁孩闹腾,龙帮,天上人间,白阳,李凌峰,太多的人和事需要他操心。 “有本事你报上名字,我敢保证三天内你就家破人亡,我不管你是南方什么家族什么世家的,都要你比一条狗都不如!”那女孩咬牙道。 “凭什么?”叶无道眯起眼,他的耐心是有限的。 “凭啥?哼,说出来不怕吓死你!杨家叶大少知不知道?”那小胖子趾高气昂道,说起“杨家叶大少”这几个字的时候格外牛逼烘烘,望向燕清舞胸脯的眼神更加炙热。 女孩狠狠一拍那小胖子的脑袋,咒骂道:“你这头满脑子垃圾废渣的死猪,是叶家大少!什么杨家叶大少?!” “谁?!”赵宝鲲懵了。 司徒秋天和虎妞也是呆滞当场,怎么都料不到这些个小王八蛋会来这出。 “你不会连南方太子都不认识吧,原本以为你们会是二流的南方少爷,现在看来三流都未必了。”少年顾思骅终于放下心,这群人实在没有威胁性,虽然杀人不是很现实,打成残疾他还是可以做的。 “就凭这?” 叶无道斜眼问那个女孩,“你是叶家的人?” “你不配知道!”少女等于间接承认了她是叶家的成员。 “叶家大少,啧啧,我怎么不觉得他有多么牛逼呢。”叶无道哈哈大笑,霍然起身,有比这更荒唐的闹剧吗?!一个叶家的小屁孩跟他这位叶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装逼,而且还是依靠他的名号! 这一刻,叶无道在昏暗的灯光下犹如嗜血的死神,那种在杀戮场上积累下来的阴沉气息令人窒息,走到那个动弹不得的女孩面前,他嘴角微翘,闪电出手,砰! 那个叶家女孩被他狠狠一耳光摔向包厢墙壁,二话不说直接瘫软在地上,连呻吟都没有,那结结实实的撞击把司徒秋天和廖璧都吓了一大跳,更不要说那群没见过阵势的孩子,只有那名少年还算镇定,但也是身体剧震,眼神惊慌。 叶无道冷笑道:“叶家什么时候出了这种废物?”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