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妒火

纪元黎明 270 作者人勿玩人 全文字数 4164字
第二天早上,等黄佳慧一走,王师师立马羞喜从自己的房间中拿出内衣,心如鹿撞的走入罗远的房间,随即又怏怏的被赶出大门。 花花绿绿的内衣,散发着少女淡淡的清香,触手还有丝丝的余温,一看就知道是刚刚换下来的。 “这丫头!” 也许是父母基因优秀,或者是进化者的原因,随着逐渐长大,王师师越发出落的花容月貌,如画中走出的精灵,论容貌的话,黄佳慧和赵雅丽这样的女人普通的就像邻家的美女,虽然不是随处可见,走在末世前繁华的街上却也经常能看到,而王师师却能让人感觉到惊艳,让普通人感觉到压力。 而一个千娇百媚的少女,在他面前似乎任其采撷,百般暗示,不得不说对罗远是个考验。远超越凡人的身躯,堪比变异兽的旺盛血气,与此带来的是让他比正常男人的同样强大十数倍的**。 至于那些世俗的目光,道德的禁忌也早已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在心中淡薄,要不是他心中还保持着一份危机感,和苦行僧般自我克制,把大量的精力消耗疯狂的锻炼上,王师师恐怕早就已经沦为人妇了。 罗远很快按捺住心中的涟漪,把剩下的材料合成到内衣上。 合成完毕后,青冥鸟的羽毛依然还有些剩余,这是留给赵雅丽的,罗远准备晚上就去她那边一趟。 新合成的衣物呈现淡青色,没有丝毫的荧光,而这套装备神奇就神奇在这里,这种等离子力场,似乎可以吸收游离的电荷慢慢充能,同样也可以直接吸收电流。 这是罗远一夜没睡,进行试验的结果,如今他身上的内衣,已经散发着莹莹的光亮,比之原本的羽毛亮度更高,而且和羽毛偶尔还会的激发出电光相比,合成的装备极其稳定,丝毫没有能量散逸现象。 罗远猜测,羽毛应该有些破损,导致羽毛的某些等离子发生器官能量散逸,而系统的合成则完美的修复了一切。 说实话,这样的内衣穿在身上,连他都有些胆战心惊,毕竟里面就含有高温等离子体,一旦破损激发,在恐怖的高温下,他的**比一张脆弱的薄纸,好不了多少。 但如果连这样的防御都破了,同样也意味着他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 普通的子弹根本破不了绿色等级的防御,能对这样防御造成威胁的,也只有高穿透性的破甲弹,或者高级变异兽,前者如果没有有效防御,基本一弹都可以打成两段,而后者若是被攻击到,那就根本不用说了,基本上都是化为肉泥的份。 而事实上,刨除心理因素,这样的内衣看起来可怕,事实上哪怕破损也没有多大危险,从切割羽毛时就可以看出,里面的等离子场,并非一个完整的整体,而是一个个细小的单元组成,彼此能量独立,哪怕破损,激发的能量也绝非致命,最多也就留下几个被高温消融的小洞。 ………… 罗远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快到五点,就出门了。 今天是每月一日的休息日,左右无事,他决定去学校那边看看。毕竟他还是三个小孩名义上的监护人。 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去学校,作为一个全封闭的军事式管理的学校,平常的时候,除了教职工,几乎没人能进得了学校,学校对面的街道也是冷冷清清,没人丝毫的人气,就算去了也看不到人。 但今天显然不同,还没到校园,罗远就发现校门口已经堆满了接送孩子的家长,激动的语气,喜悦的欢笑,残酷的末世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态度,但炙热的亲情却无法改变。 罗远看着这一幕幕人间喜剧,嘴角露出一丝温暖的笑意。 他扫了一眼人群,并没有发现自己要接送的人,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对此他并不意外,一路冒险中,他扮演的角色过于严肃,就算是一连之长的夏连长,有时候在他面前也是战战兢兢,又敬又畏,更不用说是那几个小孩,也许在他们的心中,自己恐怕比最严厉的老师,还要可怕数倍。 人群中一个年轻的女人偷偷的瞄着罗远,脸上带着一丝不确定的惊讶,她频频的打量着,越看越觉得有些眼熟,那男人似乎察觉到了异样,突然朝她看来,眼中分明闪过一丝诧异。 “吴晓晓!”罗远有些惊讶的说道。 “你是?”吴晓晓脸上有些发烧,被人叫出名字却不知道对面的是谁,让她尴尬不已,她连忙补救道:“我看你有些熟悉,只是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罗远,高中同学,你不会忘了吧。”罗远笑着道,心中也有些惊喜,如今这个残酷的末世,还能碰到以前的同学,实在太不容易了。 “罗远?你真是罗远,这变化实在太大了,这真是……真是太难以置信了。”吴晓晓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仔细的看了又看,要不是眉眼依稀还有些熟悉,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完全找不到记忆中那腼腆的身影,此时的他,就像是鹤立鸡群,浑身散发着夺目的光彩。 “没想到,还能看到你?”罗远感叹道。 吴晓晓以前是他前后桌,高中时还是暗恋的对象,心中的女神,说句话都脸红心跳,只是如今物是人非,今非昔比,早已没有当年心动的念头了。 “是啊,是啊,太不可思议了,你什么时候到这里的?”吴晓晓很是激动,语无伦次的说道。 “也是最近没多久,你呢?”罗远笑着说道。 “怪不得一直没见过你。”吴晓晓笑道,却也没多想:“我毕业后就在这里支教,后来就直接留在当地工作了,说起来也是蛮幸运的。”
“确实很幸运的,那你是这里的老师喽?”罗远慢慢的从他乡遇故知的激动心情中平复下来,说道。 “是啊,你是来接你孩子吗?”吴晓晓试探的问道,大胆的看着的罗远,眼中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吴晓晓也不知怎么回事,自从见到了罗远,一种强烈的悸动就充斥着她的内心,让她莫名的心跳加速,脸上隐隐发烧。 得到系统后,罗远不光是实力迅速提升,连容貌也发生了微调,变得更加英武俊美。而且随着蜕变期的来临,体内的基因发生深层次的变化,更是让他从内而外的都散发着一种对雌性强烈吸引力。 从种族繁衍上来讲,这是为了优秀基因能够遗传下去,而产生的来自身体深处的本能欲-望。这让他每次出门,回头率越来越高,让他大感头疼。 “算是吧,不过也不算我的,算是收养的吧。”罗远愣了一下,敷衍的说道。 “也是,如果有小孩也不可能有这么大。”吴晓晓也为自己的无脑猜测,笑了一下。 也许是过于兴奋,吴晓晓一说话,就根本停不下来,罗远见左右无事,只好陪她东拉西扯。 “晓晓,这是你同事?”一个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说话的是一个夹着公文包的中年男人,带着一副厚厚的黑框眼镜,脸上挂着笑容说道,只是罗远一眼就看出,他笑容有些勉强。 吴晓晓心中瞬间有些慌乱,为自己的刚刚生出的涟漪赶到自责,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她掩饰的撩了撩鬓发,介绍道:“这是罗远,我高中的同学,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他,惊喜之下多聊了几句。这是我老公孙友德,在研究所工作!” “你好!” “你好!” 两人伸手握了一下,双方敷衍明显。 新出现的男子,让他产生了巨大的危机感,这男人英俊的容貌,连他都感觉有些炫目。而且刚才妻子和他的时候,他分明看到,他妻子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的脸,几乎都要滴出水来了。 该死的小白脸! 他样貌平平,甚至有些丑陋,为人自卑而又自傲,直到末世前也只是助理研究员,每个月拿着可怜的薪水,无房无车,年过三十,依然还是单身。 直到末世来临后,科研人员大量短缺,进入重建区后,他被破格提拔为实验室主任,并在相亲会上认识了吴晓晓,在政策的引导下,两人闪电般结婚,美丽的妻子固然欣喜和满意又有担忧,自卑的心态,让他极度的警惕每个接近他妻子的男子,而对面那个显然是所有男子中警戒程度最高的一个。 该死的小白脸! “没想到你是晓晓的同学,不知道你在那个单位工作?”孙友德扯了扯脸上的肌肉,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我刚来,暂时还没工作,正等候分配呢!”罗远看着他淡笑着说道,他能看出对方对他有些敌意,这也正常,任谁看到自己妻子对另一个男人聊得那么开心,心中都不会畅快。 “要我说,现在分配的基本可都没什么好工作了,没有关系的话,除了当工人,也只有当兵了。当兵危险不说,当工人的话,没有技术的话,就只能当力工了,既辛苦薪水又低,以后恐怕连婚都结不起。”孙友德毫不余力的打击着情敌,这些话同样也是他以前的写照。 “那也没办法,初来乍到,又不认识谁,只能慢慢等了。”罗远有些好笑的说道。 “友德,这可是我高中同学,你怎么也要帮帮忙。”吴晓晓显然没有听出孙友德打击情敌的话,心中有些担心罗远,撒娇道。 “好吧,你有本科学历吧,当然没有也没关系,我可以介绍你来给我当助手。”孙友德见吴晓晓对情敌这么热情,心中嫉妒更甚,突然,他有些病态的笑道。 “哦,你们可以独立招人吗?”罗远听孙友德一说,有些好奇的说道。 “原则当然不可以,不过我们是研究所,可以招收一定的“编外人员”。”孙友德心中恶意的说道,在“编外人员”上稍稍加强了语气,脸色微微有些狰狞。 编外人员,自然不是末世前的意义上的编外人员,而是实验品,为了种族生存,以前一切因为伦理和道德所禁止的实验,通通都解开了限制,各种残酷的人体实验比比皆是。 克隆不过是残酷程度最低的一项,人体改造,基因植入,辐射变异,每年死于实验室的罪犯和志愿者就足有数万之多。 若是外行,肯定是不懂的。 至于这个志愿者是否愿意,到时候到了实验室,就由不得他了,末世的志愿者程序可不是以前那么严谨,在丰厚的金钱诱惑下,到时候怎么也能忽悠着把合同签了。 罗远怎么也没想到,仅仅只是和对方妻子聊了几句,那人心中就已经生出了杀意,要是知道的话,也不知道该做如何表情。 “不好意思,这个以后再说吧,我等的人来了。”罗远看到正走出校门口陈嘉怡,便再没和这个被妒火焚烧的男人聊天的兴趣,向陈嘉怡招了招手。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以后可不一定有这样的机会。”孙友德“好心”的说道。 “是啊,罗远,研究所待遇还是蛮好的。”吴晓晓的也热情劝道。 这时,刺耳的防空警报突然拉起,响彻城市上空,罗远心中一惊,下意识的摸下腰测,却摸了个空,这才记得刀已经放到家中了。 校门口骚乱成一团,回头一看吴晓晓和孙友德,两人已经吓得脸色苍白,面色惊惶!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