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八章 伊克桑的苦恼

作者青玉狮子 全文字数 2887字
京津线天津至北京方向,一列火车,吞云吐雾,穿行在广袤的田野中。 伊克桑从包厢的窗户望出去,出发的时候,还是春光明媚的,可是,现在起了风沙,窗外风卷黄沙,一片迷茫,新萌的草木,变得绿不绿、黄不黄,一片又一片,看上去都是一副蔫头耷脑的模样。 他厌恶的皱了皱眉,收回了视线。 勤务兵过来请示:茶还是咖啡? 伊克桑摆了摆手,“都不用,你让我一个人安静呆会儿!” 勤务兵晓得伊军门的心情不好,没再说什么,悄悄的退了下去。 伊克桑的心情确实不好。 昨天,上谕明发,“张勇、丁汝昌、姜德督办桂、越军务。” 嗯,一口气出来三位钦差大人。 整篇上谕,不过寥寥三、四句话,却有三大“毒点”: 第一,迄今为止,对法国人的“最后通牒”,朝廷未给出任何直接的回复,这道上谕,可以视为某种间接的回复了—— 你要战,便作战! 第二,桂是广西,越是越南,桂为后方,越为前线,两者之中,越才是重点,但桂、越并列,越还排在桂之后,隐含着这样的一层意思—— 属土也好,藩属也好,对中国来说,都一码事儿,反正,“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对于“越”,俺们拥有和“桂”同样的权利。 第三,是轩军内部的事儿,也是伊克桑最关注的—— 他认为,上谕本该这么写的,“张勇、丁汝昌、伊克桑督办桂、越军务”。 结果—— 唉! 越南战场陆上一线,最高指挥官以张勇为正、姜德副之的决定,不是昨天才做出的,伊克桑也不是昨天才晓得的,不过,上谕发布,才算真正尘埃落定。 张勇为正,伊克桑没有意见,克山是副军团长嘛!可是,姜德副之——凭什么?! 在伊克桑看来,张勇副手的位置,实实在在,应该是自己的。 论资历,自己远在姜德之上——轩军诸将之中,自己的资历,仅次于丁世杰和张勇,可以说,丁、张、伊三个,是最早跟着王爷打天下的三个,那个时候,他姜德还在哪里混着呢? 论战功,自己较之姜德,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特别是,自己是轩军诸将之中,唯一一个有独立执行“战略任务”经验的—— 西藏生乱,波及川边瞻对、理塘,自己受命入川平叛,由天津而川边,辗转近万里,那是一次完完全全、真真正正的“战略级”的行动。 未曾想,在“督办桂、越军务”的竞争中,自己川边藏区平叛的资历,竟然成了某种意义上的“负资产”—— 有人半开玩笑的说,功劳不能都让你伊子山一个人占了呀,也要让一点给别人嘛!上一回去川边,是你伊子山;这一回去越南,就换个人吧! 操!这叫什么话? 上一回,这一回——能比吗?! 上一回川边平乱,轩军的作用,其实主要是“威慑”,兵锋尚未伸入瞻对,叛军头目贡布朗杰父子就“自缚请降”了。 其后“改土归流”,情形亦仿佛:色达土司勒兵观望,轩军即向色达挺近,先锋团进至打箭炉的时候,色达土司手下的一个头人,杀掉了自己的主子,向朝廷投诚。 由始至终,一枪未发。 究其竟,双方实力相差太远,叛军自知无力与抗,不投降的话,只有“玉石俱焚”、“老少无遗”一条路可走了。 因为成功太易,功劳也就有限。 这一回可就不同了! 法国人的战力,较之瞻对叛军,天壤有别,打败法国人,那是“不世之功”! 之前,平美国南逆,平日本长逆,以及平洪、捻、回,都要相形见绌了! 什么叫“功劳不能都让你伊子山一个人占了”?这不啻说,来来来,这一粒芝麻你拿好,那颗西瓜,你就不要去想啦!
焉有是理? 这也罢了,最关键的是,对法之战后,轩军的格局,将要进行一次大规模的调整,若不能成为对法之战的领军人选,在这次即将到来的大调整中,就可能被摆到一个很不如意的位置。 王爷那儿,已经有了初步的决定,对法之战后,轩军将拆分为两到三个军团,原来的“松江军团”的番号,可能作古,或者只作为一个“别号”保留下来。 轩军现在的军团,即松江军团,既不是最大的战术单位——轩军最大的战术单位是师,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战略单位,严格说起来,仅仅是一个管理和协调的机构;拆分之后的新军团,有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战略单位,不过,这一层并没有定下来,因为有不少人觉得,如是者,军团长的权力就未免太大了。 当然,有一点,还是有基本共识的:军团迟早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战略单位,只不过,应该在轩军进一步扩军——至少扩多一倍,也就是说,在至少能够组成五到六个军团的情形下,再来推行这个“改革”,更加的稳妥一些。 新军团是真正意义上的“战略单位”,还是暂仍其旧,只是作为一个管理和协调机构,并不是伊克桑最关心的,他最关心的是,军团长以及副军团长的人选。 松江军团如果一分为二,两个军团长,一个自然还是华尔,另一个,自然就是张勇,这都是不消说的。 副军团长呢? 华尔是美裔,他的副手,绝不能还是美裔,一定是一个华人;张勇的副手就不好说了,可能是华人,也可能是美裔。 两个美裔师长,福瑞斯特憨厚有余,白齐文则气量太狭,似乎都不是将来要独当方面的军团长的合适人选。 还有一点,大伙儿——包括福瑞斯特和白齐文本人在内——都是心知肚明的: 华尔是一个特例,到了军团长这样级别的位置,华人一定比美裔的机会更大一些,所以,张勇的副手,华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至于炮兵师师长安德森和军团参谋长施罗德,尚未入籍,不在考虑之列。 几位华人师长,伊克桑和姜德的资历、战功,皆远超同侪,副军团长如果是华人,就只能从他们两位中选择了。 如果两个军团长都是华人,那是最理想的,不必争抢,伊某人一个,姜某人一个,皆大欢喜。 可是,如果张勇的副手是福、白二人之一呢?——无论可能性是大是小,这种选择,总是不能完全排除的,毕竟,轩军的情形很特殊,“华、洋搭配,干活不累”,未必不是王爷的考量之一。 如是,伊、姜二人,就只好去争华尔副手的位子了。 松江军团如果一分为三—— 那就更刺激了。 三个军团长,华尔一个,张勇一个,第三个——军团长不比副军团长,出现第二个美裔军团长的可能性极低,则松江军团若真的一分为三,几乎可以肯定,这第三个军团长,一定要在伊克桑和姜德中二择其一了。 一想到“军团长”三个字,伊克桑的心,就“怦怦”的跳了起来。 说到这儿,我们就可以完全理解伊军门的心情何以如此灰恶了: 打完法国人,立下“不世之功”,姜德累积的战功,将远超伊克桑,伊克桑有限的资历的优势,将完全被姜德的战功的优势盖过,则不争则已,一争,不论是争军团长还是争副军团长,伊克桑必然都要败下阵来。 现在,伊克桑只能够祈祷松江军团一分为二而非一分为三,而且,张勇的副手,一定要是个华人。 唉! 不晓得王爷到底是怎么想的? 怎么对那个姓姜的,愈来愈好? *
隐藏
尊宝娱乐