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枭雄之相

聊斋大圣人 455 作者佛前献花 全文字数 4578字
当李修远进入衙门之中后看见地上散落了一地的公文,旁边的桌案被踢翻在地,这里似乎大闹过一番,显得有些杂乱。 而在主位的旁边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文官,此刻撑着脑袋靠在椅子上打着呼噜。 适才外面的动静这个文官似乎并没有听到。 “咚咚~!” 李修远走了过去敲了桌案道:“别睡了,醒醒。” “嗯?” 这个老文官被吵醒了,有些茫然的睁开眼睛,见到这个陌生的年轻男子时却又忍不住有些恼怒道:“吵什么吵,没看见本官正在午休么?你是哪当差的,本官不是吩咐过了,只要不是总兵大人来了谁也不准 打搅本官,” “滚出去,再来打搅本官有你好受。” 这个老文官一副趾高气昂的官僚做派,对着李修远便瞪着眼睛怒喝道。 李修远却是懒得和这个老文官多废话,伸手一抓,直接拎着他的衣襟将其整个人从座位上提了起来。 “我乃游击将军李修远,你不认识我不要紧,我问你答,休要在我面前摆你文官的姿态,我今日心情不太好,若是你冥顽不灵,我立刻就将你从衙门之中丢出去。” 这个老文官双脚离地,身体被李修远单臂举了起来,脸色顿时大变,额头上满是冷汗。 “你,你可别胡来啊,本,本官可是朝廷命官,你只,只是一个游击将军,胆敢如此,胆敢如此?” “聒噪。” 李修远随手一甩,将其丢在大堂之中,摔的这个老文官臀骨欲裂。 “谁说游击将军就应该畏惧你们这些官员了?你们胆敢在金陵城内乱来,我难不成要束手就擒不成。”李修远盯着他道:“看你这样子应该不是总兵,那三位总兵去哪了?” “哎呦~!” 这老文官痛的大呼小叫:“你,你竟敢以下犯上,不过是一个游击将军而已,反了,反了,本官要上奏朝廷,拿你问罪,来人啊,来人啊。” 可是应声前来的人并不是那些兵卒,而是李修远麾下的李家军。 “食古不化,朝廷之中的官僚都是这种货色么?连形势都看不清楚,只知道依仗自己的官威,肆意耍横,看你这姿态就知道你也不会是一个好东西,也罢,懒得与你废话,见这个人丢出衙门,下狱看押了, 罪名是......带兵私闯衙门,试图杀害游击将军。”李修远看着他。 老文官闻言眼睛一睁,指着他哆哆嗦嗦道:“你,你这是诬陷,本官什么时候带兵私闯衙门了?明明是你欺我,怎么反而成了我要杀害你?” “你不也要检举我以下犯上么?我什么不能给你也定一个罪名?至于谁的罪名属实,那就各凭本事了。” 李修远淡淡的说道,随后挥了挥手示意了一下。 当即他麾下的李家军就拖着这个老文官离开衙门。 “李修远,你这是以下犯上,目无王法,你敢拿本官下狱,你将来一定会后悔的,区区一个游击将军,你完蛋了。” 这个老文官大呼小叫,挣扎起来。 “那你就拭目以待,看看是我先完,还是你先完,你无需叫唤,官场上的争斗我多少明白一点,虽杀人不见血,但亦是一场你死我活的的战斗。” 李修远平静的说道:“所以还请放心,我不会手下留情的,能砍你脑袋绝不会罢你官。” 他现在可没有功夫和精力去和这些昏庸的官员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那样显得太过憋屈了。 他得用自己的方法处理这些蝇营狗苟的事情。 不理会他的挣扎,身旁的李家军却已经抓着他往牢狱的方向走去了。 看着满地狼藉,被踩着乱七八糟的公文,李修远的脸色阴沉一片。 若是这些总兵真的是来协助守城,治理金陵城的,他到是可以容忍这几位总兵一番,可是他看不到一丁点的这种为国为民的举措,来到这里只是吧这里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局势搞的一片糟。 这算什么? 耀武扬威?显现自己的官威? 还是没有将这个游击将军放在眼中,金陵城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囊中物,连衙门都派兵卒,文官占着了。 像是三条癞皮狗,到处撒尿圈地盘。 “大少爷,事情已经办妥了,外面的那些人全部都卸下兵器看押了起来。”这个时候护卫毛五走了进来抱拳道。 李修远将地上捡起来的脏乱公文放在了桌案上,然后道:“去,打听一下是哪三位总兵来到金陵城了,他们现在又在什么地方,金陵城就这么大,不可能找不到,顺便再去传令韩猛,让李家军准备好,随时 备战。” “是,大少爷。”毛五应了声,扶着腰刀便离开了。 李修远没有再继续再衙门之中逗留,他转身离开了,去了牢房之中。 顺着台阶走下,昏暗的地牢之中没几个狱卒把守,他一路走来,往最后一间牢房走去。 在这间牢房之中。 一位发须斑白的中年男子此刻坐在一张案几前,点着油灯,奋笔疾书,写着一份份奏章。 “老夫就不行满朝上下就没有一个忠义之士,就没有一个忠君爱国之人,老夫要参那三位总兵一本,带兵强入金陵城,抢夺粮仓,霸占官署,纵兵伤人。” 很快,傅天仇就将一本奏章写完,他看着左右到:‘清风月池,你们带着奏章出去,让小六派人送到京城去,老夫在京城还有几个关系不错的好友,他们一定会帮老夫上奏朝廷的。’ 旁边坐着两个年轻貌美的女子,一个绝美之中带着几分英气,另外一个清秀稚嫩,一双眼睛明亮,颇为可爱。 这两个女子不是别人,便是傅清风和傅月池。 “是,父亲,女儿明白了。”傅清风点了点头。 “傅大人还是别浪费时间写奏章了,你的奏章是到不了皇帝的案牍上的,官员之间的争斗傅大人应该比我更清楚。”李修远大步走来开口说道。 傅天仇蓦地抬起头看着李修远:“老夫自有老夫的处事方式,你替老夫照顾好清风月池就足够了。”
“傅大人你的脾气还是一点都没变,让人不喜。”李修远道。 傅天仇道:“老夫亦是不喜你这种肆意妄为之人,听人说你在城内把杨大人,还有几位将军,江副总兵给杀了?你不过是一个游击将军,怎么敢犯如此机会,私杀文武官员?而且其中一个还是朝廷的上使, 。” 说完,他有些气愤起来道。 “古人云,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虽然我知道这只是一句漂亮的空话,假话而已,但我认为杀该杀之人不无不妥,他们不死,那么城外几百姓,数千军士的死谁来负责?”李修远道。 “便是要杀,也要等朝廷下令,他们献城投降这是死罪,你又何必急于一时。” 傅天仇一副恨其不争道;“你好不容易解了金陵城的危机,现在叛军九山王李梁金还未消灭,朝廷正值用人之际,你这一杀你觉得你这游击将军还当的下去么?” “自然当的下去。” 李修远轻轻一笑:“只要朝廷之中少几个傅大人这样的人就行了。” “有时候朝廷腐败也有朝廷腐败的好处,至少在某些事情上有了变通的机会,傅大人你说呢?” 傅天仇睁大眼睛道:“你莫不是买通了某位朝廷命官不成?” 李修远摇头道:“傅大人看来还是不太理解我,不过无所谓,傅大人只需在牢里看着就行了,我的做法傅大人能理解也好,不能理解也罢,最后的结果天下人会看到,只要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好的结果就祖国 了,过程的曲折无需太过坚持。” “晚辈来这里是看望一下傅大人的安危,看看傅大人有没有被那三位总兵迫害,如今见到傅大人没有事,清风月池两位姑娘也还安好,晚辈就放心了。” “李公子,父亲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还请李公子多谅解谅解一下父亲,他没有其他的意思,就是一心忠君报国。”傅清风此刻盈盈走来,带着几分羞涩和歉意施了一礼。 旁边的傅月池也鼓起脸道:“就是,姐夫你应该大度一点,就别和父亲一般见识了,对了姐夫,那这奏章是送还是不送?” “送过去也是浪费时间,丢火盆里烧了取暖吧。” 傅天仇瞪着眼睛道:“你敢,老夫的奏章一定要呈阅给陛下看,绝不能被你一把火烧了。” “送到京城去最后也是丢火里烧掉,中书省那里你的奏章是过不去的。” 李修远道:“以你一介囚徒的身份想要参到三位手握兵权的总兵?便是傅大人还是兵部侍郎都是万不可能做到的。” “食君之禄,担君之忧......” “行了,行了,傅大人的爱国之心晚辈心中甚是清楚,这就就不叨扰傅大人了,晚辈还有一些琐事需要处理,就先行告辞了,清风,你就在这里照顾傅大人,有什么事情让小六去寻我。”李修远道。 傅清风点头应道:“是,父亲这里我会照顾的,还请李公子勿要记挂。” 傅天仇看着李修远离去,不由感慨道:“这个李修远老夫总算有所了解了,他是汉之孟德啊,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竟能拉起一支近万人的骑兵,而且还都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一举 击溃叛军十余万,如果不是这个李修远早有准备打死老夫都不信。” “父亲,这不是好事么?姐夫本事这么大以后我们就不会被那些贪官欺负了。”傅月池道。 傅天仇吹胡子瞪眼:“荒谬,这哪里是什么好事,一支骑兵,需要马匹,军械,军士,银两,缺一不可,李修远一个月全能筹备整齐,可见他李家早就在暗中准备了,我大宋国缺马,南方之地更胜,要拥有 近万骑兵,光马匹就至少要十年的准备,这意味着什么你们难道不清楚么?” 说到这里,他有跺脚感叹道:“这般推算的话,李修远在不足十岁的时候,不,五岁左右就在实行马政,如此方才能养出上万匹健马,五岁稚童就在行谋国之计,此子非人,乃妖呼?” “父亲你多虑了,李公子世代经商,三代巨富,南方马贵,李公子祖辈早有此举也不是没有可能。”傅清风搭了一句话:“李公子品行端正,怎么在父亲嘴中成了妖人了?” “姓李的都不能小觑啊,前有九山王李梁金,后有游击将军李修远,文若,你可记得唐朝奇书推背图的一卦?”傅天仇忽的看着旁边的牢房。 旁边的牢房之中也有一个中年文吏在处理政务,他笑道:“是有一挂,不过这等书籍,还是不信为好。” “不信不行啊,那卦怕是要应在这李修远和李梁金两人之间了,大宋国内忧外患,你又不是不清楚。”傅天仇感叹道。 段文若道:“可真是因为如此,这世道才更需要李将军这位乱世枭雄不是么?” “若是他是曹孟德该如何?”傅天仇道。 段文若回道:“曹孟德到死也没有篡汉不是么?大奸似忠,大忠似奸,李将军有自己的做法,大人还是顺其自然吧,既已结亲,大人应该多帮村,提点一下李将军,毕竟李将军还年轻,性子不够沉稳,如果 大人能放下身段,好好教导一番,或许会有转机也说不定。” 傅天仇闻言,陷入了思索之中。 当李修远离开牢房后,麾下的毛五和邢善带着十几位李家军走了迎了过来。 “那三位总兵的消息打探的如何了?” 毛五道:“回大少爷,那三位总兵已经打探清楚了,一位来自扬州,一位来自江西,一位来自湖南。” “现在他们三个人在哪?”李修远点头又问道。 毛五道:“在秦淮河的一处青楼之中饮酒。” 青楼饮酒? 李修远脸色一沉:“身为总兵,刚来金陵城就去秦淮河饮酒?” “是,是的,小的打探到的消息就是如此。”毛五道。 “果然是有昏官的做派,走,随我去秦淮河一趟,会一会这三位总兵大人。”李修远示意了一下,当即带着人大步向着秦淮河而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