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小小的激动

绝世宠臣 40 作者龙山盛世 全文字数 2426字
“老弟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刘于海见陈启脸上泛起了自信的神色,应该是发现了什么事情。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 “并不是我不相信老哥,有些事情老哥还是不知道的好。”陈启正色说道。 “好,既然老弟为了哥哥好,那哥哥就不多问,你好好养伤,这些是我带来的百年参和百年灵芝,让府里人给你熬了,我先走了。”刘于海知道陈启的顾忌,于是不再问陈启。 陈启在床上躺着,一天一天的数着日子,希望半月的时间可以很快过去。平时不在意时间的时候,它过得很快,几个月蹭蹭就过去了。可是当你每天数日子的时候,不管你数多少次,数字依然是那个数字,没什么变化。 这十五天,是陈启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终于,陈启在床边的墙上划到第十六划的时候,陈启开心的笑了。这些天可把陈启给躺坏了,除了每天兮衡过来给陈启换药,擦拭身体时,有些快乐时光,其他时间都是无比难过,枯燥无比。 晚上还要被秦手和秦拳两人剥光衣服,擦拭全身。陈启想到在这世界第一个看到自己自己**全身的不是女子,却是两个粗鲁大汉,陈启就浑身发毛。 “少爷!今天是第十六天,可以不用上药了。御医那天吩咐,到了第十六天,要让少爷下地多走走!”兮衡一边拆掉陈启身上的纱布,一边对着陈启说道。 “唉,半个月不动,感觉全身都生锈了。要不是每天早上你跟我说说话,我都要闷死。”陈启躺在床上,活动活动两只手。 前几天陈启可不敢这么做,活动手臂的时候,牵着胸口的肌肉,压迫了肋骨,然后就痛的陈启龇牙咧嘴。今天不同了,不管陈启怎么晃动手臂,胸口已经不疼了,当然,用大力了还是不行,会隐隐作痛。 陈启看着兮衡精致的小脸,马上坏笑起来,在晃动手臂的时候,在兮衡的脸上迅速的摸了一把。 “少爷!”兮衡被陈启偷袭,红色脸嗔叫了一声。 “怎么了?”陈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脸不解的望向兮衡。 “哼!少爷,你太气人了!”兮衡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背着陈启坐着。 “我家的兮衡生气了?少爷就是开个玩笑,你也知道,这几天是少爷都闷坏了。我受伤,你们心情也不好,所以想逗你开心开心!”陈启笑着说道。 “少爷,你就知道欺负我!”兮衡虽然脸上带着生气的模样,其实心里还是挺开心的。 在短暂的小玩闹之后,兮衡帮陈启拆掉纱布,将胸口的药渣擦去,然后帮陈启擦洗干净,穿上衣服。 “少爷,要不下地走走?”兮衡试着问道。 “那走走吧!”就算兮衡不说,陈启也想下地走走,半个月没有碰地面,整个人躺床上,是时候接接地气了。 兮衡将陈启扶起来,先让陈启坐在床上,不敢让陈启马上下地,怕陈启还不能用力。在陈启着地时,兮衡尽量用力扶着陈启,让陈启少用些力。 一只脚落在地上,陈启心里踏实了很多。 两脚落地,完全从床上下来,站在地上,胸口还是有些疼痛,不过陈启还能接受。 兮衡小心翼翼的搀扶着陈启,一步一步的往房外走去。
“少爷,感觉怎么样?胸口还疼吗?”走到房外,兮衡见陈启脸上没有变化,于是询问道。 “还好,有些疼,不过已经没事了。”陈启老实的回答道。 “那少爷还是不要走太久了,我们去院里休息一下吧!” 兮衡扶着陈启走到院中的石桌旁,让陈启坐在石凳上。此时,兮衡想起陈启今天还没吃东西,便去了西厢,给陈启弄点吃的,陈启一人坐在院中。 “少爷早!”花好月圆从旁边经过,看见陈启,笑着对向陈启问了声好。 “早,早!” “少爷早!”美景两人抱着一个装满衣服的盆子经过,也对陈启问了声好。 “你们早,你们早!” 路过的每一个人都向陈启问好,陈启笑着一一的回复,陈启的温和,陈府和谐体现无疑。 当美景走过去后,陈启却是听到了一番让陈启窃喜的话。 “美姐,你说公主是不是喜欢我家少爷?” “可能,那天晚上公主那拼命的样子,说不喜欢是不可能的。” “公主喜欢少爷,那兮衡姐怎么办?” “唉,谁知道呢?这些天兮衡姐每天亲自给少爷上药,擦拭身子,其中的意思,哪个不清楚,就是不知道少爷知不知道。可是公主对少爷这么好,最后少爷会选谁呢?” “算了,不说了,希望兮衡姐能够如愿吧!” 从来没有受过女子青睐的陈启,听到两个小丫头的悄悄话,心里激动的紧,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抢手1 “有道,襄王有意,神女无情,如今是襄王无意,神女多情啊!”陈启骚包的得意了一把。 “少爷,你在说什么呢?”兮衡蹲着一碗稀粥走过来,听到陈启在那里自顾自的说话,可是没有听清楚陈启在说什么。 “没什么,只是,多日没有晒太阳,独自发句牢骚。”陈启掩饰着心中尴尬,还好兮衡没有听清楚自己在说什么,不然肯定很窘迫。 “哦,少爷确实很多天没有晒太阳了,今天就晒个够吧!”兮衡端着碗,用勺子舀起粥,正要喂陈启。 “兮衡,你真好!”陈启对着兮衡小声的说了句。 “少爷,还是先喝点粥,今天少爷还没有吃东西。”兮衡红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兮衡,你想过以后怎么过吗?”陈启一手拉住兮衡的手,轻轻的对兮衡说道。 “没,没想过!”陈启的举动,让兮衡羞的把头埋进了胸口,丝毫没有注意到勺子上的粥已经洒出来,掉在陈启的裤子上。 “算了,没想过就没有想过,还是先喝粥吧!” 兮衡没有亲口说要留在自己身边,陈启有些失望。而兮衡也以为陈启只是问问自己,没有其他的意思。而且没有继续问下去,兮衡心中有些失落。 抬起头来,兮衡看见了陈启裤子上掉落的粥,于是赶紧拿出自己的手帕帮陈启擦干净。 “兮衡,我自己来吧!”陈启抓住兮衡的手,取下了手中的帕子。 此时,两人正沉浸在两人那种淡淡的暧昧中和纠葛中,丝毫没有注意到在院子的另一头,有人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