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控他们的股

作者青玉狮子 全文字数 2872字
关卓凡没言声,将身子缓缓向后靠在椅背上,眯起双眼,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丁先达——现在叫丁汝昌了。 丁汝昌被他看得有些惶恐,躬着身子,不安地问道:“老总,这个名字,是不是有点什么不对?” 岂止是有点不对,简直是大大的不对头。作为未来的北洋舰队主官,自然该是李鸿章的淮系人马才对,现在却忽然从轩军里冒了出来,总不成自己会把这样一个人,拱手相送给李鸿章?这件事煞是难解。 历史正在悄然发生着改变?而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跟着便恍然大悟,哪个规定说北洋一定是淮军的!既然现在丁汝昌出自他的轩军,则焉知将来的北洋不是姓关? 大约是有一只很大很大的蝴蝶,煽动了翅膀。 老总不发话,丁汝昌亦不敢再问,老老实实地垂手站在一旁,偷偷看着老总的脸色,见他一会蹙眉凝思,一会咬牙切齿,一会又笑逐颜开,愈发猜不透关老总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丁汝昌。”关卓凡笑容满面地看着他。 “标下在!” “你这个名字,好得很,一定会繁荣昌茂。” “谢谢老总!”丁汝昌放下一颗心来,高兴地说。 “只是有一条——这个名字,跟甲午二字犯冲,你不妨记在心里。”关卓凡忍不住要卖弄,把这句话说了出来,“凡事么……总要抢在甲午之前动手。” “……是,标下记得了。”虽然口中说记得,其实心里完全不明白,只觉得老总的这句话,实在神秘莫测,不知道是有多高深的道理在里头。 等到拜发了两份奏折,关卓凡心中想到未来的前景,依然激动不已。事在人为,洋务上那些想定的事情,还该赶紧去做才是。于是派人把利宾请了来,要好好商量一下。 他现在能管到的钱,有三块。一是轩军的粮台,二是上海县库,这两项算官款;第三个就是自己的钱,完全由利宾在替他打理。 利宾把数给他报了一下,原有的银子,加上上一回在香港新出手的那些字画,再算上打灭长毛之后,关卓凡新近弄回来的款子,已有将近二十万两之多,除去投给他们的“四合洋行”二万五千两股本,用来做电报之外,手里还剩下实实在在的十七万两。 这些钱,说多不多,说少却也真不算少,很可以做一番事情了。 “对了,利先生,这些钱,还有四合的钱,户头都是开在哪里的?” “是在英国人的渣打银行,我跟那里的大班很熟,利息给的好,调头寸也方便。” “唔……怎么不开在花旗银行,或者德华银行?” 这几个月来,利宾已经隐隐感觉到,关卓凡对英国和法国,似乎抱有某种成见。听说关卓凡曾经在八里桥跟英法的洋兵见过生死,因此有这样的反应,也不算奇怪,不过—— “什么花旗银行,德华银行?”利宾把手一摊,迷惑地问道,“上海只有两家银行,一家丽如银行,一家渣打银行,又叫麦加利银行,都是英国人开的。丽如算老字号,不过论股本的雄厚,当然还是渣打,户头开在他那里,总是放心一些。” 关卓凡语塞,心说原来这个时候,美国佬和德国佬的银行还没开起来。 “哦,哦,是我弄错了。”关卓凡只得支支吾吾地掩饰过去,“我是担心,朝廷刚刚才跟英国人打过仗,万一哪一天又打起来,款子在他们那里,会不会靠不住。” “那不会。”利宾极有把握的说,“打仗是政斧的事,银行是商人的事,英国人做事很分明,绝不会混为一谈。” 不得不承认利宾说得有道理。关卓凡琢磨了一会,问道:“渣打既然股本雄厚,不知道做不做放款的生意?” “怎么不做?只不过现在是乱世,放得格外谨慎一点就是了,要看信用和担保。”利宾很注意地看着关卓凡,“逸轩,咱们的钱还不够么?”
“够不够,哪里说得准?看要做什么了。反正多这么一条路子,总没有坏处。” 其实相对于他的计划来说,区区十七万两,还真的是不够用。如果可以从渣打借款,那确实是一件好事,只是不知道需要什么样的条件。利宾看他很感兴趣的样子,认真想了想,说道:“大约五万两以内,总是可以办的——” 按利宾的意思,五万两以内,可以不用担保,凭关系和信用就可以办下来;十万两以内,可以拿县库作为担保;再多的话,超过了县库的能力,别人就不敢借了。 “那就是说,一共可以借到十五万。”关卓凡在心里算着账,“利息怎么说?” “那得看期限长短,反正通扯下来,总在七到八厘的样子。” “借他一百两银子,使一年,要八两利息?” “对。” 关卓凡点点头:“好,这样我就有底了。利先生,咱们来说说成立公司的事儿。” “公司?”利宾困惑地说,“不是已经成立了四合?” “四合是做实业,我说的,是另外成立一个控股公司。” 这个名词,利宾没听说过,心想关卓凡又玩出新花样了,钦佩地说:“逸轩,我还真不知道什么叫做‘控股公司’。” “就是看见别人的什么公司赚钱了,我们的公司就参一些股子进去,最好是我们占大份,这个就叫控股公司。” 利宾明白了,想一想,又觉得关卓凡这个想法,不大靠谱:“别人赚了钱的营生,怎么肯把股子卖给我们?就算肯卖,价钱也一定贵得很。” “不错,所以最好是在别人还没赚钱的时候,我们就去买,那就便宜了。” “有这样的好事……”利宾半信半疑地说,“那得要眼光极佳,看准了才行。” “自然是要看得准才行,”关卓凡表示同意,“利先生,你先听我说。” 关卓凡的意思,这个控股公司,仍然照老办法,拉金能亨入伙一起干,注册成一家美国公司。股本按五十万两算,依旧七三开,但这一回,不再送他干股,而是要他实实在在掏十五万两银子出来。 利宾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数不算小,他肯拿吗?” “原来他未必肯,”关卓凡笑道,“不过现在上海是轩军的天下,他一定肯。” 利宾听懂了。洋人在中国做生意,如果能傍上有势力的官员,那就等于找到了一条捷径,而现在上海最有势力的官,无疑是关卓凡。何况上海大捷,朝廷不曰必有封赏,那时关卓凡的地位,又会更加不同。以此想来,金能亨自然是会愿意的。 “好,归我去跟他说。”利宾点头答应,接着又有些犯愁:“不过咱们要出三十五万的股本,就算向渣打去借十五万,再加上我手里的钱,也还差着两万三万。” “不妨的,你一共准备三十万好了,剩下的五万,我来筹措。” “逸轩,你到哪里去筹措?” “轩军这次扩军的规模不小,又要买一大批军械了,”关卓凡笑道,“上次是让吴煦落了便宜,这一回,说不得了,只好戴他一顶小帽子。” “我倒把这个事给忘了。”利宾也笑了,“那钱是不成问题了。逸轩,等公司做好了,这些钱,你想投到哪里去‘控股’?我看金能亨那个旗昌轮船,以后倒像是能赚大钱的样子。” “不是投在中国。”关卓凡慢吞吞地说,“这些钱,我要投到欧洲和美国去。” “什么?!”利宾大吃一惊,“这……山长水远,迢迢万里的地方,谁能知道投什么才能赚钱?” 关卓凡笑笑,没有言声。 我能知道。 *(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