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诡异

纪元黎明 96 作者人勿玩人 全文字数 4275字
半夜中,罗远突然感觉一阵心悸。 他猛地睁开眼睛,一动不动,过了良久,他眼中露出一丝疑惑,这次的心悸来的莫名其妙,转瞬又消失无踪,无从琢磨,仿佛刚才完全是错觉一样。 他警觉的听着外面的动静,遥远处不时的传来一声声如汽笛般的沉闷兽吼,吼叫声很是遥远,心悸的来源应该不是那些吼叫的巨兽,但除此之外,他没有发现任何异状。 “难道真的出现幻觉了!” 看着旁边睡得正香的黄佳慧和王师师,他心中又有些疑惑。 随即困意又慢慢袭来,罗远再次沉沉的睡去,只是手中的刀柄又紧了紧。 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早,众人陆续的醒来,外面天气阴沉沉的,似乎快要下雨了。 罗远吃过中饭后,看了看天色,既然这里要常住下去,周围定要要去查看一下,看看有什么危险的变异兽。 只过了五天,小区中的植物更加茂盛了,原本公园的位置已经成为了一片郁郁葱葱的草原,草的高度几乎要快接近罗远的胸口,原本的几颗零星的小树,已经粗大了一圈,每一颗都长得枝繁叶茂,形成了一个个巨大的伞盖。 自从兽潮过后,没了人类的干扰,自然的伟力正在以爆炸性的速度开始膨胀,人类的痕迹迅速的开始消退。 罗远怀疑,如果没有外力介入,恐怕要不了多久,这里就跟野外差不多了。 他按着刀柄警惕的在草丛中一步步向前走着,周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这里隐藏着多少的变异生物。 突然一只黄黑相交的甲虫,如利剑般朝罗远射来。 一道亮光一闪而逝,甲虫发出诡异的尖叫声,身体分成两半,掉落在地。 这已经是罗远遇到的第十五次的袭击了。 一阵微风吹过,引得草丛波浪似的摆动,发出轻微的沙沙声,危机四伏,似乎又在酝酿着新的攻击。 “如果要在这里住下去,这里的植物绝对不能留了。” 罗远记得地下室有着不少柴油汽油,黄月英过来拿物资的时候,根本没动这些东西,到时可以用燃油把这些草烧掉。 这时他感觉脚上似乎猜到了一个硬物,低头一看,这是一颗人类的头骨,和普通的森白不同,这个头骨有些发黑,应该是中毒而死的,骨骼的周围行李洒落了一地,几个破旧的衣服从行李的拉链中露了出来,其中有一件还是小孩的衣服。 罗远心中黯然,他拨开草丛,发现这里的骨骼不止一具,接下来,罗远几乎每走几步,就能看到一具尸体,有的骨骼颜色正常,有的漆黑,有些汪蓝,颜色稀奇古怪,让他心中发寒! 天知道,这片区域,到底死了多少人。 罗远低头从地面捡一瓶没有拆封的矿泉水,正准备带回去,手突然一顿,只见水中长满了小虫,这些小虫极其小,肉眼几乎无法分辨,身体细长而无色,如蚯蚓般有着一层层的螺纹,他感觉一阵头皮发麻,看了看瓶盖,瓶盖有着一个细小的孔洞。 罗远用力的把他扔到远处。 这片地方处处危机,一不小心就会中招,他心中高度警惕起来。 只要小心,这里的变异兽根本无法靠近他。 半小时后,罗远便穿过草丛,又朝其他地方走出。 整个小区已经被破坏了大半,建筑十不存三,几只巨大的脚印深深陷在水泥地上,附近骨骼,污血洒满了一地。其中一具骨骼的主人不幸的就在脚印下面,已经粉碎成碎末,只余下边上的双脚还保持完整。 唯一没有的是腐烂的尸体,任何尸体,在这里不会超过半小时就会被变异昆虫等一些低级生物啃食一空。 几座孤零零的建筑,零星的散布在这一片废墟之中,除了有几幢别墅保存的比较完好之外,大部分高层建筑,都已经爬满裂缝,不过保存的最好的那幢却是在靠近公园的地方。 别墅的旁边有着一颗足有三人围抱粗的巨大槐树,数十米高的枝干,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绿色伞盖,把别墅都笼罩在其中,即便还在远处,罗远都能从这颗巨型槐树上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让他心中生出一种奇妙的愉悦感,让他有种想要靠近一直闻下去的冲动。 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就是这里了,等把附近的草地清理干净,就搬进去。” 罗远走到别墅,这股香气就更加浓郁了,和普通的香味不同,这种香气哪怕在浓也不会给人一种刺鼻的感觉,反而有种卸下压力的舒适,浑身都感觉一阵的放松。 别墅的大门洞开着。 罗远走了进去,几只变异巴掌大小的变异蟑螂受惊般消失在角落中。 客厅中放着一张已经蒙灰的结婚照,照片里挺着大肚子中年新郎和年轻漂亮的新娘,相拥而笑,脸上挂着甜蜜的笑容。 罗远发现这里除了到处都是灰尘之外,里面竟然都保持的相当完好,这里的主人消失的颇为匆忙,他看到桌上还摆着几碟已经长出绿毛分不清是什么的小菜,其中还有两碗只吃到一半的米饭,显然离开之前,他们还正在吃饭。 这时罗远隐约感觉有些不对,似乎有什么地方忽略了。但这突如其来的念头犹如雾中看花,水中捞月,怎么也无法扑捉,罗远想了想也就放弃了。 这幢别墅比原来的别墅还有大一些,共三楼五个卧室,一个健身室,书房,还有一个钢琴室,最后罗远在一间储物间里找到了地下室,不过让罗远错愕的是,这里竟然还是一个卧室,里面放着一张水床,床头柜上到处都是成人用品,很多东西罗远连见都没见过。 对面的衣柜敞开着,里面满满的一衣柜各种制服,情趣内衣。
除此之外,这里空空如也,一点物资都没放。 罗远苦笑不得,最后还是在厨房的橱柜里找到了五袋粮食还有零星物资,不过总算是聊胜于无,反正附近还有几座别墅,物资总是还能够找到的。 …………………… 等罗远走出别墅,天已经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看起天色,一时间恐怕根本下不完,让罗远本来打算下午焚烧草地的打算落空了。 罗远手里扔下一只白色等级的变异兽,众人纷纷围了上来,看个稀奇。 这是一头变异鼠,不过和东湖市遇到并不太一样,体型又发生了变异,或者是另一种进化方向。它的身体显得细长,尾巴短了很多,上面布满了黑色光亮的细鳞,头颅却大了一圈,鼻孔有种立体感,獠牙交错,看上去相当狰狞。 这头变异兽好死不死的在罗远回来的路上冲了过来,被他一刀削掉了半边的头颅,正好可以给午饭加餐。 “不要着凉了。”黄佳慧递过毛巾,埋怨道。 罗远笑了笑,以他如今的体质,特别是靠系统提升了一点后,体质已经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了,甚至可能连基因都跟普通人不太一样了,这点雨水对他而言根本算不了什么事,不过这些事情,没什么好解释的。 罗远接过毛巾擦了擦头发,至于衣服根本就不用换,这件用黑枭羽毛合成的衣服,表面附带着一层油膜,犹如鸟类的羽毛滴水不沾,纤尘不染。哪怕浸在水里泡洗,只要抖动了几下,衣服立即就干了! “外面怎么样?”黄佳慧看着罗远问道。 周围的人,纷纷竖起耳朵。 罗远沉吟了一下:“除了注意一些有毒的低级变异生物,基本上没多大的危险,但在清理掉公园的草地之前,最好还是不要外出。” 这是对他而言,若是他们走出去,除了王师师以外,恐怕没有一个能够活下来。 之所以这么说,罗远担心残酷的真相而生出的恐惧会直接摧毁他们的勇气。 ………… 吃过中饭,因为雨天没事可去的罗远走到别墅前面的空地,开始练刀,自从巡视了一圈后,他心中稍定,整个心情都稍稍放松下来,刀法也随着心情变得更加流畅,意志轻而易举就开始凝聚,凝聚时间竟然比寻常又快了一丝。 瞳孔变得幽暗,深邃,随即一层肉眼可见的光华,在他刀身隐约吞吐。 经过数十个技能点的累加,罗远的刀法已经登场入室,开始迈入传说中的领域。 刀芒,也许和小说中刀芒不同,但威力却不会比小说中的刀芒弱,不过一个消耗的是真气,而另一个消耗的却是意志。 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他身上弥漫开来,比以前防空洞时随意施展的更加的晦涩,深沉,本来还准备瞧热闹的众人,脸色忽的一窒,完全失去了血色,连呼吸都沉重起来,等反应过来时,连忙匆匆后退。等再次看向罗远时,脸上都已经带着深深的惧色。 罗远心无旁骛,一边施展刀法,一边感受着意志顺着刀上延伸。 雨滴从天空落下,还没滴落到刀锋,便被绞碎成分子甚至原子的状态,而每一次绞碎,意志就开始消耗一丝,不过这种消耗微不足道,远远比不上砍在变异兽或者金属上的消耗。 没一会,他头发再次湿透。 罗远皱了皱眉头,停了下来。 “还是不行!”罗远摇了摇头,当初和斩杀变异蚯蚓的时候,刀芒遍布全身,不仅刀上附带着一层带着散发着辉光的刀芒,连身体的表面都蒙上一层光华。但之后无论怎么样的练习,战斗。却再也无无法达到之前那种境界,仿佛两者之间蒙着一层薄纱一样,总是隔了一层,可望不可即。 “那时候非常愤怒,头脑一片空白,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闭上眼睛,回忆当时的情况 “空白这应该不可能……那是无思无想,是意志的放松,松弛状态,而意志不凝聚,意志根本无从不会影响现实。” 如果把意志形容国家的话,普通人的意志就像是无政府状态,没有目标,自由散漫,听风是雨,随风飘零; 意志稍微凝聚的则是一个民煮国家,有统一的政权,有自己的目标,国家稳固,但下面有各种声音,思想摇摆不定。 意志更凝聚的就是高度集权的政府,有力的政权,统一的思想,万众一心,化不可能为可能,这种政权哪怕是强过它的敌国也要心生畏惧,因为它的力量高度整合,能在战争时发挥出十倍百倍的力量。 道家修炼讲究心如赤子,性如婴孩,因为这种人念头单纯,没有那么多杂念,做事专心致志,无论是修炼还是做事,往往都能得到成功,或者又可以说成功者大都是偏执狂。 “那是愤怒,那种怒火冲天,不管不顾的状态,使得意志空前凝聚,再无杂念。”罗远细细回想当时的情况,眼睛一亮。 但知道是一回事,想要实施又是一回事,凭空让一个人变得出离的愤怒,显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罗远酝酿了好一会,总感觉情绪酝酿的远远不够,难以出现之前的怒火冲天杀之而后快的状态,凝聚的刀芒比之前稍稍浓郁了一下,但显然还是差了一层。 他也清楚自己有些急于求成了,不过已经掌握了方向,慢慢的练习,最后总有一天能够达到目标。 就在这时罗远突然有种被窥视的感觉,寒毛倒竖,如芒在背,他心中一凛,连忙转头看去,隐约中似乎有个淡淡的虚影一闪而逝。 他脸色一变,下一刻,他脚用力一踏,身体在雨幕中拉出一道长长的通道,朝身影消失的地方直射而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