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找到他

纪元黎明 285 作者人勿玩人 全文字数 4033字
一步,两步,刚开始还如迟钝的老人,但渐渐地,他速度越来越快,动作也越发沉稳。 几分钟后便已经和常人无异,他感觉到身上疼痛,正在迅速的消退,原本仿佛堵塞的大脑,也开始思维清晰。 一时间,他仿佛自己就像脱去了厚厚的盔甲,重新回归自由! 然而这样的状态显然无法持续多久! 随着感知迅速的消耗,直到他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身体瞬间便从大地脉动的状态中脱离出来,情绪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体,同时带来的还有身体的疲惫和伤痛,罗远不禁微微有些恍然若失。 好一会,罗远才从这种虚幻强大的亢奋中回过神来,他慢慢的重新做回床沿! 迅速的打开系统的属性面板。 大地脉动状态下的超强恢复,效果极其惊人,虽然持续了仅仅不到半个小时,但全身的主属性都已全面回升,力量体质和敏捷都各增加了一点,全部都达到了8点,若是算上土系异能所附带的加成,体质已经达到十三点之高。 不过加成的属性毕竟不是本质的提升,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就像一个附加的状态,犹如游戏中叠加的光环,除了增强耐力之外,对恢复没有丝毫效果。 而最重要的是,意志的凝聚虽然依然还有些晦涩,却已经不像之前那样痛苦,感知也已经如水银泻地的自然扩散开来,当然感知因为消耗过度,仅能维持着五六米的半径,但至少表明,大脑正在迅速恢复。 这种超强自愈并非没有代价,这需要大量的营养或者能量消耗为前提,此时他不仅感到久违的饥饿,同时心脏处的能量晶核(取自蛇蛟的能量富集体)也已经消融了小半,最多只能在支撑两次。 “不过也已经足够了!”罗远用力的捏了捏拳头,感觉身体滋长的力量,他心中暗道。 这时,紧闭的铁门铛铛的敲响,铁门下的小窗口中,推进了一个装着馒头的盆子和一大碗清水。 温玉洁从愣神中回过神来,把门口的食物拿了过来,重重的放在罗远的面前的空地上,拿起一个馒头,蹲在角落里用力的啃着,没一会她眼睛就渐渐湿润了,她吸了下鼻子,继续对着馒头较劲。 罗远对她的情绪化有些莫名其妙:“好端端的怎么哭了?” 罗远不问还好,一问顿时泪水越来越多。 “我就是……不想理你,你这个骗子!”温玉洁抽泣着,恨恨的说道。 这几天,她一直忙上忙下,特别是刚开始几天,因为罗远一直高烧不退,她每天都要给他擦拭十几遍的身体,到了晚上也丝毫不消停,有时候打个盹,听到梦中喊口渴,还要起床给他喂水。等他清醒过来后,情况自然好了许多,但每天依然担惊受怕,生怕他一个不好,就彻底的失去生命。 他倒好,明明有特殊能力快速恢复,却什么都不说,特别是刚才,她不知道自己有多担心多紧张吗?一想到心中的委屈,温玉洁泪水就止不住的流。 罗远愣了下,一脸歉意的说道:“其实,我这种恢复是需要条件的,倒不是一直想要懒在床上,不过这几天还要多谢你照顾。” 听着罗远这看似客气,实则疏远的话语,少女敏感的心微微一痛,温玉洁脸色也冷了下来,别过头抽噎的说道:“我用不着你谢,就算换成是别人,我也会帮忙的。” ………… 经过这一个插曲,罗远明显感觉到,对方对自己明显冷淡了许多。 虽然罗远隐隐若有所悟,却也没任何表示,他的情债已经够多了,不仅是黄佳慧和赵雅丽,连王师师一颗芳心也完全寄托在他身上,更不提被他伤害的连朋友都做不成的王霞光,实在不想在招惹太多。 更何况,如今他身陷囹圄,凶险莫测,实在没心情儿女情长。 吃过晚饭后,罗远很快就把这件事情抛到一边,躺在床上,闭目入定,以期加快恢复感知和意志。 他的入定,早已经不拘于形式,或坐或卧,皆可进行,才闭眼没多久,他脑海中的杂念渐渐的沉寂,开始波澜不起。 温玉洁恨恨的看了一眼刚吃完饭就睡得跟死猪一样的罗远,随后,爬到自己的床上,坐着愣愣的发呆,一会后悔自己之前没有解释清楚,让他造成误会,留下不好印象。一会又觉得会不会对他太冷淡了,让他以为我生气了。 一时间,心中柔肠百结。 …… 此时,在另一个房间。 这里乌烟瘴气,满地都是烟头,缭绕的烟雾,让人感觉就像在火灾现场。 “这几天,地下光缆已经被切断,卫星手机也已需要重新加密的理由上交,再加上如今电磁风暴的原因,漠土城已经隐身了。”眼镜男笑道。 苏羽点了点头,说道:“很好,至少短时间内,不会影响到民间稳定,而到时候我们羽翼丰满,也不用再顾及了。” 随后他又看向老谢。 “哦,军队也已经基本控制,刘师长很配合。”老谢连忙扔掉烟,起身说道,身上隐隐的带着一丝血腥味,显然手段不会太和平。 “鹰眼你呢?”苏羽看向一个相貌平平,但眼睛锐利如隼的男人沉声说道。 “这几天政府部门运转正常,我们公开清理了几个几个察觉到不对的,哦,是双规!那些上串下跳的人都没了。”鹰眼挤了挤眉头,幽默了一句。 众人一阵哈哈大笑。
苏羽看的眉头微皱,他第一次感觉到手中人才的缺乏,除了寥寥一两个,大部分只是一些乌合之众。 他敲了敲桌子:“现在我们要讨论一下那些被抓起来的进化者问题,老谢,最近还有人越狱吗?” “一个营的士兵在监狱附近日夜巡视,不服气的刺头,早已经杀光了,现在那些弱鸡老实的很。”老谢自得的说道,这种生杀夺于集于一身的巨大权利,让他这个末世前的武馆教练迷醉不已。 “虽然手段有些酷烈,不过乱世用重典,只有知道我们的强大,这些人才可能被收服,要不是莫姐的催眠能力对进化者无效,也不用着这么麻烦了。”苏羽淡淡的说道,这时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于民间的进化者,也要加紧盘查,我不希望上次的事情,再次发生。” 当说道最后时,他脸上已经满是杀意,之前他完全没想到,小小的漠土城竟然不为人所知的盘踞着如此强大的进化者,要不是对方没什么战斗经验,连他在大意下,恐怕也要丧命。 “我怀疑漠土城有他们的内鬼,否则不至于这么长时间还没找到。”眼镜男推了推眼镜,严肃的说道。 “让他们继续搜查,并严格控制粮食的分配,让她们待不住了,自己出来。”苏羽冷冷的说道。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大门被突然推开,莫姐旁若无人的走了进来,拿出一份文件,凝重的说道:“我们有麻烦了!” 苏羽接过一看,自言自语道:“罗远!” 转而冷声道:“给我立马找到他!” ………… 半夜,躺在床上的罗远突然睁开眼睛,牢房一片漆黑。 他慢慢的坐起身来,感应着斩马刀的位置,就在刚才入定时,精神最为敏感的时候,他突然捕捉到斩马刀的气息。 经过长时间的意志浸润,这把刀已经留下的精神烙印,只要隔得不是太远,他便能清晰的感应到,甚至能借着留下的精神烙印,隐约的感应到附近的情况,当然极为模糊,只能大致的辨别是否有大型的障碍物。 这几天,由于大脑受创,导致精神晦涩,因此并没有什么感应,只有种隐隐约约的感觉,直到现在,才重新清晰的起来。 感应中斩马刀离此地并不远,直线距离大约五六百米,最多不超过一千米。 他有些犹豫,要不要现在召回。斩马刀早已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如同血脉的延伸,特别是漠土城这一段时间的用心培养,它已经能够随着自己心念悬浮移动,只是动作缓慢,完全没有传说中“飞剑”应有的恐怖威力。 不过用来召回却完全够用了,现在只要他一个念头,战马刀就会自己手中。 他犹豫了下,还是放弃了召回的冲动,如今身体还未恢复,就算拿到了刀,也没多少作用,而且还容易打草惊蛇,发生不可预测的变化。 随之,他心中重新恢复平静,凝聚意志,开始修复自己的身体。 …… 第二天一早,监狱的灯刚一亮,他就立马睁开眼睛,随着半夜前被大地脉动又治疗了一次,到了后半夜,躺在床上的他浑身都瘙痒的难受,让他有些心神不定,因此等灯一亮,他就准备看看,身体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 上铺也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也准备起床,罗远连忙出声道:“你等一会,我要脱一下衣服。” “哦!”温玉洁声音羞涩的应了一声,似乎又重新躺了下来。 被捕时除了刀和钱包之外,衣服和内里的装备并没有搜走,身上穿着的还是原来的那一套,让他心里稍稍有些安慰。 说起来,他身上的装备还真不少,外面是“浮空的运动服”,深蓝级装备,用暴风鸟的羽毛制成,虽然等级不高,如今在罗远身上丝毫不显眼,但因为独特的“平衡气流”的能力,依然留用至今。 里面是一件绿色等级,由恐龟蛋胶质制成的防弹内甲,拥有“伤害反弹”和“能量吸收”的能力而内衣则是,最新的合成的“等离子场内衣”同样的也是绿级,还有拥有感知屏蔽的“绿隐人独角”以及鬼槐之心,都各有功用。 罗远脱去衣服,终于发现让身体瘙痒最终祸首,一夜不见,他的身体已经长满了死皮,看上去层层叠叠,鳞次栉比,仿佛身体都庞大了一圈,让人一看就头皮发麻,生出一阵鸡皮疙瘩。 这些死皮,几乎都是身体死亡的细胞,随着身体机能渐渐复苏,强悍的体质开始恢复正常,这些死皮便随着旺盛的新陈代谢,排出体外。 罗远试图把死皮的撕开,一时间竟发出如破布撕裂的声音。 这些死皮相当的坚韧,人类因为天生的局限性,使得防御远远小于变异兽,但罗远那十四点体质形成的死皮,依然可以和淡蓝级生物的皮毛相媲美,他顺着破裂的口子只撕了一小片,就有些力竭了。 此时他的力量还远远没有恢复,仅只比正常人强大一些,还无法和全胜时相比。 他喘了口气,无奈的看着全身仿佛得到重度皮肤病的身体,一时间竟素手无策,罗远突然有些好笑,不知道该自傲,还是自嘲,自己现在竟然连伤害自己的力量都没有。 不过时间已经不远了,只要再治疗个一两次,他的身体就能恢复全胜状态,到时候,小小的牢房,就根本挡不住他了!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