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我也不知道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605 作者清扬飞鱼 全文字数 2213字
“怎么样?”施陶芬贝格紧张的对科尔森问道:“刚才显示厂区大‘门’被打开,应该就是指有人进入?” “是这样的,”科尔森点了点头,从保安室监控位置的座椅上转过身子,望向施陶芬贝格道:“刚才亮的是绿灯,这就表示大‘门’那边被打开了。。。从绿灯亮的时间持续长度来看,应该进来了不少人。” 厂区大‘门’为了方便管理,一直都设立了一道常规的电路控制开关‘门’。而在保安室内,只需要根据灯光的闪烁光线,就可以轻松判断出大‘门’的开关状况。 通常情况下,‘门’是关上的,保安室内显示灯亮淡红‘色’。而当大‘门’打开时,灯光的颜‘色’就会改为鲜‘艳’的绿‘色’。 当人流通过大‘门’进入厂区时,大‘门’自然会一直开着,而保安室内就能一直看见亮绿灯。这一点,就是科尔森推算进入人数的根据。 “来的人数不是关键。”施陶芬贝格倒是不怎么在乎莱因哈特带了多少人进来:“我们要干掉的,只有莱因哈特一个人而已。没了他,剩下其他人也无所谓。” “我大概安排一下,带几个人去伏击莱因哈特。”施陶芬贝格对科尔森摆了摆手道:“给你留下一个人,到时候他会掩护你逃走与我们汇合的。” 施陶芬贝格一共带来了8个人,其中2个战斗力稍逊,6个战斗力更逊。而施陶芬贝格准备给科尔森留下的,是更逊那6个人中的1人。 并不是施陶芬贝格人多的用不完,相反,每一个战力对他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 哪怕是在逊‘色’的人手,那也是宝贵的战力。毕竟,多一位人手,就多一份保障。9个人中,只要有一人打中了莱因哈特,这次刺杀就可以圆满结束了。 虽然9人都只‘弄’到了‘毛’瑟战斗手枪,并不像步枪那样拥有极高‘精’度。不过,施陶芬贝格他们的底牌在于,每一颗子弹上,都被涂山了毒素。 只要有一颗击中,哪怕只是擦伤,莱因哈特不死也残废! 这样背景下的刺杀,劣势在于,一旦暴‘露’,没有奇袭‘性’可言,那就难以利用手枪这种装备击中有了防备的莱因哈特。 而同样,施陶芬贝格他们的优势在于,自己在暗处,可以选择一个最有利的时机迅速动手。 为了扩大这方面的优势,施陶芬贝格甚至还‘抽’调了一个杀手保护科尔森。 之所以给科尔森吃下一颗定心丸,也是因为他最为了解研发区的环境路况。一旦刺杀结束,施陶芬贝格一行想要逃离这里,还得依靠科尔森的帮忙。 就施陶芬贝格策划的脱离方案来说,在涂山毒素的子弹击中莱因哈特后,他们就将迅速离开,然后穿上科尔森提前为他们‘弄’到的9套保安制服,在科尔森这位保安队长的带路下悄然离开。 刺杀结束并脱离后再换装,也是为了不暴‘露’他们利用保安制服这个掩护。 毕竟,刺杀中要是被看见有人穿着保安制服行凶,那接下来研发区内的数千党卫军,肯定就会针对保安进行严密排查。
又或者是有身穿保安制服的杀手被击毙,他的尸体也会暴‘露’这一掩护。 所以,施陶芬贝格谨慎的安排事后再换装。 “刺杀的事,‘交’给我们去办。接下来的事,就靠你来办了。一切结束后,新政fǔ会把你当做功臣,恢复你之前一切财富的。”临别之际,施陶芬贝格最后对科尔森再次利‘诱’道。 科尔森的作用实在太关键了,等施陶芬贝格带撤下来的杀手换装后,就全靠这位保安队长利用职权带他们逃出生天了。 “放心吧,我知道该做什么。”科尔森也不拒绝,只是跟着再次保证道:“我会帮助你们,一开始不也就是说好了这些吗。我为你们服务,事后你们帮我拿回失去的工厂。” 在反抗组织最开始接触科尔森的时候,利用的也就是科尔森的仇恨与贪婪。 一方面科尔森对之前的拥有,后来失去的工厂,必定还有留念。失去了以后,会愤怒也在所难免。 另一方面,在听说还能拿会曾经的工厂后,哪怕机会很渺茫,科尔森多半也会铤而走险。 他是过了好日子的人,如今生活水平下降了不少,而眼前就是一个重回当年高质量生活的机会。 过了好日子的人,往往都过不惯变坏的生活水准。虽然保安队长的薪酬也不算差,甚至相比很多人已经很不错了。 但是,科尔森曾经可是拥有一整个工厂的男人。有对比就有不满,有不满就有挤压。 挤压到一定程度,反抗组织突然告诉科尔森有机会拿回一切。 那么,只要科尔森还有贪念,他很大概率上就一定不会拒绝。 不是因为没有危险,而是因为回报够大! 至于再给科尔森留下一位杀手保护他,也是为了让他安心,并卖一个小人情。 至于等到施陶芬贝格他们撤退的时候,需要科尔森帮忙的地方估计就多了去了。能卖一个轻松的人情,当然会卖。 可就当施陶芬贝格带着剩下7个杀手准备走出保安室的那一瞬间,科尔森的声音,又叫了出来:“等等!” 回过头,施陶芬贝格立即看见的,是惊讶不已的科尔森,还有显示厂区大‘门’的显示灯早已由之前的淡红‘色’改为了绿‘色’。 “又有人进来了?”施陶芬贝格虽然猜到了,但还是对科尔森多余的问了一句。 “进来了一些人。”科尔森望着亮了十几秒后,缓缓褪为淡红‘色’的指示灯,叹了口气:“该死,看样子又进来了好一些人。” 根据灯亮的时间,科尔森猜到进来的人,至少也还会有十人,甚至更多。 “哪一批才是莱因哈特在的那队人?”一位西服杀手疑‘惑’不已道。 “我们只有一次机会,不能搞错!”另一位杀手也紧张的问道。 座位上,科尔森已经是满头大汗,一脸无奈的望向施陶芬贝格:“莫名其妙的亮了两次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