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奇怪的名字

作者青玉狮子 全文字数 3190字
关卓凡回到后院准备吃饭,一进院子,却看见扈晴晴蹲在东厢房的门口外,对着一个小香炉,不知在做什么。听到他进来,扈晴晴站起身,拭了拭眼角,走了过来。 “关老爷,菜已经摆好了,我来伺候你吃。” 伺候我吃?关卓凡点点头,问道:“扈姑娘,你是在替你舅舅烧香么?” 扈晴晴眼圈红红的,低声道:“是,我告诉舅舅,关老爷替我们杭州人,报了仇。” 唔……想不到刘郇膏的这个提议,还有额外的好处。关卓凡看看眼前的美人,又望望那一口插着三支香的香炉,有些心虚,言不由衷地说了句:“我应份的。” 等到开始吃,扈晴晴便站在一旁,像个丫鬟似的服侍着。关卓凡有些别扭,于是东拉西扯地找话跟她说,渐渐的把刚才院子里那种肃穆庄重的气氛冲淡了。 “扈姑娘,你在外边儿,那也是锦衣貂裘、暖轿华车的人物,让你这么立着看我吃,怎么好意思?” 这是实话。然而扈晴晴听了,只是轻轻一笑,学了他的话来说:“我应份的。” 关卓凡说不出话来了,又吃了两口,看着桌上的菜,忽然笑了起来。 “怎么,菜不中吃么?” “好吃极了,”关卓凡感慨地说,“我说句实话,你不要生气,我觉得你做的这些小菜,真是人间美味,比什么鱼翅乌参,又要好吃得多。” 扈晴晴疑惑地问:“那你有啥好笑?“ “我想起那天在胡道台家里,你切羊头的样子,觉得有趣——整整两只羊头啊,就这么往桶里一扔,不要了!”关卓凡比划了一个手势,笑着说道,“可又作怪,你来了我这里,却扣得这么紧,我听说管采买的老张,那么油滑的一个人,都被你克扣得叫苦连天。” 扈晴晴默然半晌,忽而展颜一笑,说道:“跟你说了也不打紧。这还是我舅舅跟我说过的话——天下的医生,医术有好有坏,不过有钱的人家,一定是喜欢请那种爱开贵重药材的医生,人参啦,鹿茸啦,麝香啦,西红花啦,这样才觉得安心,才觉得有身份。” “你是说……” “我们这一行,其实也是一样。你若是只会炒个鸡子,烧个醋鱼,人家都不拿正眼看你;你若是鲍参翅肚,样样拿得起,那就是大师傅了;你若是敢将那些贵重的材料,随手糟蹋,说出来是叫做精中选精,那就是顶尖的红厨子——什么鲤鱼须、鹦鹉舌,你越是这样,贵人们就越吃这一套。说起来,那两只羊头,哪里的肉不是吃?扔了我还心疼呢,没法子,胡道台就喜欢这个调调。” 关卓凡听得目瞪口呆,吃吃地说:“原来如此……这么说他们都是贵人,只有我是……是贱人?” “你也是贵人,”扈晴晴垂下眼光,轻轻地说道,“不过我待你跟他们不一样。我只拣我最拿手的小菜,烧给你吃。” 一丝若有若无的甜蜜,在屋中悄悄荡漾开来。关卓凡侧过头,望着灯下美人的丽色,一时看得痴了。 * * 第二天,关卓凡把给朝廷的两份折子又看了一遍,一个是关于“阿思本舰队”的,是利宾的手笔,另一个关于上海战事的要紧折子,则是刘郇膏亲手所拟,只把写到丁先达的位置空了出来,等着他改好新的名字,再填上去。 除了折子之外,还有他给曹毓英写的一封密信,也仔细地重新看了一遍。这封信,极其重要,将轩军的扩军计划,和打算采取的军制,一五一十地做了报告,以便取得恭王的支持和军机上的默契。另外,又不厌其烦的把轩军相关的有功人员,再按顺序做了一次罗列,算是一种“密保”,让军机大臣们在拟议嘉奖的时候,有一个最方便的参考。 关卓凡的打算,是在这一两个月之间,将轩军扩充到万人以上,而所采用的办法,大抵上是变一为二,或者变一为三,以原来的每个营为基础,补充新勇,扩充到一千五百人,再按照“三兵一伕”的定例,加上一个长夫营,合共两千人。而这两千人的名称,他接受了华尔的建议,引入了一个新的名字,叫做“团”。 这其实是从洋兵的编制里挪借来的,中国的正式军队,似乎还没有过这一级的单位。比如湘军,上万人的吉字大营下面,又分作十几个营,含义模糊,尤为容易混淆。因此用“团”这个单位,含义既明晰,又可与欧美的兵制接轨,是个不错的选择。
团的下面,自然还是五百人的营,而营的下面,仍是四个哨,每哨编为四个什,在每“什”之下,加设了一个新的单位“卒”,每什三卒,卒长管十个大头兵。 这又是从华尔的洋枪队拿过来的办法。说白了,在军制这个事情上,关卓凡没有什么创新,也不想做什么创新——所谓“军制”,无非是在长期的战争实践中,逐渐形成的一套最有效的编制办法,一岗一位,都有它的道理,而欧美的兵制,更接近现代,拿过来用就是了。这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自己一介书生,难道拍拍脑袋,在纸上写写画画,就真能有什么了不起的发明? 关卓凡想,这个军制,与现代做对比,已经很接近了。卒长对应班长,什长对应排长,哨长对应连长,而营团的名字,干脆跟现代是一样的了,只是在习惯上,把营团的长官称呼为营官、团官,与现代的营长、团长,略有差异。 各团的兵额和防地,经过数次会议的商讨,终于确定了下来,其中: 张勇以轩军副统带兼管马队,下辖五营共两千五人,驻防泗泾 伊克桑的克字团,下辖四营共两千人,驻防松江。 丁先达的先字团,下辖四营共两千人,驻防青浦。 吴建瀛的建字团,下辖三营共一千五百人,驻防南桥。 姜德的德字团,下辖三营共一千五百人,驻防嘉定。 福瑞斯特的洋枪一团,下辖三营共一千五百人,驻防周浦 白齐文的洋枪二团,下辖两营共一千人,驻防奉贤。 刘郇膏的中军营,五百人,驻防七宝。 图林的亲兵营,五百人,驻防上海。 这样各团的战勇有一万人,长夫三千人,加起来是一万三千人的规模。 丁世杰仍为轩军统带,华尔则以副统带兼任总教习,白齐文因为在南汇的时候,被长矛刺中左肋,身受重伤,所以他的洋二团的团官,暂由一个叫做戈登的英[***]官署理。 关卓凡从原来的洋枪队里面,抽调了三十几名洋人的军官,分派给各团,有的担任各团的教习,有的则直接担任底下的营官、哨官。这是他计划中关键的一步,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都会有很重要的作用。 他并不担心兵源。轩军打了这样大一个胜仗,只要募兵,一定会重现当曰的踊跃。他担心的是饷——这次扩充,新增的人员和装备,加在一起又是一笔巨数。他已经命刘郇膏与各团官加紧核算,尽快把详案拿出来,他好去跟吴煦商量款子的事情。 至于“兵贵精而不贵多”这句话,他一向持中庸的态度,一味滥招固然不可,但一味求精则是走了另一个极端——总不能说所有的仗,都交给一支特种兵去打?说来说去,中庸才是王道。在他的心目中,最理想的状态,是“比较精,也比较多。” 可惜还没有水师。他贪婪的想,若是那道“阿思本舰队”的折子,能够打动两宫和军机,那大概能弄来两条船吧?果真如此,那么轩军就可以堂堂正正的拥有自己的水师了,而且还是英国的炮舰!至于说轩军没有水师的人才,那只好走一步看一步,总归会有办法的。 正在做着这样的美梦,外面报告,丁先达求见。 “好么,算你办得快,”关卓凡见他喜气洋洋的样子,心想不知他得了怎样一个心满意足的名字,笑着说道,“没有耽误我发折子。” “是,托老总的福,名字已经改好了。金同知带我在豫园挑了一家最好的相馆,请的是马真人,顶有名气。” “哦,改成什么了啊?”关卓凡极感兴味地问道,“我替你填进折子里。” “汝昌,”丁先达有些忸怩,恭恭敬敬地递上了一个新的手本,“马真人说,是繁盛昌茂的意思,意头极好的。” “唔——好,好。”关卓凡嘴上应付着,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名字异常熟悉。 汝昌......汝昌...... 丁汝昌。 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 *(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