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我徐铭来了!

开挂闯异界 3 作者王不偷 全文字数 4020字
次日清晨。 天空飘着细雨,天色有些昏沉。 徐铭的房间略显狼藉。 不是打架打的,而是徐铭没掌控好身上的力量,坐下去的时候坐坏了一张凳子,喝茶时又捏碎了一个杯子,睡觉翻个身,更是直接把床给砸了个洞。 不过经过一夜的折腾,徐铭总算有些适应了这一身暴涨的力量,至少一举一动不再像昨晚那样没轻没重了。 “现在要是再对上林晗,总不至于被虐得毫无反抗之力了吧!”徐铭琢磨着。 如果不出意外,林晗今天应该会来。 笃、笃、笃! 敲门声响起。 “大清早的谁找我?”在国都,徐铭压根儿没认识几个人,“难道是林晗?——这条走狗也太积极了吧,这么早就来帮主子跑腿了!” “不对!” 马上徐铭意识到:“林晗绝对不会敲门,而是直接就踹门进来了!” 会是谁呢? 怀着疑惑,徐铭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是一名美若出尘的白衣少女;她的衣摆随风而动,如雪花飘舞。她站在细雨中,却没有被雨水打湿一点。 看到这名少女,徐铭的内心,情不自禁地悸动起来;徐明遗留的记忆,瞬间爆发。 “池雪!” 她,就是徐明跋涉千里来到国都的原因,也是徐明死都要留在国都的原因。 过往的点滴流过徐铭心头。 从记事起,徐明的生活里,就一直存在着一个叫“池雪”的女孩。 孩时的池雪黑不溜秋的,并不漂亮;其他小孩都很排挤她,还有人会欺负她。 那时的徐明,就像一个大哥哥一样保护着她,不许她受丁点委屈。为了池雪,徐明没少和其他小孩打架,有时甚至打得头破血流。 徐明也会带着池雪去山坡上摘野花、捉蝴蝶…… 日子一天天过去,丑小鸭一天天蜕变成了白天鹅。十四岁的池雪,不仅有着出尘的美貌与气质,更是绽放出了无与伦比的武道天赋;连飞云武阁的李若冰长老都不知从哪听说了,专程跑来收她为亲传弟子。 而这时的徐明,却依然平庸。 “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池雪笑道。 她又哪里知道,再次相见,徐明已经变成了徐铭。 徐铭深吸一口气:“请进吧。” 池雪会来,早在他的意料之中;准确说,是早在徐明的意料中。只是,池雪来晚了。 进到屋内,看到屋里的杂乱,池雪秀眉微蹙:“又有人来找你麻烦?” 这样关心的一句话,没让徐铭心中一暖,反而让他心中一冷。 这是徐明残留的执念在作祟——池雪很可能早就知道徐明来国都了,可徐明却至死都没能见到她一面,这让他如何不心冷? “你早就知道我来国都了?”这是徐明的执念里要问的问题之一。 果然,池雪答道:“你来国都第二天,我就知道了;不过那时,我正在突破的关键时刻,师父把我拉去闭关,我也就没法来见你了。直到前天,我才出关。” “那你前天怎么没来找我?” “前天有事,我没法离开武阁;不过我听说林木青经常叫人找你麻烦,我还去警告了一下他的。” “难怪前天林晗没动手,原来是他主子刚被警告了啊!”徐铭暗自嘀咕,“那看来,林木青一直没下杀手,也是因为顾忌池雪吧!只是……造化弄人,林木青虽然没想下杀手,可徐明还是死了!要不是我穿越过来,也不知道这池雪现在会是什么样的态度;是从此和林木青结下死仇,还是不了了之?” 池雪见徐铭半天没说话,又道:“难道真又有人来找你麻烦了?” “这房间里的东西,是我自己弄坏掉的。” “你自己弄坏的?”池雪一怔,而后似乎想到了什么,连盯着徐铭打量了几眼,“徐明哥哥,你突破外练二转了!” “徐明哥哥”,是池雪对徐明一直以来的称呼。 “昨天刚突破的。”徐铭道。 “难怪。”池雪恍然。 修为突破,很容易就会掌控不了暴涨的力量。 尤其是外练一转到外练二转,因为是修为上的第一次突破,很多人都会不适应这种力量暴涨的感觉;不过以后突破的次数多了,适应起来也就越来越简单了。 “云起城和家乡相距千里,徐明哥哥你突破到外练二转,回家路上我也放心多了。”虽说飞云国治安不错,少有盗匪,但对外练一转的武者而言,跋涉千里还是有不小的危险性的;而外练二转就好多了。 “回家?”徐铭惊讶看向池雪。 徐铭可是知道,在徐明的记忆里,大多都是关于池雪的画面;徐铭也知道,徐明和池雪的关系,几乎只隔了一层窗纱,只要捅破了,就很可能成为恋人。 所以徐铭没想到,池雪刚见到自己,话还没说上几句,竟就直接提起了“回家”的事。而且看样子,劝自己回家,恐怕正是池雪这次来的目的。 “对,回家!”池雪有些不敢直视徐铭那诧异的目光,不过咬了咬牙,还是狠心说道,“你留在国都,太危险了!” “因为林木青?”徐铭问。 “对!”池雪道,“你也知道,林木青是我的追求者之一。我虽然对他没感觉,但也不得不承认,林木青在国都的权势很大——他在飞云武阁的身份,就不亚于我;我是长老亲传弟子,他也是。而且,林家在国都的势力还非常大……我虽然警告过林木青,但你要是一直留在国都的话,保不定他就会不惜激怒我,也要对你下杀手。”
“因为你的一个追求者,我就要落荒而逃,逃回家里去?”虽然徐铭刚刚穿越过来不久,可此时也是深深地感到了实力不足的悲哀。 “说得难听点,确实是这样的……”池雪道。 两人沉默许久。 回家? 尼玛,我根本出不了国都啊!——徐铭心中呐喊。自己也知道国都的危险,也想跑路啊,可是,那该死的执念根本不允许自己当逃兵! 忽然,徐铭心中一动,问出了这样一句话:“池雪,我们以后会在一起吗?” 这是徐明的执念里,最想知道的一个答案。 池雪的脸色变了好几变,最终还是轻轻叹了口气,“徐明哥哥,你还是早点回家去吧!伯父伯母,肯定也很希望你回家的。” 池雪没有回答徐铭的问题,但答案已经不言而喻。 “回答我!”徐铭喊道。 喊出了来自徐明的绝唱。 池雪的心颤了颤,好一会儿才道:“如果是在遇到师父前,我或许会回答你:会!” “现在呢?” 池雪的眼神逐渐变得坚定而绝情:“徐明哥哥,我想告诉你,武道之路,很艰辛,很漫长!” “光是外练阶段,便分为六转;每一转,都是生命的蜕变;当走完外练六转,我们的身体,就仿佛从蝼蚁蜕变成了巨象!——这只是外练!” “外练之后,是更为艰难的内练!若是能把内练走到极致,这时我们渺小的身体所能爆发的力量,简直无法想象!而如果能达到内练之上的先天境界,那身体更会蜕变得如天地间的璞玉一般纯净……” “这些我都知道!”徐铭打断道。 “那你知道我现在走到哪一步了吗?”池雪问。 “外练六转?”徐铭的语气有些自嘲。 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就像是一只蚂蚁在问一头巨象:我们以后会在一起吗? “我已经走到内练了!” 不等徐铭说什么,池雪又道:“师父说,我的天赋很好,如果心无旁骛,一心追寻武道,那么将来很有可能走到先天!——徐明哥哥,曾经我们确实很好,和你生活在一起也非常无忧无虑,但是现在,我不想过这种平庸的生活!我不想挥霍掉我的天赋,我想追寻属于我的武道,我想走到先天,看看那是一副怎么样的景象!所以……” “我可以等你!” “不!”池雪摇头,“武道之路异常艰辛,即使是我的天赋,想要走到先天,短则一二十年,长则三五十年乃至更久,甚至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到!而且要是有一天我真走到先天了,那时我依然像现在一样年轻,而你却已经是一个老头——你觉得,到了那时,我们还会合适吗?” 徐铭不语。 池雪继续说道:“徐明哥哥,我们注定无法是同一类人;我以后,就算真的要找一个另一半,那也必须找一个和我同层次的武道高手!我很感谢你给我的过去,也会一直将你当作我的哥哥;但是,请你放开我,让我自由地去追寻我的武道!” 注定无法是同一类人? 放开你? 追寻武道? 徐铭不受控制地笑了。笑得癫狂。 他感到,徐明关于池雪的执念,正在疯长着、爆发着。 “徐明哥哥,你没事吧?”池雪也被徐铭狰狞的表情吓到了。 徐铭根本没有力气回话,他只感觉,疯长的执念几乎都要撑裂自己的脑袋了。 “尼玛,穿越生活真是不容易啊!难不成这执念要活生生将老子搞死了?”徐铭不服。 自己好不容易穿越一次,连脸都没来得及打、美女都没来得及泡,就要一命呜呼了?真要这样,那让自己穿越个啥劲啊,玩我呢? “呃啊啊啊啊啊!” 就在徐铭头疼到要裂开的时候,忽然,那些疯长的执念猛地一缩,如潮水般退缩开去;片刻,这股执念就消失得一干二净。 “执念,消失了一股?” 徐明留下的执念有三股,现在消失了一股,那不是只剩下“绝不离开国都”跟“杀死林木青和林晗”这两股了?虽然这两股对徐铭来说也很难完成,可好歹少一股是一股! “消失了好!”徐铭暗道,“对池雪有感情的是徐明,又不是我!虽说池雪长得漂亮,要是愿意跟我在一起,我肯定不会矫情地不要;不过这个羁绊没掉了,也是一身轻松啊!” 可徐铭还没来得及高兴,又一股新的执念凭空产生:“我一定要成为一个让池雪仰望的武道高手,让她后悔她看走了眼!” “我了个去!”徐铭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又变回三股执念了!” “徐明哥哥?徐明哥哥?”池雪好不容易摇醒了徐铭。 “你走吧。”徐铭不含一丝感情地说道。 “走?” 听到这句话,池雪本应该高兴;可当她看到徐铭的眼神,却是一阵莫名的心痛——曾经徐铭的眼神,充满了宠溺和爱护;而现在,还是同一双眼睛,却不再有一丝感情。 “那我走了,徐明哥哥。”池雪心里有些落寞。 “从今天起,别叫我‘徐明’,叫我‘徐铭’!” “嗯?”池雪听得莫名其妙。 “徐铭——‘铭记’的‘铭’!” 池雪没有再说什么,默默地走了:“‘铭记’的‘铭’,难道是为了铭记住这一刻?” 如果徐铭知道池雪的想法,肯定会说:铭记你妹啊铭记,我又和你不熟,干啥要铭记?我只是不想再活在徐明的影子下,所以,从今天起—— “这个世界,我徐铭来了!”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