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留下点东西再走

开挂闯异界 4 作者王不偷 全文字数 3009字
“修炼好难啊,根本摸不着头绪……” 没有挂点离线挂机,徐铭只好自己摸索修行。可是,徐铭将灌输在脑海里的功法《断凡尘》调出来研究了大半天,却一点收获也没有。 武道一途,讲究的是持之以恒、滴水穿石。别说一天半天了,就算十天半个月,徐铭都未必能领悟到多少东西。 “要是有挂点就好了!” 徐铭不得不承认,异界无敌外挂,简直就是一个无敌的东西!比如离线挂机修炼的功能: 外练一转到外练二转,只需挂机一天! 外练二转到外练三转,只需挂机两天! 外练三转到外练四转,只需挂机三天! …… 当然前提是,你得有足够的挂点! 外练一转挂机一天,需要一点1级挂点! 外练二转挂机一天,需要两点1级挂点! 外练三转挂机一天,需要三点1级挂点! …… 一点1级挂点,可就要十两黄金啊! “钱!钱!钱!我去哪才能弄到钱啊!”摸摸口袋,里面连一两黄金都凑不出来;而想升到外练三转,需要四点1级挂点,相当于四十两黄金。 这对徐铭来说,无疑是一笔天文数字! “嘭!!” 这一次,残破的木门直接被整扇踹飞。 “尼玛,又来了!”徐铭朝门口看去,果然,瘦小黝黑的林晗气势汹汹地迈了进来。 今天,林晗穿了一身骚红色的锦衣,看上去红里发黑。不过,徐铭的注意力却更多地放在门上面:“我靠,这扇门不知道要赔房东多少钱!” 徐铭本来就口袋紧巴巴的,再赔出去一扇门钱,也剩不下多少了。 “不知死活的东西,你果然还赖着没走!”林晗两三步走到徐铭跟前,“说!早上你是不是和池雪见面了?” 林晗很愤怒。 他的怒气,就好像他骚红色的衣服一样红。 早上池雪来见徐铭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到林木青耳中。林木青得知后勃然大怒,把林晗拉过去狠狠训斥了一顿,骂他办事不力,非但没把徐铭赶出国都,还让徐铭和池雪见了面。 林晗心里委屈——池雪去见徐铭,我区区一个记名弟子有什么办法拦住? 不过他可不敢对着林木青发作,毕竟,林木青非但在飞云武阁是长老亲传弟子,同时还是林家的嫡系子弟。而林晗,只是林家的旁系,若不是跟在林木青屁股后面,现在能不能在飞云武阁混到一个记名弟子还不知道呢! 在林木青那里,林晗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他压抑的怒气,自然是全都带到了徐铭这里。就连以前很是“温柔”的踹门,这回也变得粗暴起来,甚至直接把门给踹飞了。 “见没见面,关你屁事!”徐铭也正烦着呢。 一大清早,徐铭豪言壮语地喊出了“这个世界我来了”的口号,然后呢?——现实马上给了他一巴掌,你来了就来了吧,谁鸟你啊! 没钱! 这是徐铭面临的一个非常蛋疼的局面。 徐铭并非生在什么大富之家,而且徐铭现在的实力,也根本赚不到多少钱。没钱,就等于没有“挂点”;没有挂点,徐铭的这个无敌金手指,就好像是一辆没有油的跑车,只能放那里看看。 而徐铭正在搜索枯肠地琢磨着怎么才能弄到钱时,家里的门被林晗一脚踹飞了;再加上记忆里有很多关于林晗的仇恨在,徐铭能有好脸色给他看才怪呢! “你说什么!?你他妈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林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可是从没发生过的事,“是不是前天没挨打,你就皮痒了?还是说,你早上和池雪见了一面,自以为有人给你撑腰了,我就不敢狠揍你了?” 徐铭极为不耐烦地看了上蹦下蹿的林晗一眼,轻轻吐出一个字:“滚!” 徐铭确实会顾忌林木青,但对林晗,他可丝毫不惧。 同样是外练二转,徐铭不信自己打不过他;况且,就算真的不敌,自己还有一次免费的“完美战斗”的开挂机会呢! “你……你!”林晗那张黑脸都气红了,“你这是在找死!” “滚!”徐铭再次吝啬地吐出一个字。
跟林晗这样的跳梁小丑,他都不屑多费唇舌。 “靠!”一连两个“滚”字,让林晗感觉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只是他也不想想,徐铭根本懒得羞辱他,完全是他自取其辱,“乡野小子,今天我不好好教训你一顿,你还真要牛到天上去了——给老子跪下!!!” 林晗那精悍的拳头毫不客气地砸来。 如果徐铭还是外练一转,那这一拳绝不好受! 轰! 并不是林晗的拳头砸到徐铭身上的声音,而是……徐铭随意一抬脚,就把林晗踹飞到了墙上。 “你?”林晗懵了——自己竟然会被一脚踹飞? 半天,他才回过神来。 “你突破了?——难怪!难怪你今天这么牛气,原来是刚刚突破了啊!”林晗讥笑道,“刚刚突破外练二转,就以为能在我面前牛气了,你也未免太天真了!刚才是我一时大意,才会让你偷袭得手;接下去,我会让你知道,就算同是外练二转,也是会有很大的差距的!” “要打就打,不打就滚!”徐铭可懒得听林晗在那里叽叽喳喳,他还忙着想怎么赚钱开挂呢! “既然你这么急着找死,那我就成全你!”林晗再次欺身而上。 林晗很自信,在他看来,自己可是老牌的外练二转,而且还在飞云武阁接受过各种实战训练;要是连一个刚刚突破的徐铭都搞不定,那还混个屁啊! “看这架势,果然有两下子!不过……”徐铭盯着飞奔而来的林晗,“为什么我感觉他的动作挺慢的,而且还有些绵绵无力!” 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徐铭竟直接提起拳头,准备和林晗来个硬碰硬。 “硬碰硬?一个初入外练二转的,竟然敢跟我硬碰硬?”林晗看出了徐铭的意图,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冷笑,“那么我就……趁机先废掉你一只手臂!这样的话,青少肯定会很高兴;而且,就算池雪追究起来,我也能推脱说自己一不小心没收住手,谅她也没话可说!” 拳脚无情,同级武者间打斗没收住手,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想到这里,林晗死命地把全部力量灌输到这一拳上,他的拳力,竟还隐隐强了一筹。 “给我废掉!” 两只铁拳直直地对上。 林晗先是一副狰狞的表情,在他看来,初入外练二转的徐铭不可能砸得过自己;不过就在铁拳碰触的刹那,他的狞笑却猛然转变成了惊恐。 “这不可能!”铁拳碰撞的瞬间,林晗只觉得徐铭的拳头简直无可阻挡! 轰! 林晗的拳头瞬间被碾压。 咔擦! “我……我的手……折了!”林晗无法理解,同是外练二转,而且对方还是刚刚晋升的,自己为何会劣势如此明显。 他又哪里知道,徐铭现在所学的功法《断凡尘》,乃是这个世上最顶级的功法! 哪怕这门功法的长处并非体现在肉身上,但也不是林晗所学的不入流的功法所能比拟的。 “真的好弱!”徐铭暗自嘀咕;林晗的拳头,和他想象的一样孱弱无力,“像林晗这个档次的,我同时对付两三个估计都没问题!” “好汉不吃眼前亏,得先撤!”林晗摸了摸自己折掉的手,他知道,继续留在这里只能自找羞辱,“还好只是手腕折了,没有伤到骨头;找人接一下,再休养个两天,应该就能恢复得差不多了!” “哼,小杂种,你今天真的给了我很大的意外啊!”临走,林晗还不忘放狠话,“你就得意吧!有种你就继续赖在国都别走,等我下次再来的时候,非让你跪着舔我的鞋子不可!” 徐铭脸色一沉:“谁说你可以走了?真当我这里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那你还想怎么样?”林晗的身子不可察觉地一颤,色厉内荏道,“有本事你杀了我呀!” “杀了你?”徐铭还真不敢;在国都动手杀人,就算林木青都不敢太明目张胆,“我确实不敢杀你,不过,你总要留下点东西再走!” 留下点东西再走? 林晗脸色有些发青,眼睛却情不自禁瞥向了自己那只折了的手臂。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