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3.秀才?吾妻吾妻(二十)

快穿之专治各种不服 523 作者青罗浅衣 全文字数 2263字
第二天去学堂,杨云琦就将昨天说起杨珩倚事情的几个学生又叫到了跟前,询问杨珩倚的最新情况,以及事情的起因。 学生们表示他们还是不知道杨珩倚到底如何引的杨清李发怒,似乎除了祖孙俩,其他人一概不知道,就连府里的三房和四房都不知晓。 而说到杨珩倚的最新情况,学生们七嘴八舌起来。 “我听说探花郎还跪在祠堂呢!这么一跪,就一天两夜了。” “不是,不是,我听说昨夜里就被人扶出来了。还听说扶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昨夜里都请了大夫来!”言之凿凿说确定请来了大夫的,是杨府五房的孩子。 四房家的孩子也不甘示弱,反驳五房家的说辞:“不是昨夜,是今早扶出来的。我听说了,早上祖父派人去看情况,发现二哥倒在地上,这才立马将人扶出来,随后请了大夫进府的。” 不论是昨夜还是今天早上,杨云琦这会儿已经确定,杨珩倚是真的被扶出来祠堂了,只是情况也确实不好。而情况到底不好到何种程度,这些学生怕是也不知道情况了。 想来想去,还是得去一趟杨府才好。 他这会儿也已经想不起来连音交代他别去蹚浑水的话,心想着等下学后,他就先去杨府走一趟。 而此时的杨府,风波依旧延续着。 相比起杨老太太一心心急杨珩倚的情况,杨清李的担忧里则掺上了不少火气。 杨珩倚跪了近乎一天两夜,又没进一粒米,从小到大何曾受过这样的惩罚,自然情况看起来不妙。大夫来诊过后,说了一堆似是而非的话,又留了张方子,这才离开。 等大夫走后,杨清李又将人都赶走,这才指着坐在杨珩倚床畔抹眼泪的杨老太太发火:“都是你们疼出来的,无知!荒唐!” 杨老太太这两天没少挨骂,眼看孙儿都这样了,他还指着骂不停,也来了脾气,转头狠狠剜了杨清李一眼:“都是我们疼的,我们疼的不好?都被皇上封了探花,你说不好?一桩婚事而已,你至于这般铁心肠吗?孙儿不像你!” 杨清李被怼的一哽:“什么叫孙儿不像我?一桩婚事?瞧上谁不好?偏偏瞧上自家人?” “自家什么自家?不说杨云琦家里是旁支,便是他那闺女,大家都心知肚明哪儿来的,说什么自家人。”杨老太太继续怼。 杨清李不住摇头:“那也是杨家的人,名字都上了族谱了!” 杨老太太冷笑一声:“上了又怎么样?上了就不能除名?更何况又非真的杨家人,要是真正的自家人认来了,你还打算扣着人不放不成?” 杨清李抿着唇,抖了抖山羊胡,杨老太太的话说的很清楚,他算是听明白了。 抬手指着杨老太太,杨清李气不打一处来:“好哇你,这其中果然有你手笔,要不是你给他出这主意,怕是他还不会这么胡闹!你这是反了天了你!” 杨老太太也来了火气,什么叫她的手笔,她虽然心有主意,可没有告知过杨珩倚,现在如此被杨清李指责,杨老太太一扯嗓子,直接趴到杨珩倚床畔高声哭喊起来,哭她命苦,又哭当年是她看走眼,竟挑了杨清李这么个人。
当年,杨老太太的家境可比杨清李高上一等,还是杨老太太看中杨清李,这才让父母准了她下嫁。也因为有着这层关系,杨清李一直以来都很尊敬杨老太太,当然年岁大起来,老夫老妻时间久了,两人拌口角时也就会互不相让起来了。 杨清李被杨老太太哭的脑仁疼,一拂袖就要走。 杨老太太一直偷拿眼觑着他,见他要离开,立马喝住他不让走,非要他给个痛快说话,杨珩倚罚也罚了,跪了跪了,他到底同不同意。 老夫妻俩闹了一天,吵到最后,杨清李才总算松口。 得到满意的答案后,杨老太太神气的哼了声,专心的照顾杨珩倚去了。 彼时杨珩倚也已经醒转过来,从杨老太太那里得知杨清李同意后,整个人就跟回光返照一样,都能挣扎着下床,只可惜一双腿跪的久,如今淤血还没化干净,才下床就跌了,又惹的杨老太太好一阵心疼不说。 下午放学后,杨云琦果真来杨府。 府里小厮对杨云琦也算很熟了,知道杨云琦来见杨珩倚,也就老实的领他去见了。 杨云琦到杨珩倚的院子时,杨老太太还在,听见杨云琦来了,心想正好,她还有些问题要问杨云琦,干脆就将他请进来说话。 不一会儿人就领了进来。 杨云琦一眼看见床上躺着的杨珩倚,再看坐在一旁的杨老太太,忙是行礼向老太太问了声好。 躺在床上的杨珩倚又挣扎想起身来给杨云琦拜礼,还是让杨老太太给拦住了。 杨老太太请杨云琦坐到另一旁的圆杌上,才刚坐下,杨老太太就道:“没想到倚哥儿的事情,都这么快传到先生耳朵里去了。” 杨云琦不知道这话是好是坏,只能说:“倚哥儿可要紧?我也是无意听到,不知道怎的就惹了杨老爷生气呢?” “哎,这爷孙俩,都是倔脾气,一言不合,就闹出这么大动静。”杨老太太一叹,随即话锋一转:“先生和音姐儿父女俩可会像这对爷孙俩似的?” 杨云琦一笑:“这倒是不曾。音儿性子静,这些日子又迷着刺绣,倒是我想劝她一句,结果还总被她拿话来劝我注意身体。”说到女儿,杨云琦就忍不住夸赞,心里只有一个感觉,世界上再没有比他女儿更体贴孝顺的女儿了。 杨老太太听的不动声色,又问:“听说自打音姐儿及笄,媒婆就上门勤快的很,如今可有挑中的人家了?” 杨珩倚一听忍不住有些急,他祖母问这做什么? 杨老太太眼疾手快的又将杨珩倚给压下,转头继续对着杨云琦。 杨云琦见话题到这里,就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苦恼:“没有,左右都挑不出合适的。” 杨老太太一脸意料之内,顿了下说:“或者该找个我们倚哥儿这样的。”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