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最危险的地方

开挂闯异界 7 作者王不偷 全文字数 2563字
一番洗劫后,徐铭热忱地握住林晗的手,动容地说道:“以后一定要常来找我麻烦啊!” 能不热忱吗? 徐铭发现,林晗简直就是一棵摇钱树、一台人型的ATM机啊! 上回徐铭缺钱的时候,林晗就大老远送了四十两黄金上门。这回徐铭又缺钱了,林晗干脆带了三位金主朋友过来,并安排好了整条洗劫流程。 在徐铭看来,自己赚钱简直容易得不要不要的——说上几句挑衅的话,再活动活动筋骨,钱就哗哗地流过来了。 而且…… 云起三杰今天之所以会出现在万兽斗武场门口,其实是要去隔壁的九鼎商会大肆采购,所以……他们的身上,满满都是钱! 当然,现在这些钱,都已经转移到了徐铭口袋里。 “慢走啊,几位!”徐铭花枝招展地挥手。 徐铭这里的小打小闹,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连一个驻足围观的都没有。 武道为尊的世界,人们早已习惯了用拳脚说话,而不是用嘴。几个外练三转的打起来,充其量相当于小孩斗嘴;这点小场面,谁会有兴趣看呢? 当然,如果是几位内练高手动手,打得上蹿下跳、尘土飞扬的,那倒是会引来不少围观。 “够狠的呀,小铭!”看完徐铭熟练的打劫流程,徐锴由衷赞叹。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徐铭一副无奈的表情,“我不打他们,他们就会打我啊!” “可是……他们打了你之后,会接下去打劫你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但我不会让他们有打我的机会的!” …… 异地他乡,兄弟相见,自然免不了吃喝一番。不过就算是吃喝的时候,徐铭的修为都在悄然飞速提升着。 这一次打劫,徐铭搜刮掉了云起三杰几乎所有的家当,得到了足足三百余两黄金。毕竟,云起三杰的身家,可不是林晗所能比拟的——至少在被徐铭打劫之前是这样的。 “这么多黄金,都足够我离线挂机到外练五转了!” 外练三转到外练四转,需要三天、九点挂点;外练四转到外练五转,则需四天、十六点挂点。徐铭升到外练五转,身上的黄金都还有剩余呢! 而让徐铭惊讶的是,就连金票,都能够直接兑换成挂点。 按理说,金票只是一张纸而已,本身并不具备多少价值;可是,小挂却可以根据金票上的面额,直接兑换挂点。 “不过,黄金、金票都只能兑换1级挂点,那要什么东西,才能兑换到2级挂点呢?”这个问题,徐铭暂时不怎么关心,因为他还没发现哪里用得到2级挂点。 “来,碰一下!” 又干了一杯,徐锴安慰道:“行了,小铭,别郁闷了!女人嘛,哪里没有?” 兄弟二人坐下喝酒,自然会拉拉近况,很自然就聊到了徐铭为什么会在国都,然后便聊到了池雪。 “郁闷?我真没什么郁闷的啊!”徐铭道。 “我也真想不到,池雪竟会这样对你!”徐锴感慨道,“记得以前,她可是整天跟在你屁股后面,喊着徐铭哥哥……” “行了,不说这个了,说说你吧!”徐铭转移了话题,“你是被分配到国都来了?” 飞云军遍布飞云国,国都云起城外,就驻扎着一支数十万人的部队,番号“云起卫”,主要负责护卫国都。 “是的,以后我就在云起卫了,也算是分配到了一个好地方!” 兄弟俩一直聊到了天黑如墨,才各自回去。徐铭回租住的地方,而徐锴则回云起卫在国都内的驻地。
回到住处,徐铭好好地思考起了以后的规划来。 “国都绝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徐铭琢磨着,“林木青之所以没对我下手,一是因为池雪的震慑,二也是因为最近国都正在戒严;等各大武府招收完新弟子,戒严解除了,保不定他什么时候就会动手!可是……” 徐铭很纠结:“可是因为执念的影响,我又无法离开国都!” 徐铭感觉自己就像瓮中之鳖,一旦某天林木青的杀心真正上来,那自己逃又不能逃,还没反抗之力,真的只能坐以待毙。 “不行,我绝不能坐以待毙!” 可是能怎么办呢? 四天之后,是飞云武阁招收新弟子的时候;等飞云武阁挑完天赋好的,再接下去由其他武府挑选。整个国都所有武府的纳新工作,估计十来天就能结束了。 换言之,也只有这十来天,徐铭在国都里还是相对安全的,林木青应该不至于不计代价对徐铭出手——因为在林木青眼里,徐铭恐怕只是一只蚂蚁,他没必要在一只蚂蚁身上浪费太多精力。 而之后,徐铭在国都是否安全,就只能看林木青的心情了——林木青什么时候心情不好了,就是徐铭的死期到了。 “十来天时间,我的修为顶多只能到外练五转。十五岁,外练五转,也算天赋不凡了;但以林木青的能量,想置我于死地,恐怕不是多难的事!”徐铭极度缺乏安全感,“怎么办才好呢……” 忽然,徐铭灵光一闪:“或许……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 也就是在这个夜晚,林晗带着云起三杰,哭丧着脸跑到了林木青跟前告状。 “青少,你可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又怎么了?”近来,林木青对这个来自家族旁系的小弟很不满意——办事效率低、没把徐铭赶出国都不说,还反过来被徐铭给打劫了,这不是丢人现眼吗? 不过,不管小弟怎么丢人现眼了,林木青这个做大哥的,还是得保持自己的气度,以免让其他小弟寒了心。 “还有,你们三熊怎么也来了?”林木青口中的“三熊”,也就是云起三杰,也是他的小弟。 “我们……”云起三熊相视一眼,羞于出口。 还是林晗这个被打劫过一次、也哭诉过一次的老司机脸皮比较厚,又一次哭诉道:“青少,我们又被徐铭给打劫了!” “啥?”林木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徐铭,把我们仨身上的钱全都打劫光了,还请青少为我们出头啊!”有了老司机开头,云起三熊也紧跟着哭诉了起来。 “他把你们仨给打劫了!?”林木青愈发不敢相信。 “是啊!我们仨加起来都打不过他一个,还被他抢光了全部家当!” “以一敌三?这小子藏得可真深啊,差不多都有外练四转的实力了,却一直没被发现……真是个可怕的敌人!”林木青眼睛眯起,暗想道,“这几天他暴露实力,恐怕是以为国都戒严了,我不敢动他了……然后趁机再加入一个小武府,想以此寻求庇佑、赖在国都吧!” “你们先回去吧!”林木青说道。 “青少,那我们的钱呢?”林晗和云起三熊,当然都很在意那被劫走的全身家当。 “国都现在全城戒严,我还真不方便动他!”林木青道,“不过你们放心吧,只要戒严一解除,就是他的死期!到时候,我会让他连本带利全吐出来的!”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