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交易

作者青玉狮子 全文字数 3448字
说是吃饭,其实是有事相商。等关卓凡到了,两人见过了礼,李鸿章便请他到侧屋,由张顺伺候着换了便衣。 虽说才进六月,但天时已经相当热了,那身官服套在身上不那么舒服,现在换上轻纱小袍,在长窗四敞的花厅中一坐,清凉惬意,就自在得多了。 此时的李鸿章,起居还不像后来那么豪奢,这一桌菜算是精致而不铺张,另邀了幕中的周馥作为陪客。 几句寒暄过后,李鸿章切入正题:“逸轩,我昨天收到老师的信,我那位九叔的兵,已经打到了江宁,在南门外的雨花台扎下营了。” 李鸿章对曾国藩执弟子礼,因此称呼老师的九弟曾国荃为“九叔”。曾国荃的兵,是湘军主力,战斗力很强,打起仗来极是凶狠,自去年八月里破安庆以后,便沿江东下,与彭玉麟的水师配合,打得很顺手,一路连下无为、巢县、和州、太平府、金柱关、芜湖、大胜关等地,现在终于打到了“天京”城的脚下。 “我老师的意思,是盼望我们能在东南一带,有所作为,让李秀成有所瞻顾,不能全力西援江宁。” “是,曾督帅的话,当然要听。”关卓凡说道,“不过我派在苏杭两地的细作都有回报,说近曰里长毛颇多异动,正在整军,很有再度东犯的意思,请抚台留意。” “我也料到李秀成在西援之前,一定会对上海动刀子。这么说,不用我们去找他,他倒要来找我们了。”李鸿章点点头,笑道:“不过好在我的淮军大致练成,这一次,可以替逸轩你分一分肩上的担子了,苏州一路,淮军可以一力承担,轩军只要能守住南线就好。” 陆续赶到上海的淮军,一共是九千人,这段时间,李鸿章仿照轩军,又招募了不少新勇,达到了一万六千人的规模,单从人数上来说,已经超过了轩军。再加上他以巡抚之职可以指挥的绿营和团勇,已足有三万之数,因此信心满满,不仅要守住上海,而且还要向西克复失地。 李鸿章话里的意思,关卓凡自然听得出来。如果要打仗,则苏州一路的太平军,是李秀成本人亲自统带,李鸿章要独挡这一路,是说未来的这一战,打算以北线的淮军为主力,而以南线的轩军来防守发自杭州的太平军。一旦李秀成进攻失利,则淮军多半还要乘势反攻。 关卓凡心想:看来轩军立下的功劳“够多了”,现在轮到他李少荃立功了。不过想是这么想,言语之中却绝不肯表露出来,欣然道:“那好极了,这样打起来,我再也不必像上回那样担惊受怕,左支右绌。请抚台放心,轩军一定拿南线牢牢守住。” 关卓凡的态度令李鸿章很满意,而李鸿章的计划也在关卓凡的意料之内。这样一来,轩军大致上只需要防守松江、南桥、奉贤,不但压力小,而且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拿这场战斗来练兵! 这件大事说好了,两个人又把细节做了一番商量,约定了明天由两军的将官会晤,把结合部的安排谈妥它,李鸿章便不经意地转移了话题。 “战场之上,两军之间的联络是件大事。逸轩,我听说你上次,是用了‘电报’?” “是。为了这个事,还被原来的薛抚台参了一本,朝廷派了崇地山来严查,弄得我几乎下不了台。”关卓凡嘴上应着,心里却在琢磨,李鸿章提起电报是什么意思。 “那么这个东西,在你看来,究竟好不好呢?” “不满抚台说,洋人的这个玩意儿,好用极了!就算六百里加紧的军报,也要快马跑上一天一夜,若是用电报,片刻可至。抚台是精于军务的人,自然知道战场上的局势,千变万化,若是有铜线相连,则随时可以把握,抚台说好不好呢?”说到这里,关卓凡故意叹了一口气,“好是一定好的,只是总有人拿出华夷之防来说事,我亦无可奈何。” “总是军务为大!朝中那班卫道之士,食古不化,天天只知坐而论道,其实百无一用。”李鸿章将身子略略向前一倾,说道:“逸轩,我也直言相告,朝廷给我的旨意中,命我就近考察电报一事。我的意思,电报这东西,不但军务用得上,而且用在民务上也是极好的,我打算复奏朝廷,电报可办!” “抚台明见!”这一句是当然要捧的。关卓凡心想:李鸿章并没有办过洋务,可是单凭这一份见识,就为他人所不能及了。“我那里还有可用的电报机,回头我吩咐人送一台过来,请抚台赏鉴。” “好,好,承情之至。”李鸿章说道,“不过我想,也不只是一台电报机的事。听说你现在手里的电报,一应线路,都是那个四合公司报效的?”
“其实算是征用的,不过也全靠他们识得大体,愿意报效,才没有闹出外交上的纠纷来。”关卓凡不知道李鸿章在打什么主意,因此先铺垫了这一句,免得他又想依着葫芦画瓢。 “逸轩,要办电报,自然非你不可,可若是正经办这件事,总不能靠洋人再三报效。”李鸿章沉吟道,“我打算奏明朝廷,试办电报,由你总揽其责,由四合公司来承办,照常给付经费,也算是对他们上一次的报效,所做的补偿。” 这真是喜从天降!这个做法,关卓凡是总要找机会办成的,没想到现在李鸿章居然先提出来了。这固然是李鸿章还没能真正意识到电报的利益会有多大,不然未必肯这样放手,但他能有这样一个表示,却也很难得了。 然而,送这样一份礼给自己,为了什么? “小弟才薄学浅,怕不能胜任。”关卓凡先谦逊一下再说。 “你不必过谦,胜任是一定能胜任的,说到底,只有你办过。”李鸿章摇摇头,说道,“只是说起经费,倒有一点头疼,现在连淮军的军饷,也还在为难之中。” 哦——关卓凡恍然大悟,心说来了来了,看了看旁边的周馥,正色说道:“我竟不知道淮军还有这样的难处——电报可缓,军饷怎么能缓?我听说周老爷办了一个江苏厘捐总局,回头我吩咐金雨林,把上海以北的税卡,一概移交,多少能有所补益。” “这怎么好意思?”李鸿章吃惊地说,“轩军也不宽裕!” “大战当前,要抵挡李秀成,全靠淮军,请抚台不必再客气。”关卓凡亦说得很诚恳。 “那就……盛情难却了。”李鸿章拱手相谢,也看了一眼周馥,说道:“玉山,金雨林金老爷那里,可不要亏待了人家。” “是。”周馥心想,原来李大人是拿电报,去跟关逸轩换地盘,“抚台放心,归我去跟金老爷接头,一定会有一个妥当的安排。” 交易做成,各有所得,双方都轻松下来,李鸿章很客气,一边劝酒布菜,一边跟关卓凡说些闲话,然而说来说去,不免又要说到钱上来。 “自然是海关上最有钱。”李鸿章感慨地说,“我虽然不通洋务,却也知道,上海的财源,大部还是在吴子润的手里。” “是,轩军的军饷,多半是靠他。” “逸轩,你可知道,海关一个月的关税有多少?” “这倒不清楚了,听说有将近三十万,要说细数,大约只有去问他自己。” “嘿,一个上海道,经营一方,盘根错节,那几本帐,居然只有他自己知道。”李鸿章浓眉一竖,冷笑道,“三十万,我看不止,不过我猜就连户部,也未必弄得清楚。” 对李鸿章的话,关卓凡有同感——他和李鸿章,都算是外来户,只有吴煦算是地头蛇。说他盘根错节,也不算错,就连上次自己想“捧”着他离开,都没有成功。 至于三十万这个数目,当然有很大的花巧在内,吴煦少报了是一定的。不过关卓凡只要轩军的兵费无忧就好,别的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 “我到上海的时间不长,可是已经听说过他的一些劣迹,别的也还算了,居然私设了一家叫做‘元丰’的钱庄,凡是捐官的人,不用他家的票子,就竟敢拒收——这不是开玩笑么?”李鸿章有点激动起来,“他那几个劣幕,像闵钊、金鸿保、杨坊之流,都是浙江人,听说也是跟他沆瀣一气,都该办!逸轩,你在上海的曰子长,想必也该有所耳闻?” 李鸿章忽然做这样激烈的表示,是关卓凡没有想到的,不过李鸿章要跟吴煦过不去,那是求之不得的事,他自然乐观其成。 “吴煦是薛焕的人,我在上海平时忙于军务,这些事知道得少。不过抚台既然这样说,那想必都是有的。”关卓凡笑笑说道,“只是我听说杨坊这个人,跟吴煦私下不合,似乎不是一路。他是华尔的老丈人,我亦对他略有所知,不能不在抚台面前,替他说一句公道话。” “哦哦,出污泥而不染,也是有的,清者自清嘛。”李鸿章脸上带笑,慢条斯理地说,“不过别的人,等我查实了,就要指名严参。” 吴煦的上海道保不住了——关卓凡知道,这是李鸿章整人惯用的套路,先去其羽翼,再敲山震虎,最终拿自己人取而代之。 关卓凡所要的,只是将杨坊摘出来,他非所问。于是很深沉地点一点头,却在心里想到:你李鸿章想要上海道这个位置,只怕也未必能如意。 *(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