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东皇太一(下)

作者九城君 全文字数 3284字
“再过一天那枚晶体里面的神火就能够孕育完成了。”徐从诫或许是感觉到周围气氛有些紧张,于是便转移话题式的插嘴,道:“您要不要去看一下?看看我做得对不对,免得到了最后凝聚法则时出现什么意外。” “不必了!”徐长青转身坐回到了寒潭边上,说道:“如果神火晶体没有能够培育出来契合这先天元胎的神火,那么就代表太一和这先天元胎无缘。”随后,他又朝一旁的太一说道:“给你个建议,神火凝聚法则的时候,是神火的融合力、排斥力等等一切力量,最脆弱也是最强的时候,更是你融合神火的最佳时机。另外,如果你能够成功融合神火,千万不要让你的血脉和神火产生联系。” “这些我都知道,不需要你提醒。”太一冷哼一声,有些嘴硬,并且呛回去,道:“你还是多考虑你手上的事情吧!我融合神火几乎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可你面前的这股力量呢?你已经找到屏蔽这股力量让我靠近先天元胎的方法了吗?别到时候我已经准备好了,你这里却毫无进展。” 徐长青没有与太一斗嘴,而是随手拿起一块之前由古天庭金属变化而成的铜矿石,看似随意的朝那股力量扔了过去,随后便看到铜矿石飞入到那股力量之中后,并没有受到周围空间之力和时间之力的影响,直接飞到了先天元胎附近,擦着元胎的边缘落到了寒潭之中。 “这是怎么做到的?”徐从诫和太一见此一幕都忍不住发出惊呼,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徐长青。也难怪他们会有如此表情,在过去那些年里面,他们不止一次尝试过让外物靠近先天元胎,但却始终无法成功,而徐长青仅仅在这里研究了不到半个月,就已经找到了方法,这使得徐从诫的这两具性格各异的分身都同样感到不可思议。 面对两人的询问,徐长青拍打了一下手,仿佛要将手上不存在灰尘拍走一般,然后一脸淡然的说道:“方法很简单,你们自己去想,我说出来就没有意思了。”说着,他又朝徐从诫吩咐道:“尽快把从世俗人间来的铁矿石拿过来,另外还要准备一个普通人用的锻造炉,和锻造所需的燃料,无论是炉子还是燃料都不能有一丝灵气,我需要打造一些东西。” 吩咐了这些事情后,徐长青便不再理会二人,而是坐在寒潭边上闭目养神。 对于徐长青的要求,徐从诫自然是用心听从,仔细记下了徐长青的要求。一旁的太一虽然很想知道铜矿石不受那股力量影响的方法,但他的高傲性格不允许他再多做询问,更不允许他在徐长青面前低头,所以他只是充满不悦的冷哼一声,跟着就自顾自的便大部走出了溶洞。见到太一如此态度,徐从诫不由得后悔这个时候带他来见徐长青,于是朝徐长青歉意的笑了笑,跟着便快步跟了上去,之后便听到溶洞通道内隐隐传来一些非常低微的责备声。 听到这些徐从诫故意制造出来的责备声,闭目养神的徐长青微笑着摇了摇头,他很清楚徐从诫这样做是担心刚才太一傲慢且充满敌意的态度引起他的反感,但实际上他根本没有将太一的态度放在心上,这毕竟是自己的错,哪怕太一表现出来的充满怨气的敌意是让徐长青感到有些不悦。 徐长青更多的是关心太一身上的太古金乌血脉,虽然没有和太一真正交过手,也没有用法术探查太一体内的情况,但单从最开始见面时所感受到的那股气质和气势,他就已经可以肯定太一身上的太古金乌血脉已经非常纯正了。 纯正的太古金乌血脉在给太一提供了强大实力的同时,也对太一的境界提升形成了天渊般的屏障。正如太一所说的那般,以他现在的血脉,想要凝聚成神火,需要数以万年记的时间,这还是最好的情况下,要是情况不好,比如修炼所需的灵气无法达到洪荒时期的程度,那么这个时间恐怕还要增加数十,乃至上百倍。 如果太一本身就是徐从诫倒也罢了,以太古金乌的纯正血脉他活个数百万年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可问题是太一仅仅只是徐从诫的分身之一,虽然因为徐从诫的分身法门极为特殊,每个分身都拥有独立的性格和能力,感觉像是和本体没有什么关系似的,但实际上他们依然没有能够像徐长青这样跳出分身、本体之间的基本规则,一旦徐从诫的本体死去,这些分身也不可能独活,所以徐从诫的本体无法活到太古金乌血脉凝聚出神火,那么再好的血脉也是白搭。
现在出现的神火晶体对太一而言就是一个超脱现在血脉枷锁的机会,也可能是唯一的机会,因为这个神火晶体完全是针对那些古老强大血脉的存在,所以用在拥有太古金乌血脉的太一身上也应该很合适,他能够将其中神火变成自身神火的机会也很大。 照道理,太一能够点燃神火,成为真正的神灵就已经足够了,根本没有必要再冒着失败身亡的危险融合先天元胎。可从刚才的表现不难看出,太一的野心似乎要更大一些,他并不甘心仅仅只是成为拥有古老血脉的神灵,更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媲美洪荒大能的先天神祗,所以他才会主动成为融合先天元胎的试验者。 太一的心态之中是否有徐从诫前世记忆的影响,这点徐长青不是很清楚,但徐长青刚才却能够感觉到太一对先天元胎的野心不容动摇,这让他不禁担心事情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创造先天神祗是从未有过先例的壮举,当年鸿钧氏很显然也曾试图创造先天神祗,只是最终他似乎失败了,现在徐长青他们掌握了先天元胎,又有一名拥有太古金乌血脉的试验者,而且太古金乌本身也应该拥有先天神祗的命数,只是因为外力被夺了机缘,现在重新得到这个机缘正好是顺应天道,所以在不考虑实力强弱的情况下,他们成功的机会比起鸿钧氏还要高出不少。 然而,因为没有先例,所以在成为先天神祗之后,太一的身体和神魂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这种变化会对这个礼天宫天地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这些事先都无法预估。而其中最让徐长青担心的影响是太一这个徐从诫的分身,会因为成为先天神祗而脱离本体的束缚,成为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就像刚才太一以这个词汇自居一般。到那时不单单对徐长青而言这是一个大麻烦,对徐从诫而言也会是一个灾难。 考虑到这一点,徐长青便决定等下一次徐从诫将铁矿石送过来的时候,适当的警告一下。至于为什么他不直接插手这件事,是因为他如果直接插手的话,事情的性质就有些变了,毕竟现在青州的徐从诫分身哪怕与他的关系最好,也绝对不会允许他这个外人插手自己本体和分身的联系。 时间就这样又过去了一天,一阵稍微杂乱的脚步声从溶洞通道传过来,跟着便看到一些鼠巢成员扛着一箱箱的铁矿石走了进来,将铁矿石放下后,又转身离开。之后又有几个人抗进来一个新打造的熔炉,将其组装在溶洞一侧稍微空旷的地方,陆续有人将一些充当锻造燃料的特殊木材送进来,整齐的对方在了熔炉旁边。最后,走进来几名身体特征明显的铁匠来到了徐长青的身旁,朝徐长青行礼后,告知他们是徐从诫派来的帮手。 “你们的洞主为什么不来?”了解到情况之后,徐长青想了想,沉声问道。 其中一名铁匠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们不是很清楚。” 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令到徐长青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但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他很清楚这些铁匠应该是真的不清楚徐从诫的行踪,而他也没有打算去询问那些等在溶洞入口处、听候其调遣的鼠巢成员,因为这些人即便知道恐怕也不敢擅自透露出来。 徐长青只能暂时将提醒徐从诫一事,抛到一旁,开始着手打造可以帮助太一穿过那股力量、接触先天元胎的容器。 只见,徐长青先是吩咐铁匠把熔炉的火点燃,烧热炉子,然后自己亲自从一箱箱来自世俗人间的铁矿石中挑选合适的矿石,被他挑出来的矿石很快在他身边堆积成了一座小山。这个时候,用来融铁的炉子已经烧热了,他感受了一下炉子温度,估计了一下,就吩咐铁匠将矿石丢入到熔炉之中,溶成铁汁。 被徐从诫送来的燃料和锻造炉并不是产自群山界,而是来自一个名为林海的附庸天地,那里因为特殊原因和荒原产生了一丝联系,大量通往荒原的裂痕出现在那个附庸天地中,也正是因为这些裂痕使得林海中的灵气大量走失,逐渐变得和荒原一样,成为没有灵气的天地。 虽然那里没有灵气,但林海的树木却生长得异常茂盛,而且树木密度极高、也非常易燃,燃烧后的温度也极为惊人,非常符合徐长青所提出的要求。至于熔炉则是在当地寻找到的材料临时打造而成的,其中也没有任何一丝灵气。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