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六 那TM是以前

作者青玉狮子 全文字数 3675字
【】 初初听到“抗议照会”四个字,博罗内还本能的兴奋了一下,原因呢,照以往的经验,法兰西帝国接到“落后国家”的“抗议照会”,十有**,都是法兰西欺负了人家,占了人家的便宜,“落后国家”乃提出抗议——包括以前的中国。 不过,博罗内马上就发现,那是“以前”。 “抗议照会”大意如下: 第一,法军强闯红河,炮击升龙,等同撕毁《壬戌和约》。 第二,法军不做任何沟通、交涉,即对协守升龙的中**队发动攻击,等同不宣而战。 对于这两个“等同”,中国政府给予最强烈的谴责,提出最严正的抗议! 现要求法国政府: 第一,悬崖勒马。 第二,对中国和越南做出正式的道歉。 第三,赔偿中国的军费和越南的损失,并支付俘虏营的相关费用。 第四,做出保证,永不再犯。 以上四条,请贵国政府于一个月内,予以答复。 又及:许贵国赎回“蝮蛇号”、“梅林号”、“玛丽公主号”等二舰一船,金额以伊等之购置价并计入历年通货膨胀为准。 只看到一半,博罗内脸就涨红了,脑子里“轰轰”作响。 待他看完了,全身上下,连同拿着“抗议照会”的双手,都不可自控的颤抖起来了。 在克莱芒和那位致送“抗议照会”的中国外务部司官眼中,公使阁下之形容,十分可怖: 双眼圆睁,额头青筋暴起,脸上忽青忽红,嘴角不断抽动,以致整张嘴都歪向了一边儿,显得异常狰狞。 克莱芒虽然不晓得“抗议照会”上写了些什么,不过,看公使阁下的反应,上头一定没有什么好话,他是晓得博公使之行事为人的,很担心他一个按耐不住,将“抗议照会”照中国外交官的脸砸过去——那可就要掀起绝大的外交风波了! 事实上,短短的几分钟里,博罗内确实起了不止一次这样的念头:将手中这张该死的纸攥成一团、掷到中国人那张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讥笑的脸上! 然后,再补上一拳,砸他个满脸开花! 博罗内胸膛起伏,愈来愈急促;嘴巴微张,歪斜的愈来愈厉害;眼中的光芒,愈来愈盛,几乎就要燃烧起来一般,克莱芒感觉,公使阁下就要失控了,正想说话,只听博公使大吼一声:“送客!” 那位外务部司官一出门,便听到门后屋内“哗啦啦”一声大响——大约是掀翻了一张椅子或桌子什么的。 事实是,博公使先一脚踢翻了一张椅子,接着两条胳膊一扬,又掀翻了一张桌子。 克莱芒没有去管一地的狼藉,赶紧先把那张“该死的纸”捡了起来。 看过了,克一秘的脸色,也变得铁青了。 这份“抗议照会”,将以下事实板上钉钉了: 第一,西贡确实在没有知照驻华公使馆——甚至可能也没有向巴黎请示——的情况下,发动了对升龙的军事行动。 第二,是次军事行动,确实遭受了极惨重的失败。 你看,什么“俘虏营”,什么“许贵国赎回‘蝮蛇号’、‘梅林号’、‘玛丽公主号’等二舰一船”——中国人宣称的“无一人片板逸出”,不但不是“信口开河”,甚至,或许,竟连“夸大事实”也不算! 败仗已经难以想象,败的如此之惨,更是不可思议——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目下,什么都不晓得。 这是最叫博罗内愤懑的——因为未从己方得到任何升龙之役的消息,一切皆茫然无所知,所以,对于中国人的挑衅和侮辱,无法做出任何有效的回应——连“不接受抗议”这种话都没法子说。 真是除了“送客”二字,再无第三字可出口了。 以博罗内的脾性,还不几乎憋炸了他? 我这一辈子,都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 确实,中国人的这份“抗议照会”,不但挑衅,还是侮辱。 通观全文,不但是胜利者的口吻,还是那种高高在上的胜利者的口吻:什么“悬崖勒马”,什么“做出保证,永不再犯”——就跟训孙子似的! 这种姿态,难道不是一向为我**兰西对待“落后国家”之专利吗? 今夕何夕,居然……乾坤颠倒了?! 还有,什么“支付俘虏营的相关费用”——他娘的!从古至今,有叫犯人自己出坐牢的钱的吗?! 真正欺人太甚! 最可气的是那个“又及”——“金额以伊等之购置价并计入历年通货膨胀为准”?! 一场海战过后,即便胜者,亦会伤痕累累,何况败者?退一万步,就算“蝮蛇号”、“梅林号”、“玛丽公主号”皆完好无损,还有折旧费呢?你他娘的居然要把这三条旧船、破船当做新船卖回给我们?!还得算上通胀?! 这简直就不止于“挑衅”和“侮辱”,而是“调笑”了!
真正是……婶可忍,叔不可忍! 可是,眼下,忍得了也好,忍不了也好,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搞清楚状况! 暴跳如雷一轮之后,博罗内的愤懑,总算略略发泄了一些,深深透一口大气,说道:“发电报!两份!一份给西贡,问问他们到底怎么回事儿?!一份给巴黎——把这个‘抗议照会’转给外交部!两样都不能耽搁,赶紧的!” 克莱芒应了一声,然后迟疑了一下,说道:“我怀疑,目下,西贡那边儿,说不定还不如咱们呢——交趾支那总督府说不定还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升龙战况的信息呢!” 微微一顿,“还有,北京的关于升龙战况的种种传言,要不要梳理一下,一并报告巴黎?毕竟,中国政府的‘邸报’,最快也得一、两天之后才能看的到。” 博罗内心烦意乱,踱了几步,站住了,“给西贡的电报照发,附上那份‘抗议照会’——不过,唉!你说的对,目下,拉格朗迪埃尔、穆勒他们,对升龙的战况,很可能还一无所知呢!” 顿了顿,“中国的电报线路,好像已经修到了南宁府——升龙到南宁,比到西贡要近得多!就是走海路,升龙到香港,也比到西贡要近不少!” “是!”克莱芒说道,“还有,果真如中国人吹嘘的那样……‘无一人片板逸出’,西贡方面,还不晓得怎样才能收到升龙战况的消息?可别像咱们这样——” 说到这儿,打住了。 博罗内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应该不至于——交趾支那总督府在顺化、在北圻,都有自己的线人,就算巴斯蒂安、丹尼斯他们全军覆没了,也会另有人把消息传回西贡的——只是,无论如何,快不过中国人了!” “中国人居然已经把电报修到了南宁!”克莱芒皱着眉头,“不知不觉的,中国人居然已经修了这么多的电报线路!——哎,以前怎么不觉得啊?” 博罗内怔了一怔,不由就茫然若失了。 是啊,不知不觉的,中国人已经修了这么多的电报线路——以前怎么不觉得呢? 事实上,何止于南宁?广西境内的电报线路,已经修到了中越边境的镇南关和海边儿的防城啦! 这俩后知后觉的法国佬! 过了片刻,博罗内烦躁的摇了摇头,好像要把什么东西从脑子里甩出去,“西贡那边儿就这样,至于巴黎那边儿——” 语气犹豫了,“传言毕竟只是传言——” “传言也有传言的价值!”克莱芒打断了上司的话,“譬如,前些日子,庄汤尼说的那个叫桂俊的——” 这个事儿不提还好,一提起来,博罗内这个懊恼啊! 简直想找一块豆腐,一头撞上去了! 当时,他和克莱芒两人,经过一大轮的分析,已经认可了桂俊的“告解”的真实性:关逸轩确实准备“发疯”——发动对法国的战争!可是,在要不要向巴黎汇报这个问题上,讨论来,讨论去,结果却是—— 等一等再说。 原因呢:桂俊背后的那位“尊贵的人士”,面目模糊,也没有提供任何调兵遣将的细节,巴黎方面不可能仅仅因为一个普通奉教旗人的几句话,就接受“中国政府即将对法兰西发动大规模的战争”的说法,并做出相关因应。 因此,博罗内想,“还是先看一看”——看看对方接下来会提供什么更有价值的情报?反正,想来对方多少都会把事情说的更加严重些,以便引起法国方面的足够的重视,对方说的时间线——“今年之内”,应该理解为“最快今年之内”——一切尽来得及。 这个意见,克莱芒也同意了。 谁成想,中国人这么快就动手了?! 呃,不对!先动手的,是拉格朗迪埃尔、穆勒那班混蛋! 可是,中国人明显是蓄谋已久啊! 不然,别的不说,单说一点——中**队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跑到升龙去? 唉!如果自己第一时间将桂俊的“告解”报告了巴黎,就算是“上头”不以为意,不采取任何实质性的措施——其实,不当回事儿更好!如是,现在,不就可以证明自己远见卓识,非庸人可及了吗? 自己不就可以慷慨激昂,痛诋巴黎老爷们的颟顸了吗? 现在,事实是,鸡飞蛋打一场空! 还不能跟人说,我之前已经获得了相关的情报——嗯?你既已经得到了相关的情报,为什么不向上级报告?轻忽至此,要负什么责任?哼! 这个郁闷啊! “好吧,”博罗内终于点了点头,“就照你说的办,‘邸报’出来了,再补发一份电报。” “是!” “还有,”博罗内微微咬着牙,“给庄汤尼送个信儿,请他今天晚上过公使馆一趟。” *【】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