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残酷的战斗

纪元黎明 283 作者人勿玩人 全文字数 4528字
和第一次相比,这个巨人已经缩小的近一倍,原本近十五米的身高高,如今已经不到八米。 不过对于最高不过六米的通道来说,他依然还是太过高大,以至于,他不得不躬下身体,才能容纳他那庞大的身躯。 不过很快,他就没有这种“烦恼”了,在强大的微波辐射下,他身体的细胞迅速的死亡,随着大量坏死血肉,排除体外,身体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 这种特殊的自愈能力极端可怕,但碰到这种根本无法对付的敌人,除了多活一段时间外,却没有丝毫用处。 通道口那片亮光越来越亮,下一刻,一头浑身散发着明亮荧光的甲虫,便出现在他的面前,与此同时,一种强烈的威压,充斥每一寸的空间。 强烈的恐慌感和犹若燃烧的灼热,让他极端痛苦和恐惧的同时也激起了他凶性,他大吼一声,抓起脚下的那块巨石,用力的投掷过去,重大近十吨重的巨石,在通道中激烈翻滚,发出呼呼的响声。 在巨虫冰冷的眼睛,似乎露出一丝嘲讽的意味,脚步丝毫不停,直到岩石逼近巨虫十余米远时,它突然迅速的倒退了几步,随即,恍如有一道残影在前方闪过,快如闪电,下一刻,整块巨石便停顿在空中。 一条脸盆粗细的黑色长尾,如一支恐怖的长矛瞬间洞穿巨石,并让其停在空中! 随之,巨石被尾巴耍在一旁,重重的砸在通道壁上,发出“轰”的一声巨响,地面都微微震动。 徐志强绝望的看着这一切,他感觉到身体犹如蜡烛一般迅速的融化,大量的油脂,在他脚下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仅仅这几秒,他的身体已经缩小到已经能直起身来。 他已经感觉到,最多二十秒,死亡就将来临。 看着巨虫快速的逼近,他心中反而平静下来,不在无谓的挣扎。 这时地面剧烈的震动了一下,刚开始还以为是精神恍惚中幻觉,随即地面开始更剧烈的震动,头顶的穹顶出现的大大小小的裂缝,大量的碎石灰尘,簌簌而下,眼看就要坍塌。 “地震了?”地面的晃动让他几乎站立不稳,他扶住墙壁,口中喃喃自语道。 巨虫受惊似的尖叫起来,脚步缓缓的后退,然而,下一刻,地面又一次激烈的震动,下一刻,便听轰的一声巨响,磨盘大小的巨石从头顶坠地,通道渐渐坍塌。 看着微波辐射开始迅速的减弱,徐志强麻木的心脏,重新开始跳动,他眼睛渐渐亮了起来,他突然转身拼命奔跑,巨大的石块砸的踉踉跄跄,摇摇晃晃,他却恍若未闻,蒙头狂奔。 直接接近之前进来的出口时,他忍不住回头一看,却见到一个模糊人影从上方跳落,随即通道就被巨石彻底堵住。 “难道是罗远!” ………… 待在外面等了许久的罗远,终究不忍这些人为了自己的自私白白死去。 也许他可以找到无数的理由来推脱,显示自己行为的正当性,比如这些人哪怕没有自己,也会执行这次任务,再比如,这次任务的目标太强大,即便是他冒着生命危险,也拯救不了所有人。 但他欺人容易,欺心难! 最骗不了的还是自己的心! 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圣人,却也不是视人命如数字的枭雄,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他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善事,却不会为之冒巨大的风险,他也会做一些自私自利的事情,却不会主动作恶。 这次任务,他明知道任务凶险,这些低等级的进化者,进入只是送死一样,却听之任之,丝毫不予以阻止,甚至起了让他们当炮灰的念头,这其实已经跟杀人无异了。 当罗远跳下来的时候,迎着呼呼狂风,他心头的阴霾压抑顿时烟消云散,心灵变得通透而又纯粹,一时间他心中无比的宁静,心无杂念,仿若入定,他嘴角无意识的露出一丝和煦笑意,转而缓缓的闭上眼睛。 早已停顿了许多的感知,迅速蔓延。 60米,70米……范围不停的扩散,很快就逼近100米…… “经历了一次心灵的洗礼,您的感知+1”很快脑海中就传来系统的提示声。 但罗远却恍若未觉,依然还处于大地脉动中的罗远,情绪比平时更加的冷静和理智,没有丝毫情绪的波动。他的身体如一片落叶般轻盈的落地,脚尖刚一触地面,他骤然睁开眼睛看向那头此时还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是近还是退的巨虫,黑白分明的眼珠,锐利而又专注。 只是念头一动,一层如薄膜状的意志之力,便已经紧贴着他的皮肤,这层薄膜薄如发丝,在黑暗中散发出极为微弱的光芒,似乎随时都可能熄灭,但之前让几个进化者丧命于无形的微波辐射,此时却被完全的阻挡于体外。 罗远身上的等离子内衣自然也有同样的功能,而且还丝毫不需要消耗意志,但奈何挡不住露出的头部。 空气瞬间变得躁动不安,通道处无数的碎石开始纷纷颤动,一些细小甚至开始漂浮在半空,与此同时一股恐怖的气息弥漫开来。 随着气势全力而发,对面那头巨虫,终于不安的缓缓的退后,口中发出尖锐至极的鸣叫,身上的光芒被刺激的陡然亮起,发出比之前更是强烈数倍的光芒。 这是在警告,换一种角度来看又何尝不是示弱,显然罗远那恐怖气息,让它极度不安。 此时它犹如一个巨大的光源,把整个通道,都照的亮如白昼。强烈的微波辐射,让通道中的温度剧烈的上升,瞬息就到了数百度之高,连空气似乎都要被点燃。 如此强烈的辐射,连罗远身上的意志薄膜,都开始微微颤动,意志迅速消耗。 罗远只是眉头一皱,漠然的看着前方的巨虫,一步步的朝巨虫逼近,那迅速流逝的意志,似乎丝毫不萦于心,在气势的影响下,通道处风沙漫天,能见度迅速降低。 也许是身体受伤的原因,也或许是承受不住这种巨大的压力,这头可怕而又神秘的巨虫丝毫没有战意,随着罗远缓缓逼近,不停的后退。
巨大的钳子,一开一合,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黑色的蝎尾,在半空如柳叶轻轻摇摆,似乎随时都可能发出恐怖的一击。 巨虫精神已经完全被那矮小却又可怕的生物所吸引,全然没有防备后面的情况。 它并没有发现一块刚才大地震动时脱落的米许高的巨石,就在身后不远处,下一刻,它的脚步就被巨石绊了一下,身体微微的一顿。 电光火石之间,罗远突然动了,斩马刀瞬间拔出,刀鞘摩擦的声音才刚一响起,人却早已经消失在原地。 只是一瞬间,他速度就提升到极限,双腿快速交错,脚下沉重的力量,把地面无数碎石踢得倒飞而起,借着通道中风沙的掩护,他仿佛彻底的失去踪迹。 巨虫本能的察觉到不对,口中发出尖锐的鸣叫,两对如大型挖掘机铁斗大小的钳子,高高的举起,头顶的两条犹如鞭子的触角,快速的左右转动,侦查罗远的踪迹。 触角是昆虫第二双眼睛,是重要的感觉器官,负责嗅觉和触觉作用,有的还有听觉,因为触角上有许多感觉器和嗅觉器,与触角窝内的许多感觉神经末梢相连,又直接与中枢神经连网,极其灵敏,既能感触物体、感觉气流,又能嗅到各种气味,甚至是远距离散发出来的气味。 某些时候,触角比眼睛的作用更大,比如寻找猎物的时候。 这时它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蝎尾瞬息而动,刹那间就突破音障,向左前方猛地刺击,可怕的速度,甚至在空气中形成一道乳白色的超高速气流,把前方的风沙彻底洞穿,然而却是击了个空。 事实上巨虫的判断非常准确,如果有人能够看清罗远的动作的话,就会发现,在蝎尾动的那一刹那,他就已经微微避开。感知的提升,不仅提升了感知的范围,而且让他对动态的物体更加敏感,更是隐隐中多了些预判的能力,在攻击将发未发时,就已经从容的避开。 这种等级的战斗,瞬息万变,犹如高手过招,任何一个破绽都是致命。 就在蝎尾因为之前的攻击而短暂僵直时,一抹淡淡的光芒,瞬间划过空气,一闪而逝,随着一声类似金属切断的轻响,小半条蝎尾突然脱落下来,沉重的砸在地上。 罗远收回斩马刀,双手微微颤抖,这条蝎尾,超乎想象的坚硬,在意志加持下,斩马刀依然非常吃力。以前碰到的同样是绿色等级的蛇蛟,远远无法相比,或许这就是巨虫即便受伤也能评价为d级难度任务的原因,如果状态完好,它的实力恐怕会更加恐怖。 然而他动作却丝毫没有停顿。身体直接从风沙中冲出,如一道离弦之箭,笔直的朝它直奔冲去,十几米的距离,几乎呼吸而至,他瞬间就到了巨虫面前。 罗远将近一米八的身高,显得如此的渺小,甚至够不到它的下颚。 此时,巨虫已经从剧痛的中回过神来,罗远只感觉头顶一暗,一只仅比圆桌小上数分的庞大钳子,猛地朝下方砸下。 作为一个超越身体极限的人类,无论是体重还是力量相比于庞大的巨虫,都显得不值一提,哪怕是攻击所附带的风压,都可能让他吹走,正所谓一力降十会,当对方的力量远远超过自身时,有时候你连靠近都不能。 面对这样的碾压似得攻击,他自然不敢硬抗,他的强大从来不是体现在力量和防御,面对他朝左侧疾走两步,脚步轻盈踩在通道壁上,垂直的墙壁,在他的高敏捷下,如履平地。 随着钳子砸落发出如爆炸般巨响的刹那,罗远在墙壁上快走几步,随即脚尖在通道壁上猛地一蹬,脚步的大筋响起弓弦崩动的声音,巨大的力量,甚至在通道混泥土墙壁上踩出了一个浅坑,他身体以一种近乎地面平行着朝巨虫跃去。 钳子砸落所掀起的狂风还在通道中呼啸,大量的碎石,如子弹一般四处高速飞溅,偶尔几颗射中罗远,却被身上的衣物纷纷弹开。 下一刻,他一把抓住那表面散发着刺眼荧光的肢节,猛地用力翻身而上。 此时大局已定,罗远心中大定,然而正当他准备结束这次任务时,他心头却忽然升起一种强烈的危机感,他发现身上的意志薄膜迅速的颤动,消融,转而开始崩溃,恐怖的高温,开始从裸露的部分升起,身体仿佛快要燃烧起来一样。 他全然没想到,作为微波辐射源的巨虫身体表面,辐射强度竟比在空气中的经过层层衰减削弱的还要强大数倍,原本为之依仗的意志薄膜,在这恐怖的微波辐射下,根本赶不上补充,立马就消融于无形。 沉浸在大地脉动状态,绝对理智的罗远,此时也不由为之色变,瞬间从大地脉动的状态中脱离而出。 仅仅只是半秒,他的脸色就已经如血一般的通红,神智都开始有些迷糊,脚步一个踉跄,差点就坐倒在地,他用力的咬了下舌尖,感觉着口中的咸涩,他精神不由为之一清。 这时他突然福至心灵,猛地脱去撕开衣物,把里面的等离子场内衣拉起套在头上,头部的温度迅速的降了下来,至于腹中短短时间内已经犹如火烧,此时已经管不了那么多。 巨虫感觉敏锐,此时已经发现罗远的存在,它开始用力的撞击着墙壁,背上的翅膀,也开始剧烈扇动,强烈的狂风,吹得罗远几乎难以站立,他脸色难看,死命的抓住背上的尖刺,竭力的保持着身体平衡。 他能感觉到全身的力量正在迅速的衰弱,充满生机的机能,正在迈向死亡,裸露部位的皮肤,甚至散发出淡淡的肉香味,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趁着撞击的间隙。 他低吼一声,鼓起身体的余力,借着昆虫翅膀扇动的狂风,他用力的一跃,直接跳到巨虫的头部,还未落地,那吞吐的剧烈刀芒的斩马刀便已经笔直的插入它的头颅,这一击,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心力。 下一刻,他松开刀柄,身体仿佛失去了所有力量,仰头从五米高的上面滚落下来,重重的砸在地上,一动不动,彻底的陷入昏迷。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