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权臣?傀儡皇帝(十五)

快穿之专治各种不服 283 作者青罗浅衣 全文字数 2257字
小皇帝说连音亲自侍弄的炖汤好喝,也因为好喝的,所以他喝的同时对连音的拒绝随着时间的过去就渐渐地少了下去。 每天下午紫宸殿都会被一阵香气围绕,每天连音会趁着喂小皇帝喝汤的时候让他坐下休息休息,而后眉目温柔的亲自喂他喝汤。 小皇帝表示他很享受。 于是久而久之,小皇帝开始期待起连音每天的到来。因为她来后,他就可以坐下休息会儿。 也只有她来的时候,他不必再看着淮阳王的面色小心翼翼。因为每每连音来过一趟后,淮阳王就不会像之前那样对他那么苛刻了,隔三差五的还总会问他汤好不好喝的问题。 每每小皇帝都会老实的回答他,很好喝。不过回答的时候也纳闷,淮阳王一直问一直问,是不是他也想喝呢?如果他想喝,为什么不同连音说呢?说不定也能尝到味道了呀。 不过这想法小皇帝只放在心里想想,他也有私心,不想和人分享。特别是连音每天专门为他准备的炖汤。 或是也因为有了对连音这样的一份期待,渐渐的,小皇帝也会期待起别的事情。比如,晚上是不是可以兴庆宫和连音一起用晚膳什么的。 自从某一晚上淮阳王让他在紫宸殿用晚膳后,他再没去过兴庆宫用过晚膳了。 时至今日,已经有大半年的时间了。 难得今天的奏本并不是很多,小皇帝一边看着奏本,一边琢磨着淮阳王对奏本的批注见解,还分出一小半的心思想着别的事情。 小皇帝要学的东西太多了,没学会的东西也太多了,于是他没有很好掩盖起来的走神状态,自然而然就被淮阳王这样见多识广的人逮了个正着。 淮阳王望了他几眼,突然出声问:“是奏本太深奥,你看不懂。还是你有其他不同意的见解?” 小皇帝听到他说话,一下子被吓回神,但基本没听清他问的话。 淮阳王也故意不再说话,只拿一双厉眼瞧看着他,看的小皇帝紧张兮兮,被看的时间久了,都忍不住有些发颤起来。 也因这样,淮阳王的眸光更凶起来,吓得小皇帝大气都不敢出了。 就在小皇帝越发被望的呼吸困难之际,救兵总算来了。 殿内的两人同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气,小皇帝激动的差点要哭出来,不过面上不敢表露出来,甚至连看一眼连音都不敢。 而连音一进殿内就察觉到气氛不对,目光非常精准的投到小皇帝明显被吓到的脸蛋上。 打破室内沉默道:“王爷是在训斥皇帝吗?” 根本不用了解什么,连音一张口就直指淮阳王。 小皇帝没有像这一刻觉得连音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至于淮阳王则在听到连音这样说后,一双不带感情的冷眼立刻射到她身上来,效果十足冻人。 小皇帝看淮阳王的注意力放在了连音身上,他也跟着看连音,与淮阳王的眼神不同,他是在向连音求助。 连音回视淮阳王时也没有错漏小皇帝的目光,解读出他眼里的求助后,连音心里一动。
像是看不见淮阳王眼里的寒芒那样,她换了表情走上去,将食盒放置到书案上后,没有像往常那样去拉小皇帝休息,而是对淮阳王说:“前些日子下了好些天的雨,今天终于放晴了,外头太阳也不错。不如王爷允我半天,让我带皇帝出去晒晒太阳吧。” 淮阳王没有说话,连音也不觉得尴尬,继续道:“天天窝在这殿里,于身体无益,偶尔还是要去出去走走的。” “当然,不知皇帝是这样。王爷也是如此。”说着,她打开盒盖将今天炖的汤品取出放置在他面前,还附赠了一抹淡笑。 随后,她也不等淮阳王的反应,去一旁拉了小皇帝,将小皇帝手里的奏本放回书案后,便拉着小皇帝往紫宸殿外走。 在没出紫宸殿前,小皇帝一颗心跳的飞快,就怕淮阳王会开口阻拦。不过淮阳王始终保持着沉默,直到他们双双跨出紫宸殿的大门,里头坐着的那位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一出紫宸殿,看着外头的太阳光芒正好,小皇帝顿时觉得舒坦起来。就好像终于走过了黑暗的长廊,见到了光明。 候在殿外的大太监承德见连音和小皇帝出来,立马迎上来,目光放在他们身上一会会,更多的是在望殿内。 连音知道他担忧什么,笑道:“我带皇帝走走,王爷同意了的。” 承德应了声,但还不放心的向内看了看,在确定里头真的没有动静后,他才放心下来。但在知道连音要带小皇帝走走时,下意识就要跟。 连音适时的又出声说:“不用跟着了,我就领他往前走走,很快就回来。” “是是是。”承德应着,果然不再跟。 连音确定没人跟上后,这才牵着小皇帝向宫道上走。 如今正是进入暖春的气候,春雷隆隆后,春雨一场接着一场,前些时候连音来送炖汤每每都会弄的鞋袜尽湿回去,今天难得出大太阳,她也觉得很舒服。 更让她觉得舒服的大概就是此刻小皇帝紧牵着自己的手,不再如以前那样抗拒自己。 偌大的王宫,除了屋宇和一道道高墙外,其实也根本没什么可去之处,连音只能牵着小皇帝尽量往晒的到太阳的地方去。 小皇帝安静的很,也不问连音去哪儿,只管紧牵着她的手,跟着她走。 走了一段后,还是连音先开口问他:“今天的太阳舒服吧?” 小皇帝轻声嗯了声,暖融融的,真的很舒服。 连音停下脚步面对向他,两手撑着膝盖,俯低了身子到他的高度:“刚才你与淮阳王怎么了?”以前从来不问的,今天趁着两人的时候,连音想试着问一问小皇帝对淮阳王的看法。 小皇帝被问及刚才的事情,自然也就想起了刚才淮阳王的眼神,那样的眼神并非淮阳王头一次看自己,可他无法习惯。 他想也不想的一手扯住连音的袍袖说:“朕能不能不回紫宸殿?”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