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为姑姑披上衣裳

作者烽火戏诸侯 全文字数 3452字
在钱柜总经理谦卑地带领下一行人走出PKT,先把燕清舞送回北京军区,随后叶无道开车带着叶倾城和顾思骅去钓鱼台国宾馆,这两小屁孩在卸下防备后他面前倒是丝毫不掩饰,通过谈话叶无道得知他们都和叶晴歌一同来北京,让他诡异的是顾思骅竟然是叶倾城他们家一个老管家的孙子,其实连燕清舞都没有预料到的是叶无道最看好的,不是果敢的叶倾城,也不是隐忍的顾思骅,而是最让人掉以轻心的陆静修,他之所以没有跟那小胖子做过多接触,只是想知道这个出门不忘啃鸡腿、眼神色迷迷的主在未来到底能够掀起多大的风浪。 “北京好大。”叶倾城在到钓鱼台国宾馆后终于对北京给出一个评语。 “太大,所以很难有谁能完全掌控。”顾思骅喃喃自语道,瘦小的他站在叶无道身后,确实很容易被人忽略不计,至少,从小就对他没有好脸色的叶倾城现在根本就当他不存在。 “姑姑在哪里?”叶无道本是不想来这钓鱼台国宾馆的,而小妮子却对风波发生场所兴趣十足,想起那一巴掌,就当作是补偿吧。 “很快就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叶倾城神秘兮兮道。 很快叶无道就知道这鬼怪灵精妮子的意思,当他准备带这两孩子走进小楼的时候,望见远处湖畔一道出尘身影立于风中,那一头及腰素丝任由一根紫色丝带随意绑起,风起,素丝摇动。而人未动,心也未曾动。 姑姑叶晴歌,叶无道古井般的心境泛起一阵涟漪。 “姑姑说今天要来钓鱼台国宾馆看看的。”叶倾城吐了吐丁香小舌道,若非如此。她也不会死缠烂打要这位表哥带她来这里。 顾思骅遥望着叶晴歌那遥不可及的身影,眼神迷离恍惚。任何一个渴望站在巅地峰男人,一生中都有三个女人,自己爱的,爱自己的,还有就是不敢爱而永远不会爱自己的,而男人即使面对自己爱也爱自己地女人,也不会在她面前提及这第三种女人,因为对男人来说,这个女人是只能存于心中带入坟墓的神圣遐想。 “你们先进去。”叶无道吩咐完就走向姑姑叶晴歌。虽然从老头那里得知她要回国,却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面,只是。她来这里作甚?满腹疑惑的叶无道缓缓走到叶晴歌身旁,蹲在一块石头上,这湖没啥看头的,也是,都冻成冰块了有啥看头? “钓鱼台风波。” 叶晴歌似乎回忆起什么。喃喃道:“四十年前,炎黄俱乐部风波,二十年前。紫禁城风波。如今又是钓鱼台风波,不过让我的感兴趣的是,你会不会接下来闹出中南海风波,又或者打算让你的儿子折腾?” 叶无道抽出一根燕清舞从她爷爷那里剥削过来的烟,跟一般男人不同,他在思考的时候不喜欢抽烟,在懒得思考的时候才会吞云吐雾,所以跟禅迦婆娑在一起地时候他是个十足的烟鬼。 “无道,知道我为什么来大陆吗?”叶晴歌收回飘渺的思绪。转头朝叶无道清冷微笑。 “应该是怕我跟龙帮玉石俱焚吧?”叶无道笑道,不是他执意要跟屹立近千年而不倒地地下王朝龙帮斗,而是龙帮不再给太子党在它卧榻之侧酣睡的机会了,叶无道要么被打回原形,要么飞龙在天,一切无非都是接下来一个月内的事情。 “《菜根谭》中一句话是君子才华,玉韫珠藏,不可使人知。若用你爷爷的话就是奸雄之心,韬光养晦,不可使人知。无道,你终究是急躁了点,赌桌上,输的人往往是率先出牌地那个人。”叶晴歌柔声道,没有教训的语气,清冷的嗓音有种空灵地韵味,令人忘俗。 “姑姑,我等不了。”叶无道叹息道。 “为什么?龙帮跟日本黑道大战元气大伤,少则半年,多则三载,都不可能对你的太子党痛下杀手,你别跟我说如今的那个新龙主柳家小儿要置你于死地,谁不知道龙帮的元老会从来都求稳,你只要稍稍用点手腕龙帮便会潜龙在渊,若非如此,当年萧易晨早就带着龙帮杀入东京,若非如此,龙帮也不仅仅是中国的地下王朝而已。”叶晴歌语气中流溢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不过若非如此,龙帮也不会能够千年而不倒,稳,长远来看,终究是利大于弊的。” “等龙帮休养生息后主动向我出手,需要很久。”叶无道终于道出天机,这个问题是李炎黄想问却不敢问而萧破军根本懒得去问的问题。表面上看是龙帮对太子党咄咄逼人,可明眼人却看得出来事实上是太子党在逼着龙帮与它一战!
“根久?” 叶晴歌皱眉道,“最多三年,三年而已。无道,在我印象中,你不是一个耐心不好的孩子。” 叶无道没有说话,蹲在那块石头上,怔怔出神。 叶晴歌只是静静等着叶无道地回答,如果他的这个回答无法令她满意,她会毫不犹豫地离开大陆。 叶无道那张冷峻的邪美脸庞,突然露出一种无比温柔的神情,那是他甚至在面对燕清舞和韩韵都没有表露出来的柔软一面,轻声道:“雪痕已经等了我三年,我不想再让她等三年。我说过,我要带着她在世界上最神圣的教堂给她戴上戒指,我答应过她的,要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 若这话说出来,恐怕除了叶河图,谁都会目瞪口呆。 叶晴歌如雪山之巅那莲花般清高的神情终于彻底融化,微微一愣的她摸了摸叶无道脑袋,“所以,三年中你活下来了。而且,你还会活更久。” 叶无道耸耸肩,就如禅迦婆娑那婆娘所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面对虚无缥缈的命运,他不畏惧,只要做到问心无愧便是了,做到最雪痕问心无愧,若败了,若死了,他也不怕,因为他知道雪痕会陪他。 “你有当今华夏最杰出两个男人的优点,也有他们的缺点。”叶晴歌感慨道,都是一剑倾城一衫倾国的男人,却都在情字一字上误了一生,而无道,似乎相对幸运点,至少他爱的女人也爱她,或者说从一开始就爱他。 “姑姑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和范蠡吧?”叶无道挠挠头道,他的意思是跟叶晴歌有血缘关系,所以这位姑姑会更看好他,他虽然知道自己挺算个东西了,可跟某些终极人物比起来还有不小的差距,他再狂妄也不敢自称华夏最杰出的男人。 “情人?!”叶晴歌一个板栗就朝叶无道的脑袋砸了下去。 “姑姑你是故意找这个蹩脚的借口打我吧?”叶无道抱着脑袋委屈道,虽然他说的是有点双关暧昧,可以姑姑的惊艳天赋岂能误会。 “聪明。” 叶晴歌笑了,既然这孩子给了她一个超乎想象的答案,她很开心,应该说是十年来第一次如此开怀,“我是替雪痕打你的,一个板栗而已,怎么,这么多年没被人揍就忘记你小时候被你爷爷打是谁给你求情了?” “得,姑姑,你总不能让我以身相许吧?”叶无道没个正经道,跟女神打交道习惯了的他比谁都明白你要是把她们当观世音菩萨小心翼翼供起来,结局只能是一个,消失!当然,你要不消失可不是一味玩世不恭嬉皮笑脸就能换来的,归根到底还是资本,或者权势,或者武道。 啪! 又是个板栗。叶晴歌下手从来不留情。 叶无道咬牙切齿地再不敢吭声,老老实实抽烟。 “我曾经想过,等你长大了若是不争气,这叶家就由我接手。”叶晴歌叹了口气。 “那爷爷一定会死也瞑目。”叶无道笑道,论韬略,这位姑姑绝对是巾帼不让须眉。若是他知道青龙曾经被她拒绝的话,恐怕就要更合不拢嘴了,这在叶家属于禁忌的话题,事实上也只有老一辈的人才了解,至于真相更是只有叶正凌和这对当事人清楚。 “我闲散惯了,能不管家族的事情最好不管。你很快就要超越我了,所以我很放心。” 叶晴歌伸出一根纤细手指把玩着自己那柔顺青丝,若她站在湖面冰块上,当真有凌波微步的意境,她接下来以一种只有她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喃喃道:“接下来,你也会超越你父亲的。到时候,天下就是你的了。” 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手握苍生呢? “无道,陪我逛逛紫禁城?”叶晴歌提议道,很突然,却也情理之中。 叶倾城和顾思骅这两个小屁孩没有不识相地要跟着去,老老实实呆在小楼中等赵宝鲲回来给他们送长城饭店。 站在故宫门外,叶晴歌不理会周围无数游人惊艳的眼神和艳羡视线,只是望着那即使修缮后也难掩古老斑驳气息的厚重城墙,有点出神。 叶无道站在她身旁,摸着鼻子,生怕姑姑冻坏了,就把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 叶晴歌微微皱眉,本想拒绝,最终作罢。 这辈子,还没有谁为她披过衣裳,或者,没有哪个男人有这个资格。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